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二十二章做血豆腐

酒鬼花生2017-6-3 23:47:4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二章做血豆腐

    抱着装着猪血的瓦罐,闻着这血腥之气,周晓白却是想到一个绝妙的挣钱点子。恨不得长了翅膀,一下子就回到家里,赶紧实践一下。

    到了村门口,周老爹把其他人都放下,却是对周晓白姐弟两个说着,“你们个小,抱着东西多,俺把你们送回家吧。”

    周晓白给桩子娘道了谢,又约好了下次的时间,这才又随着牛车到了家里。本来想请周老爹到歇上一会儿的,但是周老爹说是年关家里忙不肯进屋,周晓白只能作罢。

    一到家,周晓白就钻到厨房里面。倒是叫周根生看着奇怪了,扯住晨墨问着,“你姐咋的了,怎么竟然会到厨房里面去?”

    也难怪他奇怪,虽然周晓白是个闺女家的,但是从来都是信奉着“女子远庖厨”,从来都是能不进去就不进去的,但是看着她竟然今个回来自己跑了进去。这可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晨墨捂着嘴,悄悄笑了起来,“姐去镇上的时候,不知道咋想的,整了两罐子的猪血。现在估计就在里面不知道咋捣鼓的呢。”

    啥。整了些猪血要这东西做啥?这都是人家丢了都不要东西,腥气还这么重,周根生开始但心起这新买的装猪血的罐子了。可别是连这两个罐子都沾上了血腥气,之后还怎么用啊

    不过他这担心也是白担心,家里这些小事都是他们姐弟两个做主,随他们去吧。反正也就两个罐子的钱,现在家里倒是不差这点钱了。

    还没有等他感叹完,就听着周晓白急吼吼的在厨房里面叫唤着,“晨墨,这火咋点不着呢?”

    晨墨笑着和爷爷说着,“爷爷,你看吧。”

    还想再笑话她的,就又听到周晓白心急火燎的叫着,“晨墨你赶紧来看看,怎么到处冒烟了啊”

    晨墨忽然想起什么,赶紧冲了过去,嘴里还念叨着,“不成,俺要赶紧去看看,姐姐不会这是把厨房给烧了吧。”

    等到晨墨一进门,就给眼前的厨房给吓着了。这倒是没有烧起来,可是这满屋子的都是烟气这是咋整的啊?晨墨捂着鼻子把周晓白拉扯了出来,“姐,你这是咋弄的啊?”

    自己姐姐对厨房的破坏力还真是惊人,怎么进去这么一小会儿就弄出这番的光景,晨墨算是怎么都想不通。周晓白也更是无辜,本来以为就烧个灶膛,这种事情简单的紧,应该没差吧,可是没有想到不仅没有点着,反倒是弄的满屋子的烟气。

    委委屈屈的说,“俺也就是把柴火塞到灶膛里面,结果就这样了。”周晓白也是无辜的摊摊手。

    “你这不是没有拿火折子,先把稻草点着?”晨墨问了出来。

    周晓白头摇的的飞快,吃一堑长一智的这个道理她还是懂得,上次她没有用火折子,这火怎么都点不着,所以这次她一早就点好了火折子,这引火的稻草也是点的很好,本来正在得意,这次没差了,谁成想竟然竟然屋里还又起了烟子,所以没有法子只能又叫了晨墨来。

    晨墨稍微一想,总算是知道这岔子出在哪里了?“姐,你这放到灶膛的柴火是不是从墙根靠地上的那边抽出来的?”

    周晓白点点头,没错,刚才就是顺手,见着地上有几根散着的柴火,就拿起来丢到灶膛里面去了。难道是这柴火出了什么问题?

    “姐,这岔子就出在柴火上。”晨墨一派小夫子的做派,不过在厨房的事情上,晨墨还真是可以做周晓白的夫子了。周晓白倒是也虚心求教,洗耳恭听。

    “靠在墙边的那些个柴火,沾了地气,外面看着到干,但是里面芯子却是湿的,所以烧起来不仅着不了,还会闹得满屋子都是烟气。俺是专门放在一边,靠着炉子,叫它们吸点热气,早些干了去。”可谁想到周晓白却是觉得顺手直接丢到了灶台里面去了。

    周晓白嘟囔着,“你也不早些说,真是的。”

    晨墨不做理会,找了个扇子,在厨房一阵猛扇,这才屋子里面清爽多了。经过此役,晨墨是不再指望姐姐做活了。问了清楚,周晓白到底要做啥,很是爽快的就把灶膛给烧上了,上面用大锅煮上满满一大锅的清水。

    见着水开了,周晓白拿着刚才的罐子,把猪血都往大锅里面倒去。那猪血就像是豆腐脑一般的滑溜,一下子就滑到了锅里。然后盖上盖子,静等着了。听着锅里煮的“咕嘟咕嘟”的,周晓白截开了几次锅盖,直到看到猪血变成了暗红色这才把它们给舀了出来。

    晨墨好奇瞅了上前,“咦,姐,咋就没有腥气了呢?”

    周晓白很是得瑟,“那是当然的了,这就做好了。叫做血豆腐,晌午你就做了菜吧。”

    血豆腐,还是第一次听着说起。别说刚才的猪血怎么就变成了这豆腐样子的一块块的了呢?晨墨上前用手戳了戳,触感也是软中带硬,和豆腐很是相像,就是不知道吃起来会怎么样了。

    “姐,这血豆腐怎么做?”晨墨琢磨着,就是不知道这吃起来是啥味道,还有没有血腥味。周晓白回忆了下,“豆腐咋做,你就咋做就成了。”周晓白是个吃货,但是对做饭还这是一窍不通。

    看再也问不出个啥,晨墨赶紧把周晓白赶出了厨房,免得她又去祸害了。周晓白被赶的还好生得意,回到屋子里面,杵着个下巴,就开始盘算开来。

    瞅着刚才血豆腐虽然还没有吃,但是那个卖相倒是很不错。说明自己的做法该是没错,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大力推广应该就是没有啥问题。

    这个原材料几乎就不要什么钱,做起来也确实简单,每天这么倒是可以产出很多的血豆腐。和商洛染合伙酒楼,血豆腐这个销路也是不愁的,这又该是多少的钱钱啊。

    基本上这是无本万利的买卖了,周晓白激动的差点又要赶去镇上和商洛染商量。不过还好外面的天气叫她理智了一下,自己还是吃了下这血豆腐再说吧。

    不大会儿,晨墨就端了几盘菜进来了,“姐,这血豆腐还真是不错,一点那种血腥气都没有了。”

    晨墨也做得简单,做了个素炒血豆腐,不过为了去腥气倒是做了些生姜大料撒的,另外还做了个血豆腐汤,也是简单的紧,血豆腐里面加了几片青菜叶子。

    招呼爷爷一起上桌吃了开来,虽然就两个菜,但是菜色倒是新鲜,配上大白馒头味道倒是很不错。

    血豆腐一点腥气都没有了,只不过韧性倒是不够,周晓白一口咬下,直接就断掉了。记得自己之前吃过的不像是这个样子,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吃完了饭,周晓白继续琢磨着。虽然晨墨和爷爷吃的都觉得不错,但是周晓白还想着改进一下。还是等自己研究好了,在把这个事情和商洛染商量去。

    一下子弄了那么多的血豆腐,周晓白想着自己肯定吃不了,就叫晨墨切了几块用篮子装着给燕大娘还有桩子娘送去。

    发现了这么个商机,周晓白就不能心安理得的在家里歇着了,打发了晨墨去送血豆腐,周晓白就去村里的屠夫那边看看还有猪血没有。

    可惜这都到了年根上,村里人该买的年货都买齐了,这肉也没有啥人买了,屠夫自然也不会见天的杀猪了,周晓白算是扑了个空。和他说好了若是下次再杀猪,这猪血就给自己留下。

    不能省事,就只能明个再去镇上了。周晓白回去再带上一块血豆腐,去了周老爹家里。

    “老爹在家不?”周晓白在门口喊上了。

    听出来是周晓白的声响,周大娘从屋子里面出来,把周晓白拉扯进来屋里。“赶紧脱了鞋子到炕上暖和暖和。”

    这里天冷,几乎各家各户都烧得是炕,大冬天的基本上只要是不出门,大伙儿就在床上捂着。周晓白也爽快的上了炕头,把带来的篮子递了过去,“大娘,这是俺瞎捣鼓出来的血豆腐,带给您尝尝。”

    “血豆腐?这名字倒是吓人。”周大娘也是第一次听说,好奇的打开篮子一看,倒还真的像是豆腐,不过暗红的一块。

    一旁的周老爹倒是问了出来,“晓白,这莫不是晌午你带的猪血弄的?”

    周晓白点点头,但是至于怎么做的也就没有详细说了。再和周老爹定下明个早上的牛车,周晓白就又回家做准备了。

    等到周晓白到了家,晨墨也送东西回来了。晨墨倒是现在也是对血豆腐兴趣十足,钻到厨房里面研究怎么吃了。对此周晓白很是鼓励,因为她可以预见到未来的几天,家里的血豆腐肯定多的吃不完,这不换着花样吃,还怎么吃的下去。

    晚上又是一桌的血豆腐,血豆腐炒蒜苗、红烧血豆腐,血豆腐粉丝汤,换了个花样,周晓白吃的还算是不错。

    心里一直惦记着这血豆腐挣大钱的事情,所以这第二天一早,周晓白就起身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