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二十五章一场闹剧

酒鬼花生2017-6-3 23:47:3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五章一场闹剧

    周晓白闻言“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人的脸皮厚到这种境界还真是难得的紧。晨墨怕姐姐吃亏,站在了她身后,对着他们几个虎视眈眈,就怕他们顺手牵羊带走了点啥。

    可千防万防,还是抵不住周夏桃那个没有下限的人,她一早就冲到周家的厨房把放着血豆腐的篮子都给端了来。还喜滋滋的说着,“爹娘,你看这稀奇玩意。”

    周禄全和罗氏都眼巴巴的冲了过来瞅着,一人说着一句。晨墨看的不过眼,扒开他们,就要把篮子抢出来,“你们怎么随便拿俺家的东西,还给俺。”

    罗氏哪里是好想与的人,拿到手里的东西怎么肯放手,把篮子藏在了身后,“晓白,你这忒小气了点吧,俺们还是一家人的呢,怎么给婶子看看都不成?”

    周晓白翻翻白眼,说的还真是好听,就看看,只怕是肉包子打狗,一看就不还了,不过他们脏手摸过的东西,自己还真不想要的呢。把还是一脸愤愤不平的晨墨拉了回来。

    周根生本坐在桌子边上,冷眼看着这一幕,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一拍桌子,“你们都给俺闭嘴”

    从来都是和颜悦色的周根生一下子冷下脸,大伙都是愣住了。周禄全心里倒是打了几个哆嗦,自己老爹怎么忽然会这样?之前自己分家的时候克扣了那些家产都不见他生气成这样,今个怎么就生了这么大的火气?

    “二娃子,还有你们,都给俺跪下。”周根生哆哆嗦嗦的指着周禄全、罗氏还有周夏桃。

    他们三人何曾见过这样的场景,也是一时给震住了,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周根生更是生气了,又是使劲一拍桌子,“你们是反了吗?要是不认俺这个老子,就给俺滚出去。”

    周禄全这下倒是反应了过来,虽然他一向都不孝顺,但是爹可是不能不认的,村上最重视lun理,若是知道他连爹都不要了,还不说成啥样了。所以赶忙的****一弓就跪下了。

    罗氏本不愿意,但是见着周禄全冷冷的一瞪,也不由得腿一软,拉扯着周夏桃也跪下了。

    “你们说说,你们都做的什么事情啊,还有没有点良心。”周根生见着他们跪下,怒气也消散了点。

    罗氏刚要开口辩解,就给周禄全一个眼神瞪了回去,把嘴巴里面的话咽了回去。这种场合女人家的自然要闭嘴。

    “爹,您是不是误会了,俺家婆子就是想看看这稀罕玩意儿。”周根生以为就这点儿个小事,是自家老爹小题大做了。

    岂料又是听到桌子一声响,周根生又是死命的拍了下桌子,“你们还装糊涂,这点杂碎事情俺就不想和你们提了。”

    这下可把他们几人给说糊涂了,他们不是装糊涂,而是真糊涂了。到底这是啥子事情啊,老头子忽然这么的大动肝火的。

    看着他们还是一脸疑惑的样子,周根生指着周禄全鼻子就是一阵大骂,“你是怎么做人爹的,怎么把闺女往火坑里面推。”

    周禄全以为他是说春花,“那闺女自己不知检点,跑去和人家私奔,这哪里干俺的事情啊。”

    “谁和你说春花,俺说的是夏桃”周根生眼睛一瞪,又是一声喝。

    夏桃?这更是给他们弄的莫名其妙,“爹,俺才给夏桃找了一门好亲事。”

    一听这话,周根生更是来气,好亲事,他还有脸说出来。一边的周晓白见着爷爷气呼呼的样子,赶紧从一边倒了杯水,“爷爷,别生气了,有话好好说。”

    周根生接过水,大大的喝了一口,压下点火气,“好亲事,镇上的严家就是好亲家?你们当俺死了的是吧,这定亲的事情不和俺说一声。”

    罗氏忍不住插嘴了,“爹,您别忘了,俺们都分家的人了,这夏桃的亲事俺和他爹咋不能做主了?再说了,给俺闺女找了这么一门好亲事,你还有啥话说的。”她以为周根生就是为了亲事没有和他通气,才发火的。

    “你这瞎眼的****,严家啥样的情况,你还说这是好亲家”周根生看着罗氏那油头粉面的样子,就好生的不爽。本来自家的儿子虽然不成器,但是好歹还孝顺的紧,可自打娶了这个恶婆娘进门,整天教唆着儿子和自己闹,最后实在是耐不住,这才和他们分家了的。今个夏桃的亲事,估摸着肯定就是她的主意。

    周禄全把罗氏一扯,“闭嘴,少说几句。”转而向着周根生,“爹,您是不是弄错了,严家可是镇上的数一数二的大户,虽说是嫁去当小妾,但是也亏不了啥的。”

    去当小妾,还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周根生对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很是无语。气的胡子直抖,“你还要不要廉耻?你知道严家老爷多大年纪了吗?他们家里已经有了几房小妾。”

    给周根生点破了,周禄全这才有些尴尬,“这严家老爷……年纪是大了点。”周晓白一听直翻白眼,真是亏他能说的出来,不是大了点,而是很大好不好,年纪都可以做夏桃的爷爷了。

    “妾侍也多了点,但是人家是大户人家,这都没差啊”周根生还是一脸不知悔改。

    “你你……”周根生气的话都说不圆糊了,“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啊”

    刚才一直跪在地上的周夏桃,却是脆生生的说了出来,“爷爷,这亲事俺知道,俺答应了的,爹娘才同意。就算是严家老爷年纪大,小妾多,但是俺年轻貌美,就算是进去了,指定也是最得宠的那个,他家那么有钱,肯定一辈子不愁吃穿,不用在地里刨食了。”

    周晓白倒是一愣,原来这事儿竟然是她答应的了。前几天不是在燕小开家里面,看着她扒着小开哥的样子,黏黏糊糊的,以为她对小开哥有意思的呢,怎么转眼又和严家扯上了关系?

    悄悄的走到周夏桃身边,低声问着,“你不是喜欢小开哥啊,怎么又去想当人家小妾。”

    岂料周夏桃一听着这话,“噌”的一声站了起来,劈头盖脸又是一阵大骂,“你这个不要脸的……”噼里啪啦就是一通大骂,临到末了,还来了一句,“若不是你,俺怎么会嫁去严家。”

    周晓白也不是省油的灯,不过对于这种泼妇骂街的举动还是很不齿的,只是冷冷的斜了她一眼,就不做理会了。

    周根生一听却是不能淡定了,直接一碗喝剩下的水,泼在了周夏桃的脸上。

    “爷爷”周夏桃很是不甘心。本来还想辩解几句,但是看着周根生第一次这么凌厉的眼神,像是刀一样刮在自己脸上,却是缩在一边不敢吭声了。

    周根生叹了口气,“你们做爹娘的,不能和孩子一样,只看着表面,严家到底是啥样都不打听打听,就把闺女嫁去,你这不是把闺女往火坑里面推的吗?”

    “爹,这严家俺也打听过了,虽然却是严家老爷年纪是大了些,但是人倒是还满和气的,该是没啥的吧。”见着周根生这么郑重其事,周禄全也是有些慌了神。

    其实这事儿也确实匆忙,就前些天的事情,忽然严家的大老爷就派人上门提亲,说是要自家的夏桃嫁给她当第十一房小妾。当时自己的那个婆娘就要答应,若不是闺女不肯,自己还想看看,这才耽搁了几天。

    可没有想到才转头的功夫,夏桃就可着说一定要嫁人。再加上他在镇上打听了一番,看了下严家的产业,倒是确实不错,应该亏不了闺女,所以就听着婆子的话,应下了这门亲事。但是今个听着从来不管闲事儿的老爹忽然发了这么一大通的脾气,难道这事儿,还有什么玄机?

    “二娃子啊,糊涂啊,你真是太糊涂了,肯定是这恶婆娘唆使你的。严家这到底是啥地方,这可是吃人不眨眼的地方。……”接着周根生就把严家这一家子男盗女娼的龌龊事情一五一十的给他们慢慢道来。

    周夏桃一听本是红扑扑的小脸,一分分的变白了,配着刚才周根生倒在她脸上的水,一滴滴的滴了下来,“爷爷……你不是骗俺的吧。”

    周晓白白她一眼,“这可是你亲爷爷啊,还会害了你不成。”

    但是周晓白一开口,周夏桃又像是点了炮仗,“不可能,不可能,肯定是你嫉妒俺许了好人家,所以现在叫爷爷这里胡说,不想叫俺嫁人。”说着又扑了上来,想掐周晓白。周晓白力道也不小,这种亏怎么吃的,把她一甩就丢到了一边去了。

    罗氏也是惊得一脸惨白,瘫坐在了地上,就是周禄全还有点血气,“爹,您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周根生指着他的鼻子,“你还和夏桃一般的见识?以为俺是见不得你们好,才说谎骗你的?”

    周禄全对自家老爹的性子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这种大事上他指定是不会说谎的。那么刚才的事情还真是惊人,若是这样的话夏桃过去,还真是和跳火坑一般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