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九十七章别有隐情

酒鬼花生2017-6-3 23:44:10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一百九十七章别有隐情

    一改刚才生气的样子,商老夫人反倒是和颜悦色的说着,“洛染,现在四下无人,你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就和奶奶说,奶奶看看能不能帮你。”

    商洛染低头略一思索,想着那天的事情着实丢脸,他是本一点都不想再提起的。但是事情弄的这么大了,是不是该和奶奶说下的呢。若是能寻求到她那里的支持,不说周晓白那里,好歹可以帮着解决掉温翠翘。

    正要开口,就又听着商老夫人说,“若是关于那个周家的丫头的话,你就趁早别说,死了这条心。”

    商洛染闻言,心中苦笑一声,没有想到奶奶这下对周晓白竟然反感如斯了。也是一个女孩子家,弄的他们两个本是相亲相爱的兄弟两人,几乎就要到了翻脸的地步。也不怪奶奶这么生气了。

    不过他本也不打算把周晓白的事情和奶奶说,只想把温翠翘的事情说出来,待到他刚把那天温翠翘率领着一班子山贼帮他抢了上山说出来。

    商老夫人眼中精光一闪,手中的茶盏,捏的死紧,嘴里挤出几个字,“那个女人竟然是山贼,还竟然抢你上山。”忍不住又是把商洛染上下打量了一番,虽然事情过去很久了,商洛染也像是半点事情也无,但是他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之前就觉得温翠翘那个女子,言行举止很是粗俗,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出身,主要是还敢对他们商家人不利。这次就算是商洛染肯让步,自己也不会答应的。

    商洛染继续说着那晚的事情,“……事情就是这样的,等着第二天一早,我醒来,见着周围没有人,就偷偷溜了回来。”商洛染终于把那晚的事情说了出来。

    商老夫人却是听出了有些不妥,追问了出来,“洛染,我问你个事情,你不要不好意思,一定要如实回答。”

    商洛染点点头,既然他都已经把事情说了,也就没有想着隐瞒。

    “那**昏迷之后,就是半点记性也无了?”商老夫人把疑问问了出来。

    商洛染脸色一红,随即又是一白,虽然不知道奶奶怎么会问起这么私密的事情来,但是还是回答了,“并无半点印象。”

    商老夫人嘴里喃喃自语,“这么说来,事情或者有转机,或许,你并没有和她发生点什么?”

    这怎么可能,商洛染摇摇头,“不可能的,奶奶,那日大早上起来的时候,我们两人确实是没有穿衣服。”

    商老夫人笑笑,“也这傻孩子,没有穿衣服这算什么。”

    不可能吧,哪里会有女子会这样诬陷自己,尤其是拿自己的清白来做赌注的。一见商洛染这个样子,商老夫人就知道他肯定不信。虽然一般的女子自然是不会这样的,但是那女山贼野性未驯,这种事情也并非做不出来。

    “那你可看到床上有落红?”商老夫人又提出了问题。

    商洛染也陷入了沉思,是不是自己真的被骗了呢?“那日我太慌乱了,趁着她出去梳洗,并没有注意这些,就跑了出来。”

    这下就更是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了,商老夫人忽然发话,“这样吧,洛染你先把那女子请进来,但是自然不是成亲。你就说我有话要和她说。”

    什么?奶奶要亲自找温翠翘。“奶奶,有什么话还是我去说吧,我怕……”

    “没事,你放心,奶奶虽然岁数大了,但是对付她,还是小菜一碟。我就要看看,她到底有没有说谎。”商老夫人目光如炬。

    商洛染这下给奶奶说的也是心思浮动,迫切的想知道,到底那晚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若是假的话,那一切都好说了。若是真的,那再坏也不过就是眼前这种结果了。

    等着商洛染走出门,商老夫人招手叫一婆子进来,在她耳边一声耳语,“知道了吧,快点给我准备好。”

    她倒是想看看温翠翘到底是不是说的假话,本来想留着她在家中住几天,看看她的葵水是否来了。但是一想着,就算是她信期真的到了,也不能说明什么,只能说她没有怀洛染的孩子。

    但是若她一口咬定,那晚商洛染确实和她发生过关系,还真是说不清了。再说不管那晚事情是不是真的,商老夫人都不想再见到这种心思深沉的女子。既然这样不如一劳永逸,看看她到底还是不是处子便可。

    等着商洛染一出门,那写穿着花里胡哨的山贼,就是把他围了起来。本来围在商府门口看热闹的人,给刚才他们那么一惊吓,走已经跑的没有影了。

    不过这次商洛染不打算逃,所以也任由他们围住。

    “小子,你可算是出来了,不再做缩头乌龟了。”

    “你小子,别给脸不要脸,我们大王看的起你,你还不知道承情。”

    “废话不要多说,快误了吉时。”

    山贼们嗓门又大,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这么嚷开了。商洛染说了几遍,都淹没在他们的高嗓门里面了。

    还是坐在大红花轿里面的温翠翘开口,“相公,你可算出来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他们所有的声音给压下,不再言语了。商洛染听着她的称呼,却是皱起了眉头,“温姑娘,我们并未成亲,请不要乱称呼,免得坏了姑娘的清誉。”

    轿子里面一阵银铃似的轻笑,“反正成亲不过就是片刻的事情,我们江湖儿女不在乎这些。”

    商洛染知道多说无用,并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又是开口,“温姑娘,我奶奶请你去一趟。”

    “喔,她叫我,难道她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喝一碗孙媳妇儿茶了吗?”轿子里面又是传来一阵的笑声。

    “温姑娘,我奶奶想请你去一趟。”商洛染却是又坚持道。

    轿子里面沉吟片刻,终于门帘一动,一身红衣的温翠翘钻了出来。头上的盖头已经去掉,如此美人,配上一身的红衣,更是显得明艳动人。不过商洛染看了却是半分动容都无。

    只听的温翠翘说道,“好,我就随你去一趟。”其实事情本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温翠翘什么脸面都已经拉下,她就不行商洛染会不出面。但是现在商老夫人要见她,也不好不给这个面子,毕竟她是打算真的要做商洛染的妻子。

    那个老女人虽然可恶,但是毕竟也是商洛染的长辈,怎么说要是得到她的允许也是好的。

    见到自己大当家就真的要进门,那群山贼却是拦住了,“大当家的,你这是干嘛,等着一会儿拜堂完了,她想怎么见就怎么见。”

    “要不我陪你去见吧。”

    温翠翘却是摆摆手,“大伙儿放心,不过就是商府,我也不是没有呆过的。我就不信他们能把我怎么样,再说你们都还在外面,一有什么动静,我大声唤你们便可。”

    那些大汉们一想,确实也不错,商府虽然是家大业大,不过都是些普通人,哪里能伤的了他们大当家半分的手指呢。

    他们可是不知道,其实有时候伤人并不需要武艺,言语才是更伤人的利器。

    温翠翘很是无所谓的就跟着商洛染走了进门,到了大厅,大厅里面空荡荡的,只是商老夫人在当中坐着。

    “老夫人,这个时候要见小女子是为何?”温翠翘江湖儿女,不拘礼节,开口问道。

    商老夫人脸上却是带着淡淡的笑意,像是之前两人的摩擦从来没有发生过。看的商洛染好生奇怪,之前奶奶不是对温翠翘恨得咬牙切齿的,怎么这会儿,竟然像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还是这般和颜悦色的。不过商洛染自然是不会说些什么的,想看看奶奶到底是打算怎么办?

    温翠翘也是见商老夫人的态度忽然大变,心中也是有些诧异,不过随即就释然了,许是她觉得现在木已成舟,就承认了自己也未尝不可。

    “婚姻大事,媒妁之言。虽然姑娘和我家商洛染已经有夫妻之实了,但是礼数总还是要尽到的。”商老夫人缓缓开口。

    “我们商家是大户人家,洛染更是长子嫡孙,他的亲事怎么可能就这么草率的就办下了呢?”

    温翠翘一听,首先就想着不成,自己花轿都已经到了他们门前,难道这个时候,叫自己又回去。

    但是商老夫人的话,也是合情合理的。他们大户人家确实也是规矩很多。“那老夫人想怎么办?”

    在山上呆了那么些年,这些礼数上,温翠翘确实很有些不懂。她听着老夫人的话音,倒像是承认了她一般,既然这话的话,自己又何必闹的那么僵呢?

    “我的意思是……”商老夫人正要开口,却是像口渴了一般,端起桌上的一个茶盏,一开盖子,“怎么没有茶了,来人上茶。”

    可惜丫鬟婆子都给她支使到远处,这下叫唤也是听不到了。

    而温翠翘就在她近前,听着她叫唤,也就顺势说了声,“老夫人,我来吧。”既然人家有心修补关系,她也不妨做下事情,就当是早点敬茶的吧。

    今天解释一下,还差220字的时候,小懒忽然肚子疼,拉肚子,实在忍不住,只能……这个绝对不是借口。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