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四十六章油锅捞鬼

酒鬼花生2017-6-3 23:46:35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六章油锅捞鬼

    这最后一场比试,说是比试胆量。人都在场地上,周晓白就不信他们能弄出什么花样来。

    说着比试开始,两方的人就分成两堆,商量着。周家村人多嘴杂,半天都没有商量出来个主意。

    那边王家庄的倒是商量出来了,白胡子村长站了上前,摸着胡子说道,“俺们村现在有了主意,就是下油锅。”

    说着,从人群里面闪出一条道,就见到他们从外面抬进来一口大油锅。底下架着个架子,之间他们把油锅往场子中间一架,下面铺满了柴火,直接点上就开始说了。

    规则很简单,就是油滚了,只要周家村的人敢伸手下去捞,就算是赢了。

    周晓白越听怎么就心里越泛着嘀咕,这下手捞油锅的把戏,怎么这么像是原来自己在城隍庙里面见识过的骗人的那些把戏那么像的呢。

    不过这古代,应该没有那么多的把戏吧。他们到底图啥呢?这完全是两败俱伤的结局,难道他们还能这么先进,懂得了那么多的化学道理不成?

    忽然人群里面出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周晓白看着倒是很面熟,悄悄的走进一看,还果真是熟人。

    竟然是那个瞎眼神婆,这会儿躲在白胡子村长的后面,不知道在干什么。看这那瞎眼神婆,周晓白心里更是纳闷了。她不是被抓到大牢里面了吗?怎么会这么快就出来了呢?

    她出现在今天这个场合,周晓白更是有点觉得不对劲了。周晓白不动声色的往那边溜了过去,想看看他们到底在弄什么。不敢走的太近,周晓白倒是看清楚了,果真是那个骗人的神婆。她走到白胡子村长那边,在他耳边悄声说了些什么。那村长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难道就像现代遇到的那些鬼把戏吗这样倒是好了,这套把戏自己已经看穿了,还就怕她不这么办。

    既然知道她打算搞鬼,周晓白自然是不能坐以待毙的。也是挤到了前头,油锅边上。

    这个时候油锅下面的火已经生了起来,油也渐渐的翻滚了起来,“咕嘟咕嘟”的冒着泡。白胡子村长胸有成竹的站在一边,“现在火候差不多到了,你们谁敢伸手下锅。”

    周家村的人虽然胆大,但是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这滚滚的热油,看着就渗人,怎么还敢下手的呢?纷纷的往后退着。

    “大牛。”周崇林只能点着名字。

    “村长俺这还带着伤呢。”

    “狗剩儿,你……”这回还不等点名,狗剩儿已经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

    看的周崇林直叹气,这一到关键时候,怎么村里都没有人了呢。谁也不是傻子,明摆着会皮开肉绽的事情,还会去啊。

    忽然人群里面冒出一个声音,“村长,这次要不你上吧。”

    接着很多人开始附和起来,说着村长也总得为村里做点事情的吧。周崇林哪里肯,气的直跺脚。

    周晓白见状,钻到了前面,扬声说着,“俺来。”

    大家都是倒吸一口冷气,燕小开忍不住过来,把周晓白拉开,“晓白,你个姑娘家,细皮嫩肉的,这种事情怎么能叫你来做的呢。”

    周晓白知道了里面的道道,怎么肯。燕小开见劝不住,也不由分说,直接把手插进了油锅里面。忽然眼睛就那么一瞪,面色有些不对。

    周晓白心道不好,赶紧掐了燕小开一下。好歹两人是青梅竹马,燕小开立马就知道了周晓白的用意,脸上显出一副疼痛难忍的表情。

    旁边围观的众人都是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燕小开也是速度的把手拿起来被在了身后,周晓白早已经拿衣服往他手臂上面一包。

    这个时候周崇林倒是伶俐了,“现在你们认输了吧。”

    白胡子村长狠狠的瞪了躲在人群里面的瞎眼神婆,只能含恨,“现在说输赢是不是还早了点,你们还没有说你们村的要求呢。”

    周崇林这下也不和村里的人合计了,既然他们的要求是下油锅,那么自己这边就上刀山好了。

    周家村的人,这下动作还真是快,一会儿功夫东西就准备齐了。等着明晃晃的一架刀山端了上来,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刀山,一点都做不假的。王家村的人一看,更是连连后退,谁都不愿意上去。

    白胡子村长见状虽然很是不情愿,但是周晓白在他耳边轻声的那么说了一句,他立刻就认输了。

    等着周大官人宣布这次比试周家村赢了。场子上面周家村的人欢呼成一片,把周晓白和燕小开还有大牛,高高的举了起来。

    王家庄的人自然是灰溜溜的走了,脸上都是一片的灰败,毕竟这是三年的生计啊周晓白再在人群里面看着瞎眼神婆,却是找不到她的人影了,这人跑的还真是快。

    周大官人身边的那个神秘青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去了。周晓白也是高兴的不行了,这更是关乎她的秘密的大事了。

    回到村里,热闹过后,燕小开却是把周晓白拉到他的家里。燕大娘见着了,偷偷一笑,心里想着,自己这傻儿子终于胆大了一回啊。

    周晓白也知道燕小开找她到底啥事儿,毕竟这疑惑憋在心里,肯定不好受。也就跟着他回了家,到了里屋。

    “小开哥,俺知道你肯定要问俺咋回事儿的吧。”见着燕小开涨红了脸,一句话也憋不出来,周晓白倒是先开口了。

    燕小开把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一般的,刚才的事情太奇怪了。看着那油滚滚的,但是怎么伸手进去,却是一点都不烫的呢,当下他就惊吓的差点叫了出来,还好周晓白一提醒,这才反应了过来。

    “小开哥,俺当时就知道这油不烫,才敢说下手的,要不你当俺是傻子啊”周晓白捂着嘴巴笑了出来。

    “原来……原来你知道啊”燕小开结结巴巴的,自己还担心她的呢,结果差点坏事了。

    等着周晓白巴拉巴拉的把事情说了一遍,燕小开才知道自己还真是白担心了一场的呢。其实这个道理很是简单,不过面上看起来倒是很吓人罢了。

    在油锅下面倒上大半锅的醋,醋比油沉,所以都沉在下面。醋的沸点比油要低上不少,等着醋给烧的沸腾了,鼓出气泡来。这样看起来倒是像油也滚开了,但是实际上,这个时候油一点都不热。

    道理很简单,但是周晓白倒是想了半天该怎么说才叫燕小开明白。

    燕小开又不明白了,“晓白,那为啥,你知道他们作假,还不说出来,反倒是叫俺一起帮你瞒着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他们村的人也都是些有名望的,俺若是当着镇上那些人的面给他说破了,虽然看起来倒是俺们村肯定赢了,但是保不住他们背地里面会坏事啥的,不如俺就不说破。最后他要抵赖的时候,俺过去说了那么一句,你看他就啥话都不说了吧。”

    燕小开受教的点点头,“晓白,你咋现在头头道道的这么多呢,但是倒像是很有道理来着。”

    但是等着周晓白回到家里,却是又一番景象。

    周根生和晨墨早早的回到家里,坐在堂屋里,等着周晓白了。等着周晓白蹦蹦跳跳的进来,看着他们表情严肃的坐在屋子当中。“爷爷,晨墨,你这是做啥?”

    “丫头,你给俺也坐下,老老实实的回答。”周根生沉下脸,倒是有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周晓白这才觉得不好,是不是这次自己的风头出的太大了。当下一回忆,果真有些不对,只能笑着脸,等着发落。

    “白丫头,你说你这些诗词啥的哪里学的。”周根生虽然见着村里赢了比试也很是高兴,但是转念一想,自家的丫头着实有些不对了。这么多年家里穷成啥样,她都没有摸过书,怎么可能现在倒是连人家才高八斗的刘秀才都赢过了的呢。虽然倒是有些小智慧,但是这些个,她从哪里学来的呢。

    自古以来女子无才便是德啊。她这学了这些有的没有的,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还好刚才周晓白已经想好的对策,倒是一脸坦然的说着,“爷爷,这些天俺不是老去镇上啊,也不是白去的,经常就去流风哥那里读书识字。商家的少爷也懂得多,给俺讲了好些。这不刚巧都给用上啦。”

    给周晓白这么一说,周根生听着倒是也像有些道理。周晓白见势,赶紧插科打诨,赌咒发誓的,周根生这才相信了。

    不过再三叮嘱着她以后少去和人家掺和了,老老实实的,女孩子家的能认得自己名字就可以,学的那么多做什么。

    周晓白管他那么多,连声附和着,先把这一关过了再说。比试赢了,周晓白的心也落下了大半,现在就想着不知道商家酒楼今个的事情怎么样了。

    但是差不多都晚上了,再要过去来也不急了,只能明个一早的去看看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