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三十五章又是啥事

酒鬼花生2017-6-3 23:47:5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五章又是啥事

    闻着碟子里面的芙蓉糕的香气,周晓白再也忍不住了,哼,叫他再去卖关子,自己先吃饱了再说。

    说起吃来,周晓白也才觉得肚子“咕咕”的叫,尤其是面前这些点心都是香气四溢,周晓白一见之下都是食指大动。

    这么一开吃起来,周晓白算是一点都不羞涩,吃的好不快哉。商洛染见着周晓白吃的这么兴高采烈的样子,也是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这女孩子怎么这么简单,这么一点点小事就容易满足的呢。

    等着周晓白拍拍吃的浑圆的小肚子,哇,这么大早就吃这么丰盛,真是太幸福了。吃饱了饭,周晓白才又想起商洛染叫自己来的事情,“喂,你到底叫俺来做什么?”

    额,商洛染忽然这么一愣,叫她过来做什么呢?貌似没有什么事情,不过当然不能这么说了,灵机一动,“对了我是过来想问你,你做红豆腐用的猪血是从哪里运来的?”

    就这点小事?周晓白明显的不相信了,商家自己是开酒楼的,虽然之前没有买过猪血,但是怎么可能不知道能从哪里买的呢?就算是不知道哪里的更新鲜,随便叫人到自己家里问一声不就完了的啊,怎么还用特地的叫自己到镇上来。商洛染到底是干嘛的?

    “洛染,你是不是耍我来着的啊”这是周晓白想到的唯一的解释。

    啥,商洛染连连摆手,怎么可能的呢。

    哼,但是商洛染不承认自己也没有办法。“那就麻烦你就到集市上面和门口的那家,和卖肉汪大叔说一声,叫他把俺定下的猪血以后都送到这里来就好了。”

    就这么点点事情,周晓白这么一交代,事情就完了。“对了,这几天汪大叔送来的猪血,你就叫陈师傅,先做一些猪血丸子,好存着,其他的菜都要新鲜猪血,这个等开春了再说。”

    本就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商洛染的借口而已,所以周晓白随便交代几句就差不多了。“没事了,俺还赶着回家呢,吃饱了这么就忽然犯困了的呢?”周晓白忽然就打了个哈欠。

    “那……那我就派人送你回去吧。”商洛染再也找不到由头挽留周晓白了。

    不过等着周晓白走了之后,商洛染放下手中的糕点,把立春又叫了进来,“明天一早,你继续去周家,把周家姑娘接来。”

    什么,又来?立春的脸立马耷拉下来,哭丧着脸,“少爷,怎么明个又要叫周家姑娘来啊,那我怎么说啊”

    商洛染轻轻抿了一口香茶,眼睛一横,“怎么说还要我教啊,这么多年的饭吃回去了吗?”

    啊少爷这么一说,立春只能退在一边。这还真是叫他为难了,刚才自己明明见着少爷倒是也没有什么事情叫人家周家姑娘过来,人家姑娘看起来也是一点都不愿意的样子,叫自己怎么开口啊。少爷,你真是给我出难题啊。

    商洛染才不管立春心里的哀嚎呢,又是轻轻一抿茶,回想起刚才周晓白大口吃着糕点的样子,怎么会觉得那么可爱呢?

    周晓白气呼呼的回到家里,感觉自己这么一趟就是出去吹了趟冷风的啊不过想着,算是吃了一顿好的,也就算了。

    回到家里,面早已经发好了,晨墨也叫了桩子娘来帮忙。因为要上蒸笼,花费不少的时间,所以桩子娘没有等着她回来就开动了。

    还好周晓白提前交代了晨墨,说是少做一些馒头,多做一些包子啥的。虽然白面满头虽好,但是见天的吃也会腻味的。

    今个桩子娘和晨墨不仅做了一簸箕的馒头,还做了好些肉馅、菜馅还有糖馅的包子饼之类的。听桩子娘说的,今个做上这么一次,整个正月间都不用做饭食了。

    现在是冬天里面,天气冷,所以这里都习惯年前做上那么几簸箕的吃食,等着过年走亲戚的时候,人来多了,一时做起来怕来不及,所以就多做一些存着,等人来了,一热就可以吃了。

    “成了,这过年前的事情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桩子娘拍拍手上的面粉。“明个就过年了,你们就安心的在家过年好了。”

    “好嘞,要过年了”晨墨高兴的叫了起来,第一次能这么丰盛的过年。这才算是有几分小孩子心性了。

    大年三十了,周晓白以为总算是可以睡个懒觉,好好的休息一下。可一大清早又给人叫醒了。

    “姐,外面好像有人在叫你。”晨墨睡的迷迷糊糊的,听着有人在叫唤周晓白,推了推还继续在闷头大睡的周晓白。

    其实周晓白一早就听见了,不过觉得被窝很暖,再加上觉得这么大过年的,指定不会有人来找自己,肯定是幻觉,所以赖在被窝里面不想起来。

    周根生一早就起来了,听着外面有人叫唤,过去一看果真一个人在门外,一问果然是找周晓白的。

    这客人都找上门来了,怎么还能在睡觉的呢。周根生直接把周晓白从被窝里面给揪了出来,“晓白,赶紧起来,外面有人找。”

    哎,这次周晓白再不想起来,也只能起来了,等着拾掇完了,到屋里一看,竟然又是立春。怎么又是他啊。这都过年了,还能有什么事情?

    周晓白很是郁闷,但是见着立春却像是比她更郁闷的样子,哭丧着脸,“晓白姑娘,咱家少爷请你再去酒楼一趟。”

    又去酒楼,周晓白才不想去的呢,但是刚想说拒绝的话,立春就抢了上来,“晓白姑娘,就麻烦你跟着俺去一趟吧,要不少爷指定要怪我的。”

    周晓白见着立春为难的样子,也不忍心再拒绝。但是也不甘心就自己一个人这么早爬起来,“立春小哥,麻烦你等等,俺收拾一下就和你走。”

    她答应就好,等等怕什么,立春算是松了口气。

    周晓白走进了里屋,却是把晨墨从被窝里面揪了出来,“晨墨,晨墨,快点起来啦,姐姐带你去吃大餐。”

    一大早上的,吃什么大餐,还没有被窝更吸引人的呢。晨墨拉扯着被窝,“不要,一清早了,吃了消化****,这不是姐姐你常说的啦。”

    周晓白哪里是那么好想与的人,“晨墨,你不是昨个说什么想吃鸡丝双黄面,还有什么玫瑰云片羹的吗?还有……”昨个周晓白一回来,就把早上那满满一桌子的糕点给晨墨详细的说了一番,说的他口水直流。

    给周晓白这么一勾搭,晨墨哪里还睡得着,一掀被子,“姐,你说现在带俺去吃的吗?”

    周晓白重重的点点头,“当然了,你赶紧起来吧。”

    见着周晓白从屋里出来,又带了个人,立春有些不解,“晓白姑娘,这是?”

    “这是俺弟弟,想带着他一起去,想来你家少爷不会介意的吧。”周晓白笑着说。既然要去大吃一顿,怎么说也要带上晨墨,吃个够本不是。

    立春有些为难,但是随即想着,少爷就是说请周晓白姑娘回去,但是没有说不许带上别人的吧。自己只负责把周家姑娘带回去,其他的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没有问题,没有问题。”

    等着周晓白和晨墨赶到酒楼的时候,还是见着商洛染已经等在那里了。他见着周晓白还带来一个拖油瓶,脸色也还是如常。

    这次还不等商洛染说话,周晓白就自发自动的开动了,“有事等俺吃饱了再说,俺还饿着肚子呢,你也没有吃吧,一起来吃点。”

    周晓白倒是毫不客气,反倒是有些反客为主的意思了,“来来来,吃啊。”商洛染见着好笑,这小妮子也太不客气了吧。

    晨墨本来还有点局促,但是见着周晓白这么自若的样子,也是放开了。哇,这些都是自己见都没有见过的捏。

    见着周晓白和晨墨吃的那么开心,商洛染也是觉得胃口大开,点心也多吃了几个。等着周晓白吃完了,转向商洛染,“洛染,你今个大过年的,还叫俺过来做什么?”

    做什么?今天叫她过来做什么的呢?商洛染也是在心里问着自己,但是面上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不会是专程叫俺过来吃早饭的吧。”周晓白见着他沉默不语的样子,难道他心虚?忍不住出言挤兑他。也是有些奇怪了,这商洛染最近怎么就这么的奇怪呢。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接着就听到陈师傅的声音,“东家,听说您请了周家姑娘,能不能叫我也见上一见,我找她有点事情。”

    嘿,这要睡觉刚巧就遇上了枕头,商洛染嘴角一弯,理由想到了。“晓白,不是我请你来的,是这陈师傅请你来的。也是为了红豆腐的这个事情。昨天你做的红豆腐,都给陈师傅试菜用完了,所以今天还要继续麻烦你来,再做上一些,存着备用。”

    原来刚才陈师傅敲门,倒是叫商洛染想了一个绝妙的借口。不不,不是借口,是正当的理由来着。

    弱弱的说一句,一会加更,晚上七点。最近小懒的拖延症很厉害,所以加更的时间定在七点好了,有点压迫,这样应该写的快点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