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三十章猪血全宴

酒鬼花生2017-6-3 23:47:1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章猪血全宴

    商洛染笑着说道:”昨日里面听着晓白你说的新奇,所以今日我也想来看看了,怎么不欢迎?”若说今日要来的原因,商洛染自己也说不上来,昨天见过周晓白了之后,心里却是一直痒痒的,总是觉得意犹未尽,恨不得周晓白是个男人可以秉烛夜谈。

    今日想着周晓白也要来,也就早早的赶了过来。感觉她脑子里面不知道是怎么长得,会有这么多的奇思妙想。

    周晓白见着他,心里也是欢喜的紧,人家又是这里的老板,”自然是欢迎的紧。”

    两人相携去了厨房,见到东家一早就到了,厨房的师傅也早早的准备好了。现在时间还早,也没有什么人,所以就特地的备下了一个小厨房空着叫他们试菜。

    昨个虽然周晓白做了不少的红豆腐,但是还是想着带着不方便,就留在家里了。今个来酒楼的时候,特地叫马车从那边集市绕了一圈,从汪大叔哪里取了猪血来备用。

    见着周晓白是坐着商家的马车来的,汪大叔见着周晓白这般,心里才好受了些,想来这钱不是丢在水里的。

    一进厨房,周晓白就说先要把红豆腐给做出来。这次商洛染和厨房的大师傅很是识趣的先出去了,周晓白赶紧把神水和盐水倒到罐子里面一搅合。等着它们凝固的差不多了,这才把他们叫进来。

    下面的活计就要靠他们了,周晓白只能站在一边指导了。叫厨房的大师傅帮着生火给水煮了一下。这个对他们来说可算是大材小用了,可惜周晓白算是不敢碰这炉灶了。

    大不会儿功夫,就已经把红豆腐给倒置出来了。这才一出锅,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和之前的却是有些不一样了,周晓白捡着几个自己记得的菜色,告诉了大师傅。

    因为她虽然不会下厨,但是作为吃货来说,倒是前世吃了不少的好东西,做法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大概的过程总该是清楚的,所以就略微的和大师傅提上了那么一提。

    那大师傅越听眼睛越是瞪得大大的,周晓白看着不由得抖了几抖。“你当俺师傅吧。”那大师傅忽然就一把拉住周晓白的手,肥胖的身子抖着不停,“姑娘,你就收了俺这个徒弟吧。”

    这一变故弄的两人都是措手不及,周晓白使劲的拉扯一下,奈何那大师傅力道很大,没有拉动。周晓白总归是姑娘家,手给一个大男人拉着算是什么回事儿?

    商洛染也是心头火起,自己手下人怎么这样,一个眼神,立春已经过去拉开了。“陈师傅。”

    声音虽不大,但是那胖胖的陈师傅一听,却是恍然大悟,赶紧把手松开,连声道歉。“周家姑娘,俺失礼了,实在是太激动了。”陈师傅搓着两只手,神情局促。

    商洛染见到陈师傅松开周晓白的手,自己却是上前,拉过一看,小手都红了。狠狠的瞪了一眼陈师傅,若不是知道自家师傅对厨艺痴迷的性子,真是还会以为他故意吃周晓白的豆腐呢。

    饶是这样,商洛染还是心里有些不舒服,“晓白,手还能疼吗?”周晓白的手,并不如别的闺阁小姐,比如自己姐姐妹妹的一般嫩滑,反倒是有了些粗糙。但是手心暖暖的,倒是叫他心里多了几分的怜惜,不想松手了。

    周晓白哪里是那么娇气的人,摆摆手,多大点的事情,倒是这样商洛染拉着她的手,叫她脸比手都要红。“没事没事。”周晓白赶紧把手抽了出来,有点不习惯商洛染的这种****。或者人家倒是没有觉得,但是自己却不能做到心如止水。

    不知道商洛染的想法,周晓白觉得很是尴尬。

    那陈师傅给自家主子一瞪,却是不敢再说些什么了。别看商洛染年纪小,但是掌握着商家的大权已经很有些时日了,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所以陈师傅在他面前也是不敢造次。

    周晓白看着陈师傅可怜兮兮的样子,也是于心不忍,“陈师傅,俺对厨房的事情是一窍不通,所以说当您师傅这事儿……”

    不等周晓白说完,陈师傅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能吧,你说的一套一套的,怎么可能不懂呢?周姑娘,你别谦虚了。”

    听着刚才周晓白说的头头是道,陈师傅自然是不她的了。连刚才她不肯烧火煮猪血,他都以为是周晓白自持身份不肯的呢。

    周晓白真是哭笑不得,难道自己还真的一派大师的气质啊,和陈师傅解释再三,他这才将信将疑的。周晓白也不藏私,答应了,若是有什么新菜,一定来教给他,这才作罢。

    陈师傅一门心思的都在做菜上面,所以也没有想那么多,和周晓白一说完话,就激动的去试着做红豆腐了,周晓白倒是也没有闲着,在一边指导着陈师傅。

    唯一的闲人就是商洛染了,两人忙活着也就没有注意到他了。他却是站在一边,看着周晓白忙碌的身影,若有所思。陈师傅心思单纯,没有注意到,但是他却是奇怪了,按照周晓白自己的说法,她是个连厨房都会烧着的人。

    那么这样,这些奇思妙想,还有之前哪些怪异的举止,不知道她都是哪里来的呢?“晓白,你识字吗?”

    周晓白正忙着看陈师傅做菜呢,倒是啥也没有想,脱口而出,“当然认识。”等话一出口,她顿时发现有些不妥了。古代的女子,信奉着女子无才便是德。女子是不可能进学堂的,只有大户人家才会请来先生,教未出阁的女子学些什么《女书》、《女戒》之类的,穷人家的女子自然是不可能识字的了。

    所以周晓白

    1/2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