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一十三章唇枪舌剑

酒鬼花生2017-6-3 23:48:5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三章唇枪舌剑

    叫的心急火燎,周晓白听着倒像是大虎的声音,这大冷天的他们怎么在外面。不想出门,周晓白就冲着外面叫着,“大虎,你直接进来吧。”

    随着一阵冷风,两个满头满脸都是雪的人冲了进来,身上的雪都来不急拍下,就扯着周晓白要出门。“晓白,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呆着,快跟俺去瞅瞅你家的地吧。”

    这大冬天的,自家的地还能出什么事情。周晓白可不想出门,拉住他们问个究竟,“到底啥事儿?”

    “你还这么磨磨唧唧的,你家地都快被人给糟蹋光了。”周晓白被扯得一个踉跄。听着他们说的这么急切,周晓白想怕是什么大事,“你们等等,俺套上件袄子就和你们出门。”

    周晓白随便披上件大袄子,就要出门。

    “姐,你把手套给带上。”晨墨追了出来,把手套给周晓白带上。

    一边走,周晓白一边问着到底怎么回事儿。这些天别说的,自从那群坏小子打赌输给了周晓白,说是要帮她招呼地里,还真是认赌服输。这些天都老老实实的帮着周晓白看着,虽然应该是没有人会去偷的,但是他们都会有事没事的去看看,就连下雪的天气,都不偷懒。虽然周晓白觉得他们是借机出去玩的想法居多,但是总归是帮自己的,所以自然是不会阻拦。

    这不,今个还真的出了点事情。听着虎子他们的讲述。今天他们又去地里,却是还没有到地方,就见到雪地里面乱糟糟的,前面还有人声。虎子他们几个顿时就怒了,自己罩着的地界儿怎么还有人捣乱的呢。

    等到到了田间一看懵了,原来这来偷东西的,不是自己村子里面的人。虎子认识其中的几个,像是隔壁大王庄的人,甚至里面还有几个大人。好汉不吃眼前亏,虎子叫唤了几声,就赶紧来叫周晓白来。

    周晓白一边跌跌撞撞的跑着,一边就纳闷了,怎么就自家的地里老是这么不太平。开始先是自家村里的人来偷偷摸摸的,现在又来了外村的。难道还真是自家的粮食香一些?

    你别说,虎子他们真的是觉得,肯定就是周晓白的地里不知道是不是水土,所以种出来的粮食特别的香甜,所以这不又引来了外村的嘛。

    几人路上都耽搁了这么长时间,等到周晓白过去的时候,还没有到地界儿,就听着那边吵吵闹闹的声音。玉米杆子中间人影憧憧,果真人还是不少的。

    周晓白怒从胸起,这些人偷东西竟然还这么嚣张的呢。四周看了看,在地上看到一块石头,周晓白捡了起来,掂量了一番,往前几步,对准一个人影使劲砸了过去。

    “哎呀”一声,只听到那边惨叫一声,“谁他*妈*的,砸俺”一个男人气势汹汹的从地里跑了过来。

    来的正好,周晓白要找的正是他们,抱胸站在原地等着。那男人冲了过来,看到是一个半大的闺女,身后还有两个看起来皮皮的男孩子,站在那里。本能的就以为是小男孩弄的,冲着虎子就叫唤开来,“小孩,刚才是你们砸俺的。”

    其他在地里的人,听到动静也跟着那个男人冲了过来,一点都不气短,反倒是大模大样的站在了周晓白他们面前。啧啧,周晓白在心里叹了声。这个世道还真是玄妙,竟然能有人做贼都这么嚣张的。

    虎子平日里面也就是仗着自己老爹的面子在村里打打闹闹的,几时见过这种场面。眼前的男人捂着脑袋,头破血流,满头满脸都是血,这会凶神恶煞的向着自己吼着,虎子忍不住身子一哆嗦,“不……不是……俺。”

    周晓白就纳闷了,难道是虎子长的太坏了?自己长的太善良了,怎么自己打的反倒是赖到了虎子身上?也不打算叫虎子顶罪,自己上前一步,挡在了虎子身前,“你们少找他们的麻烦,刚才是俺丢的石头。”

    “是你?”那人还是捂着头,上下打量了周晓白一番,像是还有点不敢相信。“你个小妮子,竟然敢打俺不想活了的是吧。你知道不知道老子是谁?”一只拳头直接就往周晓白脸上招呼。

    周晓白身子一矮,他拳头就落在看空处,见到架势不对,周晓白赶紧悄声在虎子耳边耳语了几句。

    “那你一个人可以?”虎子还犹犹豫豫的,不肯走。周晓白把他一推,“你放心好了,俺机灵的很,倒是你还不赶紧去的话,可真是就来不急了。”

    虎子一听,也不扭捏,拉着狗剩儿,撒欢儿,就一溜烟儿的跑了,只留下周晓白一个人在原地。那伙儿人见到只剩下一个闺女留下,大笑了几声,“小妮子,你伙伴都走了,看你一个人怎么办”

    周晓白却是一点都不怕,“怎么办,该是你们这些偷了俺地里的东西贼,不知道怎么办的吧。”所谓是有理走遍天下,周晓白就不信没有个说理的地方。

    果然听着周晓白这么一说,那人拳头缩了回去,回头望着后面几人一眼,“这地是你的?”

    周晓白点点头,要不是自己的,这大冷天的自己出门找抽啊

    那人明显的瑟缩了下,转身和后面的几人商量了起来。周晓白也不催促,就看着他们能商量出来个什么道道。“你打伤了俺,你说怎么算吧。”几人商量好了,那人又是走出来问了出来。

    虽然气势汹汹的,但是周晓白却是在里面听出了色厉内荏的语气。毕竟是来偷人家的东西,还给失主抓了正着,任谁也会有些不好意思的吧。所以一下来个恶人先告状。

    “怎么算,又不是俺打伤你的。”周晓白鼻子一哼,和自己来这套,俺也就陪着你们玩玩。

    那几个男子面面相觑,这小娘皮儿的,怎么还不按牌出招啊。本来他们以为先吼上这么一句,先声夺人。就算是那个小娘皮的是地的主人,给他们几个汉子一吼,还不是吓得屁滚尿流的。保不准还能糊弄点什么医药费什么的呢。

    “你这个小娘皮的,刚不是你自己亲口承认的你丢的石头啊”那男人还是捂着头,头上“滴滴嗒嗒”的还在流血,再配上他龇牙咧嘴,凶神恶煞的样子,看起来倒是恐怖的紧。

    不过周晓白才不是一般的小姑娘,这点场面还是一点都不怵的。反倒是笑了出来,“俺刚才是承认,俺丢了石头,但是俺是往自家的田里丢的石头。怎么了哪条律法说不能往自家地里丢石头了?”

    竟然玩文字游戏,那几个人气的不行。“你明明就是看着俺,直接往俺头上砸的。”

    周晓白做出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是嘛,那也真是俺眼神不好,看着地里还以为有雀儿,想拿着石头赶走。没有想到却是砸到人了,真是不好意思。”

    见到周晓白终于承认了,那几个人顿时嚣张了起来,“你看给俺砸成了这样,你说要赔多少钱的吧。”

    “赔钱倒是可以,那俺们先来算算,你偷了俺家地里的粮食这事儿怎么算吧。”周晓白话头一转,就和他算开了,“俺这一亩地,一共……现在还余下……算了,反正现在你也算不清,你直接拿十两银子来差不多了,零头俺就不和你算了。”

    十两银子,那几个人都是下了一跳,有没有搞错啊,这小娘皮的比自己还狠,简直是打劫来着的。那人额头一紧,本已经止住的血又继续流了起来,“你少给俺来这一套,什么偷了你家的地。”他们见周围没有人,抓不到个现行,虽然给她看到了,但是现在就是打死不承认。

    “既然不是你偷的俺家的地,那你怎么会在俺家的地里,那俺往自家地里丢块石头怎么会砸到你的头了呢?”周晓白步步紧逼,直接给他们问了个哑口无言。

    “这是怎么回事?”村长气喘吁吁的给虎子拉了过来,一眼就见到白雪皑皑的地上滴着的鲜血。

    见到虎子终于把村长给拖来了,周晓白这才松了口气,刚才虽然别看她镇定自若的样子,其实心里害怕极了。只好这么随便拉扯着着胡话,想拖延时间来。刚才周晓白一来看到是几个成年人在偷自家的地,就知道今个这个事情估计麻烦了,赶紧就虎子他们叫村长过来,自己却是留在这里拖延时间。

    还好这些人偷了东西心虚,若是直接上来不管不顾的,蛮不讲理,上来就来打的话,估计周晓白也抗不住的。

    村长现在给拉来,却是心里暗暗叫苦。说着这个周晓白怎么见天就给自己找点麻烦事情的呢。他已经认出眼前这几个人,是山那头大王庄的几个地痞****,甚是头疼,成天仗着有亲戚在镇上做官,所以欺行霸市的。自己村里的二狗子若是和他们比起来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今个见着他们给打了,还不知道事情怎么了结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