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一十六章打破秋风

酒鬼花生2017-6-3 23:43:3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一十六章打破秋风

    原来商洛染刚才一下车,见到这种情况,早已经招呼立春去叫人了。对于这种找上门来的人,自然是不能客气的。

    果然立春带着人一来,就把他们闹事的人给压了下去,虽然嘴里还是骂骂咧咧的,但是东西什么的,倒是没有再损坏了。

    周晓白感激的看了一眼商洛染,正要说什么。商洛染朝着她一笑,摆摆手,示意她赶紧出去解决吧。

    “你们是什么的,怎么在我店里胡闹。”面对着这些地痞****,周晓白自然是面色不善了,语气也是冷冽的。

    周晓白走到前头看着那些个闹事的人。其实也不过就是四个人,其他门口围着的都是看热闹的。闹事的几个人,各个都是肥头大耳,一脸的油光,看起来就并非善类。

    周晓白忽然就想起了,“碰瓷”的,怕是今天她遇上也是这种人。赶上门欺负到姑娘我身上来了,好,就叫你们好好看着,姑娘我是不是个瓷器。

    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小妮子,你说什么呢,对你爷爷我说话客气点。”

    周晓白也不动怒,由着他们闹腾,他们见着是一个小姑娘出来的,看起来又是一脸温和的样子,更是不放在眼里。“你是店里的当家的。”

    周晓白点点头,“没错。”

    “那我们要好生和你算算了。”那几个男人摩拳擦掌的走了过来。

    但是周晓白一点都不害怕,也是说着,“没错,就是你们不和我算,我也是要和你算的。”

    一丝喜色从他们脸上露了出来,“小妮子,还真是识相,看在你这么识相的份上,大爷我们就给你少算一点。”

    “我想你们弄错了,我是说,我要算算,你们要给我赔多少的钱。”周晓白微微一笑,也是答道。

    什么,倒是叫他们赔钱,几个混混顿时像是炸毛一般,冲到了周晓白面前,指着她的鼻子骂着,“你这个小娘皮的……”

    商洛染早一步把周晓白拉开,他才舍不得自己的宝贝给这些人碰到的呢。那边一个眼色,立春叫人把他们几个给架开。

    那几个混混虽然凶悍,但是架不住立春那边人多,也是给拉的一个踉跄。他们很是不甘,见着立春穿着商家的衣裳,“今天我是找这个小娘皮的,关你们商家屁事,少在这里多管闲事。”

    商洛染早就给他一口一个的小娘皮,叫的心里发毛了。只是沉着声音说,“掌嘴。”立春已经招呼开来,连着十个大嘴巴,叫他嘴巴都张不开了。

    那个男人吐出好一口血沫子,“你们商家仗势欺人。”

    “我这是在教训你嘴巴不要那么臭,这店铺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儿的,怎么就不是我们商家的事情了。你再叫一个小娘皮,就是对我们商家不尊重。”商洛染站在周晓白身后,淡淡的说了这个事实。

    商家在镇上名气大的紧,认识商洛染的,也不在少数,人群中早已经有人认出了他来,这下听到他说起这个,更是喧闹成一团。

    那个男人心中也是暗暗叫苦,该死的严老爷,之前分明就说店主是一个小姑娘,一点事情都没有,自己这才带着兄弟来的,这下子竟然说是商家的人。商家那可是比严家还厉害的主子,自己惹上了他们,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但是脸皮已经撕开了,这出戏,也不得不演了下去。“就算是商家,也要讲道理的。”

    讲道理,周晓白一听笑了,她最爱的就是讲道理了。“那是自然,我是生意人,最是讲道理的。”

    看着周晓白倒是好说话,那人先是松了口气,小娘皮的称呼,却是再也不敢说了,“这位掌柜的,既然这样的话,我也不是来找事的。我这位兄弟,在你们神仙茶里面喝出了蟑螂。你说说这事怎么算?”

    “是……吗?”周晓白拉长了尾音,语气中带着相当的怀疑,她家的神仙茶,若是里面真是能有蟑螂什么的,那才叫见鬼了,“那你有什么证据?”

    没有想到这么一说,周晓白还是不信,那几个男子着急了,“证据,什么证据,当时那么多人都看到了。”

    “那你说清楚到底是谁看到了?”周晓白才不管他们这么多,非要眼见为实。

    那男子一指身后的那几人,“我们几个兄弟都看到了。”

    “你还说你们不是来胡闹的,看到的都是你们的人,这种栽赃太幼稚了。”周晓白冷笑道。

    “你们的人也看到了。”那男子一指周晓白后面燕大娘和燕大叔,“你叫他们说说。”

    “燕大叔、燕大娘,刚才你们都在场,到底你们是看到了没有看到。”周晓白扭着身子问着,一边给燕大娘使了个眼色。

    “刚才我们……”燕大叔是老实人,刚才确实是在茶水里面看到很大的一只蟑螂,虽然觉得自家店里肯定不会,但是听着他们一问,还是打算老实回答。燕大娘飞快的抢过了话头,拉住了燕大叔的袖子。“刚才我们一直在这里,什么蟑螂,我们没有看到,都是他们胡说的。”

    燕大叔又要说话,燕大娘低声说着,“老头子,别给晓白添乱。”他这才怏怏的住口了。

    周晓白就知道燕大娘明白自己,得意的一笑,“你们听到没有?我们没有看到,都是你们胡说的。”

    那人气急败坏,又是张口就想骂人,但是一旁商家的人虎视眈眈,却是不敢上前一步,“你们好啊,睁眼说瞎话。”那人气的要死,刚才那蟑螂明明就是自己带来放在碗中的,还特地叫了他们来看,怎么可能没有?

    “既然你们坚持有,就把那蟑螂找出来我看看。”周晓白得意的说着。

    那人更是气的直跳脚,看着一地的狼藉,真是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来,干嘛刚才那么冲动,把茶碗都给摔了,要不现在就有证据给她看了。

    周晓白就是知道这样,才故意逼着他们拿出证据的,对于这种无赖,自己就不能客气了,就只能用无赖的招数给他。

    “那……我这兄弟喝了你们不干净的茶,现在肚子疼的紧。”那男人见这招不行,又是如此说着。

    被他指到的那个男子,倒是也配合,马上捂着肚子,叫唤开来,“哎呦,我的肚子啊,疼死了。”喊着就想倒地打滚,但是一见地上的碎片,又是站了起身。

    别说这装的样子,别提多像的了,看来他们演练不是第一出了。周晓白倒是关心的走了过去,“这位兄弟,你肚子是哪里疼。”

    那人指着肚子左边,哼哼开来,“就是这里疼,我本来啥子事情都没有的,自打喝了你的神仙茶,肚子就开始疼了。你说关不关你的事情。”

    “人命关天的,赶紧去请大夫。”周晓白给燕大娘使了一个眼色。

    是骡子是马拉出去溜溜就知道了,到底是他装病还是有病,大夫一来就知道的,周晓白如此想着。

    那人果然一听说要找大夫来,就慌了神,“不用找大夫来,你赶紧赔钱了,我自己回去看看就好了。”其他几个人也是如此说着,一起逼着周晓白出钱。

    其实说白了这点钱,在这会儿的周晓白看来,倒真的不是什么大数,但是有钱也不能给这些人渣糟蹋了。尤其是若是真的给了钱,就坐实了自家神仙茶不干净的事实,这么一来,自家生意还怎么做呢。所以这钱,周晓白是打定了主意不会出的。

    语气却是更加的关切了,“这怎么可以的呢,既然是在我家铺子里面出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先把病看好了的说。反正我已经去叫人了,你就再等等。”

    外面不明真相的人群,见着那人捂着肚子,叫的那么凄厉的样子,也是纷纷劝说开来,只叫他心中苦不堪言。

    做主的男子一见这种情况,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反正大夫来了,你就坚持说你肚子疼,就成了,别的啥都不说。”

    好吧,事情已经这样了,也就只能这么办了。

    “这里是怎么回事儿?”人群中让出一条道来,唐蓝河竟然走了过来。

    “蓝河叔,你怎么来了。”周晓白记得刚才特地是叫燕大娘叫的别家的大夫,怎么是蓝河叔来的呢。

    唐蓝河慈爱的笑笑,拍着周晓白的手说着,“晓白丫头,你还真是见外,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叫你蓝河叔。”

    “蓝河叔,既然你来了,你就帮这个大哥看看。”周晓白指着一边捂着肚子的男子说着。

    他们已经清理出来一块空地,收拾出一张桌子和椅子,叫那男人坐着。唐蓝河过去一摸他的脉象,沉吟了一下,“你身体康健,一点事情都没有。”

    那男子不依了,“大夫,我肚子疼的紧,你好生的再帮我看看。”虽然那男人一脸的尖嘴猴腮样子,一看就不是好人,但是医者仁心,还是又给他把脉了一下,还是摇摇头,“你并无一点问题。”

    那男人怒了,猛的站了起来,“老头子,你会不会看病,老子说肚子疼,你听不懂啊”

    听着唐蓝河被骂,他自己倒是不动怒,人群里面已经叫唤开来,“你怎么说话的,唐大夫是我们镇上最好的大夫。”

    “就是就是,唐大夫医术好的很。”

    “你们看那男人的样子,精神头十足,怎么像是有病的人。”

    “唐大夫说没有病就没有病。”

    唐蓝河在小池镇算是小有名气,他的医术又好,人更是很好,所以镇上的人都敬他几分,听着那人对他这般的不恭敬,早已经有人骂开了。

    那人也是像是知道犯了众怒,不敢继续吭声了,又是捂着肚子叫唤开来。周晓白对蓝河叔的医术有把握的很,他断断是不会说假话的,既然这样的话,那男人定然是装病了。

    带头的男人一见,却是指着唐蓝河说着,“你和她是一伙儿的,当然是帮她说话了。”

    刚才两人亲昵的情况都看在众人眼里,所以周晓白倒是也不分辨,公道自在人心,“既然你们不相信我蓝河叔的医术,那么一会儿还有别的大夫过来,一看便知道。”

    不多会儿,燕大娘已经带着一位成大夫走了过来。成大夫一见到唐蓝河,先是恭敬的一鞠躬,“有唐前辈来了,还叫小生来有何用?”

    周晓白微微一笑,“这位病人,他不相信我蓝河叔的医术。”

    成大夫一摆袖子,“胡闹,唐前辈的医术高明,小可甘拜下风。有什么病状,有了唐前辈在此,必定是药到病除的了。”

    周晓白倒是劝着,“成大夫,既然你来了,就麻烦你帮这位小哥看看吧,他非要说肚子疼,但是我蓝河叔检查并无什么大碍。”

    唐蓝河也是示意他来看看。成大夫也就不客气了,摸起那男子的脉象,犹豫了半天,“确实是没有一点问题。”

    那男人还是不依,指着肚子,“大夫,我这里疼的紧,你好生的帮我看看啊。”

    成大夫再三的看了好几次,还是摇摇头,完全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嘛。那男人的同伴嘴里又开始骂骂咧咧了,说着他们医术不好什么的。

    周晓白却是眼尖的发现了一个破绽,弯下身来,“这位小哥,你是这里疼吗?”周晓白指着他肚子右边问着。

    那男人自然是点点头,周晓白却是直起身来,“你说谎刚才你分明是指着左边说疼的。”

    给周晓白这么一说,围在哪里的人,也议论纷纷,都说着没错。这下事情就水落石出了,明摆着就是他们来讹诈的。

    周晓白又是说着,“既然你们的道理算完了,我就要开始给你算算了。燕大娘你帮我算算今个店里损失多少,我可不能叫他们白白的打碎了这么些去。”

    见到事情败坏,那几个男人一使眼色,拔腿就想跑,但是外面围着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帮着周晓白把他们按住,绑了起来。

    你们的表是不是又快啦【绝对不是我晚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