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一十三章暧点小昧

酒鬼花生2017-6-3 23:43:12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一十三章暧点小昧

    商洛染虽然心里不舒坦,但是周晓白都这么说了,也不好再拒绝。若是坚持的话,倒是会显得自己心里有鬼了一般。

    “立春,你倒是说说,那个温翠翘又是怎么回事儿。”商洛染冷冷的说着,脸上再也不复刚才那般的柔情蜜意,反倒是一脸的僵硬。

    周晓白察觉到他的不自在,反手握住了商洛染的手,轻轻的捏捏他手心,“立春,要不我们进去说吧。”

    也是。这里人来人往的,说什么都不方便,几人转身又进去了包厢里面。

    “好了,你说吧。”商洛染给周晓白一牵,刚才一直紧绷着的心弦渐渐了松了开来。周晓白的意思他了解,有什么事情,他们两人一起承担,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了。

    立春恭恭敬敬的把事情的缘由说了一遍,“少爷是这样的……”

    听的周晓白连连称叹,没有想到这个温翠翘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女子。给关押到了监牢里面,还能有这么大的能耐,竟然还能辗转这么多人,只是为了带话给商洛染。

    立春也是给人烦的不行了,他知道自家少爷对这个温翠翘是多么的厌恶,所以本来根本不想理会的。但是这来的人权势越来越大,若是少爷不应承下去,怕是会吃亏了,所以不得已,这才和少爷说了的。

    这话一说完,见着少爷的脸色,立春就赶忙退了出去。自己话已经传到了,少爷去不去,都是他的事情了,自己可不想触霉头。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立春的离去,商洛染眉头紧蹙,“不去,我一刻都不想见到那个女人。”商洛染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知道商洛染的心结在哪里,周晓白先是不忙着劝解,反倒是想了起来。其实这个温翠翘倒是相当的对自己的胃口,敢爱敢恨,一点都不做作。自己喜欢的人,一定要力争到底。

    当然了,若是这个人不是商洛染的,周晓白会更开心一点。又想着,其实若是她喜欢的人不是商洛染的话,或许两人还能成为好朋友呢。

    现在即便是这样,周晓白都有点替她难过的意思。她知道商洛染拒绝人起来是多么的干脆,完全不留有一点余地的。

    光是从感情上,周晓白已经偏向了温翠翘。她对商洛染很有信心,不过就是见一面,能有什么改变的呢。

    再从其他方面来思量,一个女子这么年轻能坐上山贼大头目的位置,这么多年,若是没有点手段的,怎么可能。

    现在当山贼的也不容易。官贼一家,若是她没有和官府上下打点的一番,怎么可能这么久没有给围剿。

    所以不管出于什么思量,周晓白都觉得很是有必要去上一趟。但是看着商洛染的这个态度,分明是不愿意,所以这个任务就需要她来做工作的了,“洛染,我想起去看看她,你陪我去好不好。”

    什么?周晓白想去,商洛染猛的转身,把周晓白拉住,“你在说什么胡话。”

    “我很好奇的啦,我想看看差点和你成亲的女人倒是长的什么样子。”周晓白俏皮的眨眨眼睛,好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

    商洛染自然是不肯答应,她这是说什么鬼话,自己都不愿意去,她一个人去做什么。商洛染还记得之前温翠翘拿着周晓白来威胁自己的情形。

    “不行,不能去。我不去,你也不许去。”

    “洛染,你就陪我去吧,哼,就算是你不陪我去,我也要自己一个人去。你就看看我做得到不。”周晓白跳出商洛染的怀抱。

    商洛染没有追上前,对于眼前的情势他也是看的分明,温翠翘这个女人不简单,并不是普普通通的山贼,其实没错确实是该去一趟。但是从私心上来说,商洛染算是半点都不想见到那人,所以才迟迟不肯答应。

    但是现在周晓白这个样子,她说了要去,商洛染深知她的性格。那可是说一不二的,就算是自己不去,她也必定是要背着自己去的。既然这样的话,倒是不如自己带她一起去了。

    “好吧,我带你一起去,但是到时候你一切都要听的的。”商洛染实在是拿着周晓白无法,叹了口气,终于妥协了。

    周晓白一跳老高,抱住商洛染的身子,在他脸上大大的亲了一口,“嘿嘿,我就知道洛染对我最好了。”

    商洛染没有想到这下子,竟然得到了周晓白意外的投怀送抱,也是没有想到周晓白第一次,亲吻自己是在这个时候,虽然短了一点,也是她主动的啊。

    嘴角不由得扯起一抹笑容,商洛染也觉得今天这一去,换来周晓白的一吻,倒是也不怎么吃亏了。

    “好吧,我们赶紧去,早去早回,还要去抓鱼的呢。”商洛染念念不忘这岔子事情,反倒是催着周晓白赶忙走。

    “立春,备车去大牢。”商洛染对门口的立春吩咐着。

    立春爽快的答应着,其实还用什么备车啊。车子早就备好了,就等着两位主子了。他也没有晓白姑娘还真的能劝服自家少爷,毕竟自家少爷固执是有名的了。

    驾着马车,两人很快就到了大牢门口。这次还是没有走前门,商洛染不欲那么多人知道,低调点好。

    周晓白很是眼见,远远的看着地上有一个人横着,“洛染,地上有人。”

    待到两人走近一些,却是发现那个横着的人,穿着一身官府的衣服,以手当枕,睡意正酣。商洛染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拉着周晓白绕了开来,“不用管他,这个小懒捕快是个相当随意的人,随时随地就可以睡着。”

    商洛染一副相当了解他的样子。

    周晓白还是有点担心,这个小懒捕快怎么说也是帮过自己几次忙的人,就任由他这么睡在地上,着凉什么的倒是其次,若是有人这么撞了过去,岂不是很危险。

    商洛染知道她的心思,“你放心好了,小懒捕快是身有功夫的人,若是有了危险,他自然会起身的,不用你担心。不信你看着。”说着商洛染竟然伸手在地上捡了一块小小的石子,就冲着小懒捕快丢去。

    周晓白还来不急阻止,石头就已经丢了过去,“天呀。”周晓白横了商洛染一眼,这人也真是的。

    周晓白只能期待商洛染的准头低一点,免得真是砸到了自己救命恩人。可是却没有想到,石子刚要碰到小懒捕快身子的时候,他却忽然的一翻身,险险的就躲开了。

    商洛染像是做了坏事的小男孩,一脸的俏皮,朝着周晓白挤眉弄眼,像是说着,“你看吧,我说的对吧。”

    周晓白哭笑不得,自己还真是没有发现商洛染竟然还有这般孩子气的时候。“好了好了,你最厉害了,我们赶紧去办正事吧。”

    拉着商洛染主动的绕了过去。却是没有发现在两人路过小懒捕快的时候,他眼皮子睁了下,和商洛染对视了一眼,却是有睡着了。

    “洛染,你和那个小懒捕快很熟悉吗?”周晓白问着,刚才的事情还真是奇了。

    商洛染点点头,熟悉,自然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小懒捕快帮我几次忙,什么时候我做东,你帮我请他一下吧。”周晓白说着。但是却是还有个理由没有说,她觉得小懒捕快很是有趣,想认识认识。

    商洛染哪里不知道周晓白那点小心思,看着她那乱转的大眼睛,就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了,有些吃味了,“请他做什么,反正我和他那么熟悉,你请我就好了。”

    这人还真是皮厚的不行了,“切,是人家救我的好不好”周晓白懒得和这人废话。

    商洛染还不依了呢,“那还不是我叫他照应着点的,他才会救你的。”商洛染一激之下,竟然脱口说了出来。

    恩?商洛染这话是什么意思,周晓白倒是不明白了,什么是商洛染叫他照应的?“商洛染,你给我老实交代是怎么回事儿?”周晓白作势板起脸来。

    商洛染很是不愿的开口,这话说起来很是丢脸,“没错,就是我叫他多看着你点的,你这人傻里傻气的,给人卖掉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周晓白“扑哧”一笑,看着商洛染的别扭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男人别扭的样子,别说还真是可爱。原来很早他就喜欢上了自己,就叫人家照应自己了。只是一直不肯承认,害的自己以为自己自作多情了许久的呢。

    哼,男人啊,就叫做口是心非。很早喜欢上自己是那么为难的事情吗?有什么不好意思不承认的,至于这会儿板着个脸,一脸锅底的嘛?

    但是这会商洛染却是板着脸,一脸的不情愿,该死的,怎么把这话都给说了出来。

    周晓白顿时心情大好,而商洛染心情却是郁卒不已了。

    守着大牢的小哥,早已经打点好了。

    温翠翘的牢房在最里面,到了这里,商洛染顾不得闹别扭,主动上前拉住了周晓白的手,走到前面。

    这大牢周晓白是来的第二遭了,之前心急,倒是没有仔细打量过这里。这下算是来游历了一场,就像是乡巴佬进城一样,什么东西都看个仔仔细细的。

    果真这大牢不是人呆的地方,虽然没有自己想想中的那种老鼠蟑螂遍地都是的,但是气味也是相当的难闻,才看了不多久,周晓白就催着商洛染赶紧走。

    等着到了温翠翘的那间的时候,周晓白却是对这大牢完全改观了。那里哪里像是牢房啊,在周晓白看来,就是客栈的头等房也不过如此。

    宽敞明亮的牢房,当中有着一张大大的床铺,还有桌椅等各种家具,甚至还有一扇大大的窗户。

    温翠翘听着外面有人声,已经早早的等在门口。等到她见到商洛染的时候,眼神一亮,一抹的惊喜闪现。但是随即在他身后看到周晓白小小的身影,尤其是看着两人交握的双手的时候,袖子里面的双手握的紧紧的。

    “你来了”温翠翘口气淡淡的。

    商洛染并不回答,只是点点头,周晓白乘机打量了一下这个闻名已久的女山贼,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温翠翘还是一身,成亲那日的,这么多天下来,竟然是没有换下,还一尘不染的样子。周晓白心中啧啧称叹,真是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竟然这么一天一件衣服,还这么干净。

    周晓白打量温翠翘的时候,温翠翘也是不着痕迹的看着周晓白。她倒是想看看商洛染满心喜欢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一见之下竟然很是有些失望了,不过尔尔。长相中等偏上,不过就是清秀而已,性子看起来也不像那种知书达理的。鼻子一哼,却是忽然听到周晓白脆生生的问道,“姑娘,你就一件衣服吗?这么多天没有换洗,不会发臭吗?”

    温翠翘一愣,这都说的什么啊商洛染也对周晓白这种无厘头的话,很是无奈,把她小手一拉,“说好的,你要听我的话,乖。”

    周晓白不情不愿的退了回去,又站在了商洛染的身后。人家确实很好奇的好不好。

    温翠翘却是来气,看来商洛染的心上人,也不过如此,这么幼稚。

    “你到底找我来是有何事。”商洛染把周晓白牢牢的挡在了身后,想速战速决,赶紧弄完了回去。这个女贼坐牢还能做的这般潇洒,真是还有了通天的本事了呢。

    何事?温翠翘其实也不知道要叫他来做什么,不过就是想见他一面而已,“我就是想见你一面。”

    “那既然这样的话,已经见到了,那我就走了。”商洛染毫不客气,转身就要走。

    “慢着。”温翠翘漂亮的眸子里面露出一丝的怒气,“我就这么入不得你的眼睛吗?”

    “姑娘天姿国色,但是与我无关。”商洛染狠心的竟然是身子都不转一下,只是这么说着。

    山不就我,我便就山。温翠翘自己却是走了几步,到了商洛染眼前。

    今天是不是很早,是不是很早,小懒睡了好久,闷死了,所以今天要出来逛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