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一十九章定下日子

酒鬼花生2017-6-3 23:42:55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一十九章定下日子

    尝着经过商洛染再三改良过的燕麦片,周晓白咂巴咂巴小嘴,“不错,不错,味道和口感确实好上了不少。”和她在现代吃的也不逞多让了。果然自己还真是小看了古代人的指挥啊。

    虽然受到了条件所限,但是他们却用了别样的方式方法一样做到了。“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办。”

    商洛染但笑不语,半响这才回答,“不急,等我一切布置妥当了再去。”

    既然商洛染已经有了安排,周晓白就更是不着急,这种事情,商洛染去办,她更是半点的心思也不用操持了。

    经过了周家茶楼那件事情,周晓白是商洛染未婚妻子的事情,倒是传了出来。但是怎么说都名不正言不顺的。

    商洛染也是有些着急了,“晓白,我去你家提亲好不好?”这日两人早餐的约会完了,商洛染却是拉住周晓白不让她走。

    “你怎么忽然说起这个事情来了。”周晓白也不置可否,挑眉问着他。

    商洛染见周晓白不正面回答,把周晓白拉到了自己身前,本来现在两情相悦,已经是两人心照不宣的事情了,怎么会自己求婚,周晓白还不答应呢。难道她还有别的心思,不可能的。

    “怎么,你说好不好,现在镇上都知道我们的事情了。”商洛染把心中的那点淡淡的隐忧压下,这么说着。之前顾及着商略行,所以这个事情一直没有办,但是经过了那日的事情,商洛染却是像赶紧把名分定下来。

    想到自己此时的心情,商洛染自己都觉得很是有些好笑,怎么觉得自己的做法,就像是家中那些争宠的妾侍一般的呢。呸呸呸,这都什么比喻啊

    周晓白其实对这个事情,很是无谓。只不过看着商洛染此时的表情,很是觉得好笑,忍不住逗逗他罢了,“知道了怕什么,你商大少爷还怕人家知道,还怕人家说闲话的啊”

    没错,这段时间,商洛染的亲事一波三折,镇上的人已经当笑话传了开来,现在就算是又多了一桩的八卦又如何。

    商洛染自然是浑然不在意,自己一个男人,这点花花的事情传出来怕什么,“晓白,我是担心你啊,你一个个好好的大姑娘,给人家这么传来传去的,坏了名声不好。”

    “怕什么,我行得正坐的端,我怕什么啊再说上次略行提亲的事情,镇上的大多是知道商家少爷去提亲,并不知道是哪个少爷。”周晓白浑然不在意的说着。

    商洛染更是不悦了,虽然知道商略行已经退亲,但是这个事情还是叫他心中有些不舒服。尤其是叫人误会是商略行的亲事,更是叫他不舒服了,再者,现在周晓白怎么就不肯答应他的求亲呢。

    还待要继续说服周晓白,一抬眼看到周晓白一双眸子里面饱含着戏谑的笑意。“原来你是在逗我玩的呢”商洛染把周晓白猛的拉到了自己怀里。

    “你这个坏人,看我怎么惩罚你。”商洛染把周晓白紧紧的困在怀里。

    周晓白大叫一声,生怕商洛染又像上次那般来挠痒,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但是没有想到却是一片温热落了下来。

    悄悄睁开眼睛,触目可及的是商洛染那张帅气的脸,而他的嘴唇却是近在咫尺。“闭上眼睛。”周晓白就像是给蛊惑了一般,把眼帘合上了,只是脸上却是不做痕迹的泛起了一丝绯红。

    若是现在她还不知道商洛染要做什么,那两辈子可说是白活了。只是眼前是自己喜欢的人,她也不是什么扭扭捏捏的闺阁女子,又何必矫情呢。

    等了半响也没有感到什么异动,周晓白忍不住又是偷偷睁开了眼睛。却是看到商洛染也是满脸涨红,只是定定的看着她,却是什么动作也无。试探的叫了一声,“洛染。”

    商洛染这才像是惊醒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丝的羞赧,低声说着,“闭上眼睛。”周晓白只觉得心底一片愉悦,难道刚才商洛染也是害羞了。果真如他所说的,并没有和女子亲昵过,难道这会儿才不知所措的吗?

    好吧,为了避免自己再看着他会忍不住笑了出来,周晓白从谏如流的闭上的眼睛,只是眼帘却是不住的抖动着,如蝴蝶扇动着翅膀一般。

    其实周晓白猜测的没有错,商洛染的确是有些羞赧了。第一次和女子这般的亲昵,尤其还是和自己喜欢的女子,叫他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了。

    只觉得把只把周晓白抱在怀里,心里就是满满的幸福。尤其是看着眼前,如玉的美人,娇羞无限的在自己面前,就像是美味无比的果子等着自己来采摘。

    商洛染心中情潮泛起,俯x下去,嘴唇落在了周晓白的睫毛之上。这双灵动的大眼睛,是商洛染最爱的地方了。睁眼时,那里闪动着耀目的光芒,更是叫商洛染每每的就坠入其中。

    渐渐的商洛染嘴唇下移,一路上落下无数细细密密的亲吻,更是落下无数的爱意,终于他轻轻的含住了周晓白的红唇。

    两人俱是一震,这算是两人之间第一个亲吻了,也算是两人的初吻了。商洛染先是轻轻的含着,如珠如玉,舍不得用一点力道,生怕弄痛了周晓白。

    两人嘴唇只是轻轻的触碰,分离,再亲昵的碰在一起。商洛染像是玩出了兴致,玩的不亦乐乎。

    周晓白却是忍不住他这般逗弄,“嘤嘤”一声哼了出来。商洛染也不再玩了,加重了力道,在周晓白一片柔嫩上辗转反侧,不肯离开。

    渐渐的商洛染有些不知足了,舌头忍不住撬开周晓白的贝齿,悄悄的伸到了里面,找到了周晓白藏在里面小舌。几番的纠缠,周晓白先是还有些羞赧,不肯,但是耐不住商洛染的强横,也是情动了起来。

    等到一番吻罢,两人都是气喘涟涟,面色泛红。一番耳鬓厮磨,商洛染并没有觉得体内热潮消失了一点,反倒是更是灼热了一番。

    商洛染更是觉得一股热潮从下腹升腾了起来,两人靠的极近,体内的异状再也没有隐瞒。周晓白也是一愣,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就要挣脱出去。

    商洛染哪里肯放手,但是也确实知道此时此刻并非合适的时机,抱着周晓白更是叫他难受,不过他却是不肯松手。喃喃低语,“晓白,不要动,我再抱一会儿就好了。”

    周晓白不敢乱挣扎,只能任由商洛染这么抱着。维持了这种姿势不知道多久,商洛染才觉得好了一些,这才慢慢的松开了手臂,苦笑着说,“我不仅要快些去求亲,还要快些把你娶进家门才可。”

    周晓白一听,等着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那你还不快去办。”

    商洛染果然速度,第二日便去周晓白家中提亲了,这次并不像上次那般的低调,反倒是相当的隆重正式。

    甚至比商略行那次更加的叫人侧目,光是提亲的媒婆都派来了好几个。提亲的东西更是长长的拖到了村头。

    领头的媒婆赫然就是上次那个梅媒婆,一番的客套话之下,周根生没有任何犹豫,在点头之下,却是又问了一句,“梅媒婆,你这次来说亲的是商家的大少爷还是二少爷?”

    梅媒婆先是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老爷子,自然是商家的大少爷了,商洛染少爷。”

    听到了商洛染的名字,周根生这才敢点头,上次的乌龙闹的真是大发了。

    梅媒婆见事情定下,忍不住多嘴了几句,“怪不得老爷子上次死活要退亲呢,我当时还说你瞎眼了,这么好的亲事不答应。没有想到竟然你家闺女是和大少爷交好。这不差点给弄出个错事来。”

    梅媒婆也是对周晓白很是佩服,不知道这个看起来不过就是清秀的闺女,怎么就给商家两个少爷都看上了呢。两兄弟抢一个女人,还真是好笑。

    更是厉害的,能甩掉一个,又能名正言顺的和另外一个定亲,继续当她的大少奶奶。

    周家村这次来看热闹的人更是多了去,几乎是全村的人都来了。周晓白的这个亲事,也是叫他们津津乐道,之前不是已经商家来求婚过了一次,怎么又来了?这期间的各种波折,却是不能为外人道也。

    收下了商家的聘礼,周晓白和商洛染的亲事也就这么定下了,只是具体的日子还要等周根生算过才可以。

    周晓白不着急,商洛染却是着急的很。自己倒是亲自到周家来了好些次。日久见人心,这时间长了,周根生对他的印象也是渐渐好了起来。

    毕竟商洛染是人中龙凤,对自家晓白又是千依百顺,更是一点大少爷的脾气也没有,所以周根生也就不难为他们。顺着商洛染的意思,定下了一个很近的日子。

    说近其实也并不是很近,还有几个月好等的。商洛染和周晓白心里都还有着事情,想把严家彻底打败了之后才成亲。

    我会说,我是看小说看忘记时间了的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