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二十一年前采购

酒鬼花生2017-6-3 23:47:4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一年前采购

    桩子娘拉住周晓白和晨墨,说是要赶早,先去早市买些羊肉,赶明的好烧羊肉。说起羊肉,周晓白就想起香喷喷的羊肉串了,赶紧催促着去挑牛肉。

    等着桩子娘带着他们到了卖肉的市集,周晓白一闻着这味道,“呕”的一声。几乎就要跑到一边呕吐去了。

    虽然是到了年关,倒是卖肉的这边倒是很热闹,街道的两边,到处都是挂满各色肉类的小摊。要过年了,这生意也很是不错,街道上面人来人往,手起刀落,周晓白就见着血肉横飞,肉块飞舞。

    要不要这么血腥?看着地上一滩滩的血迹,周晓白真心的觉得早上吃的饭都要吐出来了。周晓白之前买肉都是在村里的肉铺割上那么浅浅的一条,肉都处理好了,哪里会有这么多血腥。

    但是往身边一看,晨墨却是兴致勃勃的看着人家剁肉。果真是男孩和闺女不一样。路边的大叔看着是个半大的小哥一直盯着自己的手里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向他们推销着。“这位小哥,要不要来看看俺家的肉?又新鲜又肥膘,保证你一口下去,肥的流油。”

    晨墨倒是听了很是意动,但是在家做主的却是周晓白,周晓白坚定的摇摇头。她被那句肥的流油给恶心住了,她这穿过来也不少时日了,在家吃的渐渐的好了,所以对这吃食也渐渐的挑剔了起来。

    就是对这里的肉食很是有些不能理解,什么上好的肉,必须满是肥膘,周晓白怎么都吃不惯。所以每次去割肉总是去捡着那些猪后座上面那些瘦肉多的地方割。这里的人都不怎么爱吃瘦肉,所以价格给便宜多了,倒是叫周晓白捡了便宜。

    晨墨不是挑食的人,之前饿的太多了,能有肉吃就不错了,所以也不挑剔,但是这会儿见着膘肥的大肉,却是眼睛都移不开了。

    周晓白见着桩子娘已经在前面好些步,拉着晨墨就要追过去,却没有想到拉扯不动,看着晨墨的目光所向,知道他想些什么。“好了,不看了,一会儿买完了东西,姐姐转回来给你买大肉。”

    听着生意来了,那卖肉的大叔又是满脸堆笑,吆喝开来,“大闺女的,俺家的猪才杀的,不信你来闻闻?要不要来上一块剁刀肉,回去不管是蒸是煮还是烧保管你好吃。”

    “大叔您真会说话,俺先看上一圈,若是合适。俺回头就来买。”周晓白留下一句,拉着晨墨赶紧去追桩子娘了。

    原来桩子娘已经到了卖羊肉的摊位上来了,卖羊肉的摊位却是没有那么多,整个集市也就两三家。古代的人做生意都很实诚,没有什么打水的肉之分,所以周晓白也不用担心。

    桩子娘可是有经验多了,三下两下,就挑了一块叫人家称好,周晓白付了钱,叫人用油纸包了起来,一会儿还要去逛街,这血滴滴的可是不成。几人正要走,周晓白记起刚才答应晨墨说要买的大肉了,就麻烦桩子娘再去帮自己挑上一块。

    这市集里面的卖肉的,价格也都差不多,所以只能看肉了。周晓白跟着桩子娘一路逛着,最后竟然又是停在了第一家卖肉的大叔那里。

    那大叔还记得周晓白姐弟两个,见着他们回来,嘿嘿一笑,“怎么样,大闺女,大叔没有骗人吧,要说这肉,肯定是俺老万家的最好了,你瞅瞅要哪一块。要不来这块五花肉吧,肥瘦合适,肯定做出来香的灶王爷都想早些回来。”

    大叔从架子上面拎出一块肉,叫他们看着。桩子娘上去摸了两把,果真不错,像周晓白点点头。万家大叔爽快的一称,“三斤另半两,看这小闺女长的这么水灵,零头就算了,三斤好了。”

    人家爽快,周晓白也爽快不再还价啥的,拿钱出来。拿着包起的五花肉就走,一扭头却是见着万家大叔端着满满一盆子的猪血要去倒掉。

    周晓白忍住腥气,赶紧拦住,“万大叔,你这咋都倒掉啊”

    “这杂碎啥的,不丢掉,放在这里腥气大,客人都不愿意来了的。大闺女,你看看你还不是捂着鼻子。”万大叔就又端着的盆子又要走开。

    难道这里竟然不吃猪血?之前虽然买过几次猪肉,但是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猪下水和猪血之类的东西怎么处理掉。难道都是全部丢掉的吗?岂不是很可惜?之前没有见过,但是现在瞅见了,可是不能就这样浪费掉了。

    “大叔,这猪血你别丢了,卖给俺好了。”

    啥,这丢到下水道都没有人要的东西,怎么这个娇滴滴的小闺女还要的呢?万大叔很是诧异,“闺女,这东西你要是要的话,就拿东西拎走,还什么钱不钱的。”

    周晓白一听这感情好,到处看着有什么东西可以装的。

    “姐,你要这些做啥子?”“晓白,这腥气重的很。”晨墨和桩子娘都不知道周晓白闹哪出。周晓白安慰着,“安心啦,放心。”

    谢过了万大叔,周晓白叫晨墨和桩子娘在这里等着她一下,自己去找装的东西了。反正是在市集,卖各色东西的倒是不少。周晓白很快就找到了卖瓦罐的地方,买了两个中等大小的瓦罐,虽然装不下那么多的猪血,但是自己几个人也就只能拿着那么多了。

    抱着罐子就要回去,周晓白忽然想起了回事儿,现在天冷猪血凝固的很快,要现在还不先处理下的话,回去了铁定凝不成块。

    跑到作料店里面买了一小包的食盐,在洗好的瓦罐底部撒上了一层,接着跑了回去,把那大盆子的猪血给倒了进去。忍住腥气搅合了一番,这才和晨墨一人抱着一个瓦罐走了。

    “姐,你到底闹哪般啊?”晨墨好奇的忍不住又问了出来。

    周晓白又是神秘兮兮的一笑,“你别瞅着这味道大,等回去了之后俺拾掇拾掇。保证你吃的合不拢嘴。”

    肉食都买的差不多了,桩子娘带着他们就要去买布料了。周晓白看着自己拎着的猪肉和羊肉,忽然想起来香喷喷的牛排了。

    对哦,好像自从来了这里之后就没有吃过牛肉了。记得自己之前看的武侠书里面,那些大侠们总是很豪迈的来一句,“给我切一斤牛肉什么的。”当时自己还很是羡慕呢,怎么自己刚才没有见着卖?难道牛肉还不是在这里卖的吗?

    “大娘,这牛肉在哪里买啊?”周晓白问着桩子娘。

    桩子娘一听眼睛睁得大大的,赶紧跑了过来,捂住周晓白的嘴巴,“你这孩子说话也没有个遮拦。”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儿?不就是问了句在哪里买牛肉的啊,怎么就这么神秘兮兮的呢?桩子娘在周晓白耳边悄声说着,“晓白,你这咋在大街上说什么吃牛肉的事情啊这牛肉在俺们这里可是不能吃的……”

    听着桩子娘这么一说,周晓白算是哭笑不得,这小说中都是骗人的。古代牛都是用来耕田的,朝廷很是重视农业更是不许随便杀牛。至于牛肉什么的更是不许吃。

    祸从口出,所以桩子娘赶紧叫周晓白闭嘴了。吃不到牛肉就算了,反正还有些别的菜了。

    到了布店,周晓白手里抱着腥气十足的罐子,不方便进去,就把肉和罐子都放在门口,叫沉默看着,自己和桩子娘进门选布料了。

    又是上次那个实诚的小二,见到周晓白热心的招呼起来,“姑娘还要上次的料子吗?”说着又拿出那蓝色的粗布料子。看来他还记得自己。

    不过这次周晓白倒是不打算买那么便宜的布料了。虽然现在自己还算不上很有钱,但是也算是小有点盈余了。所以在吃穿上面也不能太亏待了自己。

    “小二哥,俺想买些料子做棉被和新衣,麻烦您给俺挑上几块吧。料子要稍微好点的,软和一点。”

    一听周晓白的要求,小二哥顿时明白了,这位姑娘估计是手头宽裕了,看不上这粗布了,那感情好了,能卖点贵的布,很是热心的给他们推荐起了。

    女人买东西很是麻烦,尤其是这种要穿在身上的东西,更是麻烦的紧。晨墨在外面蹲的脚都麻了,这才见到两人施施然的走了出来。真是难为了小二还这么有耐心能陪着她们挑。

    东西买齐了,他们三人赶紧到了约好的地方等着。这次可是她们先到了,等了小一会儿,人才都齐了。周老爹赶着牛车又回去了。

    等着人都进去了,吴二媳妇儿捂着鼻子,娇声叫着,“这是什么味道啊怎么这么腥。赶紧拿走。”在车厢里面一瞅,就盯住了周晓白和晨墨怀里的两个罐子。

    周晓白也很是不好意思熏着了别人,叫晨墨拿着包了油纸的肉堵住了瓦罐口。这味道算是消了点。怪不得这里没有人吃猪血呢?原来都受不了这么气味,主要是不会做。

    既然这样的,周晓白忽然有了一个好的点子,激动了,恨不得赶紧到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