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六十三章各怀心思

酒鬼花生2017-6-3 23:45:4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六十三章各怀心思

    最后商略行是怎么回去的呢?

    还好他运气不算差到了极点,原来冬至见着自家少爷自告奋勇的要自己驾车去,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

    所以回去之后左思右想,还是想着跟来看看。没有想到这跟来还真是对了,就见着自家少爷歪在路边直哼哼,晓白姑娘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冬至到处打量了一番,就是没有找到周晓白的影子,“少爷,晓白姑娘呢?”

    “她回家了。”听着冬至提起周晓白,商略行顿时想起周晓白刚才气鼓鼓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什么?”冬至声音高了两度,这晓白姑娘是咋回事儿,见着自家少爷为了送她,结果弄成这样,她还就一个人走了,真是没心没肺。冬至很是为自家少爷不平,“她怎么这样。”

    商略行却是一翻白眼,“少在那里说她的坏话。”

    冬至晕了,自家少爷是不是魔怔了,自己为他打抱不平来着,现在他竟然还指责自己。哼,那啥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等到第二天周晓白再坐冬至马车的时候,明显的觉得了冬至对她态度不善。冬至隔着这么几天就要来接上她一次,两人已经很是熟悉了,平日里面一路上两人总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怎么今天他就是不爱搭理自己呢。

    “冬至,你怎么回事?”周晓白就是那副性子,不明白的地方一定要弄明白。

    “没啥事儿。”冬至阴阳怪气的说着。

    周晓白就是觉得他不对劲,扯住了他的马缰,“冬至,你给我说清楚,是不是我什么地方不对,要有你就直说。”

    冬至见着周晓白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也是来气,索性丢开了马缰,把话给说开了,“晓白姑娘,我们家少爷平日里面对你什么样子,你该是也清楚。你怎么就能这么狠心呢?”

    给周晓白说的一愣一愣的,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昨天商略行耍自己,自己还没有找他算账来着的呢,怎么冬至这里就是倒打一耙了呢?“我到底怎么了,你给我说清楚。”

    “哼,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晓白姑娘您还这样。虽然我是下人,但是也看不过眼了,今个就把话给说明了,昨天我家少爷都摔成那样了,你就忍心一个人走,把他留在那里?”冬至气呼呼的说着。

    什么?昨天商略行还真是受伤了?看冬至的样子倒不像是作假,周晓白心里顿时后悔了起来,难道昨天他没有骗自己,那他昨天到底怎么回去的?天啊“他昨天真的腿伤了吗?那他到底怎么回去的?”

    冬至气还没有平,鼻子一哼,“你这不是知道的啊现在才知道关心他到底怎么回去的,昨个人哪里去了,要不是我想着少爷,我家少爷怕是要在荒郊野外过夜了。”

    “我们少爷还真是心好,自己伤成那样了,回去了还说是自己不小心摔着的,就生怕其他人埋怨上了姑娘。今个一早还不叫我伺候,非要叫我再来接姑娘你。”冬至这么说来,还是话中带着气,要不是少爷吩咐,自己才不想来接这忘恩负义的女人呢。

    一听冬至找到了商略行,周晓白愧疚的心这才好上那么一点,看着冬至的样子,周晓白知道他是误会了自己。只得把昨天商略行逗弄自己的话告诉了冬至,冬至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

    哎,都是自家少爷,自己没事怎么就能诅咒自己的呢。也难怪人家晓白姑娘生气。

    周晓白倒是没在纠结这个事情了,反倒是觉得商略行还真是受伤了,自己丢下他很是有些后悔和愧疚。伤到了腿,那自己是不是该去看下他的呢。要去该带点什么好的呢?

    吃的?他家算是多了去。药材?他指定也不缺这口,那自己总不成空着手去的吧。忽然周晓白想到了,对了,可以带点神水去的啊。

    之前自己记得,狮子头的瘸腿像是喝了神水之后渐渐的好了。那么看来神水应该是对这个很有效的。“冬至,回去,我先要回去一趟。”

    等着周晓白抱着神水,到了商府,她却是犯难了。自己带来的神水,该怎么说才好呢?若说是神水怕是他们不信,就算是相信了,以后追问自己倒是麻烦的紧。自己该怎么给他呢?

    有着冬至带路,周晓白很快的就到了商略行卧房的门口。刚巧冬至有些事情走开了,他想着这都到了门口,周晓白自己进去该是没事了。

    等着冬至一走,周晓白却是站在那里不动了。琢磨着,到底该怎么样把神水给他。忽然扫在了走廊边上有个小丫头在熬药。

    周晓白忽然想到一个主意,走到那小丫头身边,和她耳语了那么一番。小丫头犹豫了半响,才点点头,又看了一眼周晓白,这才走开了。

    原来周晓白问了清楚,这小丫头正是在帮商略行熬药。她就想着把神水放到药里面这么一煎,应该效果也不会差的吧。

    所以就说服了小丫头,叫她离开,自己来。那小丫头见着周晓白是冬至带来了,又说是自家少爷的贵客,也就不敢得罪。

    等着药熬好了,周晓白推开了房门。

    顿时几个人都是一愣,原来屋子里面不是就商略行一个人,而是还有这唐流风和商洛染。

    周晓白这还是上次之后第一次见到商洛染。他瘦了,样子像是憔悴了许多。周晓白不由得心里划过一丝的心痛。一眼之后周晓白却是再也不敢望向商洛染。免得自己伤心,人家厌烦。

    “周晓白,你怎么来了。”倒是商略行先反应过来,他一眼就见到周晓白手里端着的药了,惊喜交加。“周晓白,你是帮我去熬药了吗?”

    商略行的话,这才叫周晓白从自己思绪里面出来,连忙把碗端到了商略行面前,“是的,这是我去煎的药,给。”

    “喂喂,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我可是伤员啊。”商略行见着周晓白刚才看自己哥哥的眼神,本来好好的心情一下子低落了下来。这个周晓白到底是来看自己的,还是来看哥哥的?记得之前她和自己哥哥说话就是低声细语的,怎么轮到了自己就是一般的恶声恶气?“你会不会熬药啊,你该不会下毒害我的吧。”

    心里一不爽,商略行说起话来就没遮没拦,刺人的很。周晓白气急了,想着自己怎么就这么找抽呢,人家本来就不待见自己,自己还要热脸去贴个什么人家的冷屁股。就要把碗往地上丢。“对,没错,我就是下毒了,你爱喝不喝不喝拉倒。”

    唐流风却是赶紧抢过,又凑在鼻子前面一闻。“好东西,可不能这么浪费了。”转而向着周晓白,“晓白,可不能这么任性,你知道这碗药材多珍贵的吗?里面的人参和当归都是五百年以上的。你这一摔下去,至少就是上百两的银子。”

    啊,周晓白也愣住了,本来以为随便一碗的跌打损伤药,没有想到竟然里面用了那么珍贵的药材。还好自己一下没有真摔下去,要不自己还真是赔不起了。

    “商家少爷,你还是趁热喝了吧,这药我敢打包票,定是没事的。”商略行把碗递给了商略行。

    商略行却是毫不迟疑的接过,本来那话他就是想刺激周晓白的,刚一出口就后悔了。

    “唐家小哥,你是不是弄错了,这药是我亲自去抓的,也就是平常三五年的人参和当归。”商洛染却是开口道。

    唐流风连连摇头,“不可能的,这味道完全不是三五年的药材会有的,我是不会弄错的。”

    刚才给商略行那么一说,周晓白满肚子火气,本来一点的愧疚之心完全的消失了,“流风哥,怎么今天是你出诊,蓝河叔呢?”只是拉住唐流风说话,懒得理会那个叫人生气的人。

    “我爹他昨日便来了,见着商家少爷没有什么大碍,所以今个就叫我来跑腿了,谁叫我年纪小,只能跑跑腿。”说着一笑。

    “那你看完了吗?”周晓白扯着唐流风的袖子问道。

    “恩,等着商家少爷喝完药,我就没事了。”

    “好,那流风哥,我和你一起回去,到你家蹭饭去,中午我要吃上次的红烧肉。”

    两人自顾自的说着话,倒是把屋子里面的其他两个人完全忽略了。

    商略行一口气喝下了一整碗药,顿时觉得嘴巴里面全部充斥着苦味。但是看着眼前两人恍若无人的样子,很是觉得苦不堪言。“喂,周晓白,你这是来干嘛?”

    “来下毒的。”周晓白眼皮一翻,哼,气死你。

    听着她这么说,商略行反倒是不生气了,腆着脸,“好啊,好啊,欢迎每天来投毒。”

    周晓白看着他那赖皮的样子,倒是也忍不住笑了,“你这嘴巴,就不知道说句好听的?”

    “你像是也不会说句好听的。”商略行见着周晓白不再板着脸,倒是松了口气,刚才自己还真是过分了点。

    周末加班一天半,我的神啊,要不要这么悲催,三更会死人的吧。

    《仙生逍遥》小说作者:玉昵酱(2285452)

    卜算子:“身为逍遥派第十三代弟子,要以斩妖除魔为己任”

    方泠芷:“是,师傅”

    卜算子:“速速亮出你的本命兽来”

    方泠芷抱出油光水滑小野猪一头。

    卜算子:“不要备用粮食亮出你的仙器来”

    方泠芷抽出破旧裂皮长古箫一把。

    卜算子:“不要烧火棍话说你是打算混厨房的?”

    方泠芷:“师傅,你不懂。这叫一猪一箫混逍遥,仙资虽低道行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