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二十六章不知好歹

酒鬼花生2017-6-3 23:47:3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六章不知好歹

    罗氏虽然是一心想攀着有钱人家,但是毕竟是周夏桃的亲娘,之前只是想着严家家大业大,周夏桃进门之后一定衣食无忧,可是没有想到,这竟然是这么个藏污纳垢的地方。

    “孩子爹啊这可咋整。”罗氏虽然不好,但是也是真心的疼爱周夏桃,哭的那叫一个声嘶力竭。

    周根生见着他们几人这般的反应,却是心里安定了点,还好不是他们真的丧心病狂,想把周夏桃给推到火坑里面,看样子他们也是稀里糊涂的。

    “趁着才纳采还没有文定,赶紧去把这门亲事给退了。”周根生叹了口气,事情都到了这般地步了,只能这样了。

    罗氏还是有些呆呆愣愣的,“也就是纳妾,什么采纳不采纳,人家就下了银子就算是定下了。人家严家会肯?”罗氏很是心疼自家的闺女,但是这事儿也确实为难。很是后悔当时为了贪图的聘礼,所以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当时想着人家家大业大的,能瞧上自家,已经是天大的脸面了,当时现在自家的若是去退婚,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但是也不能见着自家的闺女这一辈子就毁了吧。罗氏终于下定了主意,打算一回家就备上礼物去严家。“俺这就回去收拾东西,去镇上。”说着罗氏就拉着周夏桃要出门。

    “这事儿……怕是还不成。”周禄全耷拉着脸,却是低声说着。

    罗氏却是说着,“还没有试过,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总是要试试吧,总不能看着夏桃这辈子就这样了吧。”说着扯着周禄全的袖子就要出门。

    可是周禄全人却是像长在了地上似的,任着罗氏怎么拉也拉不动,只是垂着头,不说话。周晓白他们都不明所以,忽然罗氏就那么一松手,扑到周禄全身上,又哭又打,“你这个死相的,肯定你又是拿着人家的聘礼去赌了。”

    什么二叔还染上了读博的习惯?周晓白闻言更是鄙夷了。但见着周禄全低着头,不做声的样子,罗氏就知道肯定是自己说中了。心里大惊,这死鬼平日里面爱赌,但是也不是没有分寸,这般才收下的聘礼,不会转眼就给他输去了吧。

    “死鬼,你……输掉了多少钱?”罗氏抖着声音问着,一边的周夏桃也是直哭不做声。

    周禄全还是只低着头不说话,罗氏心里更是没有底,声音更是抖的不像话,“你……莫不是把十两银子都输了去?”

    周禄全还是一声都不敢吭,眼神躲躲闪闪的,罗氏一想糟了,指定就是全部花完了,顿时悲从心来,扑倒在周禄全身上,“你这个死鬼,赔俺女儿来。你赔俺女儿来。”

    “你这个死婆子一边去。”周禄全本由着她打,本想着一个女人家的,能多大的力气,岂料这下罗氏心里恨极了他,手下也没有个分寸,打在身上,任是他皮粗肉糙的,也是疼的不行。

    一发力就把罗氏摔在了一边去了,周夏桃何时见过自己老爹这么恶狠狠的样子,只得扶起了罗氏,两人抱头大哭了起来。

    周晓白和晨墨不想插言就只在一边看着,不说话,周根生也是一直坐在桌子边上,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着些啥。

    周禄全本就心里愧疚,再听着她们娘俩这么哭着心里烦闷不已,冲着他们吼了过去,“哭啥子,夏桃你这个赔钱货,俺养了你这么多年,就算是把你卖了,你还有啥话说,再说这是叫你去做少奶奶,你别不知足了。”

    “你心好狠啊,这是做少奶奶吗,明明就是刀山火海的,夏桃虽然是女娃,但是在家也是娇生惯养了这么多年,你舍得,俺是舍不得的。”罗氏狠狠的瞪着周禄全。

    周禄全刚才那话本也是气话,家里就两女娃,从小夏桃嘴巴甜,长相也好看,所以自己也从心眼里面疼她。这本来是一门多好的亲事,他自己也是一时高兴,就去镇上赌了两把,试了试手气,可谁想就一发不可收拾,全部输光了。

    本来想着亲事定下,也就没有啥事了,这聘礼输了就输了,岂料现在出了这么个幺蛾子,又要去退亲,可自己手里却是一文钱都没有了。这该怎么办啊

    周禄全也是急得直抓头发,但是现在能怎么着呢,十两银子可不是小数。自家的家底自己还不清楚,家里两个赔钱货,自己也是不爱劳作的人,所以这些年下来,根本没有存下几个钱。这下要拿出十两银子,就算是把房子卖了也挣不来啊。

    看着他们一家人的样子,周根生眉头更是皱了起来,“你们都给俺住嘴。”

    转而向着周晓白,声音却是低了几分,面上有些犹豫,“晓白,咱家卖鱼是不是还剩下点钱……”还不待周根生说完,周晓白就知道他的意思了,想叫自己借钱给他们,去给周夏桃退亲。说是借,其实像他们这样的,若是会还才叫见鬼了。

    晨墨却是一口喊了出来,“这可不成,上次的钱家里添置了这么多东西本来就不剩点啥了,等着开春又要去买种子,若是把钱借了,俺家的地怎么办。”

    周根生也是这样思量着,开春了不仅要买种子,还要起房子,晨墨还要去学堂,这哪样不要钱啊。加上之前周禄全一家人怎么对晓白和晨墨的,自己也都看在眼里,叫他们拿钱出来,这口周根生是怎么也开不了的。

    听着周根生这么一说,罗氏和周夏桃眼中都是精光一闪,以为能得救了,然后又接着听着晨墨那么一说,也不好意思开口。

    周晓白却是拍拍晨墨的手,“爷爷,这钱,俺家的情况你也看在眼里,家里能多厚的家底,想来您也清楚。但是夏桃毕竟是俺们一家人,俺也不能见死不救。”

    什么姐姐要拿钱出来给他们,这不是肉包子打狗的嘛,人家不仅不会承情,指不定什么时候还会反咬自己一口呢。晨墨是坚决不敢,小脑袋摇的的飞快。

    但是周晓白继续又说着,“但是这钱也不能白白借给你。”

    周禄全抢着说,“俺去村上立下字据。”他想到倒是很好,反正字据立下了,也不说什么时候还,反正家里就是没有钱。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她周晓白总不可能不顾念亲戚情分就把自己赶出家门的吧。他的小九九算的倒是很好,但是周晓白也不是傻缺的人。

    摇摇头,这个可不成,“二叔,这字据自然是要立的,至于什么时候还倒是也无所谓,只不过你要拿着家里的两亩地来做抵押。地先归俺,这钱你什么还,俺就把这地什么时候还你。”

    周禄全一听傻眼了,等他一明白过来,“腾”的站了起来,指着周晓白的鼻子就骂了起来,“你这是趁火打劫。”

    周晓白却是不慌不忙,“俺哪里有,不过就是你借钱,俺要点抵押罢啦。你若是在外面借钱,哪里不要抵押,再说了,一下要拿出这么多钱,怕是你想抵押地,人家也不肯借。”

    其实周晓白说的这个价格已经算是很合理了,那两亩好地算起来也不过是六两银子,本来他家倒是还有一亩的,但是周晓白想着他们还要糊口已经很是厚道的给他们留下了一亩地。

    之所以要这个抵押,也是太清楚二叔这两口子的脾气了,这钱指定是要不回来的。但是看着爷爷的份上,这钱不借也不好,所以只能想出这么个办法来了。

    但是周禄全和罗氏两人那是抠门到了极点的人,自然是半分都不想掏出来的,周禄全继续指着周晓白说着,“你也说是外人,俺是你二叔,你现在有钱了,就这一点点钱,还和俺计较。当初若不是俺,你们一家人不知道都饿死到了哪去。你还当不当俺是你二叔?”

    本来周晓白还能平心静气的,但是听着她听到当初,火气就一下上来了。他们还真是有脸提起当初,若不是他们狠心,房子和地都捡着最差的分给自家。没有燕家人还有村里其他的好心人,自己还真是饿死了去。

    冷冷的回了他一句,“俺之前到你家借粮食的时候,你有没有把俺当过侄女?”

    周晓白一句话抵的周禄全再也说不出来了,他还真是没有脸说下去,老脸涨的通红。周晓白只丢在一句话,“若是想俺借钱,你就要把地押下。”晨墨也连连在一边点头。

    周禄全和罗氏还待要吵嚷着,周根生却是发话了,“晓白说的没错,这钱也不是小数目,你瞅瞅这家里,能有多厚的底子,人家肯借你就不错了。”

    罗氏眼睛珠子“咕噜咕噜”的转个不停,把周禄全拉扯到一边,悄悄的耳语的半响,还没有商量出个结果。给晾在一边许久的周夏桃却是冲着周晓白吼了出来,“你少这里装模作样,俺才不要你假好心,你就是嫉妒俺,俺就是要嫁给严家老爷去做少奶奶,不要你的臭钱。”

    谢谢xdf2006的粉红票,这几天争取加更一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