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五十四章两处闲愁

酒鬼花生2017-6-3 23:46:12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四章两处闲愁

    这厢商洛染这里弄了一个大乌龙,老夫人说既然是这样,那就叫大伙都出去,叮嘱立春好生照应着。

    等着一屋子的人“呼啦啦”都走了之后,商洛染一直紧闭的眼睛忽然睁开了。

    立春惊呼一声,“少爷”

    “你还想要叫大伙都过来吗?”商洛染淡淡的来了这么一句,立春立刻马上把嘴巴闭的紧紧的了。

    商洛染半天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只是眼睛睁着,眼光却没有焦距,不知道看在哪里。立春生怕商洛染有什么不对劲,“少爷,要不要我给你倒杯茶啊”

    “少爷,要不要我给你来碗清粥?”

    “少爷……”

    商洛染只觉得脑子里面昏昏沉沉的,耳边立春就是不住“嗡嗡嗡”吵个不停,“你下去吧。”

    立春无数的建议还没有说出来,忽然就听着商洛染叫自己下去,顿时觉得憋得慌,随即又反应了过来,“少爷,你是说要清粥是吧。”,很是欢快的下去了。

    心里盘算着,少爷几天都水米未进,不对,是喝酒了。不过这喝酒更伤心,自己一定要做一锅上好的清粥,是放点党参呢,还是三七?

    立春一走,商洛染顿时觉得耳边清净了不少。连着几天没有睡觉,又加之喝了那么多的酒,这会儿脑子里面不清醒的很。

    眼前和脑海里面只剩下刚才周晓白走的时候看着自己的眼神,空洞,不带着一丝的温度,就像是灵魂被抽去了一般。

    商洛染一回想起来,就觉得像是千万根钢针在心尖上扎着,一点点尖锐的痛楚叫他连呼吸都带着痛楚。

    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不想再叫她和自己牵扯上任何关系,但是为什么真的看到这样的结果,自己却是这般的难过呢?

    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自己刚才的话是不是太重了,不过他知道周晓白的性子,若是一般的话,她指定是不会接受的。

    不想再看到周晓白那双对没有任何感情的眸子,商洛染闭上了眼睛,但是那双叫自己心痛的眸子依旧是出现在脑海中,像是刻在记忆里面,怎么都抹不掉。

    没错,这就是自己希望的结局,商洛染只能这么一遍遍的和自己说着。通红额眼眶似乎有些湿润,但是终究眼泪还是没有落下来,只是手间滴落了一滴鲜红。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那边商洛染的伤心,周晓白可是丝毫都不清楚。

    她倒是觉得这个时候却是觉得自己是最伤心的人,伤心落寞、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

    等着回家一看到周根生,周晓白都忍不住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可是把周根生吓了个的够呛,还真是没有看到白丫头这样哭的凄惨。赶紧把她一把抱住,“怎么了,丫头,谁欺负你了。”

    周晓白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想好生的在爷爷怀里这么哭上一场。周晓白的这一哭还真是惊天动地,像是要把心里的委屈和不甘全部哭出来,直直的哭了整整一个时辰,这才停下。

    哭完了,周晓白没有吃饭,也没有洗漱,就这么直接的倒在床上睡了去。周根生虽然担心,来回的这么看了几次,但是也没有吵醒她。

    周晓白这一觉睡的可真是绵长,直到了日上三竿才起身。也不知道是不是睡了太久,周晓白这一起来倒是觉得头晕晕沉沉的。刚一起来就直接倒下了,周根生本见着她起来,正要说话的,但是见状,却是吓的不成。

    赶紧托人去镇上叫了唐蓝河来给周晓白这么一看。问题倒是不大,不过就是风寒加上心情郁结而已,蓝河叔交代了周晓白这几天好生在家养着,就不要到处忙活了。

    他倒是纳闷了,他们这些年轻人怎么身体都那么差,一个个都这样那样的。

    周晓白这还是来到古代后第一次生病,也叫她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本来也就没有啥大事的,就生生的被周根生按在床上生生的躺了十来天。就连晨墨也抽空回来看了她几次。

    不过倒是也奇怪,这十来天,周晓白像是什么都没有想,尤其是脑子里面一刻都没有想起过商洛染,就想着这个人随着自己的这场病一样,完全的忘记了。

    商家酒楼那边几天都接不到周晓白,问清楚了缘由,也没有勉强。倒是商略行太特地来周家看了下周晓白,还带了不少上好的药材。弄的周晓白倒是很不好意思,这猪血全宴,才没有开几天,自己身子就出了这个状况,不知道生意怎么样了。

    问商略行,他倒是毫不在意,说着叫周晓白不用担心,好生养病才好。

    在床上躺了十来天,周晓白觉得身子都生锈了,这天一听着唐流风说自己大好了,就迫不及待的起身了。她发现自己也就是个劳碌命,这些天闲着倒是觉得不自在了。

    一起身,周晓白就忍不住想去酒楼看看,搭着唐流风的顺风车,一起来了商家酒楼。没有想到刚到了地方,她就差点认不出来了。

    本来挂着商家酒楼的牌匾现在却是换成了“小菜一碟”。若不是里面的店小二见着是周晓白,热情的迎了出来,周晓白还以为酒楼异主了呢。

    “晓白姑娘,你可算是来了,我们陈师傅每天可是望眼欲穿啊”店小二看到周晓白差点没有热泪盈眶了。

    周晓白倒是不着急先去厨房,先把酒楼打量了一番,就这么十来天没有见,竟然这里大变样,不仅是牌匾换了,里面的布局也是改了不少。

    但是细细看来变动倒是不大,不过就是巧妙的在一些地方挂上了些装饰,竟然风格迥异了,更加有了些家常的气息。

    门口的牌子上面虽然没有挂着猪血全宴的招牌,倒是多了一些家常的小菜。虽然没有了招牌菜,但是店里的食客倒是依旧不少。

    看着周晓白在这么打量着酒楼,店小二一脸的得意,“晓白姑娘,这些天您没有来,倒是把我家小少爷给忙活坏了,这不,店里都给大变样了一番。”

    啊,这些都是商略行的点子?那个每天就像是斗鸡一样商略行,周晓白完全的不相信了。

    周晓白这才赶紧的到了厨房里面,陈师傅一见到她,也是差不多老泪纵横了。“晓白姑娘啊,你可算是来了,你不在的这几天,小少爷算是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折腾的不成了。”

    原来这些天周晓白没有来,猪血全宴没有了原料,自然也是做不成的。虽然陈师傅倒是说自己可以倒腾出红豆腐来,不过就是味道会差上那么一点,但是商略行却是说不成,不能用这次一等的来敷衍大伙。

    虽然没有红豆腐,酒楼的生意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所以商略行就想出来一堆的点子,不仅是变了店面的风格,连菜色也叫师傅变了良多。所以把陈师傅给累的不成了。

    周晓白这次算是带了不少的神水,做了整整几大盆子的红豆腐,还好这天还凉快,倒是可以存上些时日。

    等着周晓白一弄完,冬至就站在门口等着她了。见到冬至,却是叫周晓白一个恍惚,想起之前都是立春等着她的。不过这个念头只不过在脑子里面一闪而过。

    “晓白姑娘,我家少爷在包厢里面等着你。”冬至和周晓白也算是老熟人了。

    周晓白倒是也不推辞,自己本也打算去见见商略行的,毕竟以后都是要和他打交道的。

    还是在那个老地方,还是一桌子的点心早点,桌子旁边的人却变成了商略行。几天不见他,周晓白倒是觉得他有些不一样了。

    身量倒是拔高了不少,原本和自己差不多高的,这下竟然明显的高出了一些,但是却像是瘦了些,想来这当家的还真是不好做。

    脸上的气质也像是成熟了不少,之前的那种稚嫩的感觉,再也找不到了。这几天他倒像是一下子长大了不少。

    “周晓白,你可算是好了啊”可这一开口,成熟的感觉立刻消失,周晓白觉得他还是那个痞痞赖赖的男孩子。

    但是给他这么一问,周晓白的心情倒是奇迹的好了不少,“怎么,你还盼着我来啊”

    商略行倒是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周晓白抬杠,很有诚意的点点头,“那是那是,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天,我算是头大死了。”

    “是嘛,我倒是觉得这几天不见店里大变样了,客人还是不少的呢。”这次周晓白倒是发自内心的赞许他。

    商略行果然是夸不得了,给了点阳光就灿烂,这会儿得意的不行,“那是啊,我哥哥才把店交给我,若是搞砸了,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确实这些天他累的不够呛,不仅是忙着装修店面,更是要和师傅商量改良菜色,更是要想出个点子,解释红豆腐怎么就忽然不卖了。

    说起了商洛染,两人都是沉默了一下。终于商略行忍不住问了出来,“周晓白,那天你去找我哥哥,说了些什么?”

    他真是相当的好奇,自打那天周晓白找了商洛染以后两个人就忽然病倒了。然后商洛染就绝口不提周晓白的事情了。

    现在的心情只想死啊,困的不行了,还要上班,还要开会。

    推荐好基友的书

    衣冠望族她生来不得家人欢心,本是她命中良人,却被嫡姐横刀夺爱

    一波又一波,她终是做为一颗棋子,另入世家名门为正室.

    受不尽的冷遇,活着,自在的活着……

    穿过繁华,行过平凡,不得不重入繁华。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