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四十一章走马灯谜

酒鬼花生2017-6-3 23:46:4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一章走马灯谜

    商洛染像是心情不是很好,声音沉闷的倒像是浓墨一般,“怎么,在怪大哥平日里面不带你出来玩吗?”

    商略行连忙摆手,“怎么会呢,大哥平常生意那么忙,今日能抽空带我出来一趟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我怎么会要求那么多的呢。大哥,天都差不多黑了,我们赶紧去占位吧。”

    切,自己又不是傻了,虽然能和大哥一起出来很是高兴,但是若是每次都是他跟着,那自己还玩个什么劲头啊。

    但是商洛染倒像是有些神不守舍一般,没有听出商略行话中的言不由衷,一言不发,带头就走。

    “大哥,你怎么说走就走啊,也不说一声。”商略行嚷嚷着追了上去。

    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但是街道两边的小摊子上面都点起了花灯,行人也多了起来,叫卖声也响了起来。这晚上竟然是比白天里面还热闹。

    商略行小孩子心性,见着这般热闹的场景,心早就飞了过去。可惜奈何自己身边站了一个黑面神,哪里也不看,直接就奔着自家酒楼去了。

    商略行很是郁闷,自家大哥这是怎么了,说是和自己来看什么花灯,但是一来就去酒楼,这是陪自己看花灯还是做事去啦。“哥,我在下面逛逛。”他才不想就闷在酒楼里面的呢。

    商洛染倒是也没有为难他,叫冬至看着商略行一点,就一个人去酒楼了。这倒是叫立春很是不解了,自己少爷心里倒是要哪般啊?难道今个晚上还要操心明天的事情吗?

    但是商洛染过来明显就不是为了明天酒店的事情。陈师傅见着他一来,还以为视察的来了,赶忙狗腿的跑过来想汇报一番,但是马上就给商洛染三言两语的打发开来。

    那他是要来做什么的呢?

    商洛染还是照例在包厢坐下,却是叫立春把窗户打开来了。商家酒楼的位置很好,在街道的正中,前面不远处就是搭的台子,上面挂着各色的花灯。那边就是今个晚上的重头戏,舞龙和猜灯谜的地方。

    商洛染在这里倒是可以把外面街上的情况一览无余了。

    周晓白这个时候,正拉着晨墨在边上看着花灯呢。周晓白也是第一次见到手艺这般精湛的花灯,没有想到就几根竹条和花纸,就能做出这般栩栩如生的灯来。

    她简直是看着目不转睛,一个兔子很可爱,那个荷花很美丽,还有还有那个老虎太萌了吧。周晓白这个摸摸,那个瞅瞅,很是有些爱不释手。

    “晓白,你喜欢哪个?我买给你。”唐流风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出口。

    可是周晓白却是摇摇头,“不用,俺看看就好,这东西虽然好看,但是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放在家里还占地方。”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她的目光还是忍不住往那边瞟着,就知道她肯定是心疼钱。“老板,这个兔子灯怎么卖?”唐流风也不问她了,只是见着她眼光一直盯着那个小兔子。

    周晓白才不想浪费这个钱呢,拖着唐流风就往前走了去。既然她这么坚持,唐流风也就只能作罢。“对了晓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花灯不要钱的。”

    是吗?不要钱,这个可以有。既然能有免费的,晨墨也是兴趣来了,反倒是拖着唐流风往前走了。

    “你们别急啊,跑那么快也没有用,你们知道在哪里的吗?”看着这个两人心急火燎的人,唐流风赶紧给叫了回来。

    其实也没有走几步远,就在街道的当中,搭了一个大大的台子。台子上面放着各色的花灯。周晓白一看,眼睛都移不开了。这里的花灯可比那些小摊子上面好看多了,种类也是多了去。

    “流风哥,你知道这么个好地方,也不早点带着俺来。”周晓白嘟囔着小嘴,埋怨开了。

    唐流风很是无辜,刚才她一门心思的扑在了那个挂着花灯的小摊子上,自己说什么她都听不见,怎么能怪自己的呢?不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她又是女子又是小人的,和她说什么道理,简直是说不通。

    “流风哥,这花灯怎么才能归俺啊”晨墨盯着一个小马的花灯,眼睛直愣愣的,但是也不敢乱动。

    人已经渐渐的多了,大家都围着这台子。唐流风把他们拉到一边细细和他们说一说这规则。原来这个台子上面的花灯,都是由镇上的各家捐献的,再由学堂里面的夫子设计一些灯谜,若是猜对了就可以拿到对应的花灯。当然了,谜题越难,花灯就越好看了。

    “什么?还要猜灯谜。”周晓白一听乐了,这穿越的必须的情节自己总算是经历了一回。但是随即马上又是哭丧着脸了,自己这个半文盲,就算是猜谜也不会啊。不过身边这不还有个唐流风的啊。

    “流风哥,你会不会猜谜啊”周晓白一个半文盲带着晨墨一个文盲,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唐流风。

    唐流风表示鸭梨很大啊。

    周晓白和晨墨早已经狗腿的把唐流风手上的包裹什么的拿了过来,“流风哥,俺们帮你拿着,你尽管去猜谜吧。”

    喂喂,是不是本末倒置了?这东西好像也是你们的吧。但是唐流风怎么能和他们两个计较的呢。

    看着唐流风不动,周晓白还以为他有什么心理负担,“流风哥,你随便猜,猜到什么都成。”

    但是转眼见着一个走马灯,就尖叫了起来,“流风哥,那个真好看。”

    这女人的心思还真是千变万化,刚才还说随便什么都可以,这会儿又下了死命令。可谁叫她是自己的妹妹呢,只能走过去看着。

    别说这走马灯还真是很好看。六面的宫灯样式,上面画的不是传统的跑马而是一个个美人,蜡烛一点起来,美人们就纷纷作出各色的姿态,或抚琴,或作画,简直是活灵活现。

    这个走马灯下面已经里里外外的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了。晨墨充分发挥他个子小的优势,从人缝里面挤了进去,半响有才出来了。

    嘴里还只嚷嚷,“挤死俺了,流风哥,你快看看。”说着从袖子里面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唐流风。

    原来喜欢这盏走马灯的人还真是不少,原本挂在下面的字谜明显的不够了,所以夫子又抄了好些纸条,放在一边,方便大家拿取。

    唐流风这么一看,但是上面的谜题也真是相当的有难度。不像别的一个灯就一个谜题,这个谜题竟然有十个。来年是牛年,所以这十个灯谜也都是围绕着牛来说的。规定还很苛刻,必须十个谜题都猜出来,所以这走马灯一直都还挂在这里。

    唐流风一拿着纸条就琢磨开来了,周晓白也是不甘心的挤了过去,想看看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见着两人在一边抓耳挠腮的样子,唐流风把纸条摊在了他们眼前,但是又想起他们不识字,“要不我不题目念出来吧,三个人一起想总比我一个人想的强的多。”

    “你们听好了,这十题全是字谜,谜底全部都是字。第一题,大牛小犊一齐来。”唐流风念了出来,不过完全没有指望他们能猜出来。

    岂料周晓白一听完,一拍巴掌,就把唐流风拉到了一边耳语。原来周晓白一听,觉得这简单极了,完全就是之前自己玩过的猜字游戏,一听她就知道了答案。但是就是发愁怎么和唐流风说。

    等着她手舞足蹈的把自己想法这么一说,唐流风笑了出来,没有想到周晓白竟然这般的厉害,没有读过书,竟然也能这样猜到。

    借过一只笔,在纸条上写上了一个牲口的“牲”字,折了起来递给灯旁边的夫子。那位夫子一看,神色一喜,当众就宣布,“这位小哥已经答对了一题,若是还能答对九题,那么这个走马灯就是你的了。”

    一听着已经有人回答出来了,底下开始闹哄哄的。不大会儿也连着几个人开始回答了出来,周晓白和晨墨着急了,催着唐流风赶忙继续。

    唐流风也算是很不错,这些普通的字谜也难不倒他,连着又是答对了几个出来。其他底下的众人多不过是能蒙对了一两个,见着已经有人答出这么多了,也就站在一边看热闹,不忙答题了。

    “这位小哥已经连着答对了六题,只有四题了,这位小哥加油。”没有人和他抢了,周晓白心里乐和了,这下这走马灯总归是自己的了吧。

    可偏生这个时候又出了幺蛾子。

    只见着商略行从人群里面走了出来,“冬至,给我把那个走马灯买下。”感情这小哥用钱砸人的习惯还没有改。站立在一旁的夫子赶忙把这游戏规则这么一说。

    他倒是听了劝,“既然这样,我也就不难为你了,给我一张字谜,我来猜。”接过谜面,他也就看了几眼,然后刷刷的就是连写直写的,就把纸条递给夫子。

    那夫子一看,“这位小哥,恭喜你,也答对了六道题,还有四题请您再斟酌一番。”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