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一十九章过灶王节

酒鬼花生2017-6-3 23:47:4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一十九章过灶王节

    见天的杨大娘都老早的给自家送菜,周晓白和杨大娘也熟悉了,知道她家就是靠着自己每天的几文钱过活。所以更是不好开口说叫她不要送菜来了。

    怎么说总是要给杨大娘找个生计才好的。周晓白一边靠着门槛,一边看着桩子娘做饭,心里寻思着。忽然周晓白一拍大腿,对哦,想起了一个好点子。

    可惜她没有注意到自己歪着身子,这么一打,差点身子又要往一边倒去。桩子娘皱起眉头,“你这孩子,想着啥事儿了。难道真是和厨房犯冲啊,站都站不稳。”

    周晓白腆着脸,扒拉着过去,接上话,“可不是呢,俺就是和这里不对盘,要不俺还是回去,叫晨墨来打下手。”

    桩子娘一瞪眼,“这咋成,你这做姐姐的成天只知道指派人。晨墨是男孩子,现在年岁还小,进来厨房倒是不打紧,等着年岁大了些,可是不好叫他进去了。这厨房的活计,还是要女人来的。你还说开春了要送晨墨去上学,现在指派管了,你要是啥都不会做,看你以后吃什么。”

    周晓白听着桩子娘教训的,看起来倒是满严肃,不过她知道桩子娘口硬心软,也是把自己当做自家人,才会这么不客气的说。自然又是没皮没脸的赖了过去,“大娘,你放心俺这么大的人了,饿不到肚子的,俺已经有了主意。再说了有大娘在,还怕没有我的一口饭吃啊”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桩子娘给周晓白这么一说,“扑哧”一声笑了开来,脸再也板不住了。“你这个鬼丫头啊,就是嘴巴能哄人。”

    其实刚才周晓白的话,倒是也不是哄人的,她之前还真是有了个主意,既能帮着杨大娘又能帮到自己。她也是想到马上过完年开春了,晨墨就要去镇上念书了,白天都不回家,总不能还叫他还在家做饭的吧。

    刚巧自己开春了,也要请人种地,做饭这事儿若是平日里面就自己和爷爷还能凑合一下。但是若是请人的话,自然就不能这样凑合了。周晓白刚好就想着杨大娘了,虽然自家可以叫她不用再送菜,但是叫她来帮帮工,做做饭啥的倒是也可以。

    所以周晓白这小算盘打的可是美气的很。

    桩子娘手脚很快,三下五去二就做好了几个菜。一边做着还一边和周晓白交代着做法,周晓白这次给桩子娘盯着倒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看着,但是至于学到了多少,还真是没法说。

    “来,你把这几个菜给端出去。你们先吃着,俺还做一个菜就出来。”冬天天气冷,桩子娘在碟子上面又扣上了一个大瓷碗,免得凉了。周晓白答应着就把碗碟给端了出去。屋里晨墨已经把桌子收拾好了,碗筷也都摆好了。

    周晓白放下碗碟,看了下屋子,果真收拾了一番,还真的大不一样了。虽然东西还是那些东西,但是这摆放的不一样,感觉还真是完全不一样了。就是这家具啥的太简陋了,唯一看起来齐整点的桌子,还差了一个脚。

    要不是这都要年关了,周晓白真是想全部换了去。新年也要有个新气象,家里布置的舒服点,自己也住的舒坦点了。不过又想着,开春就要起房子,等房子弄好了,再去弄也不迟。

    “你们咋不吃呢?”说话间,桩子娘又给端了碗菜进门。

    “这小年也是年,吃年饭的人不齐怎么能吃的呢?”周晓白帮桩子娘摆好碗筷,拉着她也坐下。

    晨墨拍着巴掌,捂着肚子,“吃饭了。吃饭了,俺肚子都饿扁了。”几人忙活了一晌午的,都也饿了。再加上桩子娘做饭也实在是香,引得大家都是食指大动,吃的是满眼放光,满嘴流油。

    周晓白是姑娘家,吃相倒是好了不少,怕着桩子娘拘束,时不时的还找着桩子娘搭话。妙语连珠,逗得桩子娘笑的前仰后合,饭碗都差点拿不住了,“晓白,你这个鬼丫头,可不能听你说话了,俺这都笑饱了,哪里吃的下。”

    周晓白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很是无辜的样子,又是逗得桩子娘放下碗筷笑了起来。等着笑停了,桩子娘叹了口气这才说,“好孩子。俺知道你是为了逗俺开心才这样的。自打桩子都了之后,俺一个人住在那边冷冷清清的,说个话的人都没有,吃饭也不香了。难道今个能这么热闹。”

    “大娘,那你今个一定要吃好点。俺家没有别的女人家,晨墨和爷爷又啥子都不懂,过这个年,还要麻烦大娘您了。”周晓白说着这话可是真心实意。她也不知道过年该整些啥子,晨墨和爷爷更是靠不上。另外她也是想着桩子娘一个人孤孤零零的,见着人家都热热闹闹的心里难受,所以想给她找点事情。

    桩子娘瞅着她家的情况,知道周晓白不是作假,高兴的答应了。

    吃完了饭,晨墨不肯叫桩子娘再去忙活了,自己收拾收拾碗筷去洗了。周晓白拉着桩子娘听着她说着,过年的讲究。

    “晓白你听着啊。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你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炸羊肉;二十七,杀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玩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桩子娘坐在床上给唱了起来。

    这歌词倒是朗朗上口,周晓白也跟着唱了起来。桩子娘赞许的拍拍她的手,“闺女,就是这样的。这是俺们这里的一首童谣,大概就是讲得过年的事情了。你学着,俺和你慢慢说道说道。”

    周晓白一边听着一边连连点头。哎这自家爷爷真是啥都不说,现在虽然成天不出门算卦了,但是还是手里那些个耄草不停的摆弄着,才不管过什么节气呢。哎,在周晓白看来,爷爷这完全是走火入魔了。晨墨年纪小自然也是不知道的了。

    前些时候燕大娘是送来一些粥,当时她家里忙着有事,放下碗就走了,周晓白也没有当回事儿,他们两家经常送些吃的倒是平常。哪里想着这就是腊八粥啊,之前自己在现代没有过过这节,完全不知道这吃了腊八粥,年就开始了。

    看着周晓白记得差不多了,桩子娘把周晓白扯到厨房,说是要开始和面,晚上吃饺子,一听有饺子吃,周晓白可开心了。“你这孩子,这饺子是给灶王爷吃的,不是给你吃的。”

    桩子娘的话直接把她的那点小心思给打到谷底去了,灶王爷吃饺子?这不是就纯浪费的啊不过接着又听到了,“不过灶王爷吃完了,倒是可以俺们再吃的。”

    “扑哧。”周晓白偷偷笑了出来,等着他吃完。他还能吃点啥啊,还不就是做做样子,剩下的都留着自己吃了。

    “你还别不诚心,抬头三尺有神明。”听到周晓白的笑声,桩子娘一个擂鼓头就敲了上来。周晓白赶紧板起脸,反正做样子也是要做的。

    把面醒上,桩子娘吩咐晨墨,“晨墨,你去村上的杂货店,买点晚上祭祀灶王的东西。”

    “那到底要买啥?”晨墨摸摸脑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直接去,去了一说你是要买祭祀灶王的东西,周家婶子就会给你的。”桩子娘一拍晨墨的肩膀。小孩子腿快,这种跑腿的活计自然是叫他去的了。

    还真是的,晨墨别看个子小小的,跑起来还真是挺快的。周晓白觉得凳子还没有捂热,晨墨就“哧溜儿”一声的跑了回来。

    “大娘,您看看是不是?”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

    周晓白很是好奇,也凑了上去看看,这到底要点啥的。一张大黄纸,摸起来倒是很硬绉的。还有一副对联,上联是“上天言好事”,下联“回宫降吉祥”,横批“一家之主”,当然还有一张灶王爷的画像了。另外还有一副小小的炮仗。

    晨墨就给这炮仗吸引了过去,之前他总是见着人家玩,自己却没有放过,这下恨不得马上就点燃了去。

    桩子娘已经拿过了黄纸,找了个小剪子,剪出一个小马哥来了。招呼着他们两人,“来,俺们先去给灶王贴上。”把东西拾掇拾掇,拉着他们到了灶台边上。

    本来是要先把旧的灶王像给请下来,但是周家去年哪里贴过,这个步骤直接作罢。桩子娘用面粉调了点浆糊,叫晨墨爬上去把灶王像和对联贴了上去,用笤帚扫平。

    接下来就简单了,桩子娘把中午已经剁好了的饺子馅端到堂屋里面,叫他们一起来包饺子。这个事情周晓白倒是乐意,在她看来就是玩玩面团的事情。学的倒是像模像样的,不过这饺子包起来却是怪模怪样。

    反正都是自家人吃到肚子里面去的,心意到了就成,周晓白完全不以为意,乐呵呵的玩着。

    看着包的差不多了,桩子娘拿到厨房里面给煮了。天色也暗了下来,到点开始祭神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