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四十五章误中陷阱

酒鬼花生2017-6-3 23:46:3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五章误中陷阱

    周晓白呵呵一笑,说道:“这个问题,太简单了,不就是南阳人嘛”

    “啊”刘秀才身子一晃,差点没有做到地上去。这……这……这怎么可能?枯坐了半天裁判席的三大裁判登时精神一振,他们紧急磋商了一会儿,说道:“张衡确实是南阳人,周晓白得一分”

    “耶”周晓白兴奋的叫了起来,说实话,她原本不认为自己可以得分的,她只是想保持平均罢了,没想到还得了一分。

    “你……你不要高兴太早,你……你问问题,我也一定能得分的”刘秀才气急败坏的说道。

    “好,那我就问你,张飞的妈妈姓什么”

    “什么?你说什么?”刘秀才其实听明白了,但是他实在是没有办法理解。历史题原本是他强项啊,可是,你怎么能问这种问题呢?这个……这个张飞的妈妈姓什么,这那本史书上记载了。别说是张飞的妈妈,就连大名鼎鼎汉高祖刘邦的妈妈,史记上也只是记载一个刘媪罢了,她又没上列女传,怎么可能会留名。

    “张飞的妈妈姓什么?”周晓白笑嘻嘻的问道。

    “这个……你说姓什么?”刘秀才思索了半天终于沉不住气分问道。

    “这是你的问题吗?”周晓白反问。

    刘秀才犹豫了一下,如果这算是一个问题,对方要是问答了出来,那就是领先2分了。如果对方回答不出来,那就是1比1平了。他又仔细的思索了一下,确定没有那本书上记载了张飞的妈妈姓什么。终于,咬着牙说道:“是我的问题”

    “呵呵,听好了。张飞的妈妈姓吴”

    “何以见得?”那个青年人也好奇的问道,他也是学富五车的人,可是,他实在是想不起来,那本书上记载了张飞妈妈是谁,到时张飞的老婆姓什么,大家都清楚,姓夏侯,是夏侯渊的侄女。

    “难道你们没有听说过无事生非吗?”周晓白笑嘻嘻的反问道。

    “这个……这个……”刘秀才大声的嚷嚷道:“你说错了这……这和张飞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成语啊”

    “妙啊,妙啊,这才是真的无情题啊”那青年人大声的称赞道,就想无情对一样,古人也喜欢用一些无情题,拿似是而非的东西来问答,不仅答案大家都承认,而且还非常容易得到大家的赞赏。比如说到上联“树已千寻难纵斧”,下联对“果然一点不相干”,就是典型的无情对。“果”对“树”,乃物名;“一点”对“千寻”,皆量词(古八尺为寻);“干”对“斧”,皆器物名(“干”是古代一种兵器)。上下句极是工整,但句意却毫不相干,出人意表。

    “周晓白2比0”裁判一致认定。

    那刘秀才急得头上的青筋都出来了,卷起袖子,哪里还有半分文人气质,还要再说什么,“我就不服了,再来。”

    但是下面嘘声一片,“切。还是秀才呢,怎么说话不算话,都三比两胜了,还比什么比?”

    刘秀才刚才是输红了眼,所以这点都没有想到,再给底下的这么一嘲讽,只好灰溜溜的下了台。

    文斗的结果已经相当的明显了,没有异议的周家村赢了。首战告捷,周晓白算是立了首功。大伙儿都没有想到本来完全不占优势的文斗,竟然能给她这么胡搅蛮缠的,错错,明显是聪明机智的给赢了回来。

    剩下两场的武斗和胆量,大伙儿更是信心十足了。纷纷叫着要乘胜追击,继续来武斗,不过这武斗也本就打算在今个举行的,所以比试的地方也是选在牛首山下面。

    周家村的人群情激昂,连周晓白也觉得自家村子这次肯定比试完了这场,赢定了。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王家庄的白胡子老村长,诡异的那么一笑。

    因为是比试上山的速度,这次选取的的地方在牛首山脚,刚好是靠近两村交接的地方,上山的地势不如周家村那么陡峭,也不如王家庄那般的平缓。两村都不吃亏,所以这个地点倒是毫无疑议。

    由评委宣布了比试的规则,也简单的很,就是看谁上山再下山的速度快。有人疑议了,说是两人去山上,要是不到山顶怎么办?不过这些人家都想的周周到到的了。

    说是已经安排了官府的捕快在上面,见到两人并会给一人一个布条,等到下山看着有布条这才作数。听到这样的解释,两村的人都没有意见了。

    周家村的都是上山的好手,所以看着这山势,想着这场比试一定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一声令下,两村的代表已经飞一样的冲了上去。转眼之间就看不到人影了。既然人都看不到了,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也没有用,都退在了一边。

    晨墨的生意也就来了,小小的身子端着个茶壶在人群里面忙的不亦乐乎,生意好到爆,自己一个人都招呼不过来。还叫着狗剩儿他们一起来帮忙了。

    周晓白和村里几个捣蛋鬼大虎他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给周晓白整治了一家伙,反倒是都服气了。也不捣蛋了,平日里面倒是和晨墨混到了一起,也帮着周家做了不少的活计。

    村里的人见到这几个人不再偷鸡摸狗了,真是恨不得把周晓白当菩萨一样供起来,算是给大家解决了一大害。

    反正这几个小子算是给整治的服服帖帖。

    周晓白一门心思的望着上山的路,心想,有着官府的人做裁判,那王家庄的不会出什么幺蛾子的吧。她来回在王家庄的人群里面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异状。

    她在打量人家,但是没有想到也有人在打量着她。那个神秘的小青年,偷偷看着周晓白,嘴角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眸子里面很是好奇,没有想到自己出来散散心,竟然还能遇到这样的女子。一点都没有闺阁女子的扭捏之气,也没有农家女子的小家子气,反倒是落落大方、聪敏机智,胜于男儿。

    他倒是想看看这后面还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惊喜。

    结果他的惊喜没有等来,周晓白倒是等来惊吓了。原来过了半响,这才见到山道上面有个人影急匆匆的往下来。

    周家村的人都料想着是他们村里的大牛,都迎了上去,打算欢呼的。可没想到等着人一跑近,这才看到是王家庄的二虎。所以欢呼声又给咽了回去,倒是王家村的人叫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自村的的大牛怎么可能输了啊。周家村的人都纳闷着呢。这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又才见到,一个人跑了过来。

    这下倒是不错了,但是等着大牛到了跟前,大家也吓坏了,他脚上鲜血淋漓,还直往下滴着血呢。

    早有伶俐的人见了,忙着回去抓了几把炉灰这才把血止住了。等到他一回过神来,就指着二虎,“你怎么……可以……”

    支支吾吾说了半天,大家才听了个大概。原来本来确实是大牛跑在前面的,但是忽然听到后面二虎捂着腿蹲在地上,直嚷嚷。

    大牛怕是他出了什么事情,也就赶忙跑去看。岂料刚到了那边,自己身子就一坠,掉到一个大坑里面了,底下还有几根竹签子。大牛一掉进去,顿时就是腿鲜血直冒。

    再看一边的二虎,却是什么事情都没有,拍拍手,站了起来。原来就是他故意引着自己来这边的。大牛不甘心就这么输了,忍痛爬了上来,但是还是不成,晚了半刻。

    听了大牛的话,周家村义愤填膺了。纷纷谴责他们不讲道义。但是王家庄的人,却是说死了就不承认,说是大牛自己不小心,结果还赖在自己那边身上。

    可惜路上就他们两人,也没有个证人,结果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又是吵的不可开交,只能交给评委了。

    台上几位评委,交头接耳好半天,这才得出结论。“这局王家庄赢。”

    底下周家村的人愤愤不平了,凭什么他们暗地做小动作,竟然还能这么过关?

    “我们之前说的这关是比武,虽然不存在什么打斗什么的,但是不仅仅就是比上山的速度那么简单的事情。去上山打猎这是你们每天必须的事情,若是因为一时大意,竟然连地上的陷阱都分辨不清楚的话,那可就真是差远了。”等着周大官人把话这么一撂下。

    周家村的也没有话说了,这次虽然是人家有意陷害,但是毕竟也是大牛自己不小心才会进了人家的套子。只能把这个亏暗暗的吃下。

    吃了这么个闷亏,周家村的人早把那边王家庄的人暗暗恨上了,尤其是大牛。虽然那陷阱不深,但是底下好歹插着竹签子。还好是腿给插住了,要是人倒着进去插到了脑袋哪的,岂不是连命都没有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场比试,周家村的人是输了。现在两村一比一,平。就差这最后一场比试的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