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五十章上门踢馆

酒鬼花生2017-6-3 23:46:2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章上门踢馆

    手里拿着信的周晓白,就像是揣着一块烙铁,远远的把信丢在了一边。但是还没有过半刻,她又是赶紧过去捡了起来。

    周根生在一边看着,觉得她很是不对劲,走过来关心的问着,“晓白,是不是酒楼的事情有了什么变化?”

    周晓白茫然的摇摇头,周根生只能又猜,“是不是这信你看不懂,不认识字?”说着就要拿过信帮周晓白看。

    “不用了。”这信怎么能叫爷爷看的呢,周晓白护住了信,跑到屋子里面。

    周根生看着周晓白这连日来的反常情况,心里不由得担心了起来,这丫头大了,有了心事,就不爱和大人说了。

    却说周晓白回到了屋里,拿着信,盯了半天,也没有打开。坐在那里发了半天的呆,最后还是忍不住,伸手把信打开了。

    上面倒是也简单,字迹也是相当的熟悉,字更是熟悉了,“明日申时,明月湖见。”周晓白盯着纸条看了好久,想从上面看出朵花来。

    真是叫她哭笑不得,竟然连纸条的内容都是一模一样,还都没有落款,难道他们兄弟两个还真是心有灵犀。难道是他们商量好了,来玩自己的吗?

    时间还是那个时间,地方还是那个地方,但是约自己的人却是不同,周晓白拿着纸条真是不知道怎么反应。虽然这次明确的知道了是商洛染约自己,但是却是没有了上次的那种欢欣雀跃的心情,反倒更多的是一种窘迫。

    自己明天到底去还是不去呢?周晓白不停的问着自己,却是怎么都不知道。想着那个地方,就想到了今日和商略行见面时候的情形。

    思来想去的,周晓白这一整天啥事都没有干成,光顾着在这里长吁短叹了。一晚上也是和晨墨一样,翻来倒去的睡不着。

    等着第二天又是顶了两个熊猫眼起床了。还好家里请了杨大娘来帮忙,不仅是吃食不用操心了,甚至连家里的大小活计,她们都给自己打理的井井有条。周根生也有空继续研究他的周易八卦之学了。没有了家里的这后顾之忧,周晓白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忙挣钱的事情了。

    到了酒楼,周晓白还是照例先去厨房倒腾了一番。昨个要求他们准备的鸭血,陈师傅已经备好了。周晓白就动手做了个鸭血,昨个看着陈师傅做的猪血汤,就叫她想起了鸭血粉丝。

    鸭血的口感比猪血细腻的多,用来做汤是再合适不过。有了做猪血红豆腐的经历,周晓白做起鸭血红豆腐来,可算是驾轻就熟,一试就成了。

    接下来交给陈师傅,周晓白就功成身退了。不过今个她也不想再去见商洛染了。因为生怕他会问起信的事情,自己不知道怎么回答,做完了红豆腐,谁也没有打招呼,就溜走了。

    回到了家里周晓白一样还是坐立不安,一直挨到了下午,快到了约定的时间,周晓白还是没有决定去不去,又是在家里转悠开了。

    到底要去还是不去的呢?还没有等她做出决定,老天就帮她做出了决定。因为刚巧,这个时候有人找上门来砸场子了。

    王家庄的刘秀才找上了门,不仅是他一个人,还带着一个人呢。那人衣着华贵,看起来就不像是村里的人,走路更是眼朝着天,雄纠纠气昂昂,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听了刘秀才的介绍,周晓白才知道是镇上的刘举人。

    原来,这刘秀才输了文斗之后,虽然村民并没有责怪他,但是作为一个王家庄里德高望重的人,他自己是心里面相当的愧疚,于是,才找了自己学识最高的一个本家,想扳回一点面子。

    “你就是周晓白?”那刘举人,瞥了一眼周晓白,完全是不放在心上,觉得周晓白看起来也不过尔尔,就是一农村的丫头片子,还给人家夸得神乎其神的。

    周晓白点点头,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哪般,只能随便敷衍着。心里却是急得不行,还在继续纠结着要不要去赴商洛染的约会呢。

    见到周晓白一副不冷不淡的样子,刘举人也是有些窝火了。凭着自己的身份,走到哪里不是受人尊崇,给人仰视的,怎么到了她这里,竟然连个茶水都不知道奉上,态度也更是嚣张。

    “听说你文采倒是不错,今天我就想来考考你。”刘举人立马就想给周晓白来个下马威。

    直到这会儿,周晓白才弄明白他们到底来是为了哪般,原来就是来找事儿的。虽然自己懒得理会,但是这都上门了,周晓白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叫人小瞧了去。但是自己肚子里面有几斤几两的墨水,周晓白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只能先发制人。

    微微一笑,给刘举人做个了一个揖,“举人老爷,俺小女子懂什么文采,不过就是拾人牙慧,在书上看到了些对子,这才蒙混了过去。”

    “昨日俺在书中见识到了一个对子,一直不知道怎么对,倒是刚巧老爷您来了,想请教举人老爷一番。”

    看着周晓白态度一下子恭敬了起来,刘举人也难免自得了起来。既然她诚心的请教,刘举人也就点点头叫她说。一旁站着的刘秀才倒是着急了,周晓白这态度前倨后恭,指不定里面有鬼,但是来之前刘举人说了,这次去了要一切听从他的吩咐,只好三缄其口,闭不做声了。

    “对子是这样的,明月照窗纱,个个孔明竹格亮。”周晓白一想,说了出来。

    本来刘举人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一听着周晓白对子一出,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还有越皱越紧的趋势。

    周晓白看着他的模样,心里早就笑开了,这个对子他若是能对上,那还真是出了稀奇。这个可是,三百年来都没有人能对上的绝对。虽然周晓白肚子里面没有什么货,但是好歹也是现代人,看的东西多了去,之前是不屑于拿出来而已。

    刘举人看着这个对子,算是有种阴沟里面翻了船的感觉,越看这个对子越是有韵味。

    粗粗这么一看来只觉得是谐音的对子,“明月照窗纱,个个孔明诸葛亮。”也不过就是个人名而已,难就难在必须找一个复姓并且有字或号的人名。

    可再一品位,又是有别番的难处,首字的明与孔明的明同字,明与亮同义。所以这用字上更是需要斟酌一番。

    难处还有其三,纱与葛同为丝,按束数的不同区别之。纱窗有孔,月照后个个“孔”明。纱与葛可通称,因此诸葛又是诸纱的意思。所以,不仅孔字要扣纱窗,而葛字也必须扣纱字。诸为数词,也就是个个的意思。

    全联的意思是,明月照在纱窗上,个个孔明,个个葛(纱)亮。

    所以这对联里面名堂多着呢,那刘举人越想越是头疼,额头上的汗一滴滴的往下落着。

    周晓白见着他还没有动静,决定再去添把火,又是说道,“先生,俺倒是想了一联长鞭击幼驹,匹匹子长司马迁。司马迁,字子长,其中子扣幼驹,马也扣幼驹,所惜是司为动词,驱赶之意,与诸字未能对工。而迁字与长字也不同义。对的不免有些不工整还望先生斧正。”

    周晓白不说还好,刘举人额头上下的汗落的更快了,他再也坐不住了,还说人家本事不大,周晓白说的这个对子,自己连一点头绪都没有。就连她说的下联,自己也是万万没有想到,更别说什么斧正了,“这个……这个我要回去好生的想一想,告辞。”说完不管刘秀才就跑了出去。

    周晓白心道还好,还好自己先发制人,若是叫他们先开口的话,指定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应对的呢。好歹总算打发走了他们。

    呀,周晓白忽然想起,和商洛染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不少了呢,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自己这还要不要去的呢?

    周晓白再在屋子里面转了几个圈子,周根生却是看不过眼了,“闺女,你这是干啥,要出去就赶紧出去,别在俺眼前转的,俺都头晕了。”

    给周根生这么一教训,周晓白一想,算了既然自己这么放不下,还是去看看吧。这次的心情和昨天全然的不一样了,啥也没有想,周晓白就冲到了明月湖边上。

    天已经黑了下来,但是还勉强看的清,等着周晓白到了那里,却是没有想到一个人影。周晓白叹了口气,和商洛染约定的时间已经是过了好几个时辰了,想来他已经走了,心里有些落寞。

    忽然听到旁边林子里面有些响动,周晓白吓了一跳。“谁?”

    但是往那边看去,却是一点异状都无,应该是自己听错了吧,再不是就是什么小动物,周晓白也不深究。既然商洛染已经走了,那么自己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

    回去的路,周晓白走的极慢,有一丝的懊恼,怪自己怎么不早些来,也不知道商洛染会和自己说些什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