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一十七章做内鬼的

酒鬼花生2017-6-3 23:47:54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七章做内鬼的

    咦,这人呢?唐蓝河吩咐着唐流风,但是转身一看,怎么不见人呢。刚想喊,就见着唐流风端着一碗什么东西从厨房那边出来了。

    “你这小子。”唐蓝河一锤唐流风的肩膀,这小子,自己还以为他不解风情,打算提点提点他的呢,岂料人家自己早已经有了动作。唐流风赶紧躲过,“爹,小心点,别把这姜茶给弄泼了。”

    原来刚才唐流风去厨房弄暖炉的时候,已经给煮上了姜茶。喝下暖暖一碗的的热茶,周晓白这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啊啊,外面真是冷啊”周晓白嘟囔着小嘴。

    “蓝河叔,这是俺家存着的野果子,特地送来你尝尝的。”周晓白把怀里的袋子递给唐蓝河。

    把唐蓝河感动叫一个老泪纵横,“晓白啊,难为你还记得,这么大冷天的还专程来送一趟。”周晓白这叫一个尴尬啊,自己虽然记挂着蓝河叔,但是这次还真是有事才过来的。

    看出了周晓白的尴尬,唐流风出言,“晓白,这天气不好,要不你就在我家住上一晚上,明个我再驾车送你回去。”

    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周晓白,这次她来的目的主要是去找商洛染。“流风哥,忽然想起还有点事情,俺要去办了,今个就不多留了,等着天气好点,俺再来找看你们。”

    说着就要起身,还不等唐蓝河吩咐,唐流风已经进屋套上一件大夹袄,“晓白,我送你去。”

    周晓白看着这天色,和外面“呼呼”的冷风,也就不扭捏了,“那流风哥,就麻烦你送俺到商家。”

    商家。唐流风还记得上次自己从商家接回周晓白的时候的场景,看样子她是和商家闹了什么不愉快,怎么这会儿又要去了呢?不过也没有问,套上马车带着周晓白就去了。

    坐在马车车厢里面,果真是暖和了许多,看着在外面捱着唐流风,很是有些不好意思。快到商家大门的时候,周晓白赶紧喊停。自己还是不要从大门进门,叫唐流风拐到侧门。

    果真还真是又给周晓白料中了,看门的小哥换了人,所以不认识周晓白,也就不叫她进去了。周晓白真是晕了,要不是这事儿着急,自己也不赶着叫人家打脸了。

    等着放好马车的唐流风过来,见着周晓白还是给拦在门口,也是有些不愉了。拉起周晓白的手就上前。因为商家的老夫人年老体弱,所以经常会请唐流风过来,所以门口的小厮见着是他,还以为是自家少爷请的呢。

    但是客客气气的把唐流风给引了进来。

    “周晓白,你怎么来了?”商略行忽然的就冲到他们面前,很是惊喜。这些天下雪,在家憋闷的紧,也没有啥好玩的,这下见到了周晓白,赶紧的迎了上来,完全把之前两人的小摩擦忘记到了脑后。

    “你来的刚巧,俺过来是有要紧事情来找你大哥的,麻烦你帮俺叫下他。”周晓白也不方便进去内宅,就叫着商略行帮忙。

    可商略行眼睛一翻,心里不爽了,“有啥事儿你和我说就成了,不用麻烦我大哥。”周晓白一来就是找自己大哥,叫商略行心里很不是滋味。

    周晓白急了,“俺这次来不是和你斗嘴,真的是有大事找他,若是生意出了什么岔子,你担的起责任的吗?”

    这不是看不起人的嘛?这些天商略行给商洛染教训的服服帖帖的,也在家老实了好一阵子,被商洛染拉着去学习了做生意。商家的基因也错不了,若是他不顽皮,一板一眼的做起来,倒是也做的不错。虽然心中不愉,但是想着怕还有着什么大事儿,暗地里已经招呼着冬至去请大少爷了。

    这会儿他不过就是嘴里不爽快,想和周晓白斗斗嘴罢了。可惜周晓白嘴巴倒是严的很,就是不露出一点什么,倒是把商略行的心给勾的痒痒的。

    不大会儿,商洛染就过来了。“晓白,你找我?”

    周晓白点点头,“俺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唐流风知道他们有要事谈,很是识趣的说,到隔壁去看看画,倒是商略行却是赖着不肯走。“略行,你去陪着唐兄,主人家的一点礼数都不懂。”

    “大哥,唐流风都来我们家那么多次了,都那么熟悉了,不用我陪了。”商略行才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人,心里给周晓白那神秘兮兮的样子勾的痒痒的就是不肯走。

    见到他不肯走,周晓白还有些犹豫,毕竟这个事情还是少些人知道的好。

    商洛染也是拿着自己这个弟弟没有办法,只得说,“晓白,你但说无妨,略行也不是外人。”主人家都这么开口了,周晓白当然无所谓了,毕竟生意是他们自家的。

    “洛染,俺发现,你家店里有内鬼。”周晓白郑重其事的说了出来。

    商洛染还没有反应,商略行就叫嚷了出来,“不可能,野丫头,这话你不要瞎说。”

    “略行,别这么没有规矩,在客人面前大呼小叫的,若是你再这样,就给我出去。”商洛染立刻喝止了他。转向周晓白,也是满脸的狐疑,不过语气倒还算是客气,“晓白,你确定吗?”

    也不怪他们不相信,商家在镇上是首屈一指的大户,对待下人却是格外的宽松,待遇也比其他家的好上许多。若说是会有内鬼,商洛染也着实有些不相信。

    待到周晓白把今个发生在她家的事情说了出来,商洛染的自信却是一点点的消失了,脸色也一点点的凝重起来。“晓白,谢谢你,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了我。”

    周晓白摆摆手,“洛染你客气了,别说俺们还要一起合伙做生意,就单说俺们是朋友,这点事情也是应该的。事情俺已经带到了,其他的事情你自己自己慢慢查了。”话已经带到,周晓白便不想留下,她相信商洛染若是这还查不到是谁的话,那也不可能坐稳商家的位置了。

    商洛染起身送周晓白,“心意我记下了,待到我查明了事情,再上门拜谢。现在有事在身,就不多送你了。”

    周晓白也受不住他这么客套,便赶紧找着唐流风回家了。

    等到周晓白走了之后,商洛染脸色却是暗了下来,眼中的幽光一闪一闪。商略行这才走了过去,“哥,你打算怎么办?”

    “略行,你就别操心这事了,竟然敢整到我们商家头上,既然有胆,那就试试看吧。”商洛染不想叫商略行担心,三言两语打发掉了他,自己一个人回到了书房。

    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书房里面想着,到底是谁呢?之前自家酒楼给恶意模仿的时候,他也想过内鬼的事情,叫人查了一番,一点迹象都没有。这次又听着周晓白刚才的话,连合作的细节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那么必定是有蹊跷了。但是看样子也仅仅是知道了茶楼的事情。

    鱼塘和酒楼的事情,是自己和周晓白单独谈的,看样子那人却是不知道。那应该不是自己身边的人,若是立冬他们的话,肯定连这些事情都知道了。这样范围也就小了许多。

    商洛染稍微一排除就猜到是谁,刚想叫人的时候,却又忍住。想着不能就这么算了。既然知道是他了,那么自己何不利用这个机会,反倒是叫他们吃上一次大亏的呢?

    这么想着,商洛染心里忽然有了个想法,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的笑容。

    “晓白,我这忽然想起个事情,刚才忘记给你说。”唐流风送着周晓白回家。路上积雪很深,又有些冰,所以马车也快不了,两人就这么闲聊了起来。

    外面风声很大,周晓白又在车厢里面,聊起天来很是费劲。看着外面在冷风中坐的笔直的唐流风,心里的愧疚又上来了。自己这一趟可不成想就是来麻烦他了的呢。不成,周晓白也移了出来,要和唐流风同甘苦。

    “晓白,外面冷,你怎么出来了,赶紧进去。”唐流风见到周晓白怎么就出来了,赶着她进去。

    岂料周晓白一把抱住唐流风垂在一边的胳膊,嘻嘻一笑,“抱住流风哥就不冷了。俺要和流风哥挨得近点。”

    这小丫头的想法,唐流风真是不知道了,叫她进去又不肯,只能自己身子侧上一点,尽可能的给她挡住一点风。

    “晓白,上次你那个姐姐有消息了。”唐流风忽然开口。今个一早就接到了周桩子托人带的信,本来他打算等明天天气好点的话,再送去给周晓白的,可巧今个就遇上了周晓白。

    什么,春花姐有消息了。周晓白一听激动的要跳了起来。

    唐流风赶紧压住她,“小心着点,这可是在车上。”周晓白调皮的吐吐舌头,很是迫不及待的就问了,“流风哥,信你带着在吗?”

    唐流风点点头,“我揣在袖子里。等我给你拿。”正在这个时候一阵大风吹过,唐流风赶紧拉住缰绳,免得翻车。

    周晓白却是自发自动的,已经伸手到了唐流风的袖子里面了。

    谢谢li1394268487的粉红票,嘿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