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四十二章置气冤家

酒鬼花生2017-6-3 23:46:45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二章置气冤家

    周晓白本来以为这走马灯十拿九稳就是自己的囊中物的,可是谁料又出来个商略行插上这么一脚,事情又起了幺蛾子。

    本来以为他是专程来捣乱的,但是一见他的模样,倒是全神贯注的看着灯谜,完全没有向着自己这边瞅上一眼,应该也不是的吧。

    可她这朵小白花怎么能知道商略行的小小心思呢。商略行还真是来捣乱的,这小小的走马灯他从小瞧得多的,怎么可能看的上眼的呢。

    刚才他在外面听到这边很是热闹,远远的就见到周晓白很是激动的在那里手舞足蹈,他也激动了起来,赶忙向身边的人打听前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等一弄清楚,眼珠子一转,记上心来,向着旁边的冬至一挥手,耳语了一番。见到冬至半天不动作,“怎么还不去呢,少爷我等着呢。”

    冬至犹犹豫豫的,“少爷,这样不好吧。”?

    商略行眼睛一瞪,“有什么不好,你就按照本少爷的话去做就好了。”

    冬至还是不动,“小少爷,这事儿要是叫大少爷知道了,那就不好了。”听到商洛染的名字,商略行身子一缩,往后一看,没有见到商洛染的身影,这才一扇子往冬至头上敲了过去,“你也知道吓人了,赶紧去,要叫我大哥知道了,你小心着点。”

    见着冬至偷偷摸摸的溜了过去,商略行嘴角微微的勾起,眼中流光溢彩,闪闪发光。不一会儿冬至总算是回来了,偷偷的塞给商略行一个纸包。

    接着就有了前面的那一幕。

    “这位小哥,你也答对了六道题,还有四道题你就可以把这个走马灯拿走了。”那夫子很是诧异的说道。之前倒是也没有过人答对六道题,但是也没有遇到这种,竟然扫了一眼,就可以直接连着回答出这么多道。

    岂料商略行一听,跳了起来,“怎么可能,应该是全对啊”难怪他诧异,这些答案都是他差使冬至去顺来的。这标准答案怎么会错?所以他诧异的不行。

    见着他不相信,那夫子一条条的谜语和他这么说着,直接说的他心服口服。回来之后恨恨的瞪了冬至一眼。冬至很是无辜,这个完全不关自己的事情好不好。他们哪里知道人家已经把谜题给换掉了不少呢。

    既然不能作弊了,那么剩下的四道题只能靠着真材实料了。不过商略行倒是也不怕,自己平日里面看的杂七杂八的闲书倒是不少,应该这猜谜该不难的吧。

    所以他兴冲冲的打开谜面,一看就傻眼了,这都是什么题啊。“冬至,快给我想想这题什么答案。”

    什么?少爷,你不是在玩我吧,你叫我一个不识字的人帮你猜谜。冬至要哭出来了。

    商略行这才想起来,一挥手,“算了,还是靠我自己。”

    周晓白倒是时刻关注着商略行这边的情况,一看他刚才那会儿,信心满满的样子,转而又变成了抓耳挠腮,这其中肯定是有猫腻的。

    果不其然,本来开始连着答对了六道题的商略行,忽然一下子像是卡了壳一般,一题回答不出来了呢。周晓白往商略行那边移了几步,就那么盯着他,免得他又出什么幺蛾子。

    给周晓白这么一盯着,商略行更是觉得浑身不舒服,什么都想不出来了。“喂,你就不能走远点啊,不知道你很碍事啊。”

    碍事就对了,周晓白皮皮一笑,“不能啊,那边人太多了,就你这里人少,俺站着舒服点。”周晓白就是不走,商略行也没有办法。

    “流风哥加油”周晓白站在那里还不老实,给唐流风还加油起来。商略行更是觉得心烦不已,这小妮子就不能安静一点的吗?不过料想自己要是出声,她肯定会更得意,只能捂住耳朵。

    那边唐流风却是果然加油了,不大会儿,就又递了张纸条过去。

    “恭喜,这位小哥,这已经是第七道题了。”那夫子也是喜笑颜开的,兴致勃勃的看着唐流风。

    周晓白更是兴致高昂,拼命的欢呼着。唐流风也是再接再厉,又是一道题猜了出来。周晓白更是得瑟了,冲着商略行做着鬼脸。

    商略行无法,气的直跺脚,但是看着那题目,却是一道也回答不出来。

    “怎么了?”商略行第一次听着商洛染的声音这么激动。

    “大哥,你可是来了啊,快点帮我看看这几道题目。”商略行把手里的纸条一股脑的塞到了商洛染的手中。

    “洛染,你怎么也来了?”周晓白看到商洛染从人群中挤了进来。

    商洛染含着笑,“是啊,昨个我不是也叫你一起来的吗?”轻轻的扫了一眼一旁正认真看这谜面的唐流风,眼光冷了下来。

    周晓白这才想起,昨天商洛染确实说过这些话。哎呀喂,怎么还真的就来了呢,偏生还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赶紧和他打着商量,“洛染,俺很喜欢那个走马灯,你就不要和俺抢了好不好?”

    看着周晓白那么软着话音,商洛染差点就没有忍住,直接点头答应了。但是余光一瞥,又是坚定的摇摇头,“这怎么可以的呢?”

    周晓白很是失望,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啊。君子不夺人所爱,商洛染怎么可以不做君子的呢?

    但是人家都这么拒绝了,自己还能怎么样了,只能全部的希望寄予到了唐流风身上了。

    “哥,你和她瞎扯些什么啊”商略行把商洛染拉到一边,叫他赶紧帮忙。

    几人这么说话的功夫,唐流风又答出了一道,这么算起来,就只剩下关键性的一道题了,周晓白也顾不上看着商略行有没有什么小动作,跑到唐流风面前,给他加油着。

    可惜这最后一道题,好像很是有些难度,唐流风皱着眉头,想了半天都没有答案。那边的商洛染也不是吃干饭的人,他看啦谜面一眼,拿起笔来,和商略行一样,刷刷的就是连着写了几个谜底,交给了夫子。

    “这位公子,恭喜你也答对了九道题了。”夫子看着他们两人的眼光都变了。什么时候竟然镇上出了这么两个人,自己竟然不知道。

    啊,商洛染竟然也连着回答出了三到题,也就只剩下一道题了,可是不能叫他抢了先。周晓白心里急坏了。

    可偏生怎么着急就怎么来。只听到,商洛染微微一笑,“有了。”又是在纸上写了答案,递给了夫子。不过这种事情也是不能叫他专美于前的,几乎和他同时递上纸条的还有唐流风。

    夫子也是给这种情况弄懵了。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只能讪讪笑着,“等我看看这两位公子,哪位答案正确,这走马灯就是他的了。”

    但是等他打开两张纸条一看就愣住了,两张上面写的谜底一模一样,还都是正确答案。“这……两位公子,你们两位的答案都对了,但是这走马灯就只有一盏……”

    夫子很是为难,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就这么刚巧呢。

    刚夫子一说,唐流风的答案是正确的时候,周晓白已经迫不及待的把走马灯给取了下来。商略行却是不肯。“周晓白,这是我的,你干嘛一直抱着。”

    周晓白白了他一眼,就是不放手。

    夫子见了双方都是这般坚持,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只能拱手作揖,“走马灯也只有这么一盏,但是这边还有其他各色的花样,你们随便选一个可否。”

    人家提出了这么一个折中的意见,周晓白本来也就打算就这样算了,但是一见着商略行那挑衅的眼神,也是不肯了。

    商洛染看着两人又这么斗上了,叹了口气,“略行,这灯就让给晓白吧,你要走马灯,家里还能少了你不成?”

    商略行本来也不愿,但是给商洛染拉在一边软硬兼施一番,这才松了口,满心不甘的说,“这次就让了你。走马灯我不要了。”

    见到两方终于和解了,夫子也是松了口气,叫商略行再去挑一盏。商略行哪里肯,他本来就是想给周晓白添堵的,这些他还是不看在眼里的。

    商略行气呼呼的转身就要走,嘴里还嘟囔着,“大哥也真是的,本来以为是来帮我的,结果还是帮着那个死丫头。”

    再说商洛染,他自己也不知道今天这么反复是为了什么。之前更是莫名其妙的在自家酒楼包厢一直看着这边,一见到周晓白和唐流风携手过来,就是觉得胸口泛着酸。

    尤其是他们两个脸上的笑意,更是叫自己看着很不爽,再之后见着商略行和他们置气,就再也忍不住走了过来。

    本来不过就是一个走马灯,让给了周晓白也是无妨,但是又是见着唐流风的那个样子,就又拼着猜谜,但是终究见不得周晓白失望的样子,还是把灯让给她。

    看着商略行已经跑远的身影,商洛染只来得及交代周晓白明个一定要早些来,这就走了。

    我恨加班,郁闷死了,明天加班一天,只能提前码好,困死了。还想加更的说,只能晚些时候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