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零八章有起波澜

酒鬼花生2017-6-3 23:48:1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八章有起波澜

    卖东西,商略行想起上次周晓白在街边的叫唤,好像倒是挺有意思的,虽然自己家里也是卖东西的,但是好像自己却是一次都没有卖过,尤其是这种当街叫卖。商略行听着她这么一说倒是很有兴趣,“那我也一起去。”

    什么?商略行要和自己一起卖鸡蛋?周晓白脑子里面自动脑补出了一副场景,商略行衣着光鲜的蹲在地上,然后叫卖着野鸡蛋的情景,太滑稽了吧。连连摇头,“不行不行。”他一个大少爷站在自己身后,到底是卖东西还是来捣乱的啊,人家肯定不会来买的。

    商略行又不乐意了,自己一商家的小少爷愿意陪着她一起卖东西,她竟然还不领情“不行也就算了,那你现在就下车。”

    现在就下车?周晓白一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就犯难了,若是平日也就算了这种天气还要自己走去。尤其是还有车的情况下。哎,算了,大丈夫都能屈能伸,何况自己一个小女子呢,点点头答应了商略行。不过心里打定了主意,一会儿他要跟着就跟着,自己卖自己的,把他当做雕塑就好了。

    其实也是的,这路是大家的,若是他呆在那里不走的话,自己还能赶他走不成。给自己找足了借口,周晓白心安理得的继续坐了下来。

    “冬至,去西街。”商略行吩咐着前面的冬至。

    闷了一会儿,商略行不自在了,“野丫头,你……”

    周晓白横了他一眼,“俺有名字,你再要乱叫,俺以后就不理你了。”

    商略行也是闲的无聊,没有人和他斗嘴,这日子就太乏味了,反正名字也就是个称呼,叫什么都一样,从善如流,“晓白,你怎么现在才去镇上了,我见人家摆摊卖东西不都是早上的啊”

    晓白,周晓白不由得又是抖了一下,“俺和你好像还没有熟悉到叫名字的地步吧。”

    什么,这野丫头还真是给点颜色就想开起染坊了,商略行的炮仗脾气一下子又给点着了,“喂喂,你这人事情还真是多了去,为什么我哥哥叫得,我就叫不得。”

    怎么又给扯到了商洛染那里,周晓白不想再提起这人,“算了,随便你怎么叫好了,爱咋咋滴。”

    “晓白,晓白,小白……”商略行像是叫上瘾了似的,嘴巴里面不停的叨念着,晓白这名字还真是起的好,小白,还真是小白。他一个人叫的不亦乐乎的,捂着肚子偷笑。马车前面的冬至和周晓白,完全不明所以,还以为他又在发什么疯的呢。

    “冬至,你先回去。”到了地方,商略行跳下马车吩咐道。

    “少爷”冬至先是不肯,但是自家少爷哪里是好相与的。眼睛一瞪,直接就把他给吓到了。得了,还是先听他的回去好了,要不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的呢?“那少爷你自己小心点。”冬至驾着马车犹犹豫豫的走开了。

    商略行已经兴致勃勃的看着周晓白把东西拿了出来。天色已经不早了,街上有人不是很多,等了半天都不见着有人,商略行有些坐不住了,“晓白,这都没有人,你在这里卖个什么劲啊”商略行不耐烦的说着。

    “你要着急,就先走,反正没有人留你。”周晓白才不耳他的呢。虽然她自己嘴里这么说着,但是心里也着急的不行。她才不会告诉商略行是因为自己早上起不来,所以才赶不上露水集的呢。

    反正赶露水集的一般都是穷人家的居多,自己这是野鸡蛋,估摸着人家也就是看看的,会买的应该都是镇上有钱的人家。所以就算是自己晚点来,应该也不会耽误什么事情。

    “晓白,你这鸡蛋怎么这么小啊,这么小怎么卖钱啊。”商略行不大会儿又来发问。

    结果又给周晓白鄙视了,“你这就不懂了吧。不学无术的小子。这就不是什么鸡蛋。”

    什么这不是鸡蛋又是什么?商略行就不明白了,看着这个样子分明就是鸡蛋。若说是鸭蛋或者鹅蛋什么的,没有这么小,鹌鹑蛋呢,却没有这么大。其实也不惯他没有见识。确实是这个野鸡蛋相当的少有,在乡里野鸡虽然少,但是总还是有点把的,不过一般都是抓来了直接就吃的,少有什么野鸡蛋。

    “这叫野鸡蛋懂不懂?野鸡蛋有……的功效。”周晓白见到商略行完全不知道,不由得得瑟起来了,“嘚不嘚不”说了这大半天。

    “你哪里来的?”商略行拿起一个,好生的端详了半天,除了觉得小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哪里像是周晓白说的那么神奇。

    周晓白把商略行手里的野鸡蛋给抢了过来,“没有见识就是没有见识,这是俺家养的。”

    商略行还嘀咕着,这既然是家养的,怎么还是野鸡呢,他很是不以为然。周晓白呆着这么半天,也没有见到什么人上前来询问,心里倒是也有几分的着急了。觉得是商略行站在一边耽误了自己生意,“商略行,你走远点,你在这里,人家都不过来了。”

    商略行才觉得委屈了呢,怎么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就碍着她的事情了。她说要自己远点就远点啊,自己就那么听话的啊,商略行才不干的呢,就站在周晓白打摊子面前,不肯走。

    见商略行还是那副死皮赖脸的样子,周晓白料想他也是不肯的,索性吆喝了起来,“乡亲们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俺这里有新鲜的野鸡蛋卖了,野鸡生的蛋,要多新鲜有多新鲜了,不买不要紧,过来看看啊……”

    周晓白嗓子清亮,这么一吆喝,倒是把人气给拉动了起来。路上的行人也纷纷的走到周晓白一边来询问着,又是个稀罕玩意儿,所以都是来见识见识。不过也就是问的人居多,毕竟周晓白要价也不是那么便宜的事情。

    不过大多都是来问问价格,摸摸看看,能要下的还真不多。任凭周晓白把自己的野鸡蛋给说的天花乱坠,还是买的没有什么人,总算能卖掉三两个,都是买回家尝鲜的。

    “你这里是卖什么的?”忽然人群里面挤进一个油头粉面的男子,周晓白开始没有打紧,就随口答应着,“俺这是天然的野鸡蛋,是从山上抓的野鸡生的,味道和养的自然是不一样,大爷您来一点。”

    听着周晓白这么说着,那人倒像是兴趣来了,“你给我都包起来。”

    周晓白一听难道是大客户来了?抬头,打算好生招呼一番,却是发现眼前的这个男子竟然是之前打劫过自己的罗克敌。心下顿时有了几分不安,但是想着现在在大街上,光天化日的,他不能把自己怎么样,所以也大着胆子,“这野鸡蛋俺不卖给你。”

    周晓白这么一出声,罗克敌却也是认出了眼前的是谁,就是之前自己打劫没有成功过的那个小姑娘。他警醒的望了望四周,想着今个这个时间,天色还早,小懒捕快应该不知道还猫在哪里睡觉,木头捕快铁定也是没有功夫过来的,所以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啧啧,我也没有打算买。”

    周围人群里面议论纷纷,有些人认出是镇上的混混罗克敌,纷纷拉住身边的人,赶紧走开了去。周晓白纳闷了,这到底是怎么了?反正不管怎么的,就赶紧把篮子往身后一藏,“既然你不打算买,那就麻烦你走开。”

    “啧啧。”罗克敌嘴里咂巴两声,把含在嘴里的稻草给吐了出来,“我是不打算买,那是因为,我直接拿了就完了。”

    什么?不想买直接想拿走,那不就是当街抢劫的吗?周晓白看看四周,围着的人群已经散去,虽然都往着这边看着,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过来。心里一紧,难道这罗克敌已经在镇上称王称霸了,大家都不管着的呢?之前商略行虽然强买强卖,但是也没有说不给钱啊。说起商略行,周晓白扭头一看,这小子倒是胆子不小,还站在自己身后,有人压阵,她心里倒是也好受了点。

    “这青天白日的,难道你想当街抢劫?”周晓白眼睛瞪得大大的望着罗克敌。

    罗克敌伸手就想抢过篮子,但是商略行已经抢先一步拿著,两人僵持着,谁也不肯让开。罗克敌打量了商略行一番,这小子身着光鲜,看起来就是有钱人家的子弟,但是怎么和这个乡下丫头混在一起了的呢,他也不想多树敌,“兄弟,我在这里办事,不关你的事情,赶紧离开。”

    商略行从来就不是怕事的人,就怕没有事情,这下倒是劲头来了,“今个这事就是我的事情,本少爷在这里,你该多远就多远。”

    罗克敌本就是街上的混混,倒是不认识商家的人,刚才是给他几分面子,免得多事,但是现在人家不的答应,他也就不客气了,直接上前把商略行一推。“小子,还真是给脸不要脸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