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三十四章借口而已

酒鬼花生2017-6-3 23:47: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四章借口而已

    “你们两个到底在搞什么鬼?”村长一拍大腿站了起来,但是身子圆滚滚的,一个站立不稳,差点歪倒在一边。晨墨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

    罗氏也是见势不妙,想过去扶起他,村长周崇林也是不耐,“走开走开。你给俺好好说道说道,到底是啥事儿?要是说不出个道道,你就给俺小心点。”

    “村长大人,您别来气,是咱家闺女不懂事。”罗氏赶紧上前说着。

    周夏桃却是不知道咋个就发疯一样,“娘,这钱俺家不借了,不叫她家趁火打劫。”

    罗氏一听可是怒了,自家的闺女咋这样呢,不知好歹的,自家出丑也就算了,还闹到村长这里。在她胳膊上那么一扭,“你少这里插话,这都是你惹出的事情,到一边去。”罗氏恨着自己闺女不成器,这种时候还闹着。

    那边两个女人这里拉拉扯扯的,周晓白却是很殷勤的给村长上了一碗热茶。村长心中的天平立马就分出了高下。“你们两个,到底搞什么鬼?”

    罗氏见周崇林已经动了气,说话更是小心翼翼,赔着不是,“村长大人,真是不好意思,啥事儿都没有。”

    啥事儿都没有,还把自己从家里请出来,跑到这里受冻,周崇林气呼呼的,“你们两个给俺小心着点。”一甩袖子,就要出门。等着到了门口,见着破烂的门板,又是转回身子,交代了一句,“你们两个今个赶紧把这门栓给修起来。”

    罗氏见已经得罪了村长,只能连声答应着。等着周崇林一出门,她们两人瞅都不瞅爷爷一眼也跟着出门了。

    “你们别忘记俺们的门栓了。”晨墨见着她们两人完全没有半点意思,追了出去。

    “修修个屁。”罗氏张口就骂,但是一眼瞅见前面不远处的周崇林,马上改了口,“修,怎么不修,一会儿功夫,俺就叫人来修。”说着扭着周夏桃赶紧走了。嘴里直叫着晦气。

    晨墨见着她们两人吃了这么个闷亏,捂着嘴巴,笑着进来了。这都是啥事儿啊,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周夏桃脑子不知道是咋整的,完全分不清好歹。今个又是不知道闹得哪出了。

    等着他进门却是见着爷爷竟然在抹着眼泪,周晓白在一边劝解着。他听了半响才搞清楚是咋回事儿。

    “二娃子这混账东西,生出来的也都是混账。”说完了,忽然记起周春花,又加了一句,“也就春花那丫头好点了,可惜这……”周根生想起周禄全的那一家子,就悲从心来,好不容易把这几个孩子拉扯大了,娶了媳妇竟然日子还越过越回去了。从来不说孝敬一下自己,见天的还来找事儿。

    “俺要和他们脱离……”周根生的这话都到了嗓子眼,还是没有说出来。脱离关系说出来容易,但是一旦成了,那可就……所以周根生犹豫再三还是没有说出来。

    周晓白却是不以为然,现在其实已经分家了,日子也是分开着过。周晓白觉得,若是和二叔家彻底的脱离了关系,保不住自家的日子过的还红火一些。

    但是这话,自然是不能由着她这个小辈说出口来,只能是爷爷自己想着办了,为今之计只能是拖着了。

    自家的小日子还要靠着自己来过。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天都起的早了,周晓白第二天没有啥事儿竟然也睡不着了。刚巧的听着外面杨家大娘来送菜,干脆的就爬了起来和她商量一下。“杨家大娘,麻烦你在屋里坐一下,俺有点事情想找你商量一下。”周晓白边穿衣服,边嚷了出来,怕杨家大娘走开了。

    虽然杨家大娘每天都来家里送菜,但是每日都早的紧,所以周晓白一直都没有遇上,今个刚巧遇上了,就打算商量下开春的事情。

    等着周晓白拾掇完了,到了堂屋,见着杨家大娘正坐在桌子边上。神色很是局促,双手不住的搓着,连晨墨倒的水也一口也没有喝。

    见着周晓白一进来,“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吞吞吐吐的抢着说了出来,“周家闺女……俺知道你找俺有啥事儿。”

    周晓白听着这话,像是她误会了什么,正想辩解。杨家大娘又抢着说道,“闺女,你家人少,这园子也种了起来,根本不需要这么些个菜。俺知道这些天,你都是为了帮衬着俺,才没有叫俺停的。”

    杨家大娘抹抹眼泪,拉住周晓白的手,拍拍。“闺女,都是大娘贪心,所以虽然见着你家不需要菜了,见着你没有提,俺也就装傻。现在不用你说,从明个开始,大娘就不来了。”

    周晓白失笑,“大娘,你误会了。俺找你来,不是说这个事情的。”

    啥,不是说这个事情?杨大娘闹了一个大红脸,本来腆着老脸又来了这么多天。“那闺女,你找俺到底啥事儿。”

    周晓白把她的打算给慢慢道来,杨大娘听了半响都没有说话。周晓白还以为自己开出的条件不够优惠,“大娘,你还有啥顾虑就尽管说。没事。”

    其实周晓白说的条件,已经很不错了。每天的菜叫杨大娘继续送着,只不过家里没有人的时候就少送点,若是人多了就多送点,钱另外算。最主要的是要杨大娘每天帮着她做中饭和晚饭,工钱又是额外算着。

    “大娘,你要是担心你家的闺女,就把她一起带来,反正一个闺女家里的也吃不了啥,就跟着俺们一起吃吧。”周晓白以为她顾及着自家的闺女。

    却是见到杨大娘,结结巴巴的说着,“闺女,你这不是在和俺开玩笑吧。”

    啊,见着杨大娘的反应,周晓白这才明白了,是自己条件开的太好了。不过相处了这么些时日,杨大娘人倒是不错,所以这么点小钱,周晓白也没有放在心上。“大娘,你放心好了,俺和你说的都是实话。你要不信,等着过些天来了就知道了。”

    怕杨大娘还有些啥想法,周晓白就把家里的情况给说给了她听。开春了家里要起房子,又多租了些地,自己也不会做饭,这些指定都是要人手的。晨墨又是要去学堂,家里更是顾不过来了。

    周晓白这么一说,杨大娘也了解了,却是是这么回事儿,也就千恩万谢的应承了下来。

    这个事情办妥了,周晓白算是了了一件大事儿。鱼塘的事情也差不多上了轨道,等着来年照着去年的路子过一过也就成了。

    就是这开酒楼的事情,倒是需要她多斟酌斟酌。从上辈子开始她虽然是一吃货,但是从来没有进去过厨房,这次的难度倒是不一般的小。

    心里正寻思着酒楼的事情,就听到院子外面有人叫唤的声音。出门一看,竟然是立春小哥。

    “晓白姑娘,俺家少爷有急事找您,麻烦您跟着俺去趟酒楼。”周晓白出来的利索,立春都在马车上还没有下来。

    见着立春叫的着急,周晓白就招呼他甭下来了,自己和屋里一说,就上了马车。立春也是一刻钟的都不耽搁,驾着马车就飞奔而去了。

    “立春小哥,洛染到底有啥事儿,咋叫的这么着急。”周晓白见着立春这么大冷天的,还赶得满头大汗的样子,以为是出了什么岔子。

    立春却是犹豫了一下,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只是少爷大早就打发俺来接姑娘了。有什么事情,你见着了少爷就知道了。”

    见问不出个所以然,周晓白只能作罢。

    马车直接赶到了商家酒楼,一进门小二就把周晓白引到了楼上的包厢里面。周晓白一掀帘子,就见着商洛染坐在桌子面前。

    桌子上面满满的摆了一桌子的各色小菜和糕点。

    商洛染见到周晓白进来,就把一个暖炉塞给了她,“外面冷,你先暖暖身子。”

    “洛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周晓白是急性子,一进来就赶紧问了出来。可惜商洛染却是不慌不忙的,从桌上小碟子里面夹起一块水晶芙蓉糕放在周晓白面前的小碗里面。

    “晓白,你尝尝这芙蓉糕,这可是我们酒楼的一绝。”说着也夹起一块放在自己碗里,小心的咬了一口,细细的品尝起来。“味道确实不错。”

    “洛染,你找俺来到底是啥急事啊”周晓白不弄清楚,再美味的东西放在自己面前也是吃不进去的。他那么心急的大早叫自己过来,但是看着他自己的样子,倒是一点都不着急的啊

    商洛染却是岔开了话题,“晓白,你大早出来,还没有吃早饭吧,一起吃点吧。”

    喂喂,俺来这里不是吃早饭的好不好,周晓白闷了。闷声闷气的说着,说着还赌气的背对着商洛染,“俺不饿。”

    “你不饿,但是我早起没有吃饭,还很饿,晓白,你要不要陪我吃一点?”商洛染还是软声温语的说着。

    其实这么大早起来,又和杨家大娘说了那么会子的话,周晓白肚子早饿的“咕咕”叫了。再加上面前的糕点确实看起来美味,周晓白也忍不住了,算了,有什么话,吃完了再说。

    啊啊,我恨取章节名字,取名无能的人,很痛苦啊。珍惜这难得的双休,明天加更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