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五十三章一种相思

酒鬼花生2017-6-3 23:46:14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三章一种相思

    但是她没有想到商洛染竟然露出一副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好像是欢喜中带着一种无法诉说的苦痛。周晓白只觉得自己的心都给揪了起来,生疼生疼的。

    忍不住上前一步,伸出手来想摸一摸商洛染的脸,。商洛染也是呆立在那里,任由着周晓白软软的小手抚上自己的脸颊。

    “洛染,你怎么了?”看着商洛染眼中的悲戚,周晓白很是心疼。

    但是这一句话,却像是魔咒一般,把商洛染从美梦中惊醒,看着周晓白却像是洪水猛兽一般,飞快的往后退了几步。

    周晓白也是为自己大胆而脸红不已,“洛染,你到底怎么了?”

    “我知道,那天你其实是来了的。”商洛染定定的望住周晓白,像是想把她看的清清楚楚,记在脑海中,永远都不要忘记一般。

    什么?那天他竟然知道自己来了?难道那天他也在?难道是他故意躲着不见自己,周晓白也是跳了起来,“那天你也在?”

    商洛染还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周晓白,点点头,“没错。那天我一直都在。”

    “那你怎么不出来?难道是怨我来的晚了吗?其实我是……”周晓白又想解释那天的事情,岂料商洛染伸手堵住了她的嘴巴,“真的不用解释了,你能来,我已经很开心了,怎么还会抱怨呢?”

    “那你怎么?”周晓白忽然觉得欢喜了起来,从商洛染的语气中,她明显的感觉到了商洛染对自己并不是没有半分的情意,而是有着很多很多的情意。

    一时之间,周晓白脸发起了烧,眼睛也不敢再直视商洛染了,低着头,声音小小的,“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怎么还这样?你约我去明月湖是干嘛?”

    因为周晓白低着头,满脑子就是粉红色的泡泡,却是没有看到商洛染眼中的那抹浓重的悲戚,里面似乎还夹杂着一丝的恨意。他嘴巴抿的紧紧的,牙齿更是狠狠的咬住,话语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蹦了出来,“没……什……么。”

    周晓白本一副小儿女的心情,等着商洛染表白的,但是没有想到商洛染却是冒出这几个字。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周晓白猛的一抬头,看到了商洛染眼中还没有退去的一丝恨意。

    他眼中怎么会有恨意呢?难道说他恨自己?这完全没有理由啊难道是自己看错了不成?周晓白怎么都想不明白了。那天他既然看到自己了,为什么不叫住自己。然后自己走了后,一晚上他又去了哪里?

    这一个个疑团一下子涌上了周晓白心头,忍不住还是想问了出来,“那天晚上你到底在哪里,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嘛?”

    商洛染头一扭,却是闭上嘴巴,怎么都不肯说了。周晓白觉得有些诧异了,怎么每次提到那晚的事情,商洛染就这般的反常呢?难道那晚上真的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吗?

    周晓白上前把商洛染身子转了过来,“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周晓白的追问,却是叫商洛染疯了一般,浑身颤抖不已,死命的推开周晓白,抱住自己的脑袋,“不要问了,不要问了。”

    周晓白哪里见过这样的商洛染,眼泪直接“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心疼的不行。“好好,我不问了,我不问了。”

    屋子外面的立春听到里面的动静,正要推门进来看看究竟,周晓白赶紧喝住,她想商洛染这副模样肯定是不想叫别人看到的。

    周晓白只觉得心给人揪住,又放开,心疼不行,但是也不敢出声,只是在一边看着商洛染。商洛染一个人缩在角落里面好一阵子。

    等着他抬头起来,却是一切恢复了正常,“刚才失态了。我要休息了,晓白,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

    语气还是一样淡淡的,就像是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周晓白见着他确实神色不对,是该好生的休息,“那……我就先走了,等改天再来看你。”

    “不用了,你不用来看我了。”商洛染却是坚决的摇摇头。

    啊周晓白却是不明白了,本来以为经过刚才的事情,应该算是两人都说开了,怎么他忽然又这样说的呢?

    “以后酒楼和鱼塘的生意,我都交给了略行,有什么事情,你就和他去说吧。你也不要再来家里找我,我不想见到你。”商洛染忽然言辞灼灼的说道,语气坚定不移。

    周晓白像是没有听清一般,很是不相信商洛染会说这样的话,“我没有听明白,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说我以后不想再看到你。”商洛染飞快的把话又复述一遍,像是生怕晚一秒自己就会后悔一般。

    周晓白却是呆在了原地,之前商洛染的那些反常的举动,她还可以说服自己,是因为他误会了自己,但是现在他已经这么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以后都不愿见到自己。

    这怎么可能,之前两人每日在酒楼里面的事情也不是作假的。虽然他没有明明白白的说过喜欢自己,但是那眼神和动作是做不了假的,他不可能是不喜欢自己的。

    若说自己第一次表白的时候,他毫不迟疑的拒绝。自己完全可以理解,那是因为他不熟悉自己。但是现在周晓白分明感受到了他的心意,但是怎么忽然又说不想看到自己呢?

    会不会是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周晓白是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不管怎么说一定要弄个清楚,就算是人家不喜欢自己,也要弄的清清楚楚。

    “洛染,若是你因为什么不好开口的理由说出刚才的话,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

    商洛染闻言,却是像针扎了一般,眼中又是露出一抹的哀伤,但是语气还是那般的坚定,“我没有什么理由,就是不想在见到你了。”

    像是要说服周晓白一样,加了一句,“你知道不知道,每次看到你,我就觉得很讨厌。”更像是在说服自己,“没错,就是很讨厌。”

    讨厌,原来这就是他对自己的观感,周晓白已经给这两个字直接砸到了谷底,只觉得自己的心痛到了极致,反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只是觉得木木的,“好,我明白了,那以后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了这句话,周晓白直愣愣的走了出去,就连门槛都没有注意到,差点给绊住了。她再也没有回头,却是也没有机会看到商洛染的眼神。

    见着她差点给绊倒,商洛染眼中不由自主的流露出的那股关心关切。若是她见到,就知道商洛染刚才说的那一切都是谎话,可惜她没有再回头了。

    一直侯在外面,听着里面动静的立春,见着周晓白失魂落魄的走了出来,“晓白姑娘,你怎么了?我家少爷呢?你们没有吵架吧。”

    周晓白却是不搭不理,只是自己默默的往前走着,忽然脚步又快了起来,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立春见着周晓白不搭理他,赶忙进去屋里一看,自家少爷也是一副三魂没有了二魄的样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周晓白的背影。

    “少爷,少爷。”立春想着他最近精神很是不对,生怕他魔怔了,在他耳边轻声的唤着。

    商洛染这才像是大梦初醒,“哦,你赶紧叫人去送着晓白回去,记住一定要见着她进了家门才可以。”

    立春听着吩咐,也是答应了一声,就要去办,但是看着自家少爷的样子,又怕出什么事情,招呼着旁边的丫鬟照看着点,自己才去。

    其实他也觉得奇怪了,虽然见着晓白姑娘之前,自家少爷已经有些不对劲了。本来以为她还能劝解着一点的,可没有想到,怎么反倒是连着她都有些不正常的呢。

    周晓白虽然走的飞快,但是毕竟及不上立春的马车,不大会儿就赶上了她,坚持把她送进了家门,这才回来报信。

    商洛染听着立春说周晓白平安到了家门,这才一口气松了下来,身子却是一下子瘫了下来。

    “少爷,少爷。你这是怎么了?”把立春吓得立马就哭了出来,招呼着把商洛染给抬了回去,然后叫了回春堂的唐大夫来诊治。

    唐蓝河摸着商洛染的脉象半响都不言语,像是沉吟了良久,算是把商家的众人都给吓死了。商老夫人更是吓得哆哆嗦嗦,这自己的大孙儿做事最是稳妥服帖了,很是的自己心意,可是不能有什么闪失啊,“唐大夫,我这个孙子到底怎么了?”

    “脉象虚浮,再加上忧思过甚,所以这才一病不起……”唐蓝河慢条斯理的这么说着。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商略行听着他拉拉扯扯说了那么一堆,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着急了。

    唐蓝河眼睛一瞪,不予理会,倒是唐流风脾气很好,耐心和他解释,“简单的来说,就是他什么病都没有,只不过现在睡着了罢了。”

    啊睡着了?商家众人都是面面相觑,老夫人把立春叫过来一问,这才知道商洛染果真是几天都没有合眼了。

    立春更是自责的不行,埋怨自己应该看清楚了再叫人,结果现在弄的家里上上下下的跟着操心。

    我已经眼睛都要合上了,闭着眼睛在打字了,坑爹了,果真加更不是人做的事情。但是承诺到了的,一定就要做到。

    推荐好基友的书,这妞很给力,每天双更。

    《红绣添香》作者:三叹

    一朝到古代,附上痴儿身。父兄不疼,主母阴险,姨娘刁钻,豪门斗争向来斗量车载。

    她只是个平凡现代人,会的也只是裁衣绣花的本事,

    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宅大院,件件谋划、桩桩算计,谋来谋去,却谋到好姻缘。

    一个现代“绣”女,如何踏出古代幸福之路?这里正在上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