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四十八章明月之约

酒鬼花生2017-6-3 23:46:2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八章明月之约

    周晓白拿着香囊,赶紧塞在了怀里,忙着又问,“你家少爷还有交代什么了吗?”

    立春摇摇头,“没有,少爷就叫你看了就知道了。”

    周晓白揣着香囊,到了里屋,躲开晨墨和爷爷,悄悄的的打开了香囊,里面塞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字。字迹刚劲有力、矫若惊龙,“明日申时,明月湖见。”

    啊,竟然是约自己见面的纸条。还弄的这么神秘。几乎每天都要和他见面的,有什么话还说不得?非要去那里?

    忽然之间一个脑袋从周晓白身后伸了过来,“姐,你在看啥?”

    把周晓白吓得一跳,反手就敲了晨墨一下脑袋,动作很是迅速的把手里的香囊藏好了,“你这小子,现在还这么没大没小的,等着过些天把你送到学堂去好好学下规矩。”

    这下倒是把晨墨的兴趣勾了起来,他倒是老早就想去上学了,拉着周晓白问了半天,可惜周晓白也是一问三不知的人,只能作罢。

    “晨墨,明月湖在哪里?”周晓白虽然来了这么久,但是对镇上还是不熟悉,这名字倒是熟悉,但是不知道怎么去。

    “这就是从镇上西门出去,直走,小半个时辰就到了。”晨墨倒是很清楚,随便这么一说,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地,跳了起来,一把抓住周晓白的衣服,“姐,是不是小开哥约你去的啊”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周晓白表示完全不知道,“你都胡扯些什么啊”

    晨墨不依不饶,“姐,你就别骗俺了,明月湖景色那么好,一般也就是游湖才会去的。你自己又不知道地方,难道还打算一个人去啊”

    原来这明月湖是小池镇附近有名的景点,更有名的就是这里算是恋爱的圣地了。就是原先所谓的约会圣地。晨墨一听着,就觉得不是味道,所以这才缠着周晓白老实交代。

    听到晨墨这么一说,周晓白心里才打翻了五味瓶呢。哪里有功夫和晨墨闹腾,板起脸来做出姐姐的威严,算是把这事给糊弄开来。

    晨墨打发走了,但是周晓白却是还不得安定。开始不知道明月湖是哪里的时候就有些纳闷了,这下知道了,更是心里不能平静。

    商洛染约自己到那里做什么?难道真的是游湖约会吗?又或者他会不会和自己说些什么?会不会表白呢?光这么想着,周晓白就坐不住了,恨不得这马上就到了明天。

    “姐。”晨墨又是急匆匆的从外面进来,完全打破了周晓白的一点旖旎的小心思。“村口的周家媳妇儿找你。”

    额,她来找自己做啥子,平日里面都没有什么交情的,周晓白心里嘀咕着,不过来者是客,她也就热情的迎了出去。

    周家媳妇儿倒是很热情,拉着周晓白瞎扯了很一会儿,这才到了正题,“晓白,俺家小叔子来年了,也想去念书,但是不知道去哪个学堂好。想问你有没有个什么主意?”

    这厢周晓白才把村口的周家媳妇儿给打发走,马上村尾的马家嫂子又上门了,完了又是牛家的婶子。她们也都没有啥事儿,都是闲聊了几句,然后就一点小事叫周晓白给拿主意。

    直到吃晌午饭的时辰,人才渐渐退去。周晓白和晨墨都是抹抹额头上的汗,应付人也真是个麻烦事情。

    原来这争山比试赢了之后,周晓白在村上的威望大增,她也成了村里的能耐人。不仅村民拿不定注意会找她,就连村民的纠纷也会找她来调解。

    虽然这半天下来周晓白感觉脸上大有光,但是还是觉得很困扰。要是这时间都浪费在这个上面了,自己还怎么发家,怎么致富啊。得想个法子给这些事情推了去。

    不过发家致富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发展起来了,周晓白想着已经过完了元宵,总该先把晨墨送到学堂里面去才是正事。

    吃完了晌午饭,周晓白带上晨墨先去了大姑家,想去问问上次见过的林二宝,到底去学堂该准备点啥。

    周喜凤一见着自家的侄子侄女很是高兴,本想拉扯着好生的聊聊,但是周晓白把这来意一说,她也不说啥,去林家叫林二宝了,这可是大事儿,耽误不得。

    见些天不见,林二宝倒是拔高了不少,比周晓白高了一个头了,但是腼腆的性子像是还没有变,见到周晓白,头马上低了下去。“妹子。”声音也是低的几乎听不见了。

    林家嫂子也是一起来了,见着自家儿子这么见不得人的样子,恨恨不已,拍了他脑袋一下,“俺家二宝,就是性子太老实了,不会说话。”

    虽然上次给周晓白说亲事,给拒绝了,但是她一直没有死心,就瞅着周晓白这闺女很是不错,想说给自家的儿子。所以这不,一听说周家闺女来找二宝问事情,就赶紧过来了,怕二宝不会说话,给人家姑娘家惹恼了。

    其实这都是瞎担心的,周晓白来了倒是也不客套,开门见山的就把来意给这么一说。林二宝见着周围都是熟悉的人,也就没有那么局促,把这需要的东西一五一十的给说了出来。

    笔墨纸砚这些东西都是要备下的,主要是还要备下给先生的束脩,以及拜师帖子。

    “这帖子你们就放心好了,俺家二宝好歹也是上过几年学的人,指定给你们备好。”见着自家二宝扭扭捏捏的样子,林家嫂子忍不住插言道。

    “这感情好,那就麻烦小哥了。等改天俺专程来谢谢。”周晓白也是图个省事,既然人家都主动要帮忙了自己也就答应了下来,不过就是过些天回点礼来就是了。

    知道了该要些什么东西,周晓白就拉着晨墨说要告辞,打算趁着天色还早,就去镇上给备齐,明个一早就给送去学堂。

    林二宝见着他们要走,低着头又是吞吞吐吐的,半响才说了出来,“晓白妹子,我陪你一道去镇上吧,你们不知道在哪里买。”

    他说的也是个理,周晓白还真是不知道,有个熟人带着,总比自己像个蒙头苍蝇一般乱撞的强。周喜凤和林家嫂子更是乐见其成,反倒是催促着他们赶忙去。林家嫂子还把二宝拉在一边,偷偷塞了点钱,说是若太晚了,就在外面吃。

    有着林二宝带路,这还真是容易多了,笔墨纸砚一会儿功夫就给备齐了,就是这干肉,周晓白直接到了汪大叔那里,买上了那么十条。这些差不多都齐了。

    “晓白妹子,要不俺们今个就在镇上吃了晚饭再回去?”林二宝想着自己娘亲的吩咐,这么建议着。

    周晓白却是不答应,“天色还早,也还来得及回去,就不要花这个冤枉钱了。”周晓白说的倒是义正言辞的,事实上是她不想在外面吃。在商家酒楼最近已经试菜吃了好些顿了,去别家的更是花冤枉钱,犯不上。

    林二宝是温和的性子,周晓白这么一说,他也就不坚持了,和周晓白一起到了岔道口。周晓白再三的谢过,两人这才分别了。

    林二宝见到他们姐弟两个走的不见人影了,这才转身回家了。平日里面他和姑娘家接触的倒是不多,但是和周晓白这么见了几次面,却是很有好感,觉得这个闺女性子又活泼,说话也很有分寸,做事更是有分寸,一点都不像是那些村里出来的,就是比镇上的那些大户人家的闺女也不逞多让,所以想多亲近亲近。

    晨墨倒是一路上很是欢乐,想到明个就要去学堂了,激动的不成,一直拿着刚买的笔墨纸砚都不叫周晓白沾手,周晓白更是乐的清闲,自己还觉得重不想拿的呢。

    明个要去学堂了,还不知道是个什么道道,能不能每天回来,所以周晓白想着回家的路上就先去桩子娘家一趟,把这事儿也和她说说。

    可谁想,就这么一说,桩子娘就从箱子里面拿出一个布包来,递给晨墨,说是老早就给他备下的,知道周晓白不擅长女红,所以指定没有做这个。

    果真还是的,怎么就给忘记了这茬儿呢。什么东西都给备下了,就差这了。还是桩子娘想的周到,要不明个难道还要抱着这些去上学啊。

    回到家里,晨墨完全没有心思做晚饭了,把唐流风给的医书翻来倒去的又看了几遍,说是怕明个先生提问啥的。周晓白一想也是这个理,反正现在杨大娘见天的都来,也不用晨墨操心了。

    晨墨真是折腾的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激动的在床上翻来倒去的半天,第二天一大早就把周晓白给叫了起来,说是要去学堂。

    这可是大事儿,连周根生也没有闲着,三人干脆就一起去了学堂。之前周晓白来探过路,所以很快就找到了异松斋。

    说是这里的夫子很是有名,已经教出几个秀才,甚至还有一个举人了。周晓白先是把拜师的帖子递了上去,等着夫子出来。

    一见着夫子竟然还是熟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