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二十章除陈布新

酒鬼花生2017-6-3 23:47:46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章除陈布新

    看着差不多天暗了下来,水饺也包的差不多了,差不多时候去祭神了。桩子娘交代着把周根生叫出来开始祭神。

    晨墨老早就想着放鞭炮,赶紧就把爷爷拽了出来。这种事情,周根生自然是不去做的,便宜了晨墨,屁颠屁颠找了个火石就要开始放炮了。

    放鞭炮是男人的事情,下饺子就是女人的活计了。桩子娘把周晓白拉扯进去厨房打算下饺子。看着晨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激动的不行的样子,周晓白再三叮嘱了下,这才放心的进去。

    周根生就在一边看着晨墨忙活来忙活去的,自己靠着院墙笑眯眯的站着。

    “周老爷子,饺子煮好了,你赶紧来端。”一般祭祀神仙都是男主人的带头,带着家中的****成员进行的。

    但是周根生却是摆摆手,“俺家叫白丫头来就好了。”

    这,桩子娘愣住了,不合规矩啊有道是,“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说法,祭灶仪式主要由一家之主来主持。这怎么可以周晓白一个小闺女来的呢?

    周根生却是不以为意,摆摆手,“俺家就白丫头当家,当然是她领头了。男女啥的倒是无所谓,要是家里没有个男人什么的,难道就不祭神了?”周根生说的头头是道,桩子娘也就没有意见了。

    把周晓白叫了过来,和她交代了一通。叫她端上一碗刚才煮好的萝卜大肉水饺,其他人站在后面。把裁下来的小马子和旧灶码卷在准备好的烧纸里,在街门口面朝南烧掉,并泼洒饺子汤祭奠,之后,双手合十或磕头祭拜。

    祭拜时要烧香、跪拜。摆上水饺、糖瓜、果品等供品以及喂马用的草料和青豆,糖瓜取其粘性,希望灶君吃了以后嘴被粘住,免得向玉帝汇报家里的是非;也取其甜性,希望灶君吃了嘴甜,多讲好话,为家人带来好运。

    周晓白按照桩子娘说着的,第一次祭神,倒是觉得还蛮有意思的。尤其是祭祀的时候的念词也更是有意思,“灶王爷爷一家之主,叫你向西天,早去早来,少说是非,多说方便。五谷杂粮多带点儿来。灶王爷爷本姓张,一年一回换衣裳,灶王爷爷上天堂,抛米抛面你都承当,到天上多说好话,少说是非。”

    这些话周晓白当然是不懂了,周根生也是不会,多亏着桩子娘在一边提点着,周晓白才没有出岔子。

    等着桩子娘一说祭神完毕,晨墨就拉着说要吃水饺。说起吃饺子,周晓白也是食指大动,这大肉馅料的饺子还真是香啊。

    给灶王爷面前供上了一碗,四个人一人端着一碗就吃开了。

    “姐,要顿顿都有饺子吃就好了。”晨墨包着一嘴的饺子,含混不清的说着。

    周晓白一拍晨墨的头,“吃完了才能说话,小心噎着。”

    吃完了饺子,这一天忙忙碌碌的也就过去了。本来明个二十四的该是去扫房子的,但是周家房子小,今个就一起打扫好了。周晓白和桩子娘说明个就去帮她打扫房子。她家比自家还大上不少,要是一个人扫起来也指定很是费力。

    头天晚上想着明个有事,周晓白和晨墨老早就睡觉了,第二天终于算是起来个大早,吃了几个头天灶王爷剩下的饺子。两人裹得紧紧的就到了桩子娘家里。

    “乖乖,你们两个咋过来这么早。”桩子娘听到外面动静,打开门一看,两个宝贝已经过来了。

    到了屋里歇上了片刻,暖和了过来,两人把手套一脱,就问起要咋打扫起来了。桩子娘说不急,先从厨房里面端来两碗热腾腾的糖水煮蛋,“来,天冷,趁热吃了去。”

    闻着甜甜的香气,晨墨就口水直流,不过还是忍住了,见到周晓白点头才敢接过。“大娘,你这是咋整的,还把俺们当客人,做些这待客的东西来给俺们吃。下次可不许了啊”糖本来就挺贵,鸡蛋虽然是自家养的,但是平日里面桩子娘肯定是舍不得吃的。周晓白也瞅着心疼,这次见她是已经做好了,才接过。

    “你们才是客套呢,在俺家有啥就吃啥,还说这么见外的话,大过年的,大娘家就一个人,你们得经常过来帮着吃点。”桩子娘看着周晓白姐弟两个狼吞虎咽的把糖水蛋吃下,笑眯了眼。想起来桩子小时候也是馋糖水蛋的紧。哎,想起桩子,她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大过年的,他们两个过的好不。桩子粗手粗脚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春花招呼好。

    看着桩子娘又愣在了那里,周晓白知道她又想起来了桩子,赶紧过来打岔。一抹嘴巴,把碗一收拾,“大娘,俺们怎么拾掇?”

    “晨墨你去帮俺把碗碟都给洗了,晓白你跟着俺一起来收拾屋子。”桩子娘吩咐着,其实虽然桩子娘这里比自家大上几间房,但是女人家的房子就是干净整洁,不用怎么费力收拾。

    周晓白就帮着桩子娘把床铺全部给换洗了一番,周晓白抢着要去洗,桩子娘心疼她。非要又去少了几壶热水,这才开始洗。

    “晓白啊,你这家里没有个女人家,之后到了二十四的也是要把家里里里外外都打扫一番的啊。干干净净的迎接新年。”桩子娘一边还和周晓白说道着。

    “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俺们这里自古就有春节扫尘的风俗。因‘尘’与‘陈’谐音,新春扫尘就是‘除陈布新’,把一切穷运、晦气统统扫出门。所以这个可是不能偷懒的呢。”

    桩子娘怕周晓白偷懒还专门叮嘱了下去。

    周晓白连连点头,虽然她不信什么神仙鬼怪的,但是这风俗还是遵循的。记起明个是二十五,说是要打豆腐的。但是之前自己不是已经打过了的吗?“大娘明个难道还要去打豆腐?”

    桩子娘摇摇头,“这是老话了,以前村上没有这么多人家,一天就可以打完了,现在都要排着队,反正明个豆腐已经打上了,就可以歇着了。”

    明个终于能又睡上个懒觉了,周晓白心里乐呵呵的。“晓白,俺看着你家这被子啥的都该换了,明个和俺一起去镇上买点布来,大娘给你们整上套新的。大过年的也该换换了。”

    周晓白一听耷拉着脸,自己的懒觉这又泡汤了。看着周晓白的苦瓜脸,桩子娘知道她在想着啥,一点她的小脑袋。“你要不想早起,赶不上周老爹的牛车,可是要自己走去的啊”一听有车坐,周晓白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一般。有车坐,那必须要早起了。

    得了,早睡早起身体好,周晓白只能这么安慰着自己。

    第二天一大早,周晓白就屁颠屁颠的爬了起来。晨墨这小子倒是也没有赖床,也是一早就爬了起来,说是要和周晓白一起进城。

    两人拾掇好了,就赶紧一起到了周老爹的家门口了,牛车就停在外面。天冷了,周老爹还给牛车搭了个棚子,虽然没有马车那么严实,但是总是比冷风直接吹到面上好上的不少。

    周晓白在门口吆喝一声,周老爹应了一声就出来了,后面还跟着几个村上的嫂子,桩子娘也在里面。看来周老爹就等着自己了。等着几人都坐了上去,周晓白连声道歉着,说着自己起身迟了,耽搁大家时间了。

    吴二媳妇儿翻了个白眼,嘴里嘀咕了句,“好吃懒做,还耽搁大伙的时间。”若是其他事情周晓白肯定要反驳的,但是这次确实是自己不对,也就只能闷头不说话。

    还是桩子娘来圆场,“没事没事,现在还早,不耽搁事情。”其他的嫂子婶子也是好说话的人,也就连连附和。吴二媳妇儿讨了个没趣,翻翻白眼,坐到一边去了。

    周老爹这个时候也回身过来收钱,车上的女人们一个个按照次序把钱递了上去,轮到周晓白和晨墨的时候,周老爹却是坚持不收了。吴二媳妇儿又是眼红了,插话道,“周老爹,你这可就不对了,怎么只收俺们的钱呢?周晓白他们姐弟两个虽然个小,家里钱却不少。”

    又是这种无事生非的长嘴****,周老爹刚才听着她说周晓白姐弟两个就已经不爽了,这下更是来气,冷下脸来,“这是俺家的牛车,想收谁的钱就收,不想收谁的就不收。想等谁就等,你以后要是等不急,就自个请便吧。”说着坐到前头不再理会了。

    吴二媳妇儿又是给落了面子,很是有些挂不住,本来想下车,但是想着钱都给了,还有外面的冷风,忍住了脾气,一个人坐在了墙脚。

    桩子娘拉着周晓白的手,叫她不要插话。周晓白想想也是,这种小人自己犯不着。自打上次送了条鲜鱼给周老爹,他就一直记得自己的好,每次坐车去镇上,他就不肯收钱了。

    坐着牛车,颠簸颠簸的半响终于到了镇上,周老爹和大伙儿约好了回去的时辰,就分开行动了。

    谢谢蓝叔的粉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