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三十三章忒不省心

酒鬼花生2017-6-3 23:47:1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三章忒不省心

    “把拌好的面絮放在一边,在另外的干粉处分次徐徐倒入适量的热水。用筷子把剩余干面粉与冷清水充分搅拌均匀,面盆内形成无任何干面粉的发粘的湿性面絮。”桩子娘一边演示着一边,一边解释着。还特地交代着,“记住哦,这里冷水和热水不要弄混了的啊。”

    一会冷水一会热水的,周晓白都晕菜了。“桩子娘,干嘛不都用一样的水啊,一会换一种,不嫌麻烦的吗?”

    “你等俺做完,再和你解释。”桩子娘先不回答,反倒是拿出铲子,用铲子开始和面了?这下周晓白更是不解了,虽然自己不善厨艺,但是也是见着人家都是用手来和面的,怎么桩子娘竟然是用铲子呢?

    这次周晓白学乖了,还是继续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看着,并不发问。只见桩子娘用铲子把面絮一层层的从旁边往中间拍实了,反复几次。渐渐的面团也就成型了,表面也光滑了起来。

    桩子娘又找来一块纱布把盆子给盖住,这才和他们两个好生的说道着。“这个和面的方法叫热水拍打法。这样和出的面,精道,软和,特别适合做饼子、锅贴之类的。之所以用铲子和面是因为,热水和了进去,面特别黏,若是用手的话,指定是把手给黏住了。”

    适合做饼子,那不是说,这和了半天就只是做饼子的?果然又是见到了桩子娘又找出一个瓦盆,还是和刚才的动作一样,又开始和面了。“这次的简单了,直接就用冷水好了,也不用铲子,直接用手就好了,晓白,你要不要试试?”

    看着桩子娘手下那么那么娴熟,周晓白也不由得跃跃欲试起来。“好嘞,俺就来试试。”

    有了桩子娘在一边的指导,果然这就容易多了,和面这活计也不用点火啥的,周晓白做起来倒是不差。在她看来就像是玩橡皮泥一样了。

    “晓白,这不错,等赶明了,你跟着俺一起包包子。”桩子娘终于夸奖了周晓白一次。

    等着周晓白把这盆和好,顿时觉得这手臂都抬不起来了,哭丧着脸,“大娘,这和面怎么也这么要劲啊”

    “那是自然的,你还想白吃啊尤其是这做馒头的面,一定要加水少,这样和出来的面才劲道。”桩子娘检查了一番,一拍周晓白的肩膀,说着,“成了,今个的事情就差不多了,晨墨你把这两个盆子端到屋里去,这里冷,屋里暖和点。”

    说着就端起一个盆子,要进去了,周晓白见着,赶紧上前说要帮忙,桩子娘拦住了,“行了,闺女你就歇着吧,看你着细胳膊细腿的,估摸着这一下,也要疼上半响了。”

    等着他们把盆子端了进去,桩子娘这才又交代着,“等着明个,你们见着面要是涨了起来,就用筷子往面团上面一戳,要是很快就弹起来了,就说明还没有发好,要是弹不起来,就说明了这面已经发好了。”

    周家人少,这么两面盆的就差不多了,所以一会儿功夫也就和好了,但是要是人家人口多的家里,定是要捣鼓一天的。

    周晓白见自家的差不多了,就问起桩子娘家里的面发了吗,要不一起就这里发好了得了。桩子娘连连摆手,说着自己就一个人,随便捣鼓一下就够了。

    发面的时辰说不准,桩子娘叫晨墨见着面发好了,明个再去叫自己就回去了。

    周晓白就又窝在了火盆边上边烤起了红薯,边想着这酒楼里面的事情。晨墨也是在一边端着已经要给磨破了边的医书,看的不亦乐乎。

    “砰”的一声,就见着自家的门给人撞了开来,把三人都是吓得一跳。抬头一看却是一个雪人冲了进来,等着她拍完头上的雪,这才看清楚,竟然是周夏桃。

    周晓白一见是她,不愿再看一眼,就往自家的门望了过去。刚才那么大声的,自家的门板看起来就不怎么扎实,不会给弄坏了吧。

    周夏桃冲到了周晓白面前,把一个钱袋子“砰”的一声丢在了她面前,“你给俺少假好心。”周晓白却是连余光都懒得看她一眼,只是看着自家的门板。

    果不其然,自家的门板已经歪歪的倒在了一边。“呼呼”的一阵阵的冷风夹着雪花直接就飘了进来。还不等周晓白说什么,晨墨已经冲了过去,把门板给扶住。

    但是栓子已经坏了,只能给靠在一边。门没有关严,一阵阵冷风还是从外面飘了进来。“姐,她把俺家的门给整坏了。”

    什么,这大冬天的,门要是坏了,这不是要命的事情啊。周晓白也是过去了,一瞅果然是不成了。

    周夏桃见着他们两个都不理会自己,也是怒了,“你这小蹄子,和你说话呢。”

    “把你老爹叫来,怎么教出你这么个没有教养的闺女。”周根生本歪在一边打着瞌睡,一听到周夏桃这么急匆匆的进来,又这么没有教养的说话,忍不住吼了出来。

    其余三人俱是一震,爷爷怎么就发威了呢。任是平日里面很是娇惯的周夏桃也是给吓得一愣,但是随即又反应了过来,“你这个死老头子,吼什么吼”

    周根生一听着,胡子气的一翘一翘的,抓起手边的茶壶就要往着周夏桃身上丢。周晓白赶紧抢了过去,这可不成,自家也就这么一个破茶壶了,要是丢了,又要买。

    周夏桃身子也灵活,身子一躲,就跑了里屋。

    周晓白更是厌恶了,“周夏桃你今个过来做啥子,赶紧走。”

    晨墨把爷爷扶着在一边,好一通的安慰,这才叫他气顺了点。周夏桃这才也敢出来了,“你当俺不想走啊,俺等着村长来,叫你做这些趁火打劫的事情。”

    “你叫了村长啊,这感情好,俺正想找他呢,这你把俺家的大门给弄坏了,俺还没有叫你赔的呢。”周晓白拊掌欢呼。

    “就你那叫门,不过就是块板子,还想叫俺来赔。”周夏桃才是不肯的呢。

    两人正拉扯间,村长也来了,天冷,身上穿的衣服多,村长圆圆的脑袋几乎看不到了。但是远远的就能听到他说话中的不耐,“你们这一家子,还真是不安分,见天的就给俺找事儿,这都要大过年的了,又有啥事不能过完年再说的啊”

    村长肥肥的身子一进门就找了椅子坐下,长长了说了这么一大串儿的话。周夏桃正要上前哭天抢地的。

    村长就一个哆嗦,“晨墨,这屋里咋这冷啊,赶紧的把门给关上啊,你想冻死俺啊”

    说起了自家的门,周晓白见着机会来了,挤开了周夏桃,“村长,说起这事儿,俺正要找您做主的呢。刚才俺们在屋里,这周夏桃就这么冲了进来,直接把俺家好生生的门栓直接给弄坏了,这不怎么都关不上。”

    周晓白把撞坏了门栓递给村长这么一看。果真新鲜的裂痕一看就清楚了。村长又是一个哆嗦,本就是对着这个非要这大冷天挖自己出来的周夏桃不满,“弄坏了东西自然是要赔的,周夏桃,你赶紧的先给他们把门栓给修好。这把俺都给冻死了。”

    晨墨倒是识眼色,赶紧的拿着一个凳子把门板这么一堵,这才好点。

    说起来,自家的门栓已经老旧的不行了,平日里面周晓白都叫晨墨爱惜着,这才熬过了些时日,本来也就打算等着过完了年就换掉了。这可巧了赶上了周夏桃,所以这换门栓的钱又给省下了。

    周夏桃可是不肯吃这个亏的,“村长大人,您可明鉴啊,这门栓本来就是坏的不成了,可不关俺的事情。”

    又是一阵冷风吹来,村长又是一个喷嚏,眉头一瞪,“那你是说俺处事不公的呢。”

    周夏桃想着一会儿正事儿要紧,也不敢再辩白,只能吃了这么个哑巴亏。

    见两人对这个事情没有了异议,村长这才开口,“周夏桃,你这有啥子事情,赶紧的说了去。”

    周夏桃把这借钱抵押地的事情这般那般,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简直是把周晓白说成了趁火打劫、强买强卖之人了。周晓白在一边听着直想笑,不过还没有等着周夏桃说完,门又给一人撞开了。

    却是罗氏。

    “村长啊……”还没有等着罗氏嚎开。村长就是连着两个喷嚏打在了她的脸上,“赶紧把门给俺关上。”

    见着罗氏的动作,村长心中的厌恶更甚了,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这家子都是些什么人啊。

    罗氏给这满脸的吐沫星子,但是见着村长一脸的不高兴,也不敢用手擦上那么一擦。

    周晓白和晨墨在一边看着可是解气,平日里面趾高气昂的两人,这下算是给制的服服的了。

    “你这又有啥子事情啊。”村长一脸的不耐,问着罗氏。

    罗氏见着桌子上面的钱袋,一把抓到了怀里,“村长,这是俺家闺女不懂事,所以这才瞎说,啥事儿都没有?”

    不好意思,今个又迟了点,实在是出差回来,事情太多了。更苦逼的是,竟然下周,下下周,下下周都要加班,真心的晕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