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三十八章划下道道

酒鬼花生2017-6-3 23:46:5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八章划下道道

    可大王庄那边也不是好相与的人,尤其是这会儿他们还是人多势众,所以立刻人站了起来把周家村的几个人围在了中间。

    人一多了,气势就来了,“这都多少年的老黄历了,怎么就不能改改了。”

    “俺们虽然是庄稼人,但是也不能老是比种田的吧。”

    ……

    人家那边人多,七嘴八舌的,顿时就把自己这边的声响给压了下去。其实他们说的也是有道理的,虽然是比试,但是变个方式啥的也不是不可以。

    尤其是现在情势逼人,人在屋檐下,也不得不低头。周崇林真是恨自己怎么不多叫些人过来。不过又一想,自己村里的人都老实巴交的,种田虽然是一把好手,但是若说起来逞凶斗狠却是完全不成,就算是叫来也没有用。

    和着村里的几个人合计了一下,也就应承了下来,但是至于比什么,这还要继续慢慢的谈。约定好了双方各说出比试的内容,然后双方同意才算是通过。

    这下子,可是热闹开来了。说什么都有,什么游泳、跑步、登山。周晓白越听这眼睛就睁得越大,不知道还以为是办运动会呢。还什么项目都报出来了。

    商量了半天,各有各的建议,总是不得统一。各村先是自己商量了半天,终于,大王庄的拿出个建议来。

    他们说比试三场,第一场文斗;第二场武斗,第三场比胆识。一听这比试内容,周家村的人都皱起了眉头。这三项,自己这边都不在行啊。

    若说起文斗,大王庄那边有个秀才,但是周家村这边却是连个读书人都没有。武斗就更不行了,周家村都是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哪里有什么可以打架的人。至于这胆识嘛,倒是可以有。

    这不明摆着自己这边吃亏的嘛,所以周家村的人自然是不肯了,尤其是这会儿,在周崇林从村里叫来的人也都过来了,人数和他们差不多了,所以也就不怕了,

    眼瞅着两方僵持不下,人也都聚集了起来,又是吵吵嚷嚷的,就要打了起来。

    “让让,让让,这都做啥子的事情?”人群里忽然给分开了一条道,就见到一个穿着官服的大老爷从道上走了过来。

    那官老爷身边只是带着两个随从,周晓白一见,竟然是熟人。就是那个救了她几次的杨小懒捕快和穆宝捕快。不过这会儿不是什么认亲的好时候,她也就站在了一边,想着他们来的还真是及时,要不搞不好还真的打起了群架。

    “你们这两个村子不是说好了的啊,怎么今个有这里要打了起来。”官老爷说话都是中气十足,把闹哄哄的场面一下子震了下来。

    周崇林想上前把事情的经过,说个清楚,却见到大王庄的白胡子村长已经到了官老爷面前。大家这才想到,官老爷不是来的这么巧,怕是他们一早就请了官老爷来的吧。

    周家村的人一见,心都凉了半截儿,这要是大老爷向着他们,自己村子岂不是没戏了?看着官老爷听着白胡子村长的叙述一会点头一会摇头的,众人的心情就像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终于两人在一边终于说完了话,那白胡子村长摸着胡子,退到了一边。见着他脸上的笑意,周家村的人更是不能忍了。那急性子的周路明早已经嚷嚷开来了,“青天大老爷,您可要给俺们村做主啊”

    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一道眼刀杀了过来,本来歪在的一边打着瞌睡的小懒捕快听到他的话,忽然眼睛一睁,随意的往着他这边扫了一眼,就叫他打了个寒颤,吓得他不敢再说些什么了。

    “都别说话,听着大老爷把话说完。”另外一边站着的穆宝捕快也是开口了。这下倒是没有人敢吵闹了,几十号人都静静的站在那里听着大老爷发话。

    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把椅子,大老爷端坐在上面,清清嗓子,说道,“今个的这个事情,我都听说了。觉得这比试确实需要改,人家大王庄说的也没有差,文斗、武斗和胆识。都不错啊。”

    什么?这明显的就是站在大王庄那边的。周家村的人都是气鼓鼓的,敢怒不敢言,又听到,“但是这个比法倒是可以慢慢商量的。”

    有了这句话,也就是有了转圜的余地。周崇林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问了出来,“大老爷,这比试到底咋办?”

    大老爷但笑不语,“这个就你们自己商量了。”

    什么又是自己商量,要是商量的通的话,刚才就不会打起来了。周晓白在一边看了半天这会儿,倒是忍不住出口插言了,“大老爷,能不能叫小女子说一句呢?”

    这种场合下,竟然会有个小闺女,这倒是叫大老爷吃了一惊,点点头示意周晓白说下去。小懒捕快闭着的眼睛也睁开了一条缝,看了看,明显他听出了眼前这人是他有着几面之缘的小女孩了。果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这里竟然还能遇到她。

    周晓白也一点都不怵,亮着嗓子,扬声说道,“大老爷,俺觉得这事儿,您处的不公。”

    这话一说,场子里面大家都是倒吸一口冷气。都是觉得这妮子怎么这么大胆,竟然敢直接和大老爷呛口呢。周家村的人更是为周晓白捏着一把冷汗。

    但是端坐在前面的大老爷却像是没有什么反应,还是面带着微笑,竖着耳朵听着,“那你说,我哪里不公了。”

    周晓白继续又道,“既然刚才比试的项目听了大王庄的,那么比试的内容您又说叫俺们商量,什么事情他们都占了先,这不明显的不公吗?”

    “那你觉得怎么样才算是公平?”大老爷还是一样,一点都不动气。

    “俺觉得吧,既然项目他们定了,那么比试的内容就该俺们村说了算。”周晓白这才亮出了自己的想法。

    大王庄的白胡子村长赶忙道,“大老爷,这个小孩子家家的,这里乱说话,不能作数的。”

    下面马上又是一片的附和声。但是周家村的人也不是吃素的,见到这种情况自然是力挺周晓白了。

    眼见着场面又要乱了起来,大老爷一声轻咳,立刻又安静了下来。这两村的人,在他们面前都不敢造次,别以为大老爷就带着两个人就轻视了,这两个别看着不起眼,但是着实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大家都在他们手里吃过亏了,自然是不敢再去挑衅。

    “这小闺女说的话也倒是有几分道理的,就按照她说的办吧。”大老爷不怪周晓白的忤逆,反倒是赞同了她的主意。

    一听这话,周家村的可是乐成了一团,大王庄的却是各个都垂头丧气的。白胡子村长转念一想,既然项目还是他们定下的,料想他们周家村的也不能翻出朵花来,再说大老爷也发话了,不看僧面看佛面的,怎么说也要顾着大老爷的面子不是,也就只能答应了。

    周家村的人见到他们也答应了,几人围在一边,嘀嘀咕咕了许久,这才商量出个办法来。

    文斗,不仅是比学问,更是要考反应能力。双方各出几道题,若是能把对方考倒,就算是赢了。

    武斗,也不是是比什么打架,而是要文雅一些,比上山的是速度,两村都靠着牛首山,看两方上山更快,就是谁赢了。

    至于胆识嘛,就是双方各提一个要求,要是不能达到的话,就算是输了。

    大王庄的人一听,虽然还是有些不满,但是奈何刚才的话已经说了,只能吃下这个闷亏,于是约好了比试的时间,双方就散去了。

    周崇林却是没有松口气,回到村里,又把大伙召集在一起,把周晓白好生的夸奖了一番,还是叮嘱大家这几天要好好的想题目,这才放大伙回去。

    不过就算是他不叮嘱,周晓白也会好生的想着的,因为她感觉村里还真是没有几个读书识字的,要是考他们来文斗的话,肯定半分的希望都没有。至于武斗,比上山速度,这个应该不用自己操心吧。但是胆识什么的,自己也要想想了。

    不过离着比试还有些时日,倒是够她想的了。

    回到家里,周根生却把她拉到了一边,“晓白,俺今个去镇上打听了下,晨墨去学堂念书也是要花不少钱,要不俺家房子缓缓再起?”

    周晓白却是坚决的摇了摇头,想起今个说的比试,自己村里竟然连个秀才都没,“不成,爷爷,不管晨墨去学堂要多少钱,俺都供的起,至于房子的事情,更是要抓紧的办了,不能拖到了来年,大冬天的又过不好。”

    周根生见周晓白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劝说了什么。反正孩子有本事,能做好就更好了,自己就光等着享清福了。周晓白却是向爷爷好生的打听了一番今个学堂的事情。

    打算等十五一过,就去镇上把这个事情给办了,早点叫晨墨去读书也是好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