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一十六章挖墙脚的

酒鬼花生2017-6-3 23:47:5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六章挖墙脚的

    那人也是做生意的精明人,一见到情况不对,两方气氛有些紧张,赶紧出来叫小厮道歉,脸上的不屑也隐藏的更深了。

    但是面上的功夫他都做到了,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周晓白见着他穿着打扮,估计也是镇上的哪位有钱人家的主子,更是不好得罪,只好把这口气给压了下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周家姑娘,我是镇上的杨家正。我们严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但是也微有薄名。想来你也听说过的吧。”虽然话中这么说的谦逊,但是语气中的那股倨傲确实流露了出来。

    严家。周晓白一听着说,就知道了他说是哪家。严家也是镇上有名的的大户,除去商家,就数严家了,所以周晓白早有耳闻。

    “严家是哪里啊,俺怎么没有听过,只知道镇上有商家啊”晨墨却是眨巴着大眼睛插上这么一句。

    严老爷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表情有些扭曲,晨墨的话,直接戳中了他的伤疤。在镇上虽然自家家大业大的,但是不管做什么生意,商家的总是压了自己一头,人家都把商家排在了第一,而严家则是万年的老2。

    “晨墨不要胡说。”见着严老爷色变,周晓白赶紧训斥了晨墨一句。

    晨墨很是无辜的嘟囔着,“俺是没有听说过的嘛”

    周晓白赶紧圆场,“俺弟弟成天在家里,不出门的,所以可能不知道严老爷的名字,望海涵。”

    严老爷脸上的阴霾转瞬即逝,一点影子都见不着了,“没事,小孩子的话哪里能当真。闲话不多说了,我这次来是有门生意想找你谈谈。”

    有生意上门,周晓白自然是乐意。

    “我是想找你来谈下山泉的事情。”严老爷见着周晓白兴致勃勃的样子,也就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说了。

    山泉。一听到这里,周晓白心里沉了下去。自己给商家茶楼提供山泉的事情,也就是商家几个人知道,怎么会叫外人知道了去。虽然胸中波澜起伏,但是面上还是装作镇定,甚至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见到周晓白这样的反应,严老爷心里露出一丝微笑,看着这周家的环境也不怎么样,若是自己许下重利,肯定会能倒戈的。“我知道商家茶馆最近生意红火都是靠了你提供的山泉水。我也是个爽快人,这山泉水,你若是卖给我,我直接按照之前价格在加上一成。”

    “严老爷,你这是从哪里知道的,俺可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啊”周晓白装作一脸诧异的问道。

    严老爷见到周晓白出口否认,心中鄙夷,还以为周晓白是借机抬价呢,骂着她不识好歹,“你就别和老夫来这套了,既然我来了,肯定就是有确凿的消息来源。你若是觉得价格不合适尽管开口。”

    看着严老爷老奸巨猾的样子,周晓白心中啐了他一口,他自己是那种见利忘义之人,就由己及人,以为自己也是这样的人。“严老爷,你既然有确凿的来源,就该知道俺是和商家签订的是独家的买卖,所以这个钱俺是挣不来了。”

    严老爷的眉头一皱,虽然当时是听着有这么回事儿,但是他没有当回事,没有想到这农家的小姑娘竟然抓着这点儿拿乔起来了,“不过就是嘴巴上说说的,这种事情怎么能当真呢?要不价格再加上一成。”

    周晓白听着严老爷的话,却是发现,这商家茶楼里面肯定是有内鬼,要不怎么连这个事情都知道的呢。本想问清楚到底是谁的,但是料想他们也不肯说。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周晓白也不故弄玄虚,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再三的拒绝,严老爷的面色也不那么好看了。一边的小东子出声,“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家老爷都亲自来你家里了,你还这拿乔,价格差不多都行了。难道你这山泉还是神水啊,想卖出个天价啊”

    周晓白真是想接上一句,这还真是神水了,卖出天价还真是不会亏的。不过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嘴里却不能这么说,“严老爷,在商言商,虽然挣钱是大事,但是诚信也要有的是吧。俺相信严老爷也知道这个理儿的,不是?”

    “小姑娘,我最多能给你加到五成,做人不要太贪心了。”严老爷淡淡的发话了,口气很是不愉。

    周晓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人是不是听不懂人说话的呢。明显就是自己不愿意,怎么到他这里就是讨价还价了。“严老爷,俺话也说到这里,今个这山泉水,俺已经答应了商家,肯定就是不会再卖给你了。这个不是钱的问题,是做人的原则。”

    原则,严老爷鼻子一哼,像是不屑一顾。本来他以为自己亲自来谈,这么天大的面子,再加上多些的价格,一个农村的闺女,肯定是手到擒来,可是没有想到碰了个钉子。袖子一甩,严老爷转身就出门了。

    小冬子赶紧给跟上,临出门,还说了句,“你们行,得罪了严老爷,以后有你们好果子吃的了。”

    这都什么人啊,买卖不成,就改威胁了,偏生周晓白不吃这一套。晨墨可忍不住了,刚才早想着出气,这会儿周晓白一个没有拉住,他上前啐了一口,吐在了小冬子的身上。

    “你这个小兔崽子,还敢吐我”小东子大怒,手一挥就要打晨墨。晨墨哪里肯吃这个眼前亏,一吐完,转身就跑了。小东子还待要去抓他,门外已经传来严老爷不耐烦的声音,“狗奴才,怎么还不出来”

    小东子只能狠狠的瞪了晨墨一眼,含恨离去,把门摔的“砰”的一声响。

    周晓白等着他们走了,这才拉住晨墨教训起来,“晨墨你这性子要改改,不能这么冲动,以后遇到这种事情,要压住性子,不要当面和人起冲突。”

    晨墨很是不甘心,“那俺不是白吃亏了?”

    周晓白一笑,“这不叫你当面起冲突,又不是叫你背后不能做点啥的。路上他这是要踩到到了狗屎啥的,总不能怪到你头上了。”

    “扑哧。”晨墨笑了出声,原来姐姐还这么贼啊。

    “好了,晨墨,姐姐要出门一趟。”周晓白收拾了一下,打算出门去镇上一趟。临到出门,想了想,又把家里存着的些个野果子装了点。

    前些时候天还没有这么冷的时候,周晓白瞅着带着晨墨去了趟温泉,摘了些果子。最近这天道冷,所以果子都存的住。周晓白想起好些天没有去回春堂了,今个既然进城,也去看看,给他们带点尝尝。

    现在这种天气,到处都早就没有果子了,只怕也是只有温泉边上才有点了。虽然不值钱,但是也是点稀罕玩意儿,送去算是个心意吧。

    “姐,对了自家的地怎么样了。”刚才老早就想问的,但是给这一对的极品主仆给打岔了,也就忘记了这么回事儿。

    周晓白摸摸晨墨的头,“你甭担心这个,回去歇着,地里的事情有姐姐呢。”自家姐姐总是主意大,每次去哪里总是也不和自己说的,所以晨墨也就不操心,点点头,送着姐姐出门了。

    本来这大冬天的,周晓白完全想在家窝着冬眠,但是今个这个事情,闹的她实在坐不住了。之前听着商洛染说,他家的酒楼总是会在推出菜品的没有几天就给隔壁的酒楼学去了。当时自己还没有注意,当是什么人去吃了几次,然后学去了,但是经过今个严老爷这么一说,就肯定了商家肯定是有内鬼。

    这事可大可小,周晓白也是心里藏不住话的人。商洛染是自己的朋友,这马上的就要和他一起合伙弄酒楼了,他家酒楼的生意也就是自己的生意。若是他那里有内鬼,肯定也会影响自己的事情,所以这就打算赶紧先去通风报讯,看看他怎么处理。

    外面冷风呼呼,周晓白裹得紧紧的,这才敢出门。本想一路小跑赶紧到镇上的,奈何外面雪深,周晓白只能一步一个脚印的慢慢走。

    花费了平时一倍的时间,周晓白这才到了镇上。等到她到了回春堂的时候,感觉自己全身都要冻僵了。冲着门里一喊,声音都几乎发不出来,冻在了嘴里。

    还好他家是开医馆的,所以门也没有锁着,周晓白一推就进去了。

    这大冬天也没有什么病人,唐流风就留在家中和老爹学医。正看书上瘾的时候,忽然门一推,进来一个雪人。

    等他赶忙上前,帮着那人拍干净身上的雪,这才看清楚竟然是周晓白。“晓白,你今个怎么来了?”

    见到是周晓白唐流风可就不一样了,把她往火盆那边一拉,然后又去厨房里面拿出一个手炉,塞在了周晓白手里。好一会儿才见着周晓白缓过来,还打着哆嗦,“流风哥,这外面可真是冷啊”

    听着外面有响动,唐蓝河也走了出来,也是很诧异的瞅见了周晓白。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闺女,这可冻坏了吧。流风赶紧给晓白去弄碗热汤。”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