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九十一章媒妁之言

酒鬼花生2017-6-3 23:44:33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一百九十一章媒妁之言

    望着张大嘴巴吃惊不已的梅媒婆,周根生只是笑笑,他不是那种迂腐的大家长。虽然自古以来婚姻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

    现在周晓白父母不在了,他一个做爷爷的,当然是可以做主,但是经过了上次周喜凤来说亲的事情,周根生知道他这个孙女,自己主意很大,对自己的婚事也是有自己的想法。

    所以也不便这么就随便答应了下来,要等着周晓白回来,看看怎么样。不过她一个小孩子,主意再大,也是要自己把关的。

    这门亲事,他倒是觉得好的紧,倒不是说贪图他们商家的钱财,而是那商家少爷,他自己也见过的,人品长相都很是出色,人中龙凤,以后定然是有大出息的人。

    既然周家的闺女来了,梅媒婆打量了一番,堆起了满脸的笑意。“周家姑娘,我也不废话了,今个我是来帮周家少爷来提亲的。”

    周晓白别的没有觉得,只是觉得她怎么一笑起来,脸上的脂粉就直掉,只觉得很是惊悚。心里直想着,这古代的化妆品质量也太差了吧。不过这也倒是一条生财的路子,不管什么时候女子都是爱美的,若是自己能造出比这好多了质量的脂粉,那定然是大卖。

    恍惚之间,就听着那梅媒婆说了一声,“怎么样,周家姑娘你就吱一声啊”

    周晓白好生尴尬,“不好意思,梅媒婆刚才我没有听清楚。”

    啥,梅媒婆戛然而止。感情刚才自己说的热火朝天的,人家姑娘家没有听?梅媒婆差点没有跪了。得了,人家出钱的是大爷,梅媒婆只能再说一次。

    不过刚才酝酿了半天的感情,这下却是再也笑不出来了。“周家姑娘,这拖我来提亲的是商家的少爷,他家的家世不用说,你也知道的,不仅是在镇上首屈一指的,就是在别的地界儿也是有他们家不少的生意。所以你这一嫁过去,吃穿是定然不愁的。

    偏生人家周家少爷痴情的很,就看上周家姑娘你了。说是非要你不娶,你看看,直接过去就是正房的太太,这可是我老婆子做媒这么多年来,第一桩遇到的呢。这么天大的好事,就等着姑娘你点头了。”

    周晓白也不言语,就等着她说完,心里却是直发慌,但是带着一丝淡淡的甜。她知道古代婚姻很是重视门当户对,尤其是商家这样的大户人家,更是在乎这个的紧,所以他能这样对自己已是不易了。只是自己……

    看着周晓白低头不语,梅媒婆以为她还在犹豫,又是添油加醋的一番好话,“不说商家的家世,光说商家少爷自己,也是相貌堂堂,年纪轻轻就管理了商家的生意,前途不可限量。

    所以就算是你家世低了那么一点,去了他家,有商家少爷护着,肯定是一点亏都吃不得。

    虽然他不是长孙,但是现在商家的生意都是他打理,所以……”

    什么不是长孙?周晓白猛的一抬头,“你是说谁向我提亲”周晓白忍不住声调高了起来。

    把梅媒婆给吓住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啊,商家的少爷。”

    周晓白声音又是着急了起来,“商家的大少爷,还是小少爷”

    “小……小少爷。”这话一出口,周晓白只觉得五雷轰顶,一声声响雷在耳边炸响,全身也像是无力一般,直接瘫倒在了椅子上。

    脸色也“刷”的一下变白了,感觉所有的血液都像是给抽走一般。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事情怎么可能?周晓白希望这事情是假的,但是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不由得她不相信。

    嘴角不由得漾出一抹苦笑,笑自己怎么那么傻,都一次两次了,她自己怎么还会期待呢。自己怎么还会以为是他来求亲呢,还会担心他会为了这亲事和家里怎么样呢?

    周根生和梅媒婆见状,却是吓得不行,两人都赶忙跑到了周晓白近前。周根生掐了掐周晓白的人中,“晓白,你这是咋的了。”

    周晓白失神的摇摇头,“爷爷,我没事。”

    梅媒婆拍拍胸口,“小姑奶奶啊,你还真是吓死个人,就算是欢喜也不能这样的吧。”

    欢喜她竟然以为她是欢喜才会这样,周晓白只觉得胸口很是气闷,尤其是那梅媒婆还在一边喋喋不休的叫嚷,周晓白头都大了一圈,无力的扯着周根生的衣袖,“爷爷,你叫她赶紧走。”

    看着周晓白的样子,周根生也是有些担心。还是周晓白的身子重要,“梅媒婆,今个我家闺女身子不适,要去休息了,就麻烦你了。”

    梅媒婆也是人精一样的人,“那这门亲事呢?”

    周根生却是暂时不敢答应,只是推说还要考虑,就把她打发走了。梅媒婆见周晓白这样,确实面色不对,想来今日再说下去也是肯定无用了,临到出门的时候,还再三的说,“老爷子,这门亲事可是打着灯笼也再也找不到的好事儿了,你就好生的再思量思量。明个我再来。”

    等着梅媒婆走了,周晓白这才觉得耳根子清净了些,刚才那种脑袋就像是要炸开的感觉,才算是好了些。

    周根生也不敢说话,只是在一边看着,半响见着周晓白面色好了些,这才开口,“晓白,刚才的事情你咋想的?”

    怎么想,这事情自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周晓白很是坚决的的摇摇头,“爷爷,这门亲事,我不答应。”

    什么?不答应,虽然刚才见着周晓白的反应就猜到会这样,但是听着周晓白这么说出来,周根生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晓白,这你咋不答应呢?人家略行条件那么好。”

    好,没错,虽然他很好,但是也不是自己的菜。周晓白还是摇摇头,“就算是他再好,我也不喜欢他。”

    周根生失笑了,“你这丫头,人小鬼大的,才多大点,还什么喜欢不喜欢的。等你嫁给了他,自然是会喜欢上的。”

    古代都是盲婚哑嫁,确实不存在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但是对于周晓白来说,却是不可能。她这么努力的生活,就是不想命运掌握在老天,掌握在人家手中。成亲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怎么可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嫁人的呢?更何况她心中还……

    “爷爷,你不是说商家齐大非偶吗?”周晓白努力压抑掉刚才因为商略行而带出的一丝丝情绪。想起了之前爷爷劝说她的话。

    周根生以为她是为了这个事情别扭,却是笑了起来,摸摸胡子,“丫头啊,你真是想多了,之前我是没有见过商家的少爷。这么些天瞅下来,我倒是觉得略行这孩子,一点都不骄纵,反倒是能干的很,你嫁给他定然是亏不了的。”

    周晓白没有想到商略行还这么有本事,竟然这么几天就叫爷爷对他改观了。“反正我是不想嫁给他。”

    其实现在这么细细的想来,商略行对自己好像也确实还不错,虽然嘴巴上坏了点,但是却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自己不好的事情。对自己也算是不错,但是周晓白从来没有往那个方面想过,自从那次明月湖之后,她也以为他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

    但是没有想到几天没有动静,一动静就是这般的吓人。周晓白不是旧时的女子,所以自然是不肯的。

    周根生却是不那么想着,他以为周晓白只是小女孩,脸皮薄,不好意思说罢啦。每次见着商略行和自家的丫头,吵吵闹闹的样子,分明就是欢喜冤家,他就不信了,自家丫头对人家没有一点好感,否则人家怎么肯上门求亲呢。

    反正周根生是对商略行满意的不得了。

    本想打开门,去散散心,但是周晓白门一打开,发现外面的人竟然都没有走,见着周晓白一出来,纷纷的问着,“晓白,听说商家来求亲了,是不是?”

    “晓白,你答应了没有?”

    “废话,晓白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拒绝。人家是当大房,不是小妾”

    门外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周晓白却是一点心思都没有,只能摇摇头,又把门关上了,叫爷爷去应付。

    周家热闹的不行,而商家这会儿也是不太平。

    商洛染早上去给奶奶请安,忽然就听说了商略行已经磨得奶奶答应,现在已经央求了媒婆去周晓白家求亲了,顿时也是觉得五雷轰顶一般的感觉。

    立马着急的冲出去家门,想赶紧把商略行给拦住,可是等他找到商略行的时候,梅媒婆已经动身很久了。

    商略行正一个人站在那里,脸上笑意很浓。商洛染一见着他,却是脸冷凝了下来,“略行,我有事找你”

    商略行完全沉浸在找周晓白求亲的美梦中,见了商洛染也没有注意他的脸色,还很是高兴的对他说,“大哥,你知道吗?我终于说服了奶奶……”

    还不待商略行说完,商洛染却是忍不住了,把他一拉,“跟我回家,我有事找你。”

    端午要放假了,嘿嘿。大家端午节愉快。今天难得的没有延迟吧,虽然后台又抽了一下下。想想明天干嘛去呢?已经团了两张电影票。是陪着妈妈看电影呢,还是到处逛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