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九十六章上门逼亲

酒鬼花生2017-6-3 23:44:17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一百九十六章上门逼亲

    什么?爷爷帮自己定下了,周晓白还来不急欢喜,忽然就有了种不祥的预感,着急问道,“爷爷,你给我定下什么了?”

    周根生还以为是周晓白不好意思,又是拍拍她的小脑袋,“怎么,你还不好意思啊就是帮你定下了亲事。”

    定亲了?周晓白顿时昏了,“爷爷,你答应了哪家的亲事?”

    周根生还不明所以,很是疑惑的问着,“还能有谁家啊,自然是商家了。”

    “那是大少爷还是小少爷?”周晓白却是着急的不行。

    “当然是略行了,那孩子我看着不错,看着你们相处倒是也很是有几分的意思,所以刚才梅媒婆来了的时候,我就答应了她。”

    什么?周晓白只觉得又是白日里面一道惊雷,爷爷竟然答应了商略行的求亲,“爷爷,你怎么答应了他的求亲。”

    “这有什么不对吗?你刚才不是也是去找了他的吗?”周根生还半点没有明白过来。

    周晓白一跺脚,顾不上害羞,说了出来,“爷爷,你弄错了,我是和商家大少爷……”

    商家的大少爷?周根生愣住了,怎么会是这样?

    “爷爷,你快帮我去想想办法,我不会嫁给商略行的。”周晓白实在是不能忍了,晃着周根生的胳膊。

    周根生也是糊涂了,之前不是半点征兆都没有。见天的来自己家里的也就是商略行啊,怎么周晓白反倒是和商洛染搅合在了一起呢?

    “你别晃了,你晃得我都头晕了。”周根生把手给抽了出来,也是一脸严肃的问着,“晓白,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这都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周晓白连自己都没有整理清楚,就连和商洛染两人的感情,也这才是弄清白。不过她和商洛染之间的事情,肯定是不能和爷爷直说,只能挑着说了些。

    “爷爷,我和商略行可是半点关系都没有,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想着来提亲了。指不定是脑袋是给门夹了的呢”周晓白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自己,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的吧,更别提什么明示暗示了。

    每次和他见面难得没有不吵架的,就这样他还见鬼的和自己来提亲,莫不是这人有什么受虐倾向的吧。

    周根生一打周晓白的脑袋,“你都瞎说些什么呢。那你和商家大少爷是怎么回事儿?”

    周晓白低头想了想,避重就轻的解释,“我和他也就是两情相悦,之前我们之间发生了点误会,所以他现在才来提亲。”

    “你这个鬼丫头,什么情不情的,你这才多大的年纪,就和我说这个。”周根生白了周晓白一眼。

    这下周根生才是彻底的郁闷了,自己怎么做了一件这么乌龙的事情呢。连自家孙女的心思都摸不准,这下更是弄岔了。

    “那现在咋整?”周根生也是为难了,后悔的不行,干嘛自己那么多事。

    周晓白哪里知道,“我不管了,爷爷你答应的就你去帮我解决,反正我是不去嫁给商略行的,要嫁你自己去嫁。”

    “你这死丫头,说的这是什么话啊就算是我愿意,人家商略行怕是也不肯。反正这是你的亲事,你自己去解决。”周根生犯难了,虽然话这么说,但是他怎么能不管的呢。

    “丫头,你是认定了商洛染的吗?”也不和她闹了,周根生开始想着正事。

    周晓白点点头,虽然未来的事情大家都不能确定,但是她非常肯定,这一刻,她是真心的喜欢商洛染的,真的想和她一起。

    但是周根生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的担忧,商洛染自己也见过几面,虽然也是一表人才的,但是怎么看也是觉得性子没有商略行那么好。怕是周晓白嫁过去会吃苦的。不过现在周晓白都这么说了,若是自己再说什么,岂不是成了棒打鸳鸯的坏人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把商略行的这事儿处理掉好了,毕竟晓白对他看起来真是半分感情也无,这么勉强把他们捆在一起,强扭的瓜不甜的。

    一拍****,周根生也不说什么了,“好,那我现在就赶紧去找梅媒婆,希望还能赶上。”

    再说商洛染回到了家里,却是见到自家门前敲锣打鼓的不停。这是怎么回事儿?等着他往前走了几步,就听着身边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人说着,“姑爷,您可回来了。”

    商洛染一愣,姑爷,他这是叫谁?

    但是他马上就明白了。因为,那人转身就要给自己套上红绣球?商洛染自然是不肯的,反手一甩。

    那人眼中精光一闪,没有想到商洛染竟然反抗,不依不饶的,就要动手,强迫了。怎么会遇到这种人,商洛染心中懊恼,强拉人做姑爷的。

    脑袋里面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又多看了那人一眼,竟然是觉得很是眼熟,没错,果然是自己见过,竟然就是那晚抢自己的那伙山贼。

    那么自家大门前的大红花轿,自然里面就是温翠翘了。那人向自己抢来,商洛染现在在自家门前,自然是不会向上次那样吃亏的了。周围人多,他身形一矮,就从人缝里面钻了进去。

    那山贼大喝一声,“大家抄家伙,别叫姑爷跑了。”

    人群里面顿时闹成了一团,商洛染刚好趁着机会,溜了出去,见着后面没有了尾巴,他也不敢再外面多呆,便溜回家,想看看家里的情况。

    虽然大门给他们堵上了,但是商洛染毕竟是商家主子,自然是有办法进去的。等着他一到了屋里,就给商老夫人请到了大厅里面。

    商家大大小小几十口人,都是围坐在一起,愁云惨淡。

    见到商洛染一进门,商老夫人就是一声大喝,“孽障,你给我跪下。”

    商洛染很是听话的也就顺势跪下,这次的情形却是还很是有些棘手。但是头却是抬得高高的,不肯低下。

    “你这个孽障,之前不是说的好好的,把那个瘟神送了吗?怎么今日又弄出这么大的阵势?”商老夫人气的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其实商洛染也很是无辜,上次明明确实说的好好的,没有想到,这个温翠翘竟然又闹出这个事情来。只能梗着脖子说,“奶奶,这事是我处理不好,我会再去和他们沟通的。”

    说着就要起身,商老夫人又是一声喝道,“你给我回来,沟通?你要是能说好的话,也不会这么久都没有解决了。现在叫人把门都给堵上了,你出去还不给生吞活剥了啊”

    商洛染生生的停住了脚步,确实现在也不是什么好的机会,怕是外面那群山贼正是心头火气,保不住若是他们一怒一下,又把自己抢到了山上去,那可就麻烦了。

    “你先给我说清楚,你今日出去又做了什么事情?”商老夫人眉头紧紧的皱着,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望着商洛染。之前下人们汇报,她还不肯相信,就想听听商洛染到底怎么说,她就不信自己这个乖巧懂事的孙子,竟然能做出这种混账的事情来。

    不过商洛染这次注定是要叫她失望了,商洛染也没有隐瞒,就把今日他去找媒婆到周家提亲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后来遇到周晓白的那一段,他还是隐瞒了没有说出来。

    没有想到这次不是商老夫人出声,而是商略行冲了出来,“哥,你怎么能这样?”

    “略行,我和你说过了,我对晓白的心思和你一样,所以也只能这样表白心意了。我不想叫晓白误会。”虽然见到商略行眼睛里面冒出火的样子,他很是愧疚,但是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三个人的爱情,永远都是太挤了。

    “奶奶,你怎么了?”忽然那边传出一声惊呼,商洛染抬头望去,却是见到商老夫人歪在了一边。

    一堆人赶紧一窝蜂的涌了上去,端茶倒水,掐人中的。终于算是不大会儿功夫商老夫人渐渐的转醒了。

    一旁商略行还是那里愤愤不平,看着两人斗鸡眼一样的,商老夫人却是把手边的茶盏一摔,“你们两个还有心思在这里争风吃醋。尤其是商洛染,你做出这种不知羞耻的事情来,还好意思在这里和弟弟叫嚣。先去把你的这些破事给解决掉吧。”

    商略行有些幸灾乐祸的一笑,“是啊,大哥,大嫂都找上门来了,你还和我抢什么晓白。”许是气愤,商略行竟然讽刺起来商洛染。

    可惜商洛染却是一句反驳的话也无力。他一想到那个固执万分的温翠翘就是头顶发麻,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完全油盐不进的人,完全是软硬不吃,自己拿着她偏生没有办法。

    而刚好自己不管怎么说也是对她不起。看出了商洛染面上的异样,商老夫人也喝退的众人,打算和商洛染好生的谈谈。

    她总觉得这其中必有隐情,要不自己好好的孙子,怎么会和那种女人扯上的关系呢?

    “洛染,现在四下没有人了,你心里有什么话,就和我直说。”

    不好意思,今日这么晚了,哎,一切理由都是借口,我就不解释了,对不住大家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