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九十三章你也提亲?!

酒鬼花生2017-6-3 23:44:27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一百九十三章你也提亲?!

    虽然见着商略行这个样子,商洛染心中也很是难受,但是却是心里舒坦了很多,毕竟这个秘密埋藏在自己心里这么久了,能说出来,不管是对谁,他也只觉得畅快。

    说出了该说的事情,略行已经做了他该做的事情,自己也该做自己要做的事情了。商洛染看着屋里还是饱受打击的商略行一眼,最后说了一句,“对不起。”这才又出门了。

    不会儿,商老夫人的屋子里面就传来一阵怒吼声,接着又是听到了“噼里啪啦”的一阵摔东西的声音。

    几个老夫人房里的丫鬟婆子,躲在门边听着里面的动静,这老夫人是怎么了,又生了这么大的脾气,比上次略行少爷惹了老夫人的时候更是厉害。

    怎么会啊,刚才是洛染少爷进去,平日里面老夫人最疼爱的就是大少爷了,怎么会和他生这么大的脾气呢?

    但是她们哪里想到这次老夫人不仅是发脾气,更是恨不得打死这个自己喜欢的孙子,气的哆哆嗦嗦的举起手来,指着商洛染,“你……你给我再说一遍。”

    商洛染头稍微低垂着,声音却是干脆的紧,“奶奶,我也要娶周晓白为妻。”

    商老夫人整个就觉得世界像是疯了一般,怎么平日里面这么听话的商洛染,忽然跑来对自己说了这些话,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但是多次叫他复述,却是发现竟然是真的。

    商老夫人手边能丢的东西已经丢光了,一早的就叫商洛染跪下,和他好说歹说说了半天,可是商洛染却是一直执迷不悟,半点认错的意思都没有。

    他们兄弟两人,竟然都喜欢上了一个人,这会儿也说要来娶着她为妻。这是什么世道啊,“你……知道不知道你弟弟也喜欢她,还已经去下聘了。”强压下胸中的火气,商老夫人这样问着,希望说出这些,可以叫商洛染知难而退,但是没有想到商洛染却是点点头,“我知道。”

    这话说的斩钉截铁,一点犹豫都没有,“你这么多年的诗书是白读了的吗?这可就是你的弟媳妇儿啊,你这孩子……”

    商洛染却是抬起了头来,“奶奶,周家还没有答应下这门亲事,所以她也算不上什么我的弟媳妇儿,我这就去下聘。”

    什么要去下聘“我不许。我不能叫这种丑事发生在咱们商家。”商老夫人顺手把拐杖一丢,直接砸在了商洛染的额头之上。就算是打死他,老夫人也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情,乱/伦啊,这真是造孽。

    但是这次商洛染像是下定了决心,头上的伤口已经“汩汩”的流出血来,满面的鲜血,看着甚是恐怖,商洛染却是抹都不抹上一把,只是定定的对着商老夫人说着,“奶奶,我要去下聘。”

    商老夫人一拐杖砸出去的时候,也没有想到商洛染就那么直挺挺的跪着,躲也不躲闪一下,等着她见了商洛染鲜血满面的时候,心里已经是软下了几分,正要叫人来处理的时候。

    却是见着他一脸倔强的,说出那么一句大逆不道的话,怒又从心头起,“滚,你给我滚的远远的,不要叫我见到你。”

    商洛染却是也硬着脖子,什么话也不说,直直的站了起来,打开了门。门口的丫鬟婆子见着他这样,都是吓得大叫,“少爷,你怎么了,快请大夫来。”

    “少爷……”

    里面却是传来商老夫人的话,“你们都闭嘴,不用理会这个孽障,他死了才省心。”

    商洛染却是向着那些受到了惊吓的丫鬟婆子们微微一笑,轻声说着,“我没事,你们赶紧进去打扫一下房间,伤着了老夫人却是不好了。”

    见着两人闹成这般,他们下人们却是也不敢多说什么。

    商洛染只是随手擦擦面上的血迹,本想就这么出门,但是想着自己这个模样出门,定然是会吓着人的,所以回去屋里,稍做梳洗这才出门。

    他却并不是去回春堂包扎伤口,而是直接到了城中另外一个胡媒婆那里。等着他把来意一说明,胡媒婆可是笑裂开了嘴,连连拍着胸脯说,这事儿包在她身上。

    商洛染只是淡淡一笑,把早先备下的银子递给了胡媒婆,并许诺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虽然胡媒婆已经打着包票,但是商洛染却是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拿了人的银子,胡媒婆收拾了一番,就出门了。

    商洛染也没有回家,只是坐在这里等着消息。

    再说胡媒婆一扭一扭的就到了周家村。事出突然,商家大公子也催的着急,胡媒婆那一套的礼仪也来不急的备下,只是叫了几个人,先去探探女方的口风。

    虽然这个在她看来完全是多此一举的,商家大少爷啊,镇上多少未婚女子的梦中良人啊。她就不信,那个乡下女子会不答应。

    本来以为是顺风顺水,水到渠成的事情,可没有想到一到了周家的门口却是吃了一个闭门羹。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是听着院子里面有几个女人家的嬉笑声。

    “有人吗?”胡媒婆冲着有声音的地方叫嚷了几声,这才见到一个中年****走了进来。见到她愣了一下,“你找谁?”

    胡媒婆见到来人竟然不认识自己,心里有几分不愉快了,想想她是镇上鼎鼎大名的胡媒婆,这会儿竟然有人不认识。但是随即又想着,不过是一个乡下女人,眼界小,不认识自己也就算了,鼻子一哼,身子一扭,“我找周家的长辈。”

    那中年****,不冷不热的打量了一番,嘴里念叨一句,怎么又是个媒婆,还不一样什么的,这才说了出来,“周家老爷子起房子去了。”

    起房子去了,胡媒婆没有想到会找不到人,难道自己要去那里找人那怎么可以。挥手示意身后的喇叭唢呐先停下,人都不在,省省力气先。

    “那这位大娘,能不能麻烦您去帮我叫一声,说我是来说亲的。”胡媒婆小心翼翼的说着。

    “那你等着。”那位女子,看了胡媒婆一眼,回去厨房放下了手中的勺子,又是交代了几声,这才出门。

    主人家不在家,胡媒婆也不能进门,只能和她带来的几个人在门口干等着,不多会儿功夫,就见着刚才的那个女子,带着一个年岁看起来不小的老爷子回来了。他们身后还跟着一个十来岁的闺女。

    一见到院子里面这种架势,周晓白要是再不知道是什么人,那就真是缺心眼儿了。但是她倒是奇怪了,不是才打发掉那个媒婆,怎么还没有几日,竟然换了一个媒婆来了。

    周根生倒是很客气,笑着把胡媒婆给引了进门。

    等着胡媒婆把来意这么一说,周根生和周晓白都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胡媒婆还以为他们爷孙两个喜疯了的呢,笑嘻嘻的,“老爷子,你这可是有后福了,要是你孙女嫁给了商家少爷,定然是什么都差不了的。”

    周根生还是木木愣愣的,“你是说商家少爷,是哪个少爷?”

    胡媒婆一拍手,“自然是大少爷了。”

    周根生差点没有一个坐稳,直接要掉在了地上了。这到底是在唱哪出啊之前他见着是媒婆上门,还以为是商略行又换了一个媒婆来,可是这越听越觉得不对了,所以才这么一问。

    刚才来求亲的不是商略行,商家的二少爷的嘛怎么现在换成了商洛染,他只觉得自己脑细胞不够用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他们兄弟两个竟然同时来求亲周晓白也是给这个事实给弄晕了头。不过总算是没有失态。

    见到他们两人如此的反应,胡媒婆也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你们可是有什么顾虑?商家大少爷,那可是多少人家求都求不来的……”

    这次却是周晓白打算了她的话,“胡媒婆,你确定你是来为商家大少爷求亲,而不是小少爷。”

    胡媒婆眼睛一横,“你这丫头,怎么能怀疑我老婆子的眼神呢。这商家的大少爷和二少爷,我怎么会分不清的呢。”

    听了胡媒婆的话,周晓白终于能肯定这次不是弄错了,而是实实在在的商洛染也来求亲了。

    若说是早上那出的求亲,是五雷轰顶,那么现在的这出就是叫她瞠目结舌。别说是周根生了,就连她自己也是觉得怎么脑袋就像是生锈了,转不过来弯了呢。

    这两兄弟到底是怎么了,会不会是相继来逗弄自己?若是这样,两人也太会捉弄人了。

    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周晓白这次听明白了胡媒婆的来意,从早上一直压抑在心里的那团乌云,像是一点点淡去了。更多的是哭笑不得。

    不管怎么说,先把这个媒婆打发走再说。周根生这会儿已经消化不了这个事实,呆愣在这里,周晓白不得不硬着头皮,算是好说歹说,把这媒婆给送走了。

    商洛染竟然也找人上自己家里提亲了周晓白还在努力的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