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三十六章过大年喽

酒鬼花生2017-6-3 23:47: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六章过大年喽

    原来昨天,陈师傅就和商洛染说过这红豆腐的事情。虽然周晓白为自己做红豆腐的步骤保密了,但是陈师傅是什么人。虽然没有见着周晓白是怎么做的,但是一尝,就差不多能估摸出来了。

    但是虽然他能做出红豆腐,但是其中的味道还是有些不同,怎么都找不出缘由。商洛染却不以为意,觉得做不出来更好,这样算是周晓白的独门秘方,别人就不可能模仿了。

    既然周晓白不愿意说,商洛染也就装作不知情,今个算起来刚好周晓白问自己理由,就拿来了。这样自己就有理由每天叫她过来了。

    商洛染的小算盘打的好好的。果真周晓白一听了这个理由之后,哑口无言,只能乖乖的和陈师傅去厨房了。

    看着周晓白不情不愿但是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商洛染偷偷的笑了。她那种无奈的表情实在是叫人觉得好笑。

    晨墨本来闷头大吃,忽然抬头却是发现周晓白不见了,商家少爷却是在一边笑得那么诡异。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觉得今个是不是来错了。

    收拾完了红豆腐,晨墨也早吃完了大餐,在商洛染笑嘻嘻的目光中约好了再来的时间,周晓白就带着晨墨先走了。

    想着今个算是过年了,周晓白也不小气了,带着晨墨绕到杂货店里面大肆采购了一番才回去。

    顺道还把桩子娘一同带了回家。家里的菜都是现成了,既然是过年了。大家都不想虐待自己的胃,所以桩子娘和晨墨也就不想叫周晓白再进厨房了,周晓白更是乐得清闲。

    一会儿功夫,满满一桌子的菜就摆了上来。虽然没有商家酒楼的那么精致,但是却是温馨满满。四个人笑意嫣嫣,围着一桌子的菜吃的好不欢乐。

    三十的晚上熬着不睡觉也是这边的传统,所以几个人就围着火盆,闲扯着。手头上宽裕了,周晓白也不会亏待自己,这不什么瓜果零食的都满满的也摆上了一桌子。

    桩子娘看了一眼,“晓白,你这次算是买对了东西。”

    啊,这倒是叫她一愣,还要买什么东西?桩子娘看她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就知道她指定是瞎猫子抓到死老鼠,都是瞎蒙的。“晓白啊,这过年的准备的糕点瓜果也是有讲究的……”

    原来不少地方在守岁时所备的糕点瓜果,都是都讲究的,是想讨个吉利的口彩。要吃枣(春来早),吃柿饼(事事如意),吃杏仁(幸福人),吃长生果(长生不老),吃年糕(一年比一年高)。

    周晓白摸摸头,她还是真的不知道,只是见着这些吃食好看,自己想吃,所以几乎每种都买了回来。

    晨墨倒是兴致勃勃,往年过年的时候,家里总是穷的揭不开锅,更是只能早早的睡觉,免得肚子饿。但是今年不同了,肚子吃的饱饱的,怎么说他也要守岁了。

    “哎呀,怎么忘记了这茬儿。”桩子娘一拍大腿,拉起晨墨就又要往厨房里面钻。

    这饭都吃完了,还要去厨房做什么?晨墨和周晓白好生的不解,等到厨房里面桩子娘才和他们解释。

    在北方,还有要做“二米子饭”的习俗,这“二米子饭”也叫做“金银饭”用大米和小米混合起来煮,是为了有黄有白,这叫作“有金有银,金银满盆”的“金银饭”。

    这金银饭一定要在年前烧好,要供过年,叫作“隔年饭”,是年年有剩饭,一年到头吃不完,今年还吃昔年粮的意思。

    桩子娘这忽然的过来就是忽然想起竟然忘记做一盆子饭了。还好周晓白家里备的全,这种材料都是现成的。

    蒸好了金银饭,把饭端到了屋里。几人这才又开始围着桌子,继续吃着瓜果糕点,守岁了。

    晨墨毕竟年纪小,虽然一直想熬着,但是还是困的几乎睁不开眼。周晓白和爷爷想要把他送到屋子里面去睡,晨墨却还是不干,非要继续趴在桌子上面继续熬着。

    不过一等到凌晨,村子里面顿时热闹了起来。一阵阵炮仗的响起,晨墨也是精神了。

    拿起周晓白早早的准备好了的炮仗,兴高采烈的跑了出去。周晓白有些不放心,也是跟着出来了。

    过了凌晨,爷爷和桩子娘都熬不住,交代了他们两人要自己小心,去睡觉了。

    外面鞭炮声声,虽然种类和现代的时候没有办法比,但是分外的喜气,尤其是这么多家人一起放的时候,中间夹杂着些小孩子的笑闹声。叫周晓白感觉到了过年的气氛。

    本来是想陪着晨墨的,但是见着这么好玩,周晓白也忍不住手痒痒的,自己也放了起来。

    在这鞭炮声声中,周晓白在古代过的第一个年就这么过去了。

    虽然三十晚上很晚才睡觉,但是第二天周晓白和晨墨还是老早的就被吵醒了。原来是自家的大姑带着姑爷,一早来拜年,见着他们两人还在呼呼大睡,直接掀开被子了。

    这次大姑回来,可不能像上次那么寒碜了。晨墨飞快的起来,给他们整了一桌子的好菜,非留着她在家吃晌午饭不成。

    虽然大伙笑着闹着,脸上都笑开了花,但是周晓白却是留心到了爷爷眼睛总是时不时往门外扫上那么一眼,见到门外没有人,总是一副失望的样子。

    难道是爷爷在等什么人吗?不会是在等二叔一家子来拜年吧。周晓白想着上次两家人都闹成那般模样了,估摸着他们铁定是不会来了的。

    但是见不惯爷爷这失望的样子,心里更是对二叔这家子人厌恶了几分。

    大姑问了下周晓白这来年的打算,周晓白把这水塘,租地还有打算在镇上做酒楼的事情和她都说道了说道。大姑和姑爷看着她的眼神都不一样,直夸着她能干。

    吃完了晌午饭,大姑说家里还有事儿就赶忙回去了。不过回去之前,又是把周晓白拉扯到一边,好生的叮嘱了周晓白一定要留意自己的终身大事,这才作罢。

    周晓白连声附和着,不过也是左耳多进去,右耳朵出来。结婚这个事情,现在在她看来还太遥远,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谈嫁人是不是太早了点。

    自己虽然不是男人,但是也必须先立业再成家,要不是连份像样的嫁妆都挣不出来,就是嫁人了也丢人。

    还不等大姑走,村里的人都陆陆续续的来周家拜年了。人都是这样,见着周家这日子一天天火了起来,周晓白能耐了,所以也就和周家亲上了。

    人情来往的,既然都是一个村上的人,之前家里穷的时候也是受了他们不少的好处,所以周晓白见着他们来了,也是端茶递水,好吃好吃的伺候着。算是换了一个好名声吧。

    这正月天的见天都是拜年的人,算是把周晓白累的够呛。

    开春时

    “晓白,你今个出门的时候要小心点,俺算出今个有大事儿,但是不知道是凶是吉,你自个小心点。”周晓白刚要出门,周根生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这些天,年都过的差不多了。周晓白就去镇上打听晨墨上学堂的事情,打算把他送到学堂里面去。

    杨家大娘也如约的到自家来帮忙,见着自己家里的活计很多,不仅来自家帮着做饭,还带着她家的闺女帮自己打扫房间和喂鸡。

    周晓白要另外给工钱给大娘,但是她死命的推辞,说是能叫她们来帮忙还管饭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绝对不能再收钱。既然她这么坚持,周晓白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能答应。

    家里多了两个人帮忙,人手一下子宽裕了起来。周晓白更是放心的去忙活她的酒楼的事情了。

    商洛染做事很是妥帖,每天早上早早的就派马车把周晓白接走。经过了这么些时日的准备,猪血全宴的事情也差不多了,就打算赶在十五的元宵节开张。

    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所以周晓白这几天可真是忙的紧,每天都要去镇上忙个大半天。

    爷爷这么说着,周晓白也就听着,心里想着会有什么大事。对于爷爷算的命,周晓白还是有几分相信的。

    可这还没有走出门,就见着牛翠花,急吼吼的往自家这边跑了过来。“晓白,你这是去哪里?赶紧的,村长叫大家到晒谷场集合呢,说是有大事儿。”

    这是什么大事儿,还要全村人集合这么麻烦?周晓白想问个清楚,但是牛翠花也是不清楚。酒楼的事情也是刻不容缓,耽搁不得的,周晓白想了想,叫爷爷和晨墨先去集合,自己还是先去镇上一趟,把今个的红豆腐给捣鼓了好了,立马赶回来。

    这一路上,周晓白心里也直打鼓,不知道这到底是啥大事儿,竟然要全村的人一起。到了酒楼,周晓白飞快的把今个的红豆腐给做了出来,就向商洛染告辞了。

    商洛染听着立春说了,所以也就不再挽留她,继续叫立春把她给送了回去。回到村里,周晓白没有回家,直接叫立春把自己送到了晒谷场。

    等着她到了那里,晒谷场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人,看来这次村子里面的人都齐活了。

    额,还是晚了半个小时,不好意思,中间去吃了个晚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