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零二章小碗新用

酒鬼花生2017-6-3 23:43:46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零二章小碗新用

    天朝皇室源于陇右豪族,原本是异族小朝廷下的大将,天下大乱之时,趁机起事逐鹿中原,千辛万苦方才建立天朝,其“胡化”的作风相当明显,而开国元勋也大多出至于陇右,这陇右地处边境,与边境外的羌人交流颇多,不仅民风彪悍,男女之别也别中原小的多,****抛头露面的很多,禁忌也少。

    这样的人物建立的天朝,民风自然开放了许多,至于一百五十多年后的今天,民风相对前朝而言改变颇多,女人在外经商做事儿,再也不会别人指指点点,甚至于前些年还出了一位苏大家,诗词歌赋不让于男子,以至于朝廷都赏了她一个诰命头衔,被好事者成为“千古第一奇女子”。当然了,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那个女人在朝廷内当官,如果太后、皇后一类的头衔不算官的话。

    这就是为什么周晓白还能这么一直在这里经商的缘由,虽然大家会很吃惊她这么年轻,但是见惯了,倒是也把周晓白当做大人,当做男人来看待了。

    所以这会儿,田老爷,也倒是恭恭敬敬的。田老爷怔了一下,摸了下颚下长须,问道:“为了我的生计而来,这做和解啊?”

    周晓白既然能来,自然是做足了功课的。周晓白笑道:“我不知道田老爷当年究竟犯了什么事儿。但恕我直言,田老爷犯了事儿,被发配到了边境,却能落在小池镇,而且能吃喝不愁,想必这事情不大,但是当初恐怕也付出了一番代价的,但是,比起秦州而言,小池镇又是穷困了好多,田老爷没有去秦州,而落户在了小池镇,除了田老爷想低调意外,恐怕家中无力支撑也是一个原因吧。田老爷在小池镇数年,虽然经营着一个茶馆,可收入恐怕也不多吧?田老爷回到西京,这生计岂不堪忧”

    周晓白想法很简单,你这可是举家迁移啊,要说西京田老爷还有房子家产,周晓白绝对是不相信的,全家都发配了,天朝还会好心好意的流着你的房产不动吗?

    就算天朝不动,这家人在几十年都可能回不来的情况下,会留下一处家产在西京吗?

    就凭田老爷在小池镇这些年置办下来的家产,他到了西京不发愁才怪,就算有亲戚朋友那也不行啊,想来是救急不救穷,要是每个明确的行当养家,以后的日子,说不定还不如在小池镇呢

    田老爷为这个事情,其实发愁了很久,但是好不容易把皇帝熬死了,熬到太后当政,终于大赦天下了,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如果再不回去,以后想回去也有点难了。

    要知道,朝廷可是不鼓励百姓到处闲逛的。举个简单的例子,想从西京到汴京,可以,但是你要有路引,没有那个东西的话,那你就等着被盘剥吧。现在回去,还有太后赦令在,很容易就恢复原籍,以后的话,那可就要花费大把的银子了。

    可回去以后的生计,怎么办呢?田老爷问道:“周姑娘,你向来精明能干,这是又有什么好主意了,别瞒着了,赶快告诉老朽啊如果,真是好主意,这茶楼我送给你,分文不要。”

    田老爷倒是大方,不过,这茶楼如果是在西京,可估计能值不少钱,可是在小池镇,却是不值几个钱。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周晓白现在正处于资本积累期间,肯定是能省就省了,如果真能白得一个茶楼,她估计睡觉都会笑醒的。

    但是田老爷也不是傻缺的人,他当然是不会白给周晓白的。而是他看准了周晓白的能耐,也是见着她一点点从无到有,把家当挣起来的。所以可是不能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小丫头,而是一个很厉害的生意人。所以这才大方的许诺,只要能解决他回去之后的生计,这座茶楼又算是什么。

    “田老爷,您觉得您最擅长的是什么啊?您在西京有什么优势呢?”

    “最擅长,最擅长卖茶啊。周姑娘,你的意思是让我去西京也开个茶馆,我们一块儿经营。可是,少了牛首山的清泉,我们的茶还会这么特殊吗?”田老爷叹了口气,开个茶馆,是他一开始就想到。

    但是,西京毕竟不是什么穷乡僻壤,有名的茶馆比比皆是,而来,小池镇距离西京还是挺远的,真的运水过去,估计得亏死。套用后世的话说,那竞争相当的激烈,而且,这个也不是什么朝阳行业,别说一鸣惊人了,站稳脚跟都难啊

    “错了。田老爷,您最擅长的不是卖茶,是做生意,您在西京的优势,就是人面熟悉,这个熟悉,不是说他们能帮您什么忙,而是,他们知道您被发配到了边疆。”周晓白眼中闪烁着光芒,额,你可以称呼为智慧的光芒。

    “最擅长做生意,都知道我被发配到了边境”田老爷喃喃说道,作为一个精明的人,他是很善于思考的。对于周晓白的话,他马上就抓住了重点,重点不是善于做生意,那只是随口的一句奉承,关键在于被发配到了边境,这算什么优势呢,这不是告诉大家我是犯罪分子嘛?

    当然了,田老爷并不为这个生气,相反,他还是有点自傲的,他全家被发配,可不是因为作奸犯科,而是因为他二儿子是大名鼎鼎的“西党”人物,党政失败后,被新党一脚踹到琼崖岛种香蕉去了,而西党曾经是朝廷骨干力量,就算是现在,在士林中的名声也是非常好的。

    有这样一个儿子,他很骄傲。周晓白绝对不会讽刺自己,那么,这个就应该真的是一个优势了,那……那到底是什么呢?

    周晓白见他还是不明白,又是继续说道,“田老爷,你说西京和咱们小池镇,到底位置有哪点不一样。”

    忽然,田老爷醒悟了,他猛一击掌,问道:“周姑娘,你说的可是山货”这山货自然指的是周山上的野味。西京地处繁华,一马平川,人口众多,别说黑熊、山豹,就连野兔子都没有一个,买山货倒是一条路。

    但是,话又说回来,西京却是不出山山货,但是,周围的秦州一带,可是有山货的。田老爷走着眉头,说道:“可是,从小池镇运山货到西京去卖,这路途太远了吧。”

    “远,比起秦州远多了。所以,咱们的买卖不能从量上做,要从质上去做。卖一个山货的价格,等于别人卖十个的。这样利润不就出来了吗?”周晓白笑呵呵的说道,小神碗,又要发威了。

    周家村和大王庄的人在牛首山下生活了上百年,为什么从来都没有一个人能够利用山货发家致富。最重要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组织一只打猎队,进入牛首山深处去打猎。

    因为牛首山深处又黑熊、狼群、野豹等猛兽,大家打猎水平也一般,又没有强弓劲弩(这东西在古代属于禁品,有点类似于今天的枪支的地位),一两个人进到牛首山深处去,那绝对是有去无回。

    因此,百年来,周家村和大王庄的人,只能是在牛首山外围打打猎,可山里的动物也不傻啊,外面的世界太危险,出来的机会自然就少了很多,于是,打猎的收货也越来越少,造成了打柴的人越来越多。

    这样的恶性循环,才是周家村和大王庄争山的根本原因:两村人几乎家家都打柴,可是,消耗柴火的人家却也只有镇上的那些,搞的这柴火的价格是越来越低。

    但是周晓白整合了,周家村和大王庄的人力资源,弄起了个合作社以后,她可以逐渐一直五六十人的打猎队伍,就算是碰上狼群,也是有一拼之力的。所以,山货的收获一下子就增加了起来。

    山货多起来以后,最让周晓白犯愁的是两件事,第一,山货的保存问题,第二,山货的销售问题。保存山货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冻起来,如果是冬天这个很容易,可现在是温度很高的大夏天,那就只有一个办法——腌制。

    可腌制会直接影响到肉质的鲜美,于是,周晓白自然而然想到了自己身边逆天的存在——小神碗。她先将山货在神水里面浸泡了一下,然后在拿出来腌制,放了七八天之后,做成菜肴,她立刻开心的笑了起来,这腌制的山货味道极其鲜美,甚至比刚刚打到的野味,还要美味一些。

    周晓白立刻给自己的方法起了一个名字,叫周家秘制山货。当然了,为了掩人耳目,周晓白还是从商洛染那里弄来了一个差不多是大路货的“秘制法子”。

    本来,周晓白还打算在盘下一个茶楼之后,跑到秦州去尝试卖山货,但是现在听说田老爷要进西京,她立刻就赶了过来。她一个人打理那么多生意,也确实力有不怠,所以现在倒是有了这么个好机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