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一十八章一封家书

酒鬼花生2017-6-3 23:47:5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八章一封家书

    唐流风双手忙着拉住缰绳,周晓白心中急切,就自己伸手到了唐流风的袖子里面想摸出来。冬天衣服蛮厚,周晓白摸索了半天都没有摸到,心里不免有些着急了。

    再说唐流风本是一心一意的驾着马车,忽然一只小手就伸到自己衣袖里面,本来在外面摸索倒是还好。可是不知道怎么的,那小手就伸到了自己中衣里面,顿时一股凉意沁上了唐流风的心头,这倒是不打紧,最叫唐流风心惊的是周晓白那滑滑的小手。

    凉凉软软的触感,有股怪异的感觉,叫唐流风很是不自在,赶紧压住了周晓白作怪的小手。“晓白,你不好拿,还是我来吧。”

    周晓白本来以为就在袖口,马上就可以拿到的,岂料这么一掏却是半天都没有掏出来,也不知道流风哥给放在了哪里,听着他这么一说,也就作罢。终于那只作怪的小手离开了自己的衣袖,唐流风这才觉得好受了点。

    伸手从袖子里面一摸,就把一封信递给了周晓白。周晓白喜滋滋的打开,看了起来。这算是周晓白第一次在古代看这么多字,繁体字,还是竖版的,周晓白看起来很是吃力,但是连蒙带猜的,勉强倒是能看懂。

    唐流风听着旁边没有了响动,稍稍歪头,却是见到周晓白拿着信,躲在自己身后看着的呢。看着她的样子,唐流风诧异了,“晓白,你识字?能看懂?”

    啥?听到唐流风的话,周晓白忽然愣住了,怎么给忘记这茬儿了。自己一直说是不识字的,再说在古代一个姑娘家从来都是在家,怎么会有识字的机会呢?这下周晓白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自圆其说了。

    吞吞吐吐的,周晓白说着,“俺最近做生意,经常要定契约,所以就叫村里识字的小子,教了俺一些常用字。”

    周晓白的这番解释,倒是也能说的通。看着周晓白扭捏的样子,唐流风却以为周晓白是怕他知道了自己识字的事情。女子无才便是德嘛,所以周晓白藏着掖着不想叫人家知道自己识字的事情唐流风倒是可以理解。

    不过唐流风不是那种古板的男人,反倒是觉得女子能多读书,多点见识也是好事。“晓白,你若是想读书,有空可以到我家来。我这里除了医书,倒是还有不少其他的书,够你看的了。”

    周晓白看着唐流风不再追究这个事情,还要借书给自己看,倒是乐意了。天寒地冻的,她也不愿出门,更是不愿摸个什么针线活,在家正无聊的,虽然繁体字不好认,但是好歹能打发时间不是。

    “流风哥,俺还有些字不认识,一会儿你给俺说道说道。”唐流风驾着车,周晓白不敢作怪,老老实实的看着。

    驾着马车,两人说笑着,很快就到了周晓白家里。把周晓白不认识的几个字教给了她,唐流风又冒着风雪回家了。

    周晓白又搭着他的顺风车到了桩子娘家,能省点力气是点力气。谢过了唐流风,周晓白赶紧给桩子娘报信来了。这么几个月,桩子娘可真是为这两人操碎了心。所以周晓白一接到消息,就赶紧来给她报信了。

    听着周晓白念着桩子托人带来的信,桩子娘老泪纵横。桩子信上把最近的事情给说了说。原来他两人虽然私奔没有人知道,但是心里一直很是不安,跑了老远两人才安顿下来。

    在离着这里三天路程的小沙庄落下了脚,桩子哥租上了两亩地,春花姐则是养了几只鸡,以夫妻的身份住下了。两人都是勤劳肯吃苦的人,又有着周晓白给的几两银子的本金,所以小日子倒是过的也还不错。只不过一直担心着村里人看到信发现他们的踪迹,所以一直拖着没有带信回来。

    过了这么些时日,终于感觉是没事了,事情应该差不多了风平浪静了,所以这才托人带话回来。还亏的他们聪明知道托人带到回春堂。

    看到桩子和春花安好,桩子娘的心也终于放了下一半。但是孩子呢?怎么信上没有提起?“晓白,你别是看漏了吧,他们有没有提起春花肚子孩子的事情。”周晓白翻来倒去的看了几遍,这信上真的没有提到半点孩子的事情啊。

    “这不会孩子没有了吧。”桩子娘很是不安,来回家里走动着,停不下来。然后赶紧“呸呸”打了自己几个嘴巴,“满嘴胡说,不能当真。”

    “大娘,你这别担心的紧,没有消息就是好事,肯定是孩子没有生出来,他们不知道怎么说。”周晓白赶紧安慰着,村子里面传宗接代的是大事儿,桩子娘不知道盼着桩子成亲生孩子多久了。

    现在既然已经有了消息,也已经安顿了下来,以后托人带话啥的也方便。至于孩子的事情周晓白更是安慰着桩子娘,应该不打紧,保不准过些天就带话说生了个大胖孙子呢。

    桩子娘赶紧求神拜佛保佑他们两人一切安好,尤其是自己的孙子能平平安安的出生。

    快过年了,虽然桩子娘就一个人,但是这年都是要过的。周晓白环顾一下四周,好像倒是没有添置什么东西。算起来上次那拨的小麦卖掉也不少的钱,估摸着肯定就是桩子娘无心准备了。周晓白本想去镇上添置点的,但是一想这都年关了,东西也贵,再说桩子娘也吃不了许多,不如就从自家拿点过来。

    “桩子娘,明个就小年了,你就到俺家来吧。”周晓白要走了。忽然想起明个是小年的事情。本来桩子娘也是不肯的,但是耐不过周晓白的软磨硬泡,只得答应了明个一早就过去。

    “你们这两个懒孩子,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还不起来。”一大早,桩子娘就起身过来了,结果过来一看,也就周根生起来了。哎,这人年纪大了,睡觉总是不安稳,老早就起来了。

    周根生不管事,所以冬天个,就由着他们姐弟两个睡到自然醒。可今天桩子娘过来了,过小年事情还不少,就赶紧叫唤他们起床。

    虽然和桩子娘熟悉,两人虽然还不想起身,但是也不好意思当着她的面还继续“呼呼”大睡了。两人赶紧爬了起来,桩子娘还特地交代他们不用穿太多了,说是一会儿要做活儿。

    等着两人随便扒拉了点饭食,就给桩子娘吩咐着,要去干活了。前些年,周家没有个女主人,家里也穷的上顿不接下顿的,所以过年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能多到别家吃顿饱饭罢了,这年对他们来说还真是不知道怎么过。

    “今个是小年祭灶节,各家都要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好迎接灶王。晓白和俺一起去扫厨房,晨墨你就扫扫自家的屋子。”桩子娘打量了下屋子。这没有女人主人家的房子,还是有些乱。指挥着两个小的就动手了。

    晨墨赶紧抢过,“大娘还是俺和你一道打扫厨房吧,俺姐姐和这厨房犯冲,若是叫她去了,指不定又要打破几个碗啊碟啊啥子的。”

    “你这孩子”桩子娘一指周晓白的额头,“都是大闺女了,怎么就没有个女孩的样子呢。做事还这么毛毛糙糙的。”

    周晓白立刻伏低做小,认错连连,直到听说等开春了,要每天盯着自己绣花,这才哭声连连。不要啊,自己的时间还要去挣大钱呢,怎么可以浪费在做这个上面,绣的再好也无所谓,随便拿钱买就好了。

    可惜桩子娘才不放过她,“这怎么能成,女人家这点针头线老的事情都不会,以后嫁人了,肯定夫家看不起的。”啊啊啊,又来了,周晓白泪流满面。可惜这次周根生和晨墨也加了进来,说是宁可少挣点钱,一定要周晓白把这基本的活计给做好。

    周晓白悲催了,想着自己开春以后的日子,就是叹气连连。

    屋里有个利索的女人,果真就是不一样,也亏的周家的房子不大。在桩子娘的指挥下,不大会儿功夫,屋里屋外都给拾掇好了。

    见着到了吃晌午饭的功夫,晨墨抢着要去做饭,但是给桩子娘拦下了,“今个大娘在,给你们做点好吃的。”

    不叫自己动手,可以乐的清闲,周晓白自然是举双手双脚的赞成,可惜下一句给她打到了谷底,“晓白,你跟俺一起进来打下手。”

    不是吧这次周晓白刚想分辩,桩子娘就止住了她。“甭管怎么样,你就是打破再多的碗碟,这基本的还是要学会的。”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晨墨忍住心疼,还是把一直耷拉着脸的周晓白给推到了厨房里面。

    桩子娘已经在里面忙活开了,其实也没有叫周晓白做啥,叫她站在一边看着。“晓白,你这家小日子过的好着呢,看这菜竟然屯下了这么多。”

    说起菜,周晓白想了起来,这些天自家院子的萝卜白菜倒是长出了不少,还有杨大娘见天的就给自己送蔬菜来。家里三口人确实也吃不了那么多,所以就积下了这么不少。

    现在园子差不多种起来了,其实已经不需要杨大娘每天送菜来了,但是看着杨大娘家里的情况,周晓白也不好开口叫她不送。心里寻思着,该怎么给她找点事情做才好的呢?

    咦,对了,周晓白一拍大腿,有主意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