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一十四章油炸鱼鳞

酒鬼花生2017-6-3 23:43:9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一十四章油炸鱼鳞

    商洛染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他就知道会这样,“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想看见我一面,我就来了,现在还想怎么样。”

    口气生硬冰冷,毫不客气,周晓白听的都觉得有些难受,忍不住拉了他的手,“洛染,不要这样。”

    “商洛染,你就对我没有一丝的感情吗?”温翠翘看着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眼中充满了嫉恨。自己有哪点比不上这个女子的,商洛染竟然这般的狠心。

    商洛染还是一样毫不客气的说着,“没有,现在我可以出去了吧。”

    哎,周晓白心里忽然很是难过,又是听到了商洛染这个回答,虽然不是对她说的,但是似乎叫她回到了那天的事情。

    温翠翘眼中闪过一丝的愤怒,“可以,你可以走,但是她要留下。”温翠翘一指周晓白。

    “不行。”她话音刚落,商洛染就立刻出言反对。这个女人是个疯子,若是对晓白不利怎么办。

    “哼哼。”温翠翘两声轻蔑的嘲笑,“我以为你看上的哪家的姑娘呢。给你说的那就是天上的神仙,现在一看不过尔尔。长相一般,就连胆子也是胆小如鼠,这种女子怎么配得上你。我看你的瞎眼了吧。”

    “商洛染,不如你好好的想想我。”温翠翘简直是无时无刻不在自荐枕席。

    商洛染就像是一块牛皮一般,死活油盐不进,“姑娘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世间唯有晓白是最适合我的女子,其他的人就算是再好,也与我无干。”

    看着商洛染一丝不做伪的眼睛,周晓白相信,也知道他定然是发自内心的。心中的甜意不由得浮现到了眼底。

    “好,我就和你谈上一谈。”周晓白朗声说道。

    这话周晓白不是一时之气,也不是被温翠翘激的。只是单纯的想看看温翠翘想和她说些什么。

    “不行,晓白,你疯了,她会武功的。”商洛染不答应,这不就是羊入虎口的嘛。

    “你是担心我对她不利是吧,我保证,我不对她动手。”温翠翘看出商洛染的焦急。

    周晓白也试图说服商洛染,“洛染,没事,她肯定不会对我怎么的。若是真要怎么的,这会儿她就出手了。你就叫我和她单独谈谈吧。”

    两人这么说着,商洛染也只能答应,不过也就是往前走了几步,“晓白,我就在门口站着,若是有什么不对,你记得立马叫我。”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周晓白连连点头,这才算是把他哄走了。

    商洛染也没有走远,只是走到门边,眼睛还是盯着周晓白,一副很是不放心的样子。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可以看到两人的动作,就是不知道她们说些什么。

    只见到她们两人,只是谈了那么一小小会儿,周晓白就一脸轻松的走了出来。商洛染赶忙拉住她的手,“没事吧。”

    周晓白轻轻一笑,“没事,你不是都看着在的嘛?我一根头发都没有少。”

    确实是的,两人像是就说了那么几句话,“晓白,她说了些什么?”

    “她说祝我们白头偕老,幸福美满。”周晓白如此说道。

    怎么可能,商洛染还是很了解温翠翘的,这话从谁口里说出来,也不会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她有那么好心的祝福自己,就不会闹到大牢里面来了。“晓白,你快告诉我吧”

    周晓白大了一个哆嗦,“洛染,这里好阴冷啊,我们赶紧出去好不好。”

    看着周晓白这样,商洛染也不反对,大牢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就拉着周晓白赶忙走了出去,却是再也没有看温翠翘一眼。

    温翠翘静静的看着两人走了出去,听着他们的脚步声一点点的消失,这才走了回去,脸上惨然的一笑,这该是最后一次见到他了的吧。

    走出了大牢,不过几步路的光景,感觉就是两重天,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里面不管怎么样,虽然算不上恐怖,但是还是阴恻恻的,一出来,顿时觉得人都精神一截。

    “晓白,她到底和你说了什么?”商洛染还是不放过这个问题。

    周晓白调皮的一笑,深深了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气,“我都说了啊,她真的说了这个话的。”

    周晓白那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一般。弄的商洛染也不得不相信了,“你真的没骗我?”

    “当然,我怎么会骗你的呢。”周晓白推着商洛染往前走着。

    “那之前你们还说了些什么,她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商洛染还是有些不相信。

    “这就不能告诉你了,这是女人之间的小秘密。”周晓白一摆小手,就是死活不说,温翠翘也是个可怜的女子,不过就是爱错了人,更爱错了方式。既然现在她们都已经说开了,这些事情,就当做永远的秘密吧。

    “还秘密,你竟然和她有什么秘密不告诉我。”商洛染有些不乐意了。

    “洛染,还不快走,抓了鱼,就来不急赶上吃午饭了。”周晓白催促着。

    一提起这个事情,商洛染的劲头又是相当的大了,也来不急逼问周晓白刚才的事情了。“放心,有我在,一定赶得上。”

    什么一定赶得上,这话又是说了大话。两人确实很快的就到了鱼塘,但是一直在里面东抓西选的,甚至还打起了水战。这么一来,又是耽搁了很久。

    两人衣服尽湿了,都是先回家换洗了一番,这才又到了小菜一碟。周晓白偷偷摸摸的直接在商家换洗的,生怕遇到了商略行,还好没有遇到。

    之前两人抓到的鱼已经先送了回来,叫厨房先去准备了。之前周晓白夸下海口,说是要给商洛染做一桌的全鱼宴。

    这下子,就到了她发威的时候了。所以两人直接先到了厨房。

    周晓白看着收拾好了的这么四五条的鲜鱼。其实什么全鱼宴,对周晓白来说也不算什么难事。

    之前这边鱼就相当的少,所以吃法也是相当的简单,不过就是切成大块,煮了。虽然可以保持鱼肉的鲜美,但是吃多了,却是有些单调了。

    周晓白虽然不擅厨艺,但是口里说说还是可以的。陈师傅一见着几条鱼送来了,早就收拾好了,站在一边等着。

    “陈师傅,刚才的鱼鳞,你倒掉没有?”周晓白一进厨房就问着。

    什么?鱼鳞?陈师傅指着屋角那堆的鱼杂碎,不知道晓白姑娘要这个是做啥。“陈师傅麻烦你把鱼鳞给选出来,我有用处。”

    周晓白一开口,哪里用的上陈师傅动手的,早有小工已经动手去了。商洛染也是一脸的好奇,站在厨房里面看着周晓白动作。

    他倒是没有什么君子远庖厨的这种观念,反正厨房相当的大,周晓白也不觉得他碍手碍脚的,就由着他了。

    “陈师傅,麻烦你把这条鱼的鱼肉刮出来,做成鱼肉泥。”周晓白用刀示范着,用刀顺着鱼肉的纹络将鱼肉刮下,做成鱼茸。

    小二动作相当的快,这厢陈师傅一条大鱼还没有刮完,他就已经收拾好了鱼鳞了。

    果真是手脚相当的利索,不仅已经挑出了鱼鳞,还已经把大的和小的都分开洗净放在两处了。

    周晓白一见之下,大喜,“如此甚好,我就可以做两道菜了。”

    周晓白叫他们把这鱼鳞沥干,放入适量的食醋和料酒,去下腥味,按照1:1.2的比例倒入了一些清水,放在了大火上面炖煮,煮上了小半个时辰了之后,再改用小火慢慢炖着。

    那些大的鱼鳞,周晓白也是早吩咐他们用料酒、盐腌渍好了,然后挂薄芡,入油锅,炸至金黄,浮出油面方可。拌上椒盐,酥香可口。做法倒是相当的简单,但是色泽却是相当的诱人。

    连商洛染都忍不住上来偷吃了一口,“晓白,这是鱼鳞啊,若不是看着你做的,我还真是不相信的呢。”

    那边陈师傅已经把鱼肉刮好了,周晓白叫他在其中加入了料酒,胡椒粉、盐和糖,搅匀。这道菜看起来简单,但是里面很是要求刀工,所以周晓白只能退居二线了。自己口说着,叫陈师傅操刀。

    接着把葱切段,姜切片,放入水中搓揉几下,让姜和葱的汁都释放到水中,即成葱姜水。先往鱼茸加入两三匙葱姜水。然后顺一个方向搅动鱼茸,到感觉很粘,不好搅动时,就差不多了。

    这道菜看着新奇,周晓白这么说着,厨房里面已经围了一圈人,看着陈师傅的动作了。等着鱼茸差不多搅合的好了,菜也做的差不多了。

    直接就把鱼茸捏成大小随意的丸子,丢在锅里煮开就好了。汤底周晓白却是没有弄多么的复杂,仅仅是用清水做底,说是这样更能体现鱼丸汤的鲜美。

    看着周晓白这么忙里忙外的,满头大汗,商洛染有些不忍心了,“晓白,作了这么几道菜,差不多够我们吃就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他们来办好了。”

    这边商洛染想拉人走,但是陈师傅还舍不得放人的呢。

    无视我吧,又晚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