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三十九章一丝旖旎

酒鬼花生2017-6-3 23:46:5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九章一丝旖旎

    那边比试的事情定了,晨墨去学堂的事情,又还要等着过完元宵,所以这几天就有了点清闲的时间,周晓白这才开始抽空又忙活起酒楼的事情了。

    现在见天的都要早起,周晓白为了挣钱,也是不能睡懒觉了,倒是养成了好习惯,早睡早起。其实也是为了商家酒楼的那顿美味早餐,商洛染也是大方的紧,每天都会叫陈师傅做上各色的糕点,等着周晓白过来,两人一起吃早饭。

    周晓白本就是个吃货,在家里好不容易养成了点吃粗粮的习惯,但是又给商洛染这每天的好吃好喝的惯着,嘴又渐渐的刁了起来。商洛染更是对这个结果相当的满意。

    “洛染,你有没有觉得俺胖了一圈?”周晓白把桌上的美事横扫了一大半,捏捏自己明显长胖了一圈的胳膊,很是忧伤的问着。

    本以为商洛染又是会照例打趣自己一番,可是半天没有等到回答,周晓白抬眼一看,却是发现,商洛染手里拿着筷子,夹着块糕点,但是半天也没有动静。

    周晓白这才注意到,今个商洛染像是很有些不正常,平日里面他虽然吃的不多,但是也不像现在这般,几乎他面前的东西都没有怎么动过。尤其是现在又是一副神不守舍,心事重重的样子。和他认识这么久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般。

    周晓白放下碗筷,“洛染,你怎么了?”

    这下商洛染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却是回答,“没有啊,你哪里有胖,不过就是圆了一点,这样看起来更可爱。”

    啥,周晓白倒是给商洛染的反应给弄呆住了,这人刚才不是发呆的吗?怎么还听见了自己的问话,不过这反射弧也太长了点吧,竟然这么久才回答,看来今个还真是不正常。

    “洛染,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周晓白关心的问道。

    商洛染却是像恢复了正常,又是一派翩翩佳公子的样子,“没有什么?”不过在周晓白的再三追问下,他才说了出来,原来,昨个发现了严家的茶楼里面竟然也推出了一种新茶,竟然和自家茶楼的差不多。

    “晓白,你尝尝?”商洛染叫人上了一壶茶水。

    什么,人家茶楼里面的茶,商洛染怎么可能弄来?商洛染像是知道了周晓白的诧异,“你不会当我就是坐在那里等人家上门的吧,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周晓白想想也是,商洛染竟然能坐上商家的头把交椅,那肯定也是必须有些道道的。拿起茶杯,小小的抿了一口,却是清新扑鼻,满口的茶香。

    虽然没有了周晓白的神水,味道自然是不可能一样,但是却也算是上品的好茶好水了。正要放下茶杯,周晓白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这茶水的味道怎么这么熟悉?再去喝上一口,就发现了缘由。

    “洛染,这水是从俺们村来的?”这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周晓白可以肯定的说,这泡茶的水,肯定就是自己村里的山泉水。

    商洛染点点头。

    “洛染,你不是怀疑俺吧”周晓白忽然想到这个事情。

    “你这是说哪里的话。我想都没有想到过会是你。”商洛染一白周晓白,“只是知道既然是你提供的这水,所以应该更清楚。”

    听到商洛染这么言辞灼灼的完全没有怀疑她,周晓白心里这才像是丢了一块大石头一般。“上次他已经找过俺了,但是俺不答应。估计他是猜到了山泉水就是俺们村附近山上的。”

    商洛染也是这样想的,不过虽然这也就是小事儿而已,真正喝的起这个茶水的人,肯定也能分辨出其中的不同。自家茶水有着他们不能比拟的香气和口感,人家是不会在乎那一点点便宜的。他心中烦闷的另有其事,不过不方便说给周晓白听,只好拿这个事情做搪塞罢了。

    周晓白却是当真了,一个人低着头想着,到底村里会是谁呢?自己只把这件事情托付给了小开哥,他不是个多嘴的人,所以指定不会到处说的。不过也可能是他太老实了,被人不留心就诈唬了出来,或者是不留心的时候,被人看着上山了。

    “洛染,你放心,今个俺回去之后一定给你找出是谁?”周晓白握着小拳头,信誓旦旦的说着。

    商洛染看着周晓白斗志昂扬的样子,本来低落的心情一下子就飞了起来。没有想到周晓白竟然还有这样的奇效。

    商洛染忍不住上前一步,拉住了周晓白举得高高的小拳头,看着她的眼睛,“晓白,谢谢你。”

    啊周晓白的小拳头忽然就给商洛染的手包裹住了,暖暖的感觉顿时从手上传了过来。周晓白不敢抬头看向商洛染,只觉得这股热流已经从手心里面传到心里了。

    周晓白只觉得随着他的呼吸,气息喷在自己脸上,如兰如麝,不由得心跳加快,赶忙想离开他少许,但是却有些不舍得,而且手还被他死死的拉着。

    周晓白死命的挣脱开来,因为她觉得若是再不离商洛染远一点的话,自己的脸都要可以煮熟鸡蛋了。

    周晓白逃开一步之远,还是觉得不够,觉得似乎,商洛染的气息还是触手可及。

    “晓白……”商洛染低低沉沉的声音传来,周晓白觉得自己的心海像是忽然起了一阵风浪。平日里面总是埋怨爷爷,说自己的名字不好听,但是现在自己这么俗气的名字,在他嘴里叫来,却是分外的好听。

    “洛染,你还有啥子事情,要是没有,俺就先走了?”周晓白生怕自己再和商洛染多呆一秒,自己的心就要从嗓子眼跳了出来。还不等商洛染说话,周晓白就逃也似的飞快的跑出了屋子。

    还不等商洛染反应过来,就已经不见了周晓白的人影,他只能吩咐立春赶紧追了上去。自己却是还继续坐在桌子边上,保持着刚才的姿势,静静的坐着,手却是不由自主的抚摸着刚才抓住的周晓白的地方。脸上却是漾着一丝,自己或许都没有察觉到的笑意。

    “周晓白,晓白……”商洛染嘴里轻轻念了几遍,这个名字怎么现在叫起来这么顺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个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的小姑娘竟然在自己心里已经占据了这么重的位置了。

    周晓白逃难一样的跑了出来,外面冷风一吹,顿时脑子里面清醒一点了。但是脸颊却更是发红,觉得自己真是糗大了,怎么每次面对他的时候都是这般,不过就是拉了一下小手而已,自己怎么就这样了?

    “哎呀。”自己怎么光记得脸红。怎么就把正事给忘记了呢,之前自己和商洛染说过发现他家茶楼里面有内奸的事情,然后就没有下文了,不知道和这次的事情有没有关联,也不知道商洛染找出来了没有。

    周晓白恨不得冲进去问个明白,但是脚却是一步都迈不动。周晓白的鸵鸟心态又来了,反正明个还要见到他的,明天再问也不迟。

    “晓白,你怎么在这里?”忽然周晓白觉得自己面前一黑,一个人影挡在了自己身前,抬眼一看却是唐流风。

    好些天没有见到流风哥了,周晓白惊喜万分,立马把刚才的窘状忘到了脑后,“流风哥,好久不见了,想死俺了。”说着上前拉住唐流风的手,晃来晃去,撒娇起来。

    周晓白在家都是当家作主的人,平日里面也是一派小大人的样子,也就只有在蓝河叔和流风哥面前,才会有一点小女孩的样子。

    唐流风爱娇的捏捏她的小鼻子,“真是的,想我们也不知道去家里看看,我爹不知道念叨你多少次了。”

    周晓白歪着头一想,确实是有些天没有去回春堂了。今个刚才发生了那个事情,自己自然也是不好再去酒楼了,不如去看看蓝河叔了吧。想起酒楼,周晓白又想起商洛染热热的手心,刚才退去的红潮,又泛了上来。

    “晓白,你发烧了?怎么脸色这么红?”唐流风发现了周晓白的不对劲,正要拉起她的手给她把脉来着。

    周晓白连连摆手,说自己没有事情,拉起唐流风就去回春堂了。等着立春赶着马车追了出来的时候,大劫上却是连周晓白的影子都见不着了,只能灰溜溜的进去向商洛染汇报了。

    到了回春堂,又是和蓝河叔好一阵的腻歪。这还是正月间,回春堂里面倒是也备下了不少的瓜果点心,见到周晓白一来,蓝河叔满满的摆了一桌子,非要叫周晓白吃下不成。

    晌午的也不肯叫她回家,非要叫她留下来吃饭。

    “晓白,过几天就是元宵节了,镇上倒是有些好玩的,你要过来玩吗?”唐流风端着饭碗,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元宵节镇上有活动?这下算是勾起了周晓白的兴趣,“有什么好玩的啊?”

    “大概就是什么灯谜之类的吧,具体还有啥的,我也不清楚。”可惜唐流风却是个一问三不知,虽然年年都过年,但是他向来不注意这个,倒是从没有关注过。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