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一十章满室旖旎

酒鬼花生2017-6-3 23:43:23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一十章满室旖|旎

    商略行既然已经退亲了,周晓白和商洛染一商量,倒是也不忙着去再定亲,怕刺激到他。

    反正现在两人感情已经稳定了,也就不急于一时了。田家老爷那边的买卖,也差不多上了正轨道,就是周晓白隔着一段时间就要忙碌一阵子。小神碗的秘密她可是不打算告诉别人,最多也就是只叫爷爷来帮忙下。

    而自打商略行退亲之后,却像是沉寂了下来。商洛染说他最近都是闷在家里,商家的生意也都不搭理了,所以商洛染只能又是接起了商家的这摊子事情。

    既然商洛染又开始忙生意了,事情就又多了,两人见面的时间就给剥夺了大半。所以这样两人一商量又是继续恢复了,甜蜜的早餐时间。

    两人约定好了,不管怎么忙,都一定要空出早餐的时间来约会。这下周晓白的日子倒是规律的很多。每天一早起来,立春就在外面等着,周晓白稍微梳洗一番,就和他一道去了小菜一碟。

    不知道怎么的,周晓白倒是对小菜一碟情有独钟,好吧,其实是对这里的饭菜点心情有独钟的。商洛染对饭菜没有什么意见,自然是迁就周晓白了,所以两人每天约会的地点就定在了这里。

    或许有些人觉得两人实在太无趣了,约会什么的,好歹出去游湖或者踏青什么的。但是两人都是大忙人,更是都对明月湖那处的约会圣地心有余悸,所以就算是有时间也都不会去的。

    所以小菜一碟的这个小小的包厢,就成了他们的约会宝地。两人倒像是回到了之前的那种情况,唯一不同的就是自打两人和好了之后商洛染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之前那种温文尔雅、斯文有礼的君子形象完全没有了,反倒是经常像周晓白耍赖很是有点是商略行的感觉。

    这日周晓白又是照例到了包厢里面。商洛染还是早早的等着她了,桌上依旧是满满一桌子的点心。

    两人一起这么久了,商洛染对周晓白的口味算是了解的透透的。尤其又是在自家的酒楼,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每天变着花样的给周晓白弄吃的,之前听着周晓白嘟囔什么,抓住一个男人必须要先抓住他的胃。

    商洛染觉得很是有几分的道理,尤其是对周晓白这样的吃货更是这样。给她好吃好喝的养着,就叫她这么吃着,就是要宠着她舍不得离开自己。

    这不周晓白一进门,商洛染就站了起来,很是顺手的牵住周晓白,先倒是没有吃饭,到一边坐下。虽然是清晨,但是周晓白一路赶了过来,脸颊上还是起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商洛染从袖子里面拿出一方手帕,拉着周晓白,帮她细细的擦了干净,“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就算是想早点看到我,也不急于一时啊”

    周晓白翻了一个白眼,哭笑不得,虽然这个商洛染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这么自恋。好吧,虽然说得是自己的真心话,但是经过她这么一说,真是感觉怪怪的了。哼,周晓白小鼻子一哼,自己才不承认的呢,“切,才不是的呢。”

    “啊,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啊原来晓白不想见到我啊伤心了,郁闷了。”商洛染把手收了回去,叹了口气,语气很是失落的样子。

    周晓白偷偷看了他一眼,还真是装的像,若是这些天里面给他捉弄过太多次,这次她也非上当了不成。这人越来越有痞子样了,本来还以为是一匹骑着白马的公子,现在才发现,竟然是披着公子外衣的大痞子。

    周晓白不去接商洛染的茬儿,他一个人闹得没趣,很哀怨的说,“哎,可怜的我啊这还没有成亲就给老婆嫌弃了,若是成亲了,岂不是连床都不让上了啊”

    周晓白一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人还果断的不止是个大痞子,还是个大流|氓了,你看看这什么昏话都都说了出来,忍不住“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啧啧,你这副样子,真该给城里那些仰慕你的小姑娘看看。”

    商洛染也是收起了一脸的哀怨,轻笑了起来,“我哪里有什么仰慕的小姑娘,我这副样子,能看上我的也就只有你了。”

    瞧瞧,这都说的什么话啊周晓白柳眉倒竖,叉腰站起,一副完完全全妒妇的模样,“商洛染,你给我说清楚,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嫌我一个人不够吗?还非要惹出一堆的花花草草来的不成?”要玩是吧,哼,姑娘我还怕了你。

    “你给我好好的解释解释,昨个西门那个卖花的姑娘是怎么回事儿?”周晓白眼睛一瞪,就说起了昨天的事情。

    “娘子大人,昨天我都说了那是个误会,这花不是也都摆在了您大人的床前了吗?”商洛染赶忙解释道。

    周晓白还是眼睛一翻,不理不睬的,明显还是火气没有消的样子。

    商洛染见周晓白吃醋了,赶紧起身,又是作揖,又是道歉的,“娘子大人息怒,能给娘子看上,是本小生三生有幸,哪里还敢祈求什么。”

    看着商洛染那个小样,周晓白实在忍不住喷了出来,“好了,好了,不玩了,笑死人了。”

    “好哇,你竟然是骗人的。”商洛染才知道原来周晓白也是和他玩来着的。不成,不成,不能这么放过她。但是商洛染又不敢继续闹了,生怕若是周晓白要再翻起什么旧账,他可就吃不消了。

    心有不甘,一把把周晓白抱在怀里,一只手把她两只手反剪在身后,朝着她的痒痒穴挠了过去。果然不到片刻功夫,周晓白就嘻嘻哈哈的笑了出来,连声讨饶,“洛染,快放手。”、“好痒啊快放开我。”

    商洛染才不肯呢,这是有次两人笑闹间,他无意间发现的,周晓白天不怕地不怕的,还就怕痒。今日他就使出了这一手,果真周晓白节节败退,什么都顾不上说了,连连讨饶。

    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商洛染却是还不肯放手,“怎么样,还敢再闹了不?”

    这下周晓白才可是乖了,“不……不闹了。”

    两人这么一闹,周晓白脸上刚给商洛染擦干净的薄汗又是渗了出来,脸上更是染上了一丝红晕。商洛染哪里舍得松开,又是凑到了周晓白红彤彤的耳边,“这么乖啊,叫声夫君,我就松手。”

    周晓白无语了,这人还真是得寸进尺了,竟然这般的甩无奈,她可是有原则有节操的人,不干就是不干,扭着脖子,就是不叫。

    商洛染见状心中更是得意,不叫是吧,现在她可是在自己手里,有的方子治着她,“不叫是吧,那我就继续了。”说着有在她身上连连的挠了起来。

    “夫君,好夫君。”什么节操,什么下限,什么原则,周晓白通通不要了,这个痒痒的劲头实在太难以叫人忍受了。

    商洛染见到周晓白这么老实,见到自己也闹的差不多了,也就松开了手。可这一松开,却是叫周晓白给滑了出来。她反倒是把商洛染一把推倒在旁边的椅子上面,直接坐在了他腿上,不叫他起身。

    也是把手放到了商洛染的胳肢窝处,就那么轻轻重重的开始挠了起来。这下子情势突变,两人完全反了过来。

    商洛染之前没有和别人这么闹过,也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般的怕痒,哀叫连连。虽然他力道比周晓白大上不少,想挣扎起来也不是不行,但是他双手给压在了身后,身上又是压着周晓白。他若是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起身,周晓白肯定是要落在地上,他哪里舍得,只能苦苦哀求。

    但是周晓白才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完全置之不理,哼,这小样,惹了自己,一定要报复回来。

    一时之间,就只听到房子里面商洛染的惨叫声,“晓白,放手。”

    “晓白……”

    “娘子大人,快松手。”

    周晓白听着他这么叫着,更是来劲了,谁叫他这么叫着,这不是明摆着占姑娘我的便宜的嘛,刚才给他压在x下,占去了便宜不算,这下自己可算是在上风,怎么能还叫他占去了便宜呢?“哼,乱叫什么。”

    “娘子大人,刚才是我错了,现下你也还了回来,可以……”商洛染如玉的脸上也是泛起了薄红。

    周晓白几乎就被他的美色所迷惑,赶紧摇了摇头,“可以什么,我说不可以就不可以。”

    “那娘子大人说怎么样才可以呢?我……哎呀,我叫都已经叫了,难道娘子大人就打算压着我一辈子吗?”商洛染又是断断续续的说着。

    周晓白更是恼怒了,脸上的红色更甚了几分,“你胡说什么来着,谁是你母亲子,不要乱叫。”

    商洛染还有空反驳道,“难道娘子要休夫吗?难道不叫你母亲子,还叫谁娘子呢?”

    周晓白词穷了,发现和这人比脸皮,自己还真是败退了,也是自己怎么能和城墙比呢。不由得哀叹,自己早先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人竟然这般的不正经呢。

    若是早知道他这样,若是早知道他这样,好吧,其实也是会喜欢他的。周晓白心里这么想着,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身上的力道也轻了几分。

    商洛染瞅准了时机,反身把周晓白一抱,两人顿时又是换了个位置。“你要干嘛?”周晓白一声大叫,生怕商洛染报复。

    商洛染却是没有什么动作,只是轻轻的把周晓白环在了胸前,“晓白,你说什么娘子,难道还想休夫不成。”语气轻柔,在周晓白耳边耳语着。

    周晓白本就是通红的耳朵,给他这么一弄,更是像要滴出血一般来。商洛染半天得不到周晓白的回答,更是调皮的在她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语气更加的轻柔,“晓白,难道我对你不好吗?你还要休夫?”

    周晓白只觉得耳朵痒痒的,想要去挠,但是手却是给商洛染困在了胸前。这种痒痒的感觉却是和之前商洛染刻意的挠痒不一样的感觉,似乎又带了点酸酸的,还有些甜丝丝的感觉,身子也是觉得有些直不起来了,既然给商洛染抱着,她也就顺势那么一歪。

    眼波一横,美目流转,眸子里面的柔情四溢,商洛染也不由得看呆了,“你说呢?”周晓白反问道。

    商洛染松开一只手,却是摸着自己的心,“晓白,你知道吗?我虽然知道你刚才是在说笑,但是我一听着你不愿意和我一起的时候,心就莫名的难受,不信你摸摸。”

    这话虽然有些夸张,但是商洛染却是说真的,虽然知道周晓白是笑闹,但是,一听着那话,商洛染还是觉得有些难过,想起来两人之前误会的那段时间。

    周晓白看着他的神色,知道他心中所想,也是斜斜的靠在了他胸前,“都是你,是你非要说起这个的。你明知道我的心,还要说这些话来。”

    周晓白伸手摸上了商洛染的胸膛,只觉得他身上一股燥热,胸前更是烫的惊人,一颗心,“砰砰砰”的跳的飞快。周晓白有些不好意思,想缩手回去,但是商洛染却是不肯,又是抓住了她的手,按在了胸前,在她耳边低语,“晓白,你知道吗?我这颗心,只为你跳动,只为你火热。”

    周晓白的手给他暖的热热的,心也像是不由控制,随着商洛染的心跳一起“砰砰砰”的跳的飞快。

    轻轻的点点头,周晓白说道,“洛染,你什么都不用说,你的心意,我懂。我的心也和你一般。”

    一时之间,两人却是再也没有说话,但是两人之间的柔情蜜意却是满满的。两人的眼中都满是对方的影子,有些感情不用再说出口,光是从眼中也可以看出来。

    若是之前有人在周晓白或者商洛染面前说这种话,肯定会给她嘲笑,说肉麻死了,但是两人这么在了一起,不知不觉,这种情话就脱口而出。

    晚了几分钟,第一次写这种情节,有意见大家提吧。捂脸,遁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