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零四章外来货郎

酒鬼花生2017-6-3 23:43:40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零四章外来货郎

    其实也不是周晓白心软,自打那天起房子起了冲突。二叔和罗氏灰溜溜的在屋里躲了好一阵,这才敢出门。

    之后倒是也厚着脸皮到周晓白这里来了好些次,但是周晓白却是不搭理,随着他们去。但是事情也没有做的那么绝,他们来就来了,倒是也没有赶着他们出去。

    他们倒是也识相,每次来了,也不过就是拉着周根生说话。这么一来二去的,周根生的心倒是软了。周晓白见状,所以也就想想算了。

    看着罗氏这个样子,周晓白心里也挺堵的,说道:“婶子,咱们毕竟是一家人,一笔也写不出两个周字来。爷爷年纪也大了,婶子如果有空照看一下,也是一片孝心。要是家里有什么难处,那就说出来,如果能帮,我们一定会帮的。”

    罗氏也就不再客套了,其实不外乎就是家里穷,想找点事情来做做。

    周晓白一想,不仅安排周禄全进了腌制坊做工,而且还让罗氏到镇里面参与卖山货。当然是不肯叫他们参与和钱有关的事情,这种外围的事情,叫他们参与一下,倒是无妨。

    不过这样的安排,已经让罗氏喜得连连道谢,她又和周晓白和周根生闲聊了一会儿,本来打算走呢,突然又停住了脚步。

    见罗氏欲言又止的样子,周晓白问道:“婶子,还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晓白,我最近发现咱们村子经常有陌生人来。”罗氏吞吞吐吐的说道。

    “陌生人?”周晓白撩了一下额前的刘海,一个念头在她脑子里转了一圈。

    “就是一些货郎。“罗氏说道。

    “货郎啊,很正常啊,咱们周家村现在富裕了,来些货郎卖东西,不是很正常吗?过去你想找个货郎,还找不到呢”周根生反驳道,老头之所以反对罗氏的话,关键问题是,吭……那些货郎似乎有些脑残,怎么说呢,算账总是算不清楚,只要你买的东西稍微多一点,他们就会少算钱。这样的货郎,恩,老爷子很喜欢。

    “爹,你不觉得这些货郎很奇怪吗?”罗氏说道,“他们不仅总是算错帐,而且就买几样东西。”

    “什么总是算错帐啊,人家那叫实诚。”周根生很不满意。

    “货郎有实诚的吗?那些人走街转巷的一个个精的像猴一样,要是像最近这几个货郎,早就亏得饿死了”罗氏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屑。

    周晓白诧异的看了眼罗氏,她原来只是觉得罗氏浑身上下一股儿小家子气,可没想到罗氏竟然这么的精明。想想过去,二叔也就是下死力气干活谋生的人,他们一家能过的还算不错,要是没有罗氏的精打细算,想来也不可能。

    老爷子瞅了罗氏一眼,说道,“好像最近货郎来,你换的东西是最多的吧我想换个大铁锅,都被你给换走了。那铁锅本来值五十文钱呢,你东说西说的,竟然一床破棉被就换走了。哼”老爷子一副你占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

    “婶子,你到底发现了什么?”周晓白打断了周根生的话,她想听听罗氏的判断。当然了,周晓白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结论。周家村既不是什么风景胜地,又不是什么交通枢纽,恰恰相反,它只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周家村能吸引人的地方,只有两个原因,这也是最近周家村在镇里面名声大噪的两件事儿,一个是神仙茶,一个是山货野味。至于这些陌生人为什么不直接上山,反而在周家村附近晃悠。这个也是容易理解的,周家村在牛首山下至少有一百年,至少生活几代了。这么多年周家村一直是一穷二白,为什么现在突然兴起了呢?一定是周家村人找到了什么诀窍了。所以他们想跑周家村来打探打探。

    “我觉得他们是想上山十有**就是想偷山泉水”罗氏断言道:“那些小子,换东西的时候,东拉西扯的,可话里话外,总是想问问牛首山上的事儿,恩,还真以为咱们周家村的人是傻子啊”周老爷子有点脸红,你是说我是傻子吗?不过,周老爷子现在也觉得那些货郎是另有目的而不是傻蛋了。一床破棉被换一个大铁锅,这得脑残到什么程度的人,才能干这样的事儿啊。

    “婶子,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周晓白问道,她想看看罗氏的能力怎么样的。

    罗氏见着周晓白问她的意见,倒是也不含糊,“俺倒是觉得,先不要打草惊蛇,就和他们先对付着,看看他们到底是哪里派来的再说。”

    罗氏的这番话,倒是说到了周晓白的心眼儿里面去了。看来自家这个婶子,倒是板眼儿不少,若是真的以后可以和自己一条心的话,那倒是还真不错。“婶子,你这个话倒是不差,晚些我会注意的。”

    这事儿周晓白还是打算自己来办,交给人家总是怕有点不靠谱。

    罗氏的目的达到了,这就谢过了周晓白转身要走,临到出门的时候,她却是又犹豫了一下子,纠结了半天自己才开口,“晓白,俺家的姑爷,你也不得不防啊”

    说出了这个话,倒是叫周晓白很是吃惊。倒不是这个话叫她吃惊,至于严家,她一直有心防着,但是竟然是罗氏这么警告自己,叫她倒是很诧异了。

    罗氏这话一出口,却像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般,啥也不说,直接一溜烟儿的跑了。

    其实这话也难怪她不好开口,都是自家人,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帮哪一边都觉得不好。本来以为自家闺女嫁了大户人家,自己也能跟着享福一点了的吧,但是没有想到,却是从那会儿开始,几乎都见不到自家闺女的人了。

    虽然回来过几次,人前也是看着风风光光的,但是私底下,她见着夏桃的胳膊上满是红痕,还背地里面偷偷垂泪。就知道指定她是过的不好了。

    前些个里面,夏桃托人回家,说是非要叫他们弄到周晓白的凉茶配方,所以这才有了那天的那出。

    本来自己倒是真的嫉恨周晓白的,也是的确打着去找周晓白的麻烦的主意,才一次次到她家的。但是这么几次下来,罗氏却是觉得周晓白不像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

    反倒是以德报怨,像是不记恨自己对他们做过的事情,还这么主动的帮着他们,所以心里又是活泛了。感觉严家也是那么回事儿,完全看不上,反倒是周晓白那边倒是还不错。

    看着跟周晓白一起做活的人家,都一天天的富裕了起来,自己怎么又不成的呢。所以忍不住又提点了周晓白一下。

    回到了屋里的周晓白,倒是把罗氏的话想了想,那些货郎啥的,确实要好好的解决解决,看看到底是谁在下黑手。

    这不正想着,就听到外面叫喊的声音,“卖杂货喽。”

    真是撞的巧啊,周晓白和晨墨相视一笑,就走了出来。晨墨蹦蹦跳跳的先出门了,“卖杂货的,等等。”

    见到是一个小男孩,出来,挑杂货担的男子顿时喜笑颜开,放下了担子,蹲下身子,“小dd,你想要什么?”

    晨墨先是扫视了一下担子,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你卖的都有些啥?”

    “我这里,倒是什么都有。你看,这有能动的风车,还有各种的面具,这里还有好吃的果子。”那货郎倒是卖力的游说开来,还不厌其烦的把担子打开,叫晨墨看。

    周晓白先是没有走出门,反倒是躲在院子里面的大树后面看着。那货郎精瘦精瘦的,肤色很白,一双眼睛贼溜溜的打转。虽然是像晨墨介绍着,但是那眼睛却是不住的望着屋里看着。一看就不想是正经的商人,若是真正的货郎,怎么可能常年的走街串巷的,还这么白的呢。

    晨墨倒是一副很天真的模样,向那货郎套着话,“那有好吃的桂花糕吗?”

    那男人,连连点头,从担子下面拿出一个小纸包,一打开,满满的都是桂花的香气,晨墨眼巴巴的瞅着,口水都要流了出来。

    那男人却是把手缩了回去,“小dd,这可都是要钱来买的,你找大人要了钱吗?”

    晨墨撇着小嘴,垂下头来,“我家大人不在,只有我和姐姐,我没有钱。”但是一双眼睛却是还盯着那发出诱人香气的桂花糕。

    周晓白见到那男人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笑意,“没钱,那你可就不能吃了。”晨墨一双大眼眨巴眨巴的,眼泪都差点没有流了下来。

    那男人像是看不下去,倒是有蹲了下来,“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这桂花糕就是你的了。”

    晨墨还不等他说完,就是连连点头。周晓白却是在后面笑的不行了,她怎么就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竟然还有这种天分,把那男人算是糊弄的一愣一愣的,就连自己也差点都相信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