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一十五章要不要脸

酒鬼花生2017-6-3 23:48: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五章要不要脸

    女人都喜欢新衣服,周晓白也不例外,一听着说有新衣服,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还是很高兴的,把之前这场小风波丢到了脑后,反倒是催着燕小开赶紧回家。

    周晓白家里的地本就离着燕家不远,几人快步之下,倒是很快的就到了。刚到院子门口,就发现院子的门是开着的。虽然村里里面很是安乐,但是也还没有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地步,所以这门一般都是会关着的。“小开,你记得俺们出门的时候关着门的吗?”

    燕大叔有些犹豫,难道是自己出门的时候慌慌张张没有关门。“不啊,俺记得出门的时候还特地把门带上了的啊”

    难道是招贼了?该是不会的吧,周晓白心里嘀咕着,就算是他们父子两个不在,燕大娘总是在家的吧。推开屋子的门,没有见到燕大娘,却是见到一个意外之中的人。

    地上一地的瓜子壳,小关弟弟在一边地上哭着,堂屋正中坐的却是周夏桃,一见到他们几人回来,赶紧起身,把嘴里的瓜子一吐,一眼瞅见了周晓白,“你咋来了?”

    燕大叔赶紧抱起小关,哄上了一阵,这才止住哭闹。燕小开看着地上一地的狼藉,“你怎么在这里?”

    是啊,这话该是他们问的啊。周夏桃怎么会就这么大模大样的坐在燕小开家里呢?还见着周晓白进门问着那么奇怪的话,不知道的人,指不定还以为是主人家的呢。

    听着燕小开问话,周夏桃面皮有些红,但是随即掏出手绢,往燕小开身前一凑,生生的把周晓白挤开,“小开哥这话说的,今个俺得空,所以想来找燕大娘唠嗑,岂料一进门却发现院子门是开的,屋里也是啥人都没有。所以就想着来帮小开哥看门了。”

    “咦,你们咋都在家了?”门一开,一阵冷风带进来一个满头满脸都是雪的人,拍拍头上的雪,原来是燕大娘。她一见着周晓白,赶紧拉扯着她问道,“闺女,听说你家地里出了点事情,这下咋样了?俺刚才还去你家看来着,哪里知道你到了俺家。”

    给晾在了一边的周夏桃自然是不甘心,又是上前一步,挤到了他们面前,讨好的笑着,“大娘,你刚才去哪里了?俺进门的时候就瞅见小关弟弟一个在哭。”

    周晓白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你见到了还不是见到了,就认着小关弟弟在那里哭,还有脸说来着。

    其实刚才燕大娘已经看到了周夏桃,不过就是不想搭理她,这会儿见她还在这里恬不知耻的表功也是有些生气了,“咦,刚才俺出门的时候明明把门给带上的,你怎么进来的?”

    燕大娘的话和刚才周夏桃的话,完全是相反的。几个人都听的分明,燕大娘是主人家总不会说谎的吧。当面戳破了周夏桃的谎话,她任是脸皮再厚也落不住了,“俺过来的时候,见着门是开着的,许是风太大了,给吹开了。”

    噗,周晓白差点喷了出来,这么重门闩,还能给风吹开,她还真是能睁眼说瞎话啊。

    燕大娘扫了她一眼,也懒得揭穿她,不过也不想搭理,拉过周晓白,关心的又问,“晓白,你家地里的事情怎么样了?”

    自家的事情,闹得人家燕家上上下下都担心,周晓白真是好生的不好意思,赶紧说着没事没事。把这事情经过一说,燕大娘叹了口气,哎,刚巧这年边上,也只能这样了。想起来给周晓白做的小夹袄,赶紧翻腾出来,就要周晓白套上。

    那边的周夏桃可不是那么知情识趣的人,见燕大娘不搭理她,她本想凑上去搭话的,可人家连眼光都不往自己这边瞄一眼。她鼻子一哼,心里想着,这老妖精还这么作怪,要不是为了小开哥,俺还搭理你才见鬼,真是给脸不要脸,等俺进门了,看俺怎么收拾你。

    既然这边搭理不着,周夏桃就又缠上了燕小开。反正她来也就是为了燕小开。说实在的,周夏桃长相倒是不赖,又会打扮,头上不是插个花就是脸上抹个粉的。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大了些许,也确实洋气,可是身上那个粉扑的太多了,和燕小开这么一靠近。他就觉得香粉直掉,香风阵阵,直接呼吸不过来。

    燕小开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几步。周夏桃不乐意了,撇着小嘴,娇着声音,“小开哥,你干嘛离俺这么远啊。”

    燕小开本是厚道的人,虽然见不得周夏桃,但是也不愿话说白了,人家闺女家下不了台,还想着要怎么说才好。可惜周夏桃又是凑近了几步,香风一吹,燕小开忍不住打了大大一个喷嚏。

    “小开哥”周夏桃捂着脸,跳开了几步。一旁和周晓白虽然和燕大娘唠嗑着,但是还是时时关注着这边的好戏。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来,看来这周夏桃的真爱还抵不过人家的一个喷嚏啊

    燕小开着实也不想,委委屈屈的说着,“对不住,太臭了。”

    一听这话,周夏桃像是炸毛了,什么还臭,自己全身香喷喷的好不好,这香粉,这胭脂都是从镇上最好的脂粉店,还是托人买的。竟然还给他嫌弃,是可忍孰不可忍,周夏桃一摆袖子,直接冲了出去,门都没有带上。

    看着周夏桃这么忽如其来的动作,燕小开傻眼了,自己这是哪里得罪了她不成。门没有关,一阵冷风刮来,周晓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燕小开这次倒是看在眼里,刚要关门,周晓白却是出口,“小开哥,门开一会儿,散散味。”

    燕大娘听的直乐和,刮了一下周晓白的鼻子,笑着说,“你这个小东西。”

    试完了小夹袄,别说燕大娘的手艺,还真是巧,没有比着做,还做的这么贴身,上面还绣着各色的花纹,穿着周晓白都不想脱下了。“大娘,你做的真好看。”

    “你这孩子真会说话。赶紧脱下,俺再给你衣角改改。”燕大娘看着还不很服帖,叫周晓白脱下自己再改一下。

    “小开哥,你听着外面有啥声响没有?”周晓白凝神一听,总是觉得像有人骑马过来一样。

    燕小开也是觉得有声响,村子这头就住了自家和周晓白家两户人家,这大冷天的,到底是找谁?“俺出去看一下。”

    还不等燕小开出门,就瞅见一辆马车顶着风雪往这边过来了。路过燕家大门,没有停下,就直接往周晓白家里去了。“晓白,是你家来人了。”

    这种天气会是谁呢?周晓白跳下炕,和燕大娘说了声,就赶忙回家了。难道是流风哥?说起来倒是有些天没有见了,还挺想见的。

    可是刚到门口,一见着马车就知道不是了。还能有别的客人?周晓白推门进去,却是见到一个很富态的人,站在自家堂屋里面。

    “晨墨,这是?”周晓白问着晨墨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等晨墨开口,那个男人就插话了,“你就是周晓白?”说着上下打量了一番,嘴里啧啧有声,眼中还很是不信。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是听着话音里面却是有几分的轻蔑,叫人听着就不舒坦。

    但是来着是客,周晓白倒是也讲礼数的人,点点头,“俺就是周晓白。晨墨给客人端椅子。”

    晨墨撇撇嘴,嘟囔着,“俺早就端好了,可人家不坐。”

    那男人还没有开口,他身边的小厮就说话了,“这凳子这么小,俺家老爷怕摔倒了。”

    啧啧,原来是人家嫌弃自家的凳子,周晓白心里也是有些不爽,不知道这位架子这么大的老爷过来是干嘛。

    “小冬子,不用废话。”那老爷手一摆,手缩在衣袖里面,“这鬼房子,这么冷。”

    自家的东西一直给人这么嫌弃着,周晓白心头又是几分的火起,这么看不起人,还来自家做什么?说话也带了几分不的不爽快,“这位老爷,你找俺有啥子事情?”

    那人还在打量周晓白,嘴里还说道着,“看起来也就是村里的小姑娘啊,哪里有他们说的那么神奇。”

    周晓白有些不耐烦了,“这位老爷,你有事说话,俺还有事情呢。”

    小冬子直接嚷了出来,“你这谁家的闺女,这么没有教养,怎么和我家老爷说话的,你知道我家老爷是谁吗?”

    本坐在屋角不吭声的周根生,这会儿一听可不乐意了,说自家的晓白没有教养,岂不是说自家没有教好?“你们到底是谁,俺家不欢迎你们。”

    见到两方闹的有些不可开交了,站在屋里里面的大老爷终于开口了,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小东子,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赶紧给周家的老爷和小姐道歉。”

    见到自家主人发话了,小东子再是不爽,也只有压下火气给他们出口道歉。那老爷又开口,“是我家的奴才莽撞了,冒犯了小姐,望小姐大人大量,不要介意,我这次来,是专程来和小姐谈一笔大生意的。”

    中午才睡了一会,真心的困啊,一会儿又要去开会,坑爹啊。是码字呢还是看小说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