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四十四章文斗之二

酒鬼花生2017-6-3 23:46:3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四章文斗之二

    “轮到俺了”周晓白说道:“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出自论语哈哈哈”刘秀才忍不住哈哈大笑,对于读书人来说论语就相当于敲门砖,是必看必读的,刘秀才甚至都能倒背如流。对面这个小丫头果然没有什么学识,竟然会问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枉我昨天读书深夜,早知道是这样的水平,我就不用做一点准备。

    “你确定这是你的答案?俺的问题还没有问呢?”周晓白笑眯眯的说道,一副你敢确定,姑娘我就变问题的模样。

    你当我是傻子刘秀才恨恨的想到,作为一个聪明人,他当然不会上这种当了。他说道:“请问问题”

    “呵呵,俺问的是,整个论语中,有多少个‘习’字?”

    “什么?”刘秀才傻了眼,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说道:“这个……这个……你知道吗?”

    “这是你的下一个问题吗?”周晓白问道:“如果是,那俺就回答你”

    “不是,不是问题。你……你让我想想”刘秀才脸色发白,嘴里嘟嘟囔囔的,右手手指不断的掐算着,似乎在计算着什么。

    周晓白爷爷狡猾狡猾的,他大声说道:“对方选手请主意,沙壶的沙子就要流完了。你必须马上作答,否则判负”和周晓白呆久了,周根生也是学来了这种痞子气。

    “等一下,等一下”刘秀才说着,脸更白了,他猛地锤了一下脑袋,茫然的看了眼周爷爷,显然被周爷爷给打断了

    “时间到,请作答”周爷爷说道。

    “这个……这个,我不知道”刘秀才说道。

    哎,这书呆子还真实诚,不知道就说不知道,要是俺肯定胡说八道一个,让别人数去。周爷爷很鄙视的看着刘秀才,说道:“0比0,平”

    “嗷……”周家村的人大叫起来,异常的兴奋。

    “茶水茶水,一文钱一碗,温热的茶水”晨墨大声的叫卖道。这是周晓白早就设计好的,这么多人聚会,肯定要有消费吧。

    刘秀才揉了揉自己脸,说道:“哼,这次不跟你掉书袋子了,我们比试对联好了”

    周晓白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其实心中大乐,她最有把握的就是对对联了。那边刘秀才就说到:“上联是:三径香风飘玉蕙,下联是什么?”刘秀才瞪着两个绿豆眼,死盯着周晓白,心中却有点忐忑,这个对联是不是出的太难了。万一对方答出来了,可怎么办?

    周晓白瞄目横扫一周,西边的冷漠中夹杂着担心,东边的热切带着点希望,大家凝神静气,仔细的倾听。就见周晓白虎着脸说道:“不知道”

    气氛当时就是一怔,不知道怎么对下联的人很多,可是,如此理直气壮的也就周晓白一个。周晓白紧接着问道:“明月照纱窗,个个孔明诸葛亮”

    “妙”邢大善人身边的那个青年男子,“唰”的一合折扇,忍不住赞叹了一声。紧接着这小子也是眉头深皱,苦苦的思索。这对子前半句比较平淡,后半句却奇峰突起,不仅应情应景,还穿插了一个千古名相的命名字号,这样想短时间的对上去,那真的是不太可能。

    刘秀才的绿豆眼稍有的睁大。他神情紧张的抓了抓头发,在空地迈着紧促的小碎步走了几遍,在“时间到。”的催促声中,终于面如死灰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个……这个……不知道。”

    “刘秀才,请出题”周晓白爷爷有些高兴的说道,说实话,东村的人从来不认为自己能在文斗上得分,毕竟,连个秀才都没有。

    “这个……嗯,时习悦……内省乐……择善喜。”刘秀才说道,显然他被周晓白出对子水平给吓着了,直接把他精心准备的最难的一个对子,拿了出来。

    周晓白语出惊人,一个对子竟然让三大秀才之一俯首称臣,这下子把周家村的积极性都调动了起来。大家伙儿都热切的盼望着周晓白能偶对出一个对子,勇夺一分。

    结果,在众人热切目光中,周晓白淡定的说道:“不知道。”接着这丫头指着远山,说道:“山石岩下古木枯,此木为柴请对”

    “啊?”这一声又是从裁判席上传来的,那个小青年现在连水也忘了喝了,而他身边的有学问的周大员外,也禁不住揉了揉脑门,说道:“这……这对子,奇对啊一女子竟然能出此等难对。这……”

    “吭,周兄,话不能这么说,当今太后临朝,四海晏平,有如此奇女子也是平常。这是太后恩德所致。”那小青年心里本来也是如此评价周晓白的,可是周大员外已经说了,他当然不能符合一个乡下土财主,所以换了一个说法。

    下面的人正在聊天,台上的刘秀才有点傻眼了,这个……这个对子,怎么比上一个还难呢这是典型的拆字联,由“岩、枯、柴”拆成,可偏偏入情入理,朗朗上口。

    “不……不知道。我……我来问你,这个……这个……”刘秀才琢磨了起来。

    而周晓白此时也稍稍有点着急,姐们对千古名对那是相当熟悉的,你也出一个千古名对嘛,也让我对一下啊。你老是出一些,根本就没听说过的对子,我怎么对嘛

    刘秀才磨蹭了半天,说道:“青山不墨千秋画。”

    周晓白一撇嘴,啧啧……这人水平真不怎么样,又是一个没听说过的对子,可惜,姐们不会对啊。于是,周晓白说道:“不知道,我问你:望天空空望天天天有空望空天。你对。”

    “得,又是一个颠倒对,这女子真是……真是奇女子啊。那秀才,你别对了,你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裁判席上的小青年忍不住大喊道,别说你个小秀才了,就哥们这个进士都觉得难,都对不上来。这女子真是有才啊那青年人忍不住上下打量起周晓白来。

    刘秀才被这么一挤兑,当下也灰心了。他思索了一下,说道:“我们来比试一下书法。”说着刘秀才从怀里掏出一张白纸,展开之后是一个龙腾虎跃虎跃龙腾的……字,这字龙蛇飞舞栩栩如生,就是看不清楚是个什么字。如果没人提醒,还以为是一幅画呢。

    周晓白撇了撇嘴,你这字像鬼画符一样,我怎么可能认识吗。不过,姐们也是有准备的说着周晓白找找人,他弟弟蹭蹭的跑上来,也提过一张纸条,说道:“你这个无非就是一个汉字,你看我这个西洋文字,是个什么意思”说着周晓白召开了纸条,上面写着三个大字母pig。

    有道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一听说是西洋字,大家伙儿精神头一下子来了,就连裁判席上的周大员外也说道:“快快把那西洋文字拿上来,让我们看看。”

    “刘秀才,认出这个字是什么了吗?”周晓白得意洋洋的说道。

    “哼,你……你要先回答我的问题,你认出我的字了吗?”

    “我不认识现在该你回答了”周晓白理直气壮的催促道。

    “这个……这个不是个字吧?”刘秀才犹犹豫豫的说道,说实话,他当然看不出来这个猪了,只不过刚才周晓白出对子的水平,让刘秀才明显误会了。对方虽然是个女子,可是也是读过不少书的。自己万一打错了,这可就太丢人了。

    “嗯……这个……这个似乎是欧罗巴字,这个是P,这个是i,这个是g。”那青年人在一边说道:“我在武林求学的时候,曾经见过几个西洋人,他们写的似乎就是这种字。”

    “欧罗巴字……”王家庄的村老眨巴眨巴眼睛,狐疑的看了眼那个青年人,心中想道:p和i是个什么东西,这个g他不想是个鸡啊,反倒像蚯蚓。

    周晓白倒是愣了一下,虽然没有认出来这个猪,可竟然还真有人认得字母。周晓白说道:“公子大才,念得不错。”

    连裁判席上的人都认出来是欧罗巴字了,刘秀才当然不能否认了。他犹豫了一下,自己怀里还有两张龙飞凤舞的字儿,当下也没敢拿出来,他说道:“这个……我们比试一下历史知识吧。哼,你可知道大汉河间相张衡是那里人?”

    这下刘秀才也学聪明了,他从后汉书里面挑了一个相对冷僻的人物,也不去问张衡的生平,反而去问籍贯。史书如海,而天朝考官从来都不考历史,所以史书很少有人读,就算读,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什么都看,就算看也不可能看的那么仔细,连一个不太出名的人物的籍贯都能记住。他相信周晓白绝对是不知道的。

    周晓白怔了一下,她从穿越到古代,当然会问一下朝代。这是个世界的历史和地球的历史在宋末发生了改变,完本该灭亡的南宋,竟然没有灭亡反而击溃了蒙古。但是宋之前的历史却是一般无二的。大汉张衡,莫非是初中历史上讲的那个发明地球仪,额不……是地动仪的那个张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