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五十八章酒楼变化

酒鬼花生2017-6-3 23:46: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八章酒楼变化

    什么?那小哥是商家的少爷。周夏桃的哭腔直接给卡在了喉咙眼里面,难不成自己的首饰还真是假的。

    周夏桃倒是不敢在村长面前放肆,收起了之前张牙舞爪的样子,也是知道眼前的小哥是商家的人,自己得罪不起,就算是自家老爷来了也要给他几分的面子。

    “就算你是……你是商家的人,也不能瞎说啊”周夏桃见着周围村民指指点点,忍不住分辩。心里寻思着,严家那老头子对自己到还是大方的紧,自己去了那么几日,不过就是软着身子说了那么几句,他就不住的把首饰往自己房里送了。

    严家家大业大的,怎么可能老爷送的是假的?

    商略行对这个胡搅蛮缠的女人算是厌烦透了,再看看周晓白并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就是放心的说开了,“果然是小门小户,没有见过世面的,你看这钗子,轻飘飘,一点称头都没有,怎么可能是真货。再说这镯子,一看瘪瘪扭扭的,完全没有真货的那般大气,也就是你这不懂的乡下****,才把这假的当成真的。”

    商略行是镇上的首富,家里这些东西多的去了,虽然他自己不带,但是眼光却是很毒,一眼就瞅见了周夏桃浑身上下戴的全是假货。

    周夏桃一个乡下丫头哪里认识,只觉得是老爷给的,金灿灿银闪闪的好不耀眼。平日里面还舍不得戴,今个回门想在乡亲面前威风一把,这才都戴了出来,却是给商略行这么一奚落。

    “哇”的一声,周夏桃哭着跑开了去。

    见到主角都走了,周晓白和商略行也不想呆着,坐上了马车就要走。一旁的周崇林还忙着点头哈腰给商略行招呼着。

    可惜商略行哪里把这小小的村长看在眼里,头也不点一下的就钻到马车里面了。

    周崇林倒是不以为意,以为人家大户人家就是这样的气派,反倒是觉得周晓白很是能耐了,竟然能和商家的少爷坐一辆马车,看起来还倒是相当的熟稔。倒是也不嫉妒,只是想着以后那合作社的事情若是有了商家的帮忙怕是更好办了些子吧。

    两人都坐在了马车里面,商略行偷眼瞄了一眼周晓白,只见她面无表情,还以为她恼了自己,刚才不给她家人面子,开口解释,“周晓白,刚才真不管我的事情,是那个女人太嚣张,竟然那么说你。所以我才想给你出口气。”

    周晓白还是板着脸,没有反应,商略行着急了,正要再去解释一番的时候,忽然就听到周晓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商略行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小妮子是逗自己玩的呢。

    要玩是吧,那大家一起玩,商略行嘴角裂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伸手过去直伸到周晓白的胳肢窝。

    “喂喂,不带这么玩的啊”周晓白别的不怕,还就怕这茬儿。

    商略行见着她叫唤,更是来劲了。这扰痒痒还是门技术活,既不能太重也不能太轻了,商略行平日里面在家中和姐姐妹妹玩的多了去,所以这门手艺算是熟稔的不行。

    果然周晓白没有几下就哀声连连,商略行听着她叫的可怜,也就动了恻隐之心,是不是自己玩过了,赶忙松开手。岂料这么一松开,周晓白就扑了上来,倒是没有继续扰痒痒,直接给掐住了他的脖子。嘴里还念叨着,“叫你还欺负我,叫你还欺负我。”

    商略行一时不查给掐了正着,顿时觉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眼睛直翻着白眼,周晓白吓坏了,生怕真是给他弄出什么问题来。这娇生惯养的富家子,自己还真是怕的很。

    岂料周晓白一松手,商略行立马跳了起来,向她扑了过来。周晓白才知道原来这坏小子又在骗人。自己一个闺女家的,肯定力气没有他们男人大,所以周晓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直接讨饶。

    商略行也是累的不成了,干脆两人说和。周晓白气喘吁吁的,“喂,你都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嘛”周晓白吭哧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

    商略行那小子,才是不在意,翻了一个白眼,倒是把周晓白损了一通,“就你这样子,还姑娘家?说出去别笑死个人了。你就这么出去,指定比我还像个小子。”

    什么?连性别都给质疑了,周晓白觉得是可忍孰不可忍了,坐了起身反驳着,“我哪里不像个闺女家了,哼,也就你不长眼。”

    周晓白今个想着要出门图方便也就穿的简单,深色的裤子和褂子,虽然不打眼,但是绝对不是分不出男女的地步,商略行就是故意逗她玩罢了。

    看着周晓白气的嘴巴嘟起来,脸圆滚滚的样子,商略行忍不住拍掌笑了起来。

    车厢里面笑闹成一团,刚才差点没给翻了,外面的冬至抓紧马缰,却是摇摇头,哎,这少爷也太不注意影响了吧。还在大马路上的呢。

    等着两个人闹够了,都是气喘吁吁的。商略行忽然想起了一茬子事情,“周晓白,最近镇上说着山上有老虎,柴火要涨价,这事儿和你有没有关系?”

    这几天虽然周晓白合作社还没有建起来,但是牛首山上有老虎的事情,已经开始放风出去里。要不这一下涨价啥的,大家怎么接受啊

    商略行家里占了镇上不少的生意,自然是用柴火的大户,这次涨价对他们来说影响最大。周晓白虽然和他熟悉,但是假老虎的事情也是不能叫他知道的。

    当然是矢口否认了。“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也是前些天听说山上有老虎,还好我已经把鱼苗都给弄来下来,要不……”周晓白拍着胸脯,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来。

    商略行果然就给周晓白的话给转移了视线。“你去山上的时候没有遇到老虎?”

    老虎,遇到老虎才见鬼呢,“没有,我去打捞鱼苗的方向,刚好和老虎不一个方向。”周晓白信口雌黄。

    “反正以后,你能别上山就别上山了,你家里应该也不差那点钱。老虎可是长了腿的,天知道今个在这里,明个又跑到哪里去了。”一说到这里,商略行倒是严肃起来,仔细的叮嘱着周晓白。周晓白只觉得一丝暖流划过心底。

    但是眼睛一翻,习惯性的就反驳开来,“你是不知道我们穷人家的苦,要是不上山,我家吃什么?”

    “要没有钱,我给你。”商略行脱口就出来了。

    你给我?周晓白心底腹诽了一下,你给我算什么啊,你和我又是什么关系啊,我凭什么拿你的钱啊。

    商略行也是觉得自己失口了,赶忙又加了一句,“我们一起合伙做生意,我自然是要给你分红的啦。”

    原来他是这个意思啊,那钱本来就是自己的,还说什么给自己啊。

    “少爷,酒楼到了。”冬至停下了马车,在外面恭恭敬敬的说着。

    周晓白不待商略行扶,自己已经跳下了马车。这次周晓白特地没有从小菜一碟的大门进去,反倒是想看看金玉满堂到底装饰的怎么样了。

    金玉满堂虽然名字取得这么富丽堂皇的,但是实际上却是只在边上开了一个小门,里面接着就是一个小小的院落,里面是小桥流水,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池塘,很是有一派江南小院的感觉。这在北方倒是难得一见的,里面各个院落分布很开。

    商略行给周晓白带着路,一边走了一边解释着,“我把酒楼旁边的一户人家买了下来,修了这小小的院落,是仿造南方的风格,你看看怎么样。”

    北方的建筑一般都是大气著称,很少有江南这种小巧精致的风格,周晓白一见之下就很是喜欢,但是又是不愿称赞商略行,只是答道,“马马虎虎。”

    周晓白眼中的欢喜,商略行却是看在眼里,知道她就是嘴巴硬,也不戳破,继续给她介绍,这个是弯月厅,那个是满月阁。名字倒是都很有诗意。

    等着周晓白一进去,商略行就拿出一个菜单过来。这个也是他听着周晓白之前说的,特地这几天做了来的。之前店里没有什么菜单,只是靠小二来口述,这样很是不便,这么一来倒是方便了不少。

    其他细微之间的变化倒是不少了,比如每个包厢阁楼里面的装饰风格不一样,甚至连碗筷都不一样。当然了,这精致的背后都是要钱来支撑的,。不过能来这里消费的,定是不在乎这几个钱的了。

    周晓白越看,倒是觉得越像现代的酒店了。自己不过就是随便说了几句,商略行竟然就给实施的这般给力了。

    “给。”商略行忽然塞给周晓白一张纸片。周晓白拿起一看,噗,贵宾卡001号。啧啧,竟然连这个会员制度都给他整了出来啊。

    商略行很是得意,“那是,你这个点子倒是不错,我就做了三十张贵宾卡,只有镇上有名望的人家才送去一张。这不现在大伙都是抢着要的呢。”

    确实又是几天不见,酒楼里面的生意倒更是红红火火了。

    我发现真是脑子像被门夹了,从前天都想说,更新的时间,结果说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说。这周我尽量三更,不成就两更。三更的时间定在,早上八点左右、下午…左右、晚上八点左右。若是两更的话,就下午…和晚上八点的了。

    继续推荐好基友的书。

    《重生豪门盛妍》小说作者:苏纾(23019754)

    仗着辉煌的家世背景,她肆意挥霍青春,用荒唐度日发泄对母亲再婚的不满,疏远了亲情。直到母亲离奇病故,自己也意外身亡后,以往忽略的种种阴谋浮出水面,她方才知晓过去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幸好,老天又给了她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温柔懦弱的母亲,天真单纯的妹妹……这一次,她决定代替早逝的父亲,成为她们的保护伞。

    喂,那些心怀不轨的小人,给姐滚远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