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一十一章春色满园

酒鬼花生2017-6-3 23:43:20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一十一章春|色满园

    商洛染闻言,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也是把头低低的垂了下来,额头碰着额头,笑着说道,“这话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啧啧,这人还真是的,周晓白失笑,手肘轻轻的捅了一下,“你现在皮越来越厚了。”周晓白正要抬头。

    商洛染却是用头抵着,不许周晓白动弹。周晓白愣住,他到底要干嘛啊但是随即周晓白就知道了。商洛染一片暖暖的唇压了下来,抚在她的额头,把点点细汗含在了嘴里。

    “好甜。”商洛染嘴里说出这破碎的两个字,周晓白更是觉得脸上热的厉害,一滴滴的汗就要涌了出来。

    “洛染,不要。”周晓白气息并不那么稳定的推了推商洛染。本就没有什么力气,所以周晓白哪里肯。

    这下子商洛染像是尝到了什么甜头一般,更是不肯放手了,周晓白只觉得商洛染两片热热的唇像是着了火一般,把她浑身都点着了。商洛染一点点的吸允去周晓白额间的细汗,但是周晓白却浑身发热,汗越来越多了。

    商洛染像是一点都不着急一般,不紧不慢的贴着,允吸着,就像是嘴里那是琼浆玉液一般。一连串的细细的吻,叫周晓白早就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绯红已经晕满了整个脸颊,甚至连细白的脖颈后面也是染上的薄红。一双如玉的耳垂,更是红的滴血一般。晶莹剔透,美丽诱人,就像是两个红红的樱桃一般,引人犯罪。

    果不其然,商洛染看到了这对樱桃,忽然像是激起了兴趣一般。周晓白本来觉得烙铁一般的嘴唇终于停止了,睁开眼睛,却是见到商洛染那张放大了个俊脸依旧还是在眼前。

    平日里面总是满含着柔情蜜意的双眸,现在却是黑的诱人,如上好的黑宝石一般闪闪发光,周晓白低低一声,“洛染……”

    周晓白这句话音,低低的,带着一分****刚过的倦怠,软软柔柔的,叫的商洛染眸色更是深了几分。神色更是疯狂了些,这句话像是个导火索一般,引得商洛染忽然动作了起来。

    他猛地向着自己已经垂涎很久的樱桃冲了过去。通红、软润,商洛染有些不舍,到了跟前,却是忍住,先是拿出小舌,轻轻的舔了一下。

    周晓白浑身巨震,嘴里****出来几句破碎的声音,“洛染……不要……”但是她哪里知道,这个时候她的拒绝多么的无力,更是像**的**一般,叫商洛染心醉。

    没错了,就是这样,商洛染就是轻轻的舔了一下,随着商洛染的动作,周晓白身子动的更厉害了,但是商洛染却是把她抱的死紧。像是爱上了这种游戏一般,商洛染不紧不慢的,一下下的轻舔着,看着周晓白眼中的迷乱和嘴里不住的破碎的****,商洛染只觉得很是好玩。

    一下下,周晓白本就是通红的耳垂,在商洛染的滋润下,更是显得娇艳欲滴,商洛染再是也受不住了,把那只樱桃含在嘴里,轻轻的舔咬、吸允着。

    周晓白开始只觉得一阵阵酥麻从耳际升起,随着商洛染一点点的戏弄,那种酥麻的感觉却是越来越明显了,周晓白恨不得伸手去挠上一挠,这种痒痒的感觉甚至比之前商洛染和她玩笑的时候,挠痒痒的感觉更甚。

    但是手却是给商洛染抱住,不能举起,不过就算是不给他控住,周晓白也像是没有力气抬手。

    刚才那种酥麻的感觉本就是难捱,但是周晓白没有想到,更加难捱的酷刑还在后面等着她的呢。等着商洛染一口把她的耳垂含在了嘴里,她的酷刑这才来到。

    酥麻的感觉并没有退去,之间有时夹着一丝淡淡的痛楚,说是痛却是也不确切,因为每每一丝的痛意之后,却是带着更多的噬魂削骨的感觉。周晓白只觉得整个脑袋像是空了一般,完全不是自己的。

    嘴里更是不住的发出细细的****,商洛染不住的只噙着周晓白右边的耳垂,却是一碰都不碰,周晓白左边的那颗果实。右边愈是火热,越是**,周晓白就只觉得左边很是难捱,一边是火,一边却是冰,她像是整个人就在冰火之中煎熬。

    手早已经不自觉的抱上了商洛染的脖颈,只是现下的动作,不知道是想推开还是拉近呢。周晓白怕是也分辨不出自己的意图了,脑子里面昏昏沉沉的,只觉得难受的紧。

    “洛染……那边。”终于周晓白耐不住低吟了出声,这话一出口,她的脑子像是清醒了一丝一般,这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浑身羞愧,头低的下下的,埋在了商洛染的怀里,不想见人了。

    商洛染这时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平日里面的温柔体贴半点也无了,虽然周晓白不愿见人,他却是生生的把周晓白头抬了起来。

    邪魅的一笑,平日里面总是云淡风轻,恍若仙人的人,一下子就像是着魔了一般,这般的邪气。但是这种邪气更是显得他丰神玉立,俊美的不像凡人。

    咧着嘴巴,轻轻一笑,眸子里面满是笑意,“娘子大人,吩咐,小生怎敢不从?”说着从谏如流的一口啄下右边的那颗樱果。

    周晓白氤氲一声,更是如上好的**药,商洛染更是起劲。终于那片的冰雪渐渐的消亡,几乎是瞬间的功夫,化作的腾腾的火焰。本来冰火的煎熬只一刻功夫,就变成了烈焰焚身般的感觉。

    许久,久到周晓白觉得似乎都天昏地暗,浑身的火焰,这才一点点的消失,周晓白这才觉得身上的力道一点点回来。

    一抬眼就是看到商洛染撑着头,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周晓白几乎是立刻马上,想起了刚才的情景。

    虽然甚至连一个吻都算不上,但是却是叫周晓白这般的痴迷,这会儿更是郁闷了。该死的竟然自己竟然这般的丢脸。虽然在现代自己并没有什么男朋友,但是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

    结果给商洛染只是那么亲亲的吻上了一下,就立刻丢盔卸甲了,周晓白很是有些觉得丢脸。

    但是转眼她就想起了什么,柳眉倒竖,商洛染府中并无什么姬妾,那他怎么技术那么的好?这里谈生意,竟然会出入一些什么风月场所,商洛染早早的就接管了商家的生意,难道他……

    虽然平日里面看起来他倒是谪仙一般,不染红尘的,但是难保不会,周晓白想通了这点,心里顿时有些酸酸涩涩的感觉。

    本来两人之间一片的柔情蜜意,商洛染也是含情脉脉的望着周晓白,所以她脸上的一点不对劲,商洛染立马就发觉了,但是她哪里想到周晓白那么多的花花心思呢?捧着心,一脸受伤的凑到周晓白面前,“怎么,娘子大人还不满意?要不要为夫再来一次?”

    周晓白眼眸一瞪,这个冤家竟然还说这种混话,不能再给他就这么糊弄过去了,“商洛染,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有没有上过青|楼。”

    啥?商洛染直接愣住了,感觉完全不能跟上周晓白的思绪了,两人这不是情意绵绵的在说话的嘛,怎么会忽然冒出这个事情。但是还是老实以对,“没有。”

    虽然商洛染平日里面从来没有对她撒谎过,这次也是一样眸子里面一片的清明,完全看不出一点撒谎的迹象,但是周晓白这次却像是有点怀疑了,他要是没有去过,这技术是打哪里来的。换了个态度,周晓白面上柔了起来,眸子里面一片的柔情蜜意,语言也更是温婉,“洛染,你给我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去过那些风月场所。”

    商洛染温香软玉抱的满怀,享受的不得了,但是还是没有忘记,“没有,真的没有。”

    周晓白不肯了,脱身出来,“那你……那你哪里来的技术。”

    “什么?什么技术?”商洛染不明所以,问着,周晓白白了他一眼,却是再没有说话。

    周晓白一说完,脸上大羞一片,说的这么不明不白,任是商洛染聪明绝顶,半响这才明白过来周晓白到底说的什么。

    这个小女人还真是好笑,真是不知道她的小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周晓白忍不住仰头哈哈大笑。

    周晓白更是恼羞成怒了,这有什么好笑了,忍不住伸出小手来,在他腰间一扭,“不许笑,不许笑。”

    商洛染强忍住笑意,连声讨饶着,“好好,我不笑了。”

    周晓白真是郁闷了,早知道不问了,这么丢人的话。商洛染终于止住了笑意,把周晓白那张还带着余怒的小脸,掰了过来,直直的看着,“晓白,我真的没有去过那种地方。至于什么技术不技术,我就当是你在夸我了。”

    不知道怎么的,周晓白忽然送了一口气,没有去过就好,但是不放心的又是加了一句,“以后也不许去。”

    看着周晓白薄怒的样子,商洛染顿时觉得可爱极了,捧住了周晓白的脸颊,“晓白,现在有了你,我怎么会去的呢?”

    周晓白白了他一眼,扭过身子不做声了,但是心里却是泛起了一丝甜甜的感觉。她知道商洛染是个大丈夫,既然答应了自己,肯定是会做到的。

    虽然她来古代这么久,但是却是完全做不到和别人分享一个夫君,所以有些事情还是要先说清楚的比较好。若是他接受不了,就早点分开。

    忽的周晓白想了起来,猛的转过身子来,“洛染,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欠你的砖钱没有还”

    这次商洛染更是不明白了,周晓白这又说的什么啊,刚才不是再说**楼的事情,自己刚才表白心意了的啊,怎么忽然这又扯到了生意。

    看着商洛染不明所以的样子,周晓白鄙视的撇了下嘴巴,“还说你记性好,这才没有多久的事情,你都忘记了?”说着得瑟的起身,“就是上次严家要用差的砖头以次充好给你发现的那次。”

    噗,听着周晓白这么一解释,商洛染还才真的想起来。有没有搞错啊这女人的脑袋也真是奇怪了吧,这都多久的事情了,怎么会忽然又给提了起来,商洛染忽然觉得是不是老了,完全跟不上周晓白的思路了。

    哭笑不得的说道,“晓白,那砖头说好是我送给你们家,当做乔迁之喜的。”

    周晓白才不乐意的呢,“不行,这个一码归一码,你算算多少钱,我一定要还给你。”作为一个女人,一定要经济独立,不能依附男人,所以周晓白这么久来从来没有收过商洛染一点的礼物。

    见到周晓白还真的拿出钱袋了,商洛染这才知道她是当真的,这个小女人也太不可爱了吧。“晓白,真的不用了,这笔钱不是走的商家的账户,是我个人出的。这么久以来,我也没有送过你什么东西,这次就当我送的好不好?我也想你睡在我送的砖头盖成的房子里面,就像是我时时刻刻陪伴在你身边一样。”

    商洛染这般的话,说的周晓白眉头忍不住扬起,却是有生生的压住了,“去你的,这次也就算了,以后不许了啊”

    商洛染真是没有想到周晓白竟然这般的难缠,送个东西都还要这般的绞尽脑汁。哎,有个精明的心上人,还真是苦恼啊。不过这也是甜蜜的苦恼。

    两人这么闹了一阵子,早饭早就凉了,到那时两人肚中空空,都是很饿了,所以也顾不上冷热,一起上桌吃了起来。

    在门口一直守着的立春,这才松了口气。这个少爷也太……太那个啥了吧,竟然在这里就……真是不知道注意场合,所以他只能守在门口,就怕有哪个不长眼的进去,若是见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事情,那可就丢人大发了。

    不过真是没有想到,自家平日里面不动如山的少爷,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不过这样一来,立春倒是觉得自家少爷有了点人气。

    额,不好意思解释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