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七十五章上当受骗

酒鬼花生2017-6-3 23:45:16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一百七十五章上当受骗

    周晓白差点没有笑了出来,叫她去搭把手,那岂不是羊入虎口,还不知道要给她顺手牵羊去了多少。这样还算好的,就怕她又去给自己生事儿,当然是万万不可的了。

    “二婶,俺都安排好了,你和二叔还是回家歇息的吧。”周晓白话说的客气,但是语气中的不可拒绝却是罗氏听的分明,待到还要再去磨上一磨的时候,周晓白已经走远了。

    罗氏只能啐了一口,讪讪的走了,心里还是暗暗骂着,这个周晓白一点都不顾念亲戚情面。

    这种亲戚,周晓白觉得不要也罢,简直和人家燕大娘、桩子娘她们没有比的。家里起房子,按照惯例,周家要管这么多工匠的饭食。这么多人,做起来,光是靠杨大娘自然是不够了,所以燕大娘和桩子娘老早就来说要帮着做饭。

    不想理会这些鬼人,周晓白拉着晨墨就回了家。见着她们都已经忙活开来,先要把主食都给做上。

    做活的人饭食大,要是吃不饱的话,也是不成的。这次周晓白倒不是舍不得,而是人太多了,周晓白要是见天的弄白面馒头也是有些承受不住的,所以倒是听了她们的话,直接从镇上扛来了几袋子的玉米面。

    这会儿她们几个大娘已经给自己蒸上了几锅。燕大娘甚至看着自家的蒸锅不够大,直接把自己的搬来了。不过这些天她们都在一起吃,家里没有倒是也没啥。

    菜都是自家园子里面的,自打杨大娘成天在自家帮工以后,她就放下了自家的园子,专心给周晓白家里打理,这么些时日下来,倒是已经种上了不少的菜。

    但是周晓白还是觉得有些不够,打算去割点肉,不过今个是来不急去镇上汪大叔那里了,只能到村头的周屠夫那里。

    这次周晓白倒是知道了这边的习俗,都爱吃些带肥肉的,所以干脆就割了五斤的五花肉回来,麻烦大娘们帮她做一锅五花肉。

    另外自家的神仙茶也是不能吝啬的,周晓白饭菜不会做,但是端茶递水什么的倒是可以有。自家几个灶台都站满了,周晓白就很晨墨到了燕大娘家里借了厨房。

    晨墨对这个倒是熟门熟路的,不大会儿就给捣鼓出来了神仙茶。

    周晓白先是舀了一勺子,叫他尝尝。

    “姐,这是啥啊,这么好喝。”晨墨也是第一次喝神仙茶,很是觉得不错,连着喝了整整一碗。

    “这是姐刚捣鼓出来的神仙茶。”

    一听着说神仙茶,晨墨激动了,这些天他虽然在学堂里面,但是也听着人说起过这神仙茶,说是味道怎么,有什么功效之类的,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姐姐给弄出来的。“姐,这茶是你弄的啊。”

    看着晨墨的样子,周晓白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等你去学堂的时候,给你带上一罐子,反正这东西存不住,你分给其他的人也尝尝,咱家不比别人,也就这个能拿的出手了。”

    晨墨一听高兴极了,这下他倒是可以去学堂里面得瑟一下了。等着神仙茶稍微凉了那么一下,周晓白和晨墨就端着去给工匠们喝了。

    周晓白这么做也不是没有私心的,现在虽然神仙茶在镇上销路倒是打开了,但是村里的人都还不知道,更是舍不得来喝。

    现在开春了,这些工匠们就是到处起房子,见识的人也多,若是给他们喝了,也算是免费的打了广告的不是。

    “各位大叔,先来歇歇,喝口茶。”周晓白在树荫下把篮子摆好了,就叫喊他们过来。

    虽然日头还不是很毒辣,但是这么忙活了大半天的,大伙儿都是又累又渴的,周晓白送的这茶水更是合适。

    看着茶碗里面水的颜色有些不同,大伙儿也没有在意,待到喝了下去才觉得有些不一样,纷纷问着周晓白这到底是啥。

    周晓白笑着说,“这是我们家的祖传秘方弄的神仙茶,清热益气、滋阴祛火,各位大叔喝了指定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晨墨在一边捂着嘴笑,他可不知道这神仙茶怎么就成了自家的祖传的了。

    一个见多识广的大叔,“闺女,这就是这几天在镇上卖的神仙茶吧。前个俺婆娘去镇上,说是尝了碗啥子茶,回来一直说道着,俺还不信,想着不就是一碗水啥的嘛,能好喝到哪里去。没有想到这滋味还真是不错。”

    另外一个大哥也是接过话头,“是还真是不错呢,昨个俺家的孩子嘴角生疮,也说是喝了什么神仙茶,没有想到就是这个啊。”

    这两位一说,周晓白就乘机说开了,自然是越好越说的了,简直要把这神仙茶快比成了琼浆玉液了,不过说到后来她自己也不好意思了,只是招呼着他们别客气。

    其实周晓白自己也闹不明白,神仙茶里面加上了神水,到底效果能有多好,反正指定是比一般的效果多了去,这是自然的,这么一想,她又释然了,神水啊,这也不就是琼浆玉液了。

    喝了周晓白的神仙茶,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工匠们都觉得劲头流,不待燕大叔催促就下地干活了。

    过不了多大会儿,燕大娘她们那边的饭食也做好了,等着端来一上桌,他们更是大呼主人家太舍得了,连过年里面才会做的红烧肉都放上了。

    吃的过瘾,他们做活也很卖力,一晌午的时间,地基已经挖了不少了。吃完了晌午饭,周晓白看着活计做的差不多了,也应该叫人家送砖来了,就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去镇上问问了。

    这次是来付钱的,周晓白一来,人家店家很是高兴,“晓白姑娘,你要的砖头已经都给您备好了,你看看什么时候要。”

    那掌柜的很是热情的,指着后院里面堆起来的砖头。周晓白也算是小心的人,走了进去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异状,所以很是满意的就交了钱,看着他们在门口装车,正要拉去周家村。

    “等下。”忽然听到一道清冷的声音。

    忙的热火朝天的几个人反射性的都停住了,周晓白一看竟然是商洛染。

    又是几天没有见到他了。上次在商家,周晓白只扫了那么一眼就没有再看,这次却是看的分明。

    商洛染清瘦了些,一身的白衣在他身上倒是有些显得空空荡荡,只有一双眼睛却是寒若深潭,但是神采却像是少了几分,空洞洞的。他这是怎么了?倒是像大病未愈的感觉。

    周晓白见了他这个样子,心里也是有些钝痛。“洛染。”

    在她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周晓白已经自发自动的叫了出来。但是商洛染却是像没有听到。周晓白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的苦笑,原来他眼中一样还是没有自己。

    商洛染像是真没有见到她一般,从她身边走了过去,直接走到了车子边上。“住手,你们想糊弄谁?”

    这又是在闹哪般?周晓白不得不出口,“商洛染,我在办正事。”

    “你别慌着。小心上当了。”商洛染这才像是见到了周晓白一般,扭头和她说了一句,但是只看了她一眼,就飞快的把头扭了过去。

    周晓白顿时觉得很受伤,自己就长的那么见不得人,长的就那么碍眼吗?就算是他不想见到自己也不至于做的这么明显的吧。

    立春见着周晓白这样,却是赶紧从后面赶了上来,悄悄的在周晓白的耳边说着,“晓白姑娘,这些天我们少爷心情不好,你就多担待着点,”

    周晓白心里这厢觉得很受伤,但是商洛染却是心里也相当的不好受。这几日在家,那个温翠翘弄的自己家里家犬不宁的,今日自己才找到机会出来透透气。

    也没有叫人,就带着立春四处看看,没有想到这么一逛,竟然见到了周晓白。商洛染的脚就再也移动不了了,还是立春在后面提点着,商洛染才觉得自己的失态,自嘲了一下,见了又怎么样,还不若不见。

    虽然只是远远的看了周晓白,但是商洛染却是发现,她像是一点都没有变,自己似乎就可以看到她脸上的那抹调皮的笑,和一笑起来,脸上就会有的小酒窝。虽然瘦了点,但是更是显得窈窕了,还是那么的活力十足。真好。

    他正要走的时候,却是发现了有些不对,好像周晓白在买砖头,但是这家的砖头却是有些问题的。自己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周晓白受骗吧,只能走了过来,叫他们住手。

    可是等他一走近,却是不敢再正眼看周晓白一眼,生怕自己再多看一看,眼中的异样就要被她发现。

    “商洛染。你到底要闹哪般。”周晓白已经从刚见到他时候的魔怔里面走了出来,既然人家不想见到自己,自己总不能还那么死皮赖脸的扒着他吧,声音也是冷了几分,总不能仗着自己喜欢他,就在这里捣乱的吧。

    “晓白,你先别发火,这家卖给你的砖是假的。”商洛染的声音还是淡淡的,但是眼睛却没有望向周晓白。

    发现了,这几天没有怎么熬夜之后,脸上的痘子和过敏都消了下去,果然熬夜是女人的天敌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