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二十四章闲话八卦

酒鬼花生2017-6-3 23:47:36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四章闲话八卦

    “晓白,回来了啊”一屋子的女人见到周晓白回来了,热情的把她迎了上来,弄的周晓白倒是都有些诧异了,这是自己家啊。怎么现在弄的反倒是像客人一般了。

    看着这么满屋子的人,周晓白安抚的拍拍晨墨的手,“没事,你歇着去,俺来招呼就好了。”

    虽然这些人来意自己也都清楚,但是来者是客,周晓白也不好怠慢了去。这茶水晨墨早就招呼着端上了,周晓白正要进去那点瓜子啥的。

    牛翠花是个急性子,直接就问了出来,“晓白,听说你整出什么血豆腐?是个啥样子,拿来俺瞅瞅。”

    这牛翠花直接一上来就问出了大家的心里的话,都不说话,竖着耳朵等着听周晓白的回话。对于这个没有心机的翠花,周晓白还真是拿她没有办法。都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若是自己还藏着掖着,那还真是小气家子的很。

    便从厨房里面端来一盘子的血豆腐给大家传看。这是新鲜物件,所以大家都还很稀罕,摸摸看看,又凑到鼻子前面闻着。几人低头窃窃私语,小声嘀咕着,却是也没有问出什么。

    还是牛翠花耐不住性子,出口问了出来,“晓白,你这真是用猪血做的?”

    周晓白微微一笑,点点头,“自然是的了。”

    之前的猜测这会儿都坐实了,这确实是猪血做的,顿时又是几声的窃窃私语,但是任是谁也肯开口去问,都偷眼瞄着周晓白和牛翠花。见到周晓白低垂着头,不做声,情知她在装傻,就指望着牛翠花那个傻妞能问出点撒。

    果然不负众望,牛翠花又傻傻的问了出来,“晓白,你是咋整的。”

    对于这个不长脑子的牛翠花,周晓白确实无语了,只能笑了几声,心知这傻妞真是一根经,给人当了枪靶子还不知道。不过也不能指望她知难而退了,只能把话说白了,“这是俺爷爷昨个算命算出来的方子,谁想,俺昨个一试着做,还真成了。”

    坐在里屋的周根生知道周晓白把自己推了出来,也不做声,呆在里屋继续坐着。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牛翠花任是再呆傻也知道了周晓白不愿意说出这方子的事情。

    虽然是推诿之词,但是村里人听着周晓白说的信誓旦旦的,又不免有了几分的真心,也就将信将疑的信了去。各个好生后悔之前见着周家潦倒,对周根生的话也不甚在意,肠子都悔青了。等她们回神过来,这才瞅见周根生不坐在外屋,想打探下消息也不成。总该是不能闯到人家里屋去的吧,只能各个恨恨而去。

    周晓白没有想到自己这随便敷衍的话倒是给自己的爷爷之后找了个好出路,一时之间周根生却是成了村里的红人。

    按下以后的事情不说,却说现在,看着她们眼气的紧,周晓白也不是小气的人,都是乡里乡亲的,就叫晨墨把厨房里面的血豆腐都搬了出来,都拿着油纸包好,说着要给她们带回去尝个新鲜。

    那些女人们自然是兴高采烈,多番的谢过了周晓白。把油纸包放在一边,女人们继续聊天,这话可就活络的多了去。

    周晓白早已经拿出瓜子来,和她们聊到了起去。入乡随俗,周晓白前些时候总是忙着镇上和地里,和村上的这些个女人们,虽然面上都过的去,不过都是泛泛之交,从来也没有参与她们的聚会啥的。

    今个刚好乘着这个机会,和她们打成一团,既然是打算在村里上长住,这些个女人家虽然也做不了主,但是也得罪了去。周晓白这么一想,就活泛了去。

    都是女人家的,说起村上的八卦来都是热闹的紧,周晓白也是个会说话的人,所以倒是几句话下来就哄得她们哈哈笑个不停。

    “你们知道夏桃的事情不?”牛翠花忽然爆出这么一句。语气之间倒是带着几分的轻蔑和不屑。

    其他几个婶子赶紧连声追问了去,“啥事啥事?”

    牛翠花向来是和着周夏桃不和,觉得她好生的做作,也就绘声绘色的说了出来,“听说啊,这年前周夏桃已经给人定下了”

    周晓白倒是奇怪了,牛翠花从来都是恨嫁的人,尤其是和周夏桃不对盘,怎么听说她定下亲事,却是这般的表情?难道是这定下的人怎么了?

    周晓白还没有着急问出声,但是旁边的牛嫂子打了牛翠花一下,“你这小闺女,这话说到一半,你想急死俺们啊。”

    牛翠花捂着嘴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们知道是哪家的吗?却是镇上严家的。”

    严家,周晓白转念一想就是知道是哪家。

    顿时听到几个嫂子倒吸一口冷气,牛嫂子还摸摸牛翠花的额头,“你这妮子,难道糊涂了不成,能攀上这严家,这是天大的服气啊,你怎么还笑成这样。”

    牛翠花笑了一声,把嫂子的手挥开,神神秘秘的说着,“你们可知道她是配给了严家的哪位?”

    严家的哪位?严家只有一位成年的少爷,不过二十来岁,自然是已经成亲,但是就算是攀上了严家,混上一个小妾,倒是也不错的紧。

    “严家也就是一位少爷,还能有谁。”牛嫂子这么回着她的话。

    牛翠花又是神秘一笑,摇摇手指,“那可不是的啊,严家可是不止一位少爷,还有一位老爷的啊”

    什么?一听着这话,周晓白都是脑子一惊。老爷,就是上次来自家的那个严老爷,虽然看着保养的倒是不错,但是怎么说也六十来岁去了。周夏桃可是只比自己大个两岁,去给他做妾?

    周晓白这惊诧的还不打紧,却是听着牛嫂子一惊却是叫了出来。周根生也是从里屋走了出来,哆哆嗦嗦的指着牛翠花问着,“牛家闺女,你这话可是当真?”

    周夏桃再不是,怎么也是周根生的亲孙女,平日里面虽然不待见他们,但是这种大事,竟然自己个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听到,还是从外人口中得知的。周根生心里很是窝火。

    牛翠花点点头,“周家爷爷,这事情千真万确,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俺翠花说话从来都是一是一,二是二的,从来不诳人的,你若是不信,可以去问问。”

    “造孽啊俺这造了什么孽啊”周根生蹲在地上拍着腿叫唤着,周晓白和晨墨赶紧上前把爷爷扶到桌子边上坐下。

    其他几人见着这变故,也不敢多留,纷纷告辞了。等着她们走了,周晓白这才细心的问着,怎么爷爷一听严老爷就这么好生的来气。

    听着爷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周晓白算是听明白一个大概了。原来这严家确实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生意倒是做的不小,但是人品却是极差。尤其是这严家的老爷,更是差到的极点。

    本身年岁已经不小了,但是色心极重,已经纳了十房姨太太。这还不打紧,毕竟这古代有钱有势的男人都是重色的。最叫人不齿的是他那个儿子,虽然已经二十来岁,但是只结了一个老婆,本来外人都以为他不好**。

    可是前些天严家府上的一个小妾私逃,给他们抓到,最后闹到了官家,竟然才知道,这商家少爷不是不好**,而是不好女色,却好男色。可没有几天的功夫又传出,他之所以不纳妾是因为竟然和严家老爷共妻。虽然没有证据,但是这事却是悄悄的传了出来。

    刚才那几个嫂子以为是这少爷纳了周夏桃还喜滋滋的,却是不知道竟然还有这么一分。周根生前些时候经常走街串巷的,所以这严家的八卦倒是听去了不少,不过他从来也不多话,只是听听也没有当真,可谁想,这次竟然周夏桃要给嫁去他们家。

    周晓白一听着这严家的糊涂账,对他们家人更是鄙夷了。上次就见着严家老爷不像是什么正经好人,做生意也不择手段,这次更是不屑了。不过这周夏桃不管是嫁给这老爷还是少爷,怕都不是什么好事。

    周根生勉强的说完,就要拉着周晓白去她二叔家了。毕竟他也是他们的长辈,若是坐视这种丑事不管的话,那可真是丢人大发了。

    周晓白虽然之前发誓说再也不去二叔家了,但是出了这种事情,不去也不成了。可两人还没有出门,就可巧见着二叔带着罗氏和周夏桃来了。

    他们来了也好,免得自己还要出门,周晓白把他们迎接了进去。罗氏一进门就打量了一下这屋子,里里外外的都打量了一番,甚至连里屋都没有放过。“啧啧,你们这日子过得倒是不错的紧。”

    “那是,托了二嫂的福,若不是你们迫俺们搬到这里,还不成想会怎么样呢。”周晓白不冷不淡的说着。

    那罗氏先是面上一冷,想是听出了周晓白语中的讽刺,随即马上接过话头,恬不知耻的说着,“是啊,若不是俺们分家的时候给你们分到这有福气的地方,你们日子也不能这么好过。”

    啊啊,我真心的苦逼了,刚才得到噩耗,我电脑里面东西全部没有了,整个电脑就一个盘了我工作的资料什么的,都没有了要不要这么凄厉,我很痛苦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