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四十三章文斗之一

酒鬼花生2017-6-3 23:46:4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三章文斗之一

    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却总是骨感的。

    商洛染想周晓白能够早些来,但是事实上,这个愿望也只能是愿望而已。因为第二天,等着周晓白美滋滋的抱着走马灯才睡醒,就给周根生叫醒了。

    她刚一看到爷爷的那张沟壑纵横的老脸,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又穿越了,不是记得自己昨晚是在流风哥家歇息的吗?怎么一觉醒来见到的竟然是爷爷?自己难不成会了瞬移?

    “行了行了,别发癔症了。”周根生一拍周晓白的脑袋,“快点把脸擦擦,跟俺回家?”

    周晓白这才明白,竟然是爷爷跑到回春堂来接自己了,这才半天功夫不见,没有想到爷爷还这般的想自己啊。“爷爷,俺这就打算回去了,你就是想俺,也不用这么眼巴巴的又跑来一趟吧。”

    “你这个小丫头,还真是想的美呢。”周根生一个擂鼓头就打了过来,“少罗嗦,要不要村长赶忙叫俺过来找你,俺才不管你啥时候来的呢。”

    有没有搞错?这么一大清早的就扰人清梦的罪魁祸首就是村长啊。难道比试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了?

    果真还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等着周晓白饭也没有吃,就赶到村长家里的时候,村长已经急得团团转了。一见着周晓白就拉住往外走。

    这到底啥事儿啊?

    “俺们一边走一边说,村里的人都已经去了。”周崇林拉住周晓白就走着。边走边说道着,原来大王庄还真是又出了点事情。

    本来上次约好的是等着元宵节过后三天,两村还在上次的地方比试的,岂料他们临时反悔,还先去官府大老爷那里报备了。

    等着那边大老爷同意了,这事定下了,这才通知了周家村这边。所以虽然周家村的人气的直跳脚,但是也无法。

    想着上次这个主意是周晓白想出来的,等着周崇林赶忙想找周晓白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她竟然不在村里。只能先派人过去比试场地,好说歹说找便了理由,拖延到了现在,等到了周晓白回来,这可不依见着她露面就给拉去了。

    也是周家村里面还少聪明人了,都见天在土里刨食,哪里有闲钱把子弟送到镇上去读书的呢。所以周崇林只能死马当做活马来医治。

    这一天风和日丽,远处群山巍巍,陡峭险峻,近处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周晓白这不是来春游的,自然是不可能欣赏到这一切的了。

    闲话不多说。就说周晓白给周崇林上气不接下气的拉到了比试的地方。

    这可是关系着两个村子三年的大事儿,所以基本上人都齐了,把小小的一块场地几乎是挤的水泄不通。

    这牛首山下,人头攒动,锣鼓喧天,清风吹拂之下,只见两面斗大的旗帜,迎风岿然不动,恩,倒不是风太小,关键是旗子质地太硬了。

    这年头的老百姓日常识生活就是吃饭,睡觉,种地,砍柴,即没有雅俗共赏的娱乐项目,有没有催人泪下的励志节目,因此极其缺乏集体主义教育,临比赛的时候,村老们才想起来应该打个旗子,看起来威武。

    是,一来这布挺贵的,做得太大了,大家心疼,太小了,大家有没面子,做个不大不小的,谁买单,一次性的活动,还用布做旗子,太浪费了。于是,村老就把自己家的房门给写了下来,请识字的人写上了个大字“周家村”就齐活了。斗山完了以后,两扇门装回去,照旧用。那边王家庄的人看到的,也是学了去。这不两个门板旗子就这么出炉了。

    按东西方向,人群自然分开,西边是王家庄,东边则不是东村,而是周晓白的村子。正中央则是临时搭建的一个比武台,这台子平地而起,大约二十多见方,该突兀的地方突兀,该下陷的地方下陷,土黄色的台面,四周清楚明了的放了几个石头作为界限。

    恩,端的是鬼斧神工天然成,不加半点人雕饰。恩?周晓白揉了揉眼睛,她一点都没有看错,真的是朴素诚实的村民啊,就直接找了块儿空场当了比武台。

    这比武台的正前方,放着三个八仙桌,和六个大圈椅,坐着几个十里八乡最有面子的人,分别是镇上的传说中最有学识的周大员外,看起来慈眉善目的邢大善人和长相威严的朝廷驻小池镇代表地保周大官人。

    这些有脸面的人也是两村专门凑钱请来给他们作公证的公证员。邢大善人旁边还坐着个青年男子,一袭白衫,右手持着一把吊着玉坠的折扇,对着两侧的村民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而一旁的邢大善人满脸堆笑犹如弥勒佛一样,不停的点头迎合,甚至于一旁的地保也是难得的露出了一脸笑容。那男子虽然也在不停的说笑着,只是举止中总是露出淡淡的傲气,想必出身不凡。

    “当当当”三声铜锣响。整个赛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为了很好的维护赛场秩序,以周晓白爷爷和王家庄村老为首的一群人,这两天给村民们上了不少课,就差彩排了。站的靠后的村民不少人都踮起脚来,像场中央看去,一来是关心,更多的是好奇。

    周晓白的爷爷一手拎着铜锣,一手持着鼓槌,摇头晃脑意气风发的说道:“乡亲们,王家庄的乡亲们,大家下午好首先,请允许俺,代表在座的所有乡亲,热烈的欢迎远道而来的贵宾,俺们尊敬的周大官人、邢大善人、周大员外鼓掌”

    说着,周爷爷把铜锣往胳肢窝里一夹,热烈的鼓起掌来。周围的村民们怔了一下,这才有样学样的鼓掌。周晓白眨了眨眼睛,自己的开幕词写的还可以吧,怎么总觉得有点不和谐呢

    “当当当”周爷爷又敲了下锣,等大家安静了下来,这才又说道:“现在,请俺们尊敬的来宾周大官人给俺们讲两句大家欢迎鼓掌”

    周晓白脑门上出现了一条黑线,爷爷,你没看到俺写的演讲词里面,鼓掌被括号括着的吗?这么严肃和肃穆的一个场合,哪有自己要掌声的你是主持人,又不是歌星,这是比试大会,又不是演唱会。

    周大官人当时站了起来,装模作样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大声的念道:“这个……冰雪消融、春回大地。在这个春风送暖、喜气洋洋的好日子里,我们迎来了争山大赛,我们宣誓将以公平公证公开的态度对待比赛……(此处省略2361个字)在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候,请允许我宣布”

    周大官人看着讲稿上此处画的很长的一条直线,有点费解的顿了一下,看了看东西两侧鸦雀无声的人们,说道:“一比赛正式开始”结果,鸦雀无声的人,依旧鸦雀无声。周大官人恼了,大声道:“鼓掌”

    “哗~~”掌声响起。周大官人满意的点了点头,有点高兴的坐了下去:这讲稿是谁写的,太粗心大意了吧,把最关键的“鼓掌”忘掉了。幸好我聪明,不然就冷场了。周晓白差点晕倒。

    “第一场比试,由俺们村周晓白,对王家庄刘秀才。鼓掌”周晓白爷爷中气十足的说道。因为地方不大,人也不太多,更重要的是,大家都不怎么交头接耳,显示出很好的组织性纪律性。

    就算周晓白爷爷声音小点,大家伙儿也一样听得清楚,但是,周爷爷依旧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力求让大家都挺清楚,良好的展现了周爷爷的责任感、使命感。

    周晓白一身轻松的走了上去,掌握这上辈子二十多的先进知识,周晓白可不怕对方这个酸秀才。而刘秀才呢,作为王家庄第一个秀才,镇上仅有的三个秀才之一,这厮也是神色轻松,毫无压力。

    只见这穿着一身藏青色长衫的刘秀才迈着小碎步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这厮胡子拉碴,脸色苍白,两个黑眼圈异常的醒目,一双绿豆眼睛充满了血丝,看了不看周晓白一眼,嘴角翘起好像有偌大的不屑一般。

    “俺呸,你这个酸秀才,看俺一会儿怎么玩死你”周晓白愤愤不平的想道。

    “周姑娘,请先出题”刘秀才轻声细语的说道。

    额……你这幅尊荣竟然还是个娘娘腔。周晓白眨巴眨巴眼睛,一副我很费解的样子,半晌才说道:“不必拉,俺们还是按规矩,划拳,谁赢谁先问。”

    原本以为刘秀才还会谦让一下,结果刘秀才不仅没有继续谦让,反而在赢了划拳之后,直接开问到:“问,宝珍隋珠。不知佩兮。袆衣与丝。不知异兮。这几话出自何典籍?”

    周晓白微微一笑,大声说道:“不知道”

    “啊”底下的观众哗然,王家庄的人是高兴,而周家村的人则是垂头丧气,不过,他们情绪倒还好,毕竟这玩意儿他们也不知道出自什么典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