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五十二章当面对质

酒鬼花生2017-6-3 23:46:1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二章当面对质

    “立春,你家少爷呢?”周晓白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

    立春也是一脸的疲乏,“晓白姑娘,你先回去吧,我家少爷还在休息。”

    休息,这都什么时辰了,他怎么可能还在休息,周晓白不信。“真的,晓白姑娘,自打那天我家少爷回来,人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一般,怏怏的,干什么总是提不起精神了,大夫叫他好生的休息。”

    啊那天他到底去了哪里,怎么会弄成这般模样?都歇息了几天了,怎么还没有缓过来?虽然他在家应该没事,但是周晓白没有亲眼见着,心里总是不踏实。“那也成,既然他在休息,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等他醒来吧。”

    立春却是一副为难的样子,“晓白姑娘,我家大少爷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呢,要不您先回家。等我家少爷醒了,精神头好点了,我再去接您?”

    周晓白捻起一块桂花糕,再抿了一口清茶,“反正,我今个也没有啥事情,能不能借我一张椅子,我就在这里等他。”

    她明显的看的出来,立春推三阻四的样子,就是不想自己见到商洛染。难道真是商洛染出了什么事情吗?

    若是按照周晓白一贯的性子,人家不想叫自己见,自己也不会这么厚着脸皮的去求,但是一想到这事关系到商洛染的安危,她就不能淡定了。今天一定要见到他才是,要亲眼看到他安好,自己才能放心。

    立春见着周晓白这般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也实在吃不住这位姑娘在自家两个主子心里到底是什么位置,所以也不敢硬赶,只能叫着人好吃好喝的人伺候着,自己却是到了商洛染的卧房。

    商洛染并没有和立春说的那样在休息,反倒是歪在桌子边上,若是周晓白见了,保不住还真是认不出来了。屋里乌烟瘴气,酒气熏天,商洛染眼中布满了血丝,看起来倒是几天没有休息的样子。

    见到立春进来,他倒是清醒了一分,抬眼望了一下,“立春,她走了吗?”

    立春摇摇头,“少爷,晓白姑娘听了你在休息,倒是啥也没有说,只是说要在哪里一直等着你起身。”

    立春也是第一次见到少爷这个模样,自打那天少爷平安回来,性子就是大变,成天与酒为伴,他劝了好些时日,但是一点作用也没有。其实打心底里,他倒是想叫周晓白见见自家少爷,劝劝少爷,打探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少爷一回来就这样了呢?

    本以为少爷听了会有所反应,岂料他又是拿起手边的酒瓶,“她爱等就叫她等去吧。”

    啊但是立春见着自家少爷那个样子也不敢多事,只能暗暗的退了出去。偷空又去瞅了下周晓白,人家果然继续气定神闲的坐在那边喝茶吃点心,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立春再去看看自家少爷,人家喝着酒倒是也很镇定的样子。只能叹了口气,真是不知道自家少爷这是咋的了,以前多稀罕晓白姑娘的,怎么今个就不愿意见了呢。

    但是若说不待见,看着他这个样子倒是也不像,要不怎么会关在屋子里面灌着闷酒的呢。但是主子们的事情,哪容得自己一个下人插嘴的呢。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咋的了,现在就看两个谁能拗的过谁了。

    果不其然过了没有多大会儿,就听着屋里少爷叫唤了,“立春,她还在吗?”

    “少爷,你说的谁啊?”立春故意装出一副不知道的样子。

    商洛染怒了,本来自己心里不就爽快,立春还在这里拿乔,这不是存心给自己添堵的嘛。“你说是谁?”虽然他喝了酒,但是声音更是低沉了些,语气里面的威严像是更甚了。

    立春不敢捣乱了,赶紧恭恭敬敬的回答,“少爷,晓白姑娘还在那里等着呢,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不打算走了。”

    商洛染眉头一拧,心里想着,她怎么就这么执拗呢,不到黄河心不死,难道非要今个自己见上她一面才可以?沉吟了许久,商洛染这才开口,“给我准备换洗的衣服,我要沐浴更衣。”

    要沐浴更衣,岂不是说要去见晓白姑娘。立春爽快的答应了一声,就去置办了。

    等到商洛染出现在周晓白面前的时候,就又是一个风度翩翩、长身玉立的翩翩佳公子了,刚才浑身的酒气,也洗涤一净。只有眼中的红丝,泄露了他想刻意隐藏的疲惫。

    见到商洛染出来了,周晓白一下子站了起来,几步走到他面前,“洛染,你还好吧。”

    眼前的商洛染看起来倒是和往日一般,身上脸上倒是像没有伤痕,看来确实没事。但不知怎的,周晓白总是觉得他眼中有种莫名的感觉,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多了一种疏离。

    “我一切都好。”商洛染的语气也是淡淡的,虽然平日里面语气也是起伏不大,但是周晓白还是从他语气里面听出点不正常。

    “洛染,那天……”周晓白刚想解释那天自己晚去的理由,没有想到商洛染一听到这里,竟然吼了出来,“你不用说了。”

    周晓白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商洛染这么大声的和自己说话,吓得往后面瑟缩了一下。商洛染也像是发现了自己的失态,“我的意思是说,你不用解释了,你什么意思,我明白。”

    周晓白郁闷了,自己还什么都没有解释,他都明白什么了啊周晓白还待要说些什么,看着商洛染一副不想听的样子,只能讪讪的闭上了嘴巴。

    “你来这里做什么?”商洛染忽然这么问了出来。

    虽然语气恢复了以往的腔调,但是那种疏离的感觉又是这般强烈,周晓白却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他竟然问自己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不知道自己担心他吗?周晓白差点脱口问了出来。

    可是出口的却是,“我……我想问下你怎么最近不去酒楼的了。”

    商洛染“哦”了一声,轻描淡写的说着,“就是这点事情啊。”心里却是自嘲了起来,还以为她是担心自己才会来的呢,岂料又是为了生意上的事情。

    周晓白见着他这般反应,更是连连点头,“没错,酒楼的生意才正上轨道,你不来可怎么成?”

    “你都说了酒楼已经走上了正轨,那我去不去,应该关系都不大了。再说,我已经叫略行去打理生意了。”商洛染又是这么接上了一句。

    什么?他难道以后真的不打算去了?周晓白急了,“洛染,你真的把酒楼的生意打算交给略行?”

    商洛染闻言也是沉默了,他也是在心里反问自己,真的打算不管酒楼的生意了吗?其实酒楼在他看来不仅仅是一门生意,更是和周晓白的一个纽带,每天自己就可以在那里见到她,可以在那里和她借着公事,谈天说地。

    这样的话,自己真的能舍弃吗?想说出不是,脑子里面马上闪现了那天晚上的情景,不行,点点头,“没错,以后酒楼的生意,我就交给略行了,虽然他是第一次接手,但是我们商家的子弟,想来也该是不错。”

    酒楼在周晓白心中也不仅仅是一门发家致富的工具,没错她是想挣钱,但是这些天下来,她给更是珍惜每日早晨和商洛染在一起的时间。天南海北的说着话,就算是不说话,两个人这么静静的呆着,也是觉得分外的舒心。

    她本来以为就算是不说,商洛染也会和自己有着一样的心思,一样的珍惜。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样说。

    “那鱼塘的生意呢?”周晓白忍不住脱口问了出来。

    商洛染也是犹豫了,鱼塘呢?鱼塘算是自己和周晓白最后一层的关联了,若是连这个都舍弃的话,那以后真的就和她再也没有什么瓜葛了。他低着头犹豫了半天,这才咬着牙,说了出来,“鱼塘的生意,以后也都又略行来打理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周晓白眼睛睁得大大的,很是有些不敢相信这话是他说出来的。这才几天功夫不见,怎么他就变成这样了呢。

    难道就是因为那天自己没有到,所以他才误会了自己,以为自己对他的那份心思已经淡了,所以才不想见到自己了的吗?不行,周晓白一定要和他说个明白。“洛染,你若是为了那天的事情,才这样,我要和你说个明白。”周晓白急了,生怕商洛染误会了自己。

    可是一提到那天,商洛染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语气急促,“我都说了,不要说那天的事情,难道你听不懂吗?”

    “可是我也不能这么平白的叫你冤枉了我的啊”周晓白急得眼泪都要掉了出来,“我那天不是没有去,只不过去晚了。等我去的时候,你已经走了。”

    她以为她一说出来,商洛染就会明白自己的心思,但是没有想到商洛染一听到,脸上却是露出一副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

    推荐好基友的书。

    《重生之锦雀成凰》小说作者:泠然若止(2067473)

    前世的她过得浑浑噩噩,被人陷害丢了性命都不知道。

    当一切重新开始,她发誓,自己一定要变强,不再无所事事,不再软弱可欺

    那些曾经失去的,她要一点点地讨回来;那些害她的人,她要一点点地还回去

    一句话,重生后,像男人一样去奋斗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