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零三章空手白狼

酒鬼花生2017-6-3 23:43:43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零三章空手白狼

    周晓白亲自拿了几个腌制半个月的山货给田老爷品尝。就算田老爷原本对野味生意不怎么了解,可是尝了这腌制的山货之后,田老爷真的动心了,有这么好的货源,不愁在西京打开销路。只要销路上去了,自己不仅不会为销路发生,不说定还能再次振兴田家。

    但是田老爷也不是那么轻信的人,就凭着周晓白这么几句话,就可以把他好好的一座茶楼送给她。卖山货这个道子,虽然定下了,但是合同也是先定下了。

    和周晓白说好的是,这茶楼先是租给周晓白,要等他在西京那边的生意发展了起来,这才送给周晓白。和这个合同一起定下的还有山货买卖的合同。若是周晓白不供应山货了,田老爷有权收回茶楼。

    在商言商,大家都留着这么一手,周晓白也完全可以理解,所以什么也没有说,直接答应了下来。不管怎么说她都是白挣的。

    田老爷在西京那么些时日,认识的人也多,路子广,若是山货买卖由他出面的话,自然是事半功倍了。

    和田老爷达成协议的周晓白,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说起来这几天在镇上实在是太忙了,一连七八天都没有落屋了。

    这新盖好的家,她事实上还真没有住几天,不过,她看着新家,她心里也是很爽,毕竟,自己这也算是白手起家了。当然了,周晓白当初在周家村盖房子,并不是没有相当自己会走出周家村,走向秦州。

    她对自己的将来还是有一个长远的规划的,她早知道自己不可能长期住在周家村,但是呢,周老爷子年纪大了,乡土情节很重,不太愿意离开故土,而周晨墨呢,年纪太小,经常换生活环境,怎么说来着,不利于小孩子的身心健康。

    吭,好吧,不得不承认,周老爷子整天沉迷在命运学说的研究大业上,整天抓着人算命,手舞足蹈,神经兮兮,在周家村还好些,毕竟大家都了解他,可是要是走出周家村,走向秦州,不定捅出什么漏子来呢。

    至于周晨墨看起来天然呆,****无害的样子,可周晓白知道啊,这个正处在叛逆期的小屁孩,经常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行动,来显示自己的成熟,不定会把周围的**害成什么样子呢。不过现在他上了学,倒是懂事的多了。尤其是放在学堂里面,更是不需要周晓白担心了。

    所以,周晓白决定,让他们现在周家村呆上一段时间,等自己在小池镇的事业稳定了,再把他们接过来。当然了,还有一个深埋在周晓白心底的想法,自己的发展壮大的基础可是牛首山,她不能不在周家村留下一个完全值得相信的人,帮自己看着场子。

    周晓白到家还不到一小会,就有人敲响了大门。周晓白还以为是村民们找自己聊聊合作社的事情,或者又有别的什么事儿,要自己调解呢,没想到来的却是一个不速之客——罗氏。

    “晓白,回来了,呵呵,看你又是忙合作社,又是开茶馆的,实在是太辛苦了,婶子看着都心疼啊呢,这是我炖的一天的老鸭汤,你喝了补补婶子。爹,小弟,你们也来尝尝。”罗氏笑盈盈的走了进来,一边说,一边手里抱着的五角瓮放在了正厅的桌子上面。

    老鸭汤周晓白都给愣住了,不是没有喝过老鸭汤,而是没有想到,这个小气到了极点的二婶,还会给自己送菜来。想起之前到她家借着粮食的情形,周晓白差点没有忍住,要喷了出来。

    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周晓白太了解自己家里这些极品亲戚了,所以坐在那里动也没动一下。

    她倒是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当然了,从法律上来说,她从来不是外人,只不过,在天朝,不仅将法律更加讲人情,所以嘛,有一阵子罗氏自个儿把周家这爷孙三个置于外人的位置上。

    周晓白不用问都知道罗氏的来意,无非是看自己富裕了,想来加入自己的合作社了嘛。当时成立周家村联合发展实业有限合作社,额,就是合作社的时候,除了支持者和犹豫不决者之外,只有一个人竭力反对不说,还诽谤、中伤,冷嘲热讽个不停,那个人就是面前这个自家人——罗氏。

    什么汤?我瞅瞅”还没等周晓白和周爷爷说话呢,好动的周晨墨就噌的一下,窜了过来,伸手就打开了盖子。奇怪了,晨墨平日里面都是和罗氏最不对盘的,今天怎么一反常态,倒是自动搭理她了的呢?

    晨墨是今日学堂放假,所以也就赶上了这么一出。他倒不是搭理罗氏,而是既然她送上门的东西,不要白不要。什么吃了人家嘴短的事情,他才不会那么傻的呢。吃了罗氏的东西,吃了就吃了,就是有事不答应也就完了。

    怎么说也要叫那个女人吃吃亏,他心里才甘心。用句她的话来说,都是一家人。一家人更是了,吃一碗汤还有什么了得的。

    罗氏的手艺还真的不错,老鸭汤那香溢的味道一下子就飘散开来,勾起了周晓白的馋虫。既然晨墨都动了,她也就不客气了。这样上等的老鸭汤不仅罗氏才来都没有给周晓白他们端来过,就算在周叔叔自己家中,罗氏也是极少这么做的,对于过去的周家村人来说,这……太奢侈了。

    可周晨墨闻了下,皱了皱鼻子说道:“又是老鸭汤啊,都喝腻了。我听说熊掌特好吃,有熊掌汤吗?”周晨墨这么说,竟然博得了周爷爷的赞同,这老头居然也堂而皇之的点了点头。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古人这话,果然言之有理。自从成立的合作社,周家村打猎所得一下子增加了不少。可是销路一时还没有完全打开,当然了,就算是完全打开了销路,周老爷子和周晨墨依旧能有办法弄到点新鲜的野味来吃,谁让他们是合作社大老板呢。这几个月,周晓白是累惨了,瘦了不少,可这一老一少却是胖了不少。

    这话虽然不是周晨墨有意说得。这让罗氏听起来却依旧有点伤人,就今天这个野鸭子也是周禄全费了老大的劲儿才猎到的。论打猎速度,一个人当然比不上一群人了。可这句话并没有让罗氏生气,更加坚定了她的来意。

    她一脸堆笑的说道:“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就知道吃,也不看看晓白从早忙到晚的,人都瘦了一圈了”这女人反应迅速,口齿相当犀利,周晨墨没心没肺的还好,周根生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周晓白,还没等周晓白谦让两句呢。

    周根生就说道:“年少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晓白现在知道努力是好事儿,以后自然有她的好日子。不像我,年纪大了,哎,有吃有喝就是好日子了”这话说得,反倒让周晓白有点惭愧,没有照顾好爷爷。

    “呵呵,爹,你倒是真会说话。黑的到你嘴里都能说出白的来。”或许是长年看不惯周根生的缘故,本来是上门巴结的罗氏也不经意间的吐槽了起来,不过,罗氏很快就把话回转了过来:“不过,爹也是精于算命的人,早知道自己是晚来福,所以什么都不管,就等着老了享福呢”

    这句话怎么听都有点讽刺的意思,让周晓白立刻冷静了,她瞟了眼周根生心里道:爷爷,你说的这么可怜,好像没人照顾你一样,可是,前些年不是我不应该照顾你,是你应该照顾我才对吧。

    可是,周根生却浑然不觉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算的命。”

    罗氏呵呵一笑,不再反驳,找到碗勺给周晓白盛了一碗老鸭汤,说道:“晓白,你尝尝看,要是味道不对,我下次再改改。”

    看着罗氏殷勤的样子,周晓白心里那股儿怨气一下子也消散了不少,说白了,还是穷闹的。要是家里富裕,罗氏想必也不会那么小气,明知道有去无回,谁还愿意借钱啊。考虑了一下,周晓白说道:“婶子,家里有什么难处吗?有难处你直接说好了”

    反正现在自家富裕了,要是真的一毛不拔,自己吃香的喝辣的,而见着二叔他们一家子,没有饭吃。那和他们之前的做法又有什么分别呢。别人指定要指着自己的脊梁骨来骂的。

    所以周晓白也想开了,要是什么不太过分的事情,她也就打算答应了得了。反正自己不差那点小钱。就当买个好名声得了。

    这下子反倒让罗氏有点脸红,她犹豫了半天,才下定了决心说道:“晓白,婶子过去是在是对不住你啊你叔也没什么本事,一家子人要吃饭糊口,实在是难啊。”也许是想到了过去生活的艰辛,她的眼里竟然也隐隐泛起了泪花。

    尤其是想起之前她怎么对周晓白的,但是现在人家又是怎么对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