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一十章怪异举止

酒鬼花生2017-6-3 23:48:14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章怪异举止

    商略行就像是给点开了开关,身子猛的一震,商略行哭丧着脸活动了下,僵硬了很久的身子,正想和周晓白诉苦来着,但是见着她还一脸憧憬的望着杨小懒的背影,又是气不打一处出来。

    “喂喂,你看什么呢?”商略行跑到周晓白面前挥挥手,想引起她的注意。

    给眼前的两只手给唤了回神,周晓白这才想到关心一下商略行的惨状。打量了一下商略行,若不是这次他是因为自己才弄成这样的,周晓白肯定要抱着肚子狠狠的嘲笑上他一番。

    确实商略行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凄惨。周晓白真心的觉得,他还真是点子背到极点,记得上次也是掉到了水里,弄成了落汤鸡。但是这次貌似更加的狼狈,本来就是弄了一身的蛋黄蛋白,满头满脸都是,然后又是经过两人的一阵扭打,头上的发髻还有衣服都拉扯的不像样子了。

    周晓白强忍住笑意,脸庞扭曲的不行了。商略行看着周晓白的这个样子,有些气恼了,跺着脚,“晓白,你……”

    “俺不笑,俺真的没有再笑你。”周晓白正了正神色,努力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看着周晓白忍得那么辛苦,商略行索性破罐子破摔了,身上也懒得整理了,翻翻白眼,“你笑去吧,尽管笑去吧。”

    得到了商略行的首肯,周晓白不和他客气,抱着肚子“哈哈”的笑了起来。本来是自己叫她笑的,但是看着周晓白笑的那么猖狂的样子,又是有些恼羞成怒了,自己怎么倒成了人家的笑料了呢?正当又要修理一下周晓白的时候,忽然看到街的那头出来了自家的马车。

    神啊,自家的马车怎么回来了呢,自己这个鬼样子怎么见人呢?到底这马车上是谁啊,要是什么夫人小姐什么的还好说,自己糊弄几句就过去了,要是大哥,这又是肯定的一顿臭骂了。商略行赶紧四处看着哪里能有躲避的地方,可惜还没有等他找到地方,就给抓到了个正着。

    “略行,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商洛染一脸严肃,皱着眉头问。

    竟然是大哥,商略行整个人都蔫了,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商洛染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的怒气更甚了,自己这个弟弟真是的,见天就闯祸,还说叫他来帮自己的忙,现在看来真是不给自己找麻烦就不错了。还越来越离谱了,现在连当街打架的这种事情都能做的出来了。

    商略行看着自家大哥脸色黑的比锅底都要黑了,泪流满面啊,这次不知道大哥要把自己关到祠堂里面几天。周晓白猝不及防的就见到了商洛染,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沉了下去,接着跳的飞快。

    然后见商洛染光顾着教训商略行,完全没有把眼神和心思分给自己一点半点。心下有些郁闷,哎,就知道是这样的情况,自己在他心目中是半点的地位都无。周晓白转身就想走,不想再见到他,但是这种情况之下,商略行不管怎么说都是为了自己才弄成这样的,自己这么甩手就走的话,是不是太没有道义了。

    只能上前一步,硬着头皮说道,“洛染,这次的事情不怪商略行。”

    “晓白,你怎么也在这里?”商洛染见到周晓白,语气和缓了一点。这是自从上次周晓白表白失败之后,两人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刚才其实商洛染远远的就已经看到了周晓白,但是想着这之前她每次躲着自己不见的情况,所以也就装作没有看见,免得周晓白尴尬。但是既然她自己主动开口了,自己当然也不能继续装傻了。

    见到商洛染一脸的若无其事,周晓白放松了许多,但是内心深处却是有点难受,难道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在他看来完全一点都没有意义的吗?对他连一丁点儿的影响都没有吗?见着商洛染还是一脸的微笑,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既然这样的话,周晓白也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像是以前一样和他打了招呼,既然开口了,后面的话,就好说多了。

    “洛染,这次的事情倒是真的不管商略行的事情,是俺在街上卖野鸡蛋,但是遇到一个混混当街抢劫,所以商略行来帮俺来着……”现在周晓白说话平静多了,简简单单的把刚才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商洛染就奇怪了,自己这个弟弟不是和周晓白向来不对盘的啊,怎么会主动来帮着她呢。他们两个人怎么会碰上的呢?眼睛一瞄,商略行就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大哥,我在家没事,见着管家说听你的吩咐要去周晓白家送水塘的分红,然后我就想着管家那么忙,所以就自个出来了。大哥,这次的真的很老实,也没有节外生枝。”

    没有节外生枝,若是没有节外生枝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自家弟弟的性子,商洛染也是清楚的很,不过这次奇怪的是竟然不是和周晓白闹成一团,反倒是为了帮周晓白和别人打成了一堆。他们两个人关系有这么好的吗?

    看着商洛染面上有些半信半疑的样子,周晓白赶紧又是再说了那么几句,“洛染,真的,这次商略行完全是因为帮俺才弄成这样的。你若是要怪,就怪俺吧。”周晓白把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商略行在后面感动的一塌糊涂,平日里面周晓白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滴,但是真是没有想到这次这么给力,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到了自己身上。知道自己哥哥的为人,平日里面虽然对自己严格,但是对外人还是很给面子的,这下周晓白既然都这样说了,自己这一劫肯定就是过了。

    果不其然,听着周晓白这样说着,虽然知道这其中肯定和自家弟弟的冲动性子有着关系,但是也不好再责怪他了。“略行,还不赶紧回家换洗一番。”临走的时候商略行还给了周晓白一个感激的眼神。

    见事情就这样了结了,周晓白的心才算是安定了下来。商略行先跟着马车回家了,但是商洛染却没有一起上去,反倒是陪着周晓白站在原地。

    剩下了两个人,周晓白又有些不爽快了,在一边捡起篮子,“洛染,俺要回家了,你刚才怎么不和商略行一道回家?”

    商洛染随着周晓白走了几步,这才像是恍然大悟,“啊,你要回家了啊”看看天色,点点头,“恩,是不早了,我也该回家了。”

    没错,没错啊,都要回家了。但是你干嘛还要跟着俺啊。明显两人的方向都是不一样的好不好,周晓白只想揪着商洛染的耳朵说,喂喂,你家在那边好不好又走了几步,两人还是这么走着,默不作声,周晓白实在忍不住了,“洛染,你是不是走错了路?你家好像是在那边吧。”

    今天的商洛染明显的有些状态不对,又是周晓白说了半天才见到他回话,“没错,我是送你回家。”

    什么?送自己回家,周晓白忽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今天商洛染是怎么了?之前也没有见过他这么反常啊周晓白小心翼翼的问着,“洛染,你今天没事吧?”

    “没事啊。”这次商洛染倒是反应很快,还是随着周晓白走了起来,甚至还细心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步伐来适应周晓白。

    这还叫没事啊?没事会陪着自己回家?周晓白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虽然之前商洛染也很体贴,但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啊“洛染,这路俺都熟悉,天还早,俺自己回去没事的。”

    “哦,我也就是随便走走。”商洛染倒是一句话给她堵住了。

    喂喂,你自己随便走走就走走啊,干嘛要和俺一起,难道不知道俺不自在吗?周晓白心里在呐喊,若是之前自己表白成功的话,两人这么一起走着,算是约会,但是现在这样到底是闹哪般啊这不是完全找不自在的啊

    但是人家话都这样说了,周晓白也不能直接开口说,你走开,只能闷声不吭的。周晓白本就是爱说爱笑的人,这么长时间不说话,也真是憋着她,尤其是面对着商洛染更是叫她万分的尴尬。

    商洛染却不是那么多话的人,不说话也就不说话,两人就这么走着,气氛在周晓白看来是异样的尴尬。她寻思着,商洛染不会要送她回家的吧,顶多能送到镇门口也就算了的吧。

    闷声不吭的走路,倒是很快,周晓白只花费了往常一半的时间就到了那里。不过她实在憋不住了,“洛染,你也走了不少路了,出了镇上,外面的路就不好走了,你还是早些回家吧,免得家里人担心。”

    商洛染看看,倒是也没有坚持,和周晓白告别了,就打算回去。周晓白完全给他弄糊涂了,他这到底是为了啥啊难道是吃多了,要消食的吗?

    这曲里拐弯的心思,周晓白彻底的不懂了,干脆也不去想,自己打算赶路了。忽然听到商洛染在后面叫唤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