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零五章一出好戏

酒鬼花生2017-6-3 23:43:37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零五章一出好戏

    周晨墨眼睛一眨都不眨的望着那发出诱人香气的桂花糕,随便应付着,“你说你说。”

    “你们家里几口人?”货郎像是拉家常一般,和周晨墨谈开了。

    这问题简单,周晨墨也是随口就回答,“我们家就三口人。”

    那货郎如约的递给周晨墨一块桂花糕,“才三个人,就住这么大的房子啊。”

    晨墨接过桂花糕,一口吃下,完了还眨巴眨巴小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大叔,你还有啥问题。”恨不得那货郎能问十个八个问题,能把这一整包的桂花糕给换完。

    那男子嘴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微笑,“你家都是谁挣钱啊,起的这么新的房子。”

    周晨墨小胸脯一挺,很是骄傲的说着,“是我姐姐,我姐姐可厉害了。”

    那男子递上一块桂花糕给周晨墨,微微一笑,“那里姐姐还真是厉害的紧啊。”

    “你姐姐是做啥子生意的?小小年纪竟然能起房子了的啊”货郎眼中露出一丝的艳羡。

    周晓白却是在大树后面笑开了,这货郎还真是懂得循序渐进,先问一些,简单的问题,叫晨墨放松警惕,渐渐的就进入了正题。不过她是相当的放心晨墨,这小子别看年纪小,也是机灵的很。就算再不成,自己还在后面的呢。

    周晨墨低着头,吃的开心,嘴里含着桂花糕,含糊不清的说着,“我们家在镇上开的茶楼,可有名了,专门卖神仙茶的。”

    “神仙茶啊我也喝过,原来是你家开的茶楼啊。”货郎脸上露出激动的神情,但是还没忘记把桂花糕递给周晨墨。

    “你家的神仙茶果真是味道很不错,就连商家和严家的都比不上。不仅祛暑,还止咳,我每次去镇上都会喝上满满一大碗来着。”货郎也是咂巴咂巴嘴,像是回忆起来,神仙茶的美味。

    周晨墨一听可是得瑟了起来,吃着桂花糕,还不忘说着,“那是自然,我家的神仙茶,不仅配方很独特,就连水都是特地从山上运下来的。”

    一说完这个,晨墨赶忙捂着自己的小嘴,像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样,放下了桂花糕,就转身要跑回屋子里面去,那货郎赶忙一把把他拉住,“小dd,别忙着回去撒,我这里还有桂花糕。”

    晨墨却是一眼都不瞄,连连摆手,“我不吃了不吃了。”

    货郎正问到关键的时候,怎么可能叫晨墨回家,又是从担子里面拿出一包的绿豆糕,“小dd,我这里还有绿豆糕,你要不要尝尝?”

    晨墨本就已经跑开来,听着一说绿豆糕,却是忍不住又扭转了回去。只见那货郎打开的纸包上面,放着几块晶莹剔透,透着浅浅的绿色的绿豆糕,看着就叫人食指大动。

    晨墨一见之下,却是脚也在迈不动了。那货郎又继续说道,“小dd,我不是坏人,就是好奇,你再说说呗,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

    周晓白都快笑喷了,这坏人说话还真是没有新意,坏人又不会再额头上写着自己是坏人,这套说辞,真是和拿着棒棒糖拐骗小孩子的怪蜀黍有的一拼。强忍住笑意,周晓白又是像他们那边看去。

    晨墨却是像听信了他的话一般,一步步又走了回去,“大叔,你真的没有骗我?”

    货郎的头点的可是认真了,那架势真是可信的不行。“那大叔,我刚才和你说的话,你可是不能和别人说的啊。”

    晨墨低着头,小声的说着,手里还不住的扭着自己的衣角,像是刚才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一般。

    “放心吧,大叔不是那么碎嘴的人,听过了就当做没有听过一样。”货郎又是再三强调着。

    晨墨像是相信了一般,点点头。货郎顺势把绿豆糕放在了他手里,“小dd,刚才你说的啥子,没有说明白。什么山里的水?”

    料想若是要说秘方什么的,晨墨肯定不会说,货郎就挑了一个次要的问着。晨墨这会儿的整个心神,就像是扑到了手里的绿豆糕上面一样,或者又想着刚才既然已经说漏了嘴,就随口就回答着,“我家茶楼的水,都是从山里运来的山泉。”

    货郎眼中精光一闪,又是继续问着,“那是从哪里运来的?”

    周晨墨嘴巴里面满满都是糕点,含糊不清的说着,“那我不知道了,只知道是靠着老虎窝,反正不太平的很。”

    货郎又是再问了几个问题,周晨墨却是连着摇摇头,一问三不知了。那货郎见再也问不出点什么,便转身走了。

    远远的,连那货郎背影都见不到了,周晓白这才跳了出来。晨墨却是把手里的绿豆糕往周晓白怀里一塞,叫嚷着,“甜死我了,我要喝水去。”

    等着晨墨连着灌了两大碗的水,这才觉得嗓子里面的腻味感觉少了点。周晓白还是拿着绿豆糕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晨墨,这绿豆糕可好吃?”

    晨墨白了周晓白一眼,“姐姐,你还在这里寒碜我。真是的,刚才也不知道谁躲在后面,非要我一个人去应付。”

    周晓白捻起一块绿豆糕,小口小口的吃了下去,嘴里还念念有词。“不错,不错,味道还真是不错。”

    这绿豆糕是味道不错,卖相也相当的好,但是也架不住刚才晨墨那么猛吃的啊,连着吃了那么多甜腻的东西,早就把他吃的几乎牙齿要倒了。他都觉得几天下来他都不会想吃糖了。

    很是幽远的望着周晓白,周晓白却是又把纸包递到他面前,“怎么,刚才还吃够,来,姐姐不小气,你继续来。”

    晨墨白了周晓白一眼,这个姐姐,真是这么不正经。只听到周晓白又说着,“这不是你主动跑出去,我以为你要主动请缨的,自然是不能拖你的后腿。”

    晨墨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做生意做的,自家姐姐,现在这张嘴越发的牙尖嘴利了,自己根本就是完全说不过她了。“好了,姐姐,你看出点什么蹊跷没有?”

    “那你觉得呢?”周晓白反倒是问他。

    晨墨陷入了沉思,和刚才故意做出的那番天真烂漫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我觉得,这肯定是镇上的哪个商家,看不惯,故意派来的。”

    “而且,搞不好指定就也是做这个茶楼生意的。镇上大户也不过就是商家和严家。商家是我未来的姐夫,自然是不可能……”话还没有说话,晨墨的头就给周晓白拍了一下。

    周晓白的脸上染上了几分的浅红,“你这小子,胡说些什么的呢。”

    “姐,难道不是的?就算是你不嫁给商家二少爷,那大少爷也是跑不了的。”晨墨翘着小脑袋,得意洋洋的说着,这次总算是给扳回了一句。

    周晓白的事情,他们家里都是知道的清楚了。周根生怕越帮越忙,所以干脆不插手了,就叫他们自己小一辈子自己去解决吧。

    晨墨也就那么打趣了两句,却是不敢再继续下去了,自家姐姐凶的很,要是惹怒了她,自己指不定会遭到什么样子的报复呢。接着又说起了正事,“所以我猜想啊,指定就就严家的人。”

    这样的分析合情合理,倒是和之前罗氏说的话,有些接近。周晓白点点头,又问道,“晨墨,你刚才干嘛说那山泉在老虎窝附近?”

    晨墨可得意了,“我说了在老虎窝附近,他们就不敢打这个主意了啊”

    “糊涂啊,商人重利,这点危险自然是不看在眼里的,你这么说着,我想不出一天工夫,严家肯定要派人来看的。”周晓白想了想。

    “他们到这里来一看,岂不是就知道山上有老虎的事情是假的了?”周晓白忽然记起这一出来。

    这么一说,晨墨倒是觉得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这么说的。要是把村上这个大秘密泄露了出去,岂不是更麻烦了。

    看着晨墨一副担心的样子,周晓白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没事,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了一个点子。”

    晨墨赶忙问着,但是周晓白却是卖着关子,就是不肯说。反倒是交代了一句,就出门了。

    其实周晓白想的不过就是来一出将计就计,他们要找山泉是吧,那就叫他们去找,当然也不能叫他们这么便宜的找到。

    所以周晓白就找到村里的村长商量开来,等着她把这个事情,一说村长也是皱起眉头来。牛首山近山上有老虎这个事情,完全是子虚乌有,就是他们想抬高物价这才这么说的。

    若是给他们发现了,自然是不堪设想的了。周晓白却是不慌,不紧不慢的把自己的主意说了出来。

    村长连连点头,也不废话,找人交代了下去,一定要把这个事情给办妥。周晓白倒是不操心了,这关系到整个村子大家伙儿的收益,不怕有人出幺蛾子。

    现在她倒是希望明天一定要来人,哼哼,叫他们好看。自己就等着看戏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