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四十章元宵花灯

酒鬼花生2017-6-3 23:46:51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章元宵花灯

    唐蓝河听着唐流风这么一说,比周晓白更是诧异的望着他。自己这个儿子别人不知道,自己哪能不清楚了。往年一到过年,他总是说外面太吵,就要在家看书,叫他出门看看热闹死都不肯,说什么不如在家看书清净。

    今个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他转性了?竟然自己主动说要去过元宵节?他一双眼睛在唐流风和周晓白面前打了几个转,心里倒是有了思量,啧啧,难道这小子真的动了心思?

    唐蓝河忍不住嘿嘿笑了出声。唐流风一见到自己老爹的反应,就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爹,你克制点。”难怪自己老爹会有想法,唐流风都觉得自己有些奇怪了,怎么会突然想叫周晓白一起去看花灯呢?明明自己是最怕这种场合了。

    恨不得收回刚才的话,但是话都说了出口怎么好收回。这会儿他心里纠结了,既希望周晓白答应,又不希望周晓白答应。

    唐蓝河看着自己儿子一脸扭曲的样子,这次不敢造次,肚子里面却是笑开了,眼里也满是笑意。唐流风给自己老爹整的好生无语,可惜这次人家什么话都没有说,相当配合的克制了,自己也不能说些什么,只能生着自己的闷气,等着周晓白的回答。

    周晓白倒是没有注意到他们父子两个眼神之间的刀光剑影。一门心思的在寻思着,这元宵节到底该有点啥好玩的。花灯,舞龙?周晓白越想越欢乐。“好啊,好啊,流风哥,俺带着晨墨一起来可以不?”

    听了周晓白的回答,唐流风不由得松了口气,但是心里不知道怎么的,还是有些微微的失落。“好啊,那到时候我到你们家接你们去。”

    这几日周晓白虽然没有什么事情,但是也不得闲,忙着寻思着比试的事情。本来上次和商洛染那么一下,之后感觉总是有些不敢见他,所以每次总是匆匆的去,然后就飞快的回家了。

    本以为商洛染会派人像之前那样叫住自己,可是这么几天下来,不仅没有见到他自己,更是连立春的面都没有见着,连过来接自己的马车也换了个小哥驾着。这叫周晓白不由得心里很是有些失落。

    自己躲着不见他是一回事儿,但是他不见自己却是另外一码事儿。不过这次她可是冤枉了商洛染,这几日他也是真正忙的焦头烂额的。

    这不直到了元宵节的这前一天才抽的空闲。虽然他没有见到周晓白,但是毕竟是自家的店铺,对这几天周晓白的动静也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当然是知道周晓白躲着自己。

    所以这今个一大早也就到了店里,也不叫立春去叫周晓白,只是自己一个人到了厨房里面等着周晓白。

    周晓白见着来接自己的又不是立春,却是有些微微的失落,几天没有见到商洛染了,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痒痒的,不知道这几天他到底怎么样了。

    本来以为今个和前几天一样,做完了红豆腐就走的,但是没有想到一走进厨房,第一眼竟然见到的是商洛染。

    “洛……染,你……怎么会在这里。”周晓白吃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了。在他印象中商洛染不仅是远庖厨的君子,更是一身白衣一尘不染的神仙般的人物。上次是因为生意,已经算是破例了,怎么会这次又来了?

    商洛染却是完全一点都不觉得别扭,在厨房里面到处看看,检查了一番,之前陈师傅做的活计,“怎么?几天不见,晓白,你怎么结巴了?”见到周晓白就要动手做红豆腐了,商洛染自觉自动的和陈师傅一起清场了。

    真讨厌,一来就笑话自己。周晓白本来以为见着商洛染会有些不自在,岂料除了最开始的一丝诧异之外,竟然是满心的欢喜。

    心里满是欢喜的泡泡,周晓白动作分外的快。一出门就见到商洛染站在门外了,“晓白,还没有吃饭吧,走,陪我一起吃点东西吧。”

    其实周晓白这几天为了躲开商洛染,都是早早的吃完了早饭才来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一听到商洛染这么说,周晓白的脚就像是不听使唤一样,又向着包厢那边走去。

    也不知道是想念商洛染,还是想念陈师傅的一桌点心了。

    明明是是吃了早饭才来的周晓白,一坐到桌子边上就不能淡定了。说是陪着商洛染一起吃,这不就真的吃开了。

    “晓白,明天是元宵节,我带你到镇上看花灯吧。”商洛染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啊,又是看花灯,难道今年的元宵花灯做的很特殊吗?怎么他们个个都提起这事儿呢?吞下嘴里的糕点,周晓白很是歉意的对商洛染说,“洛染,今年的花灯很好玩吗?”

    商洛染以为她是小孩子心性,好奇罢了,和她这么详细的说了一说。也是因为这花灯游街是主要由镇上的大户人家捐钱弄的,商家作为第一大户,自然更是贡献良多,街上的花灯一小半都是出自他家,所以商洛染介绍起来头头是道。

    周晓白听的更是津津有味,恨不得今天就是元宵节了。

    “那晓白,明个你早起过来别回去了,等晚上,我们一起看花灯?”商洛染趁热打铁。周晓白还沉浸在刚才商洛染给她描述的一番美梦中,商洛染低低沉沉的声音又极具****力,周晓白差点就反射性的点头了。

    但是总算清醒了过来,连连摇头,“不成不成,俺已经和流风哥约好了,说是一起看花灯的。”

    “流风哥?唐流风吗?”商洛染嘴里嘟囔着。“既然你和人家已经约好那就算了。”商洛染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只有熟悉他的立春,从他紧紧抿着的嘴角,才会知道他这会儿心情不好。

    可是周晓白哪里会知道的呢,“是啊,就是回春堂的流风哥。”

    等着周晓白走了后,立春才敢上前问着,“那少爷,明天我们还要去吗?”

    “去。怎么不去。”商洛染站了起身,“记得还叫上小少爷?”

    啊,人家周家姑娘都不和他去了,他一个还去做啥?往年也不见着少爷这么积极啊,尤其是还要叫上小少爷。哎,这少爷们的心事还真是越来越难猜了。

    周晓白的这心思给商洛染一勾搭,真是恨不得立马就到了明天。回到家里又是把晨墨这么一唆使,也是说的他心痒痒的。

    所以元宵节这天,两人都是坐立不安,伸着脖子往外面一直望着,恨不得这早点到了晚上。连饭都没有心思吃了,反正正月间家里点心啥的倒是不少,随便吃了几个就差不多了。再说了,要留着肚子去镇上吃。听商洛染说,一会儿会有很多小吃的。

    天刚擦黑,唐流风就赶着马车过来接他们姐弟两个了。见着是唐流风陪着,周根生也很是放心,叫他们要是太晚了,就留在回春堂,免得出什么事情。

    刚到了小池镇门口,就听到里面的喧哗声了。周晓白和晨墨都忍不住从车厢里面扒着往外看,果然是人声鼎沸,好不热闹啊。驾着马车不方便逛,所以干脆唐流风把马车赶回了家里,这才带着他们两个出来逛。

    虽然还没有天黑,但是小摊子差不多都出来了。周晓白和晨墨哪里见过这般的场景,都是跃跃欲试。

    周晓白还克制一点,就一双大眼睛到处瞄个不停,晨墨早就冲了过去,到小摊子上面看去了。周晓白怕把他搞丢了,也是赶忙过去跟着。

    不一会儿,两人就完全给这街上的东西给迷住了。

    “姐,那个面具好好玩啊。”

    “那个面人才有趣呢?”

    “俺要吃油炸汤圆。”

    ……

    两人逛得不亦乐乎,唐流风只能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生怕他们出点什么意外。

    “流风哥,这个不错。”周晓白从碗里插起一块糖年糕,直接往唐流风嘴里送去。

    可怜的唐流风,还没有来得及说自己不爱吃甜食,嘴里就已经给塞了进去。偏生周晓白一双大眼睛还直愣愣的看着他,这吃也吃不下,吐也不好吐。唐流风只好咬牙吃下。看着周晓白期待的目光,更是把牙要的死紧,“好吃,好吃。”

    一听唐流风说好吃,周晓白眉开眼笑,又是一块年糕塞了过来,“好吃,你就再来一块。”

    喂,不带这么玩人的啊。唐流风严重的怀疑周晓白是腻的吃不下,又舍不得丢掉,这才塞给自己的。可怜的自己双手给他们非要买的小玩意儿占满了,这下连嘴里都不放过。

    晓白,我现在后悔了成不成,真不该带你们来的。唐流风心里哀嚎着。

    周晓白和晨墨才没有那么多心思呢。继续往前逛着,一路吃着,一路看着,渐渐的天黑了下来。

    “晓白,别看来,我们去看花灯吧。”看着周晓白和晨墨还是意犹未尽的样子,唐流风忍不住提醒。要是他们错过这花灯,保不住又要怎么后悔的呢。

    街道的那一头,兴高采烈的商略行,牵住商洛染的袖子,“哥,今年你怎么这么好,竟然带我出来看花灯啊”

    世上最悲催的事情,就是我写好了,但是忘记发。还好这种惨剧没有再次发生在我身上,终于在2点58分的时候发现了,我竟然忘记定时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